正文 第八百八十八章 皆有动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总司令在给黄家借肩膀的时候,国防军的大部队已经杀奔至浙江一线。由于日军突然放弃了大片的占领区,导致的国防军不得不减慢脚步一边剿灭那些流窜的伪军一边等待联合政府派来的官员接收。

    林森等人现在是痛并快乐着,谁都没有想到日本人竟然会突然间放弃了大片的占领地撤退到了浙江一线进行防御。

    这可不符合日军的一向作风,他们从来都是除非被击溃了否则绝对不会轻易的让出占领地的。是以,这导致的是联合政府这边准备不足。

    大量官员的缺乏让联合政府的政治力量捉襟见肘,好在不断的战事导致的是国防军伤残军人和无力再战的军人的增加,这些人都在国防军内识字并有一定的指挥经验。

    是以这些人被大量的召回,进行全面的培训之后派驻各地。虽然也有一些前国府的官员试图走各种门路想要混上位置。

    可惜的是现在的联合政府可不是曾经的国府,林森等人比谁都清楚那些人到底是什么货色。少部分有心做事的已经进入了联合政府的政法大学进修了,至于那些成事不足的也被林森等人找了由头打发掉了。

    有着国防军做后盾,这些人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就算是有人咬牙切齿,也不敢放肆。神出鬼没的四处可不是吃素的,还有对内的其他机构让他们胆战心惊。

    不是没有人伸手过,但砍下来的脑袋活生生的就挂在眼前。前车之鉴,让他们只得把那些不满咽下。

    南京城已经解围了,日军选择了退守至上海。那十余万华中方面军的部队全数离开了南京城外的阵地,霍庆云终于是可以带着人光明正大的进入了南京,各种物资的输送也顺畅了起来。

    第二集团军司令颜成翰泪流满面。自己差点儿就以为会死在南京城里了。没想到这围了一年还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南京城现在已经破败不堪,多处地段因为日军的进攻炮火而损毁。城里的百姓多是面黄肌瘦,而无人清理的街道更是乱糟糟的。

    进城之后,霍庆云带去的游击队第一件事就是协助南京城的第二集团军全面清理这座古都。随后帮助进行物资发放。

    好在南京城里留下的老百姓不少,总算是有人手可以组织起来进行大清扫。战死的将士和无辜死难的百姓都被烧成了骨灰,放进了清凉寺。

    “黑子,听说你们偷拍的那些相片在美国派上了大用场?!总司令都来电夸赞你们了,看来真的功用不小啊……”颜成翰对着进了城的霍庆云笑着道。

    而霍庆云的脸色则是不甚好看,放下了茶杯好一会儿才对颜成翰苦涩的道:“功劳?!那些被派去偷拍的弟兄。现在好几个都没回复正常。”

    颜成翰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而霍庆云则是低着头轻声道:“我们这些人,原本接受的理念便是要杀日本人、救老百姓。没错,我们也这么做了。”

    “可那些偷拍的弟兄,他们面对着成百上千的日本人救不得自己的同胞却还要拍下他们被杀的场面。你觉得有几个人能够忍受?!”

    颜成翰缓缓的放下了茶杯。没再说话。作为军人他们心里都有着那股血性,如果没有也做不得军人了。

    “总司令告诉我们,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的留下那些日本人杀人的证据。为的就是告诉后世子孙,我们在落后时候曾经遭受的怎样的屈辱!”

    霍庆云说起这些,眼珠子都红了。他们是经历过专门的摄影培训的,甚至总司令还专门为他们准备了大量的照相机。

    苏北的敌后游击战并不轻松,这里的日军可是现在最有战斗力的日军而不是抗战后期那些娃娃兵、老头兵。

    而日军为了征粮。从来便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残忍的秉性并没有在苏北收敛,尤其是在南京的进攻不断的失利之后,他们便拿着苏北来泄愤。

    尽管霍庆云他们尽量的周全整个江苏地区,但毕竟他们是在暗处活动且人数有限。有些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日军的行动。

    一些乌鸦们只能是在暗处拍下那些照片。并记录下那些动手的日军的番号和人数。在事后进行全面的报复行动。

    游击队和日军之间的厮杀是血腥的较量,在这段时间里乌鸦在苏北就陨落了超过三十人。这些都是国防军的精英中的精英,但却在这里陨落。

    由此可见,江苏的敌后游击战究竟残酷到了什么程度。

    日军也不好受。仅仅是占领的江苏的县城就被打下了超过二十次。总计损失了近一个师团的部队,那些伪军损失更惨重。

    江苏的敌后游击战此起彼伏。虽然在武汉被包围和蒋中证证实死去这一段时间曾有游击队或地方维持会投靠了日军,但更多是江苏的老百姓们不断的加入国防军的部队。

    “我知道,你们这段时间辛苦了……”沉默了好一会儿,颜成翰才对着霍庆云叹气道:“江苏可以算是日军的大本营了,他们在这里布置了超过二十万的部队。除去包围我们的,你们面对的就有好几万人……”

    即使是由乌鸦进行领导的游击队,说到底还是游击队而已。他们终究不是国防军的正规部队,没有强大的火力支援、没有空中支援无法对大股的日军构成威胁。

    否则的话,他们早就选择击破南京城的包围了。

    “好歹咱们总算是熬出头了……”霍庆云笑了笑,他想起了那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游击队和那些将鲜血洒在了江苏大地上的乌鸦们。

    “我们已经进入了反攻阶段,不出意外我相信日本人顶不了多久!”霍庆云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我期盼着,将来我们将国防军的大旗插在东京皇宫的屋顶上!”

    与此同时,上海郊外数十万的伪军正在日军的枪口之下开始挖掘工事。这次是日军为了保命而设立的工事,自然是准备的极为完全。

    大量的水泥、钢筋被运往工地。无数的伪军士兵在日军的机枪口下战战兢兢的挖掘着。前两天刚刚有偷懒的被乱枪打成了筛子,之后便没有伪军敢于在干活儿的时候偷懒。

    而此时。东京的大本营也陷入了一片的混乱中。闲院宫载仁在大本营的会议室里破口大骂,陆军军官们脸色难看。

    而边上的海军,尤其是山本五十六等人则是幸灾乐祸。

    “松井石根这个白痴在搞什么?!那些帝**人用鲜血和性命换来的土地就那么不值钱吗?!这些混蛋怎么敢就这么放弃了那些土地?!谁给他们权利这么做的?!”

    挂在墙上的地图,河南、安徽、湖北、湖南……等等曾经日军打下的地区现在全部变成了红色,而脸色呈防御状态的只有浙江至上海一带。

    甚至南京都被放弃了,日军现在所经营的地区除去琼、台湾及东南亚一带,仅仅剩下了浙江一区。当然,上海还没有被放弃。

    而闲院宫载仁骂来骂去,却不骂署名发报的朝香宫鸠彦王。最重要的是。下面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及这位亲王的责任。

    很简单,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是这位亲王拍发的电报。毕竟这对皇室的声誉影响太大了,这不是大家愿意看到的。

    于是,松井石根哪怕是将自己摘了出来依然成为了替罪羊被摆上了案板。

    “鉴于松井大将现在的精神状态,我觉得他已经不再适合担当支那派遣军总司令的职务了。还是让他回来吧!”东条英机脸色难看的对着闲院宫点了点头请示道。

    后者铁青着脸色点头表示同意:“我会让朝香宫押送他回来。作为一个出卖了帝国利益的将军他必须要得到惩处!”

    “那么,谁来接替松井将军的位置?!”说到了这里,石原莞尔这位闲院宫的爱将终于开口。这在他看来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其实石原对于松井的做法是理解的,毕竟现在日本本土已经没有办法给予在华日军再多的资源了。那么为了在高达数百万、拥有着战车、飞机的国防军面前,为了自保松井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

    除非他想在半年之内就让所有的在华日军全部损失殆尽,不然以两个派遣军固守一省的做法却是最为安全的。

    平心而论,松井挑选的地方很好。浙江有着比其他地方更发达的交通路线。且有着更多的海港。这方便日本本土随时做出支援,也可以在最危险的时候选择撤离中国战场。

    其次,江浙是著名的鱼米之乡。即使暂时本土无法给予他们支援,至少他们还能够就地征粮来保持给养。

    可惜的是。有时候哪怕你在做正确的事情但时间、地点不正确,那么这种正确的事情也会被认定为错误。

    松井只能是挑起这个错误,为的日本能够将战争继续下去。

    “……松井石根大将错误的指挥,导致帝**人以鲜血、生命所留下的土地大部失去。任由支那部队占领,此罪责极为严重!现令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王将松井押送回国。接受审判……”

    这封电报被拍到了日军在上海的指挥部,指挥部里哀鸿遍野。所有人心中都知道松井石根这是在为整个在华日军承担责任。

    同样的,要接受惩罚的还有朝香宫鸠彦王。虽然说是让朝香宫鸠彦王将松井石根“押送”回去,但大家都知道其实朝香宫鸠彦王回去也将接受惩处。

    “……南支那方面军司令安藤利吉中将暂代支那派遣军总司令之职务,南、北、中三方面军全数合编,暂以浙江地区为基准不得擅自行动……”

    松井石根听到这里,总算是送了一口气。大本营终究是选择了妥协,这样的话那么至少在华方面军不会面临着被分割包围歼灭的危险。

    这是松井石根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而接下来他无疑将要和朝香宫鸠彦王一起踏上漫漫的归途。或许,这一去将是他军旅的末路。

    “松井将军……”安藤利吉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司令部里的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看着这位为了他们担当下全部责任的将军。

    “不必担心,至少帝国还没有处决一位现役大将的事情出现。”松井石根勉强的笑了笑,对着众人宽慰道。

    “至多……我会被摘掉军衔,送去审判。但如果这样能够保住我们在支那的部队,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朝香宫鸠彦王站在旁边没有吱声,他知道自己回去之后将会失去指挥部队的权利。没办法,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虽然碍于他皇族的身份没有办法处分他,但至少把他赶出现役还是可以做到的。

    “亲王殿下,这件事情牵累到了您实在是对不起……”说着。松井石根转过身来对着朝香宫鸠彦王深深的一个鞠躬。

    而朝香宫鸠彦王则是摇了摇头,拍着松井石根的手臂道:“我毕竟是皇族之人,大本营即使再不满也不可能为难我。倒是松井你……唉……”

    朝香宫鸠彦王这身叹气的意思很明白,他知道是自己皇族的身份导致了大本营不可能找他的麻烦。于是松井才会背了这个黑锅。

    没办法,谁叫松井是中国派遣军的总司令呢?!他的身份注定了他必须来背这个黑锅。因为一旦皇族都畏战了,那么对日军的士气的打击是极大的。且这对皇族的声誉也是个极为严重的打击。

    大本营不希望看到这件事情的发生,所以松井石根必须要背上这个黑锅。

    “支那派遣军所有人的命运……就拜托诸位了!”松井石根最终对着那些站在了会议室里的所有人深深的一个鞠躬:“请原谅,松井没有办法再与诸位共事了。在此,松井仅祝愿诸君武运昌隆,为我大日本帝国取得不断的胜利!!”

    “哈伊!!”

    尽管已经出击的国防军很想要直接对浙江和上海的日军发动总攻,可惜的是当地的剿匪、等待官员接收等事宜实在是拖慢了他们的行程。

    很多时候他们不得不选择停下来。把附近的匪徒尽数剿灭或抓捕。并为了保障当地不会被伪军的逃兵所骚扰而分散驻兵。

    好在四处这些年的经营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无比的系统,在四处那些潜伏人员的协助之下国防军的部队才得以有精确的情报对那些汉奸、土匪进行全面的清理。

    该镇压的镇压,该击毙的击毙。伪军该抓捕的抓捕,该审判的审判倒是忙的不亦乐乎。这也算是战前的热身。毕竟那些投靠了日军的维持会长自己总有着一部分的武装。

    虽然他们的战斗力甚至连伪军都比不上,却正好给各部的增加了不少新兵的部队拿来练兵用。

    淮南城外的城墙上,挂满了数十颗人头。而在那些人头下面则是一具具的尸首。

    “杀人太多了……杀戮太盛啊……”一个老夫子看着那城墙上的人头,摇头叹气道:“这猛虎总司令。太过粗暴了!”

    “哼!照我说,杀的不够!!”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秃顶的男子。眯着眼睛看着那一颗颗人头下的布条冷然道。

    却见每颗人头的下面都有一条长长的布条,写满了他们的罪状、证人、证词和审判过程。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死有余辜的。

    “穆世安,曾为国府保长。听闻日军入侵,即组织联防团。然,其人不思抗战,敌寇至却卖祖求荣。”

    “投靠日军之后,他不断协助日军征粮、屠杀抗日武装。曾逼迫、诓骗抗日游击队家属,将游击队员骗回后枪杀。”

    “在发现无人肯受威胁,他便选择了枪杀游击队家属向日军邀功。徐庙一村,一百三十九户人家,无一户不曾遭其毒手……”

    “穆世安更是抓捕本县乡民三千四百五十一人,强行为日军修建碉堡。为此,二十六人跌落山崖、四十二人死于碉堡修建。五人因中途逃走,被抓回后挖眼砍鼻斩首示众……”

    中年人一边念着,那老夫子脸色越是铁青。最终狠狠的对着那人头吐了口口水,骂道:“畜生!果然是杀了的好!”

    一个赶着牛车抽着旱烟的汉子听着这老夫子的话嘿然道:“您也觉着这穆世安该杀?!嘿!我们早就这么看了!”

    “审判他的那天,四百多人出来告了他。全县有二万人参加了清算他的大会。很多小脚女人不能来开会,于是大伙儿押着汉奸先游村,让大伙儿都有报仇雪恨的机会。我忘不了那次游斗的情景。那天我看押这狗日的。”

    说着,这老汉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冷声道:“这畜生,他还敢说:这里为大伙儿办事八年了…难道没有一个人可怜我?!”

    “他那办事儿的八年,整个县有三百条人命丢在了他的手上!他那办事的八年,几十户人家妻离子散!这畜生,杀了他都便宜他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