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上海战役(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的确,从情感上来说闲院宫无法接受。日本陆军在中国投入的兵力高达百万,而历次战役中被国防军击败、歼灭的部队已经超过了三十万之多。

    即使是那些取得胜利的战役,日本陆军也损失了五六万人。这样算下来,直到现在日本在中国的损失已经接近了四十万。

    可日本获得了什么?!他们在占领的区域内,多是一些矿产甚至很多连路都没有修好。粮食征收了多数都被远征的日本陆军自己消耗了。

    运回国内的少之又少,而最重要的石油没有找到一滴。这导致的是日本投入的侵略成本过高,但收回却很低。

    这样算下来,日本亏损很严重。事实上这也是逼得日本不得不发动东南亚战役的原因之一。可发动了之后,日本人就有了别样的心思。

    在中国战场上全部都是消耗,消耗兵力、消耗资源但却什么都没有拿到。而东南亚地区呢?!仅仅这次就送回来了数万吨的原油和铁矿,还有大量的稀有金属和数千吨的大米。

    而东南亚战役投入的兵力甚至还不足三十万,损失也不到五万。且东南亚地区日本有着更好的基础,那些和日本合作的上层家族不断的给日本提供帮助。

    而那些“日侨”提供的大量建议,也让矿产、石油开发顺利。日本尝到了甜头,开始有人在考虑继续在中国战场投入是否合时宜。

    主要这么想的,其实是日本海军。陆军内虽然有人有想法,但绝对不会有人敢于说出来。毕竟陆军在中国丢的面子和命是在太多了,要是提出来或许会被参谋部的那些狂热分子直接干掉。

    “想想吧!闲院宫,我只是觉得再这么继续打下去对于帝国没有半点好处。”伏见宫对着闲院宫载仁道:“当然,我也并不是说就这么放弃了支那。只不过我认为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好全面的准备。”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东南亚地区完全的将自己武装起来。到时候再从密支那地区发动进攻、从海面上发动登陆作战。只要我们准备充分了,拿下支那不过是反掌之事而已。”

    闲院宫载仁阴着脸不说话,他知道既然伏见宫能够对他说这些话那么肯定是得到某些人的支持的。或许活跃在他身后的那个影子,便是西园寺。

    而另一些,便是在这次东南亚战役中获得了好处的那些财阀。在中国严重失利,但在东南亚地区却获得了巨大的自然资源,两下对比之下那些商人们自然希望日本能够多把力量放在能够让他们收益的地方。

    “对支那的开战,是意料之中同时也是意料之外。”伏见宫叹了口气,看着那些忙忙碌碌运输着各种物资的车辆道:“我们很早就有很支那开战的打算。但我们没有想到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也没有拿下来。”

    “不过这并不能责怪陆军,只能说命运弄人吧!天不绝支那的路,突然冒出的那位猛虎让我们着实头疼。”顿了顿,伏见宫转过身来对着闲院宫载仁诚恳的道:“只有拥有了东南亚的资源,我们才能够重启和支那的战争。那时候。才是我们获得最终胜利的时候!”

    “现在停留在三菱那里的新式战机,还有战车都因为缺乏材料而无法量产进入战场。如果我们能够在东南亚找到足够的资源,你觉着这是问题吗?!到时候我们拥有着更多的新式战机和战车,你觉得我们还会败给那位猛虎吗?!”

    闲院宫没有说话,他从心底里知道伏见宫博恭王所说的是实话。但他同样也知道,一旦从中国退出来了那么想要回去就难了。

    且这种精神上的打击会比实际的战败来的更猛烈,对于陆军士气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在感情上闲院宫载仁也无法接受。

    整个陆军部。或者是整个日本对于入侵中国的谋划不是一天两天了。甚至可以说是谋划了好几任的参谋总长。就这么放弃了,谁会甘心?!

    “这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殿下,这个话题就此打住。”闲院宫载仁深深吸了口气,道:“帝国的军队不会从支那撤出来的!”

    伏见宫看了看他的脸色。没有再继续劝阻。他知道,闲院宫自己所面临的困难也很大。要压服那些参谋本部的激进派本来就是很困难的事情。

    而同时,从中国撤军无疑会刺激到很大一部分的高级将领。这些人包括了现任的日本首相东条英机。

    和海军部不一样,在陆军部看来进攻东南亚地区是为获取资源更好的进行中国的战事。可在海军看来。中国的战事就像是个无底洞。

    上次陆军填进去了整个华北方面军,现在又丢失了许多原本占有的土地被迫退守浙江。而他们的敌人已经猛增到了两百万以上。

    那么。要赢得战争日本还要付出多少?!还要拿出多少资源来填?!还要拿出多少人命来填?!这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

    就算是东南亚获得的再多,恐怕也没有办法填上中国这个无底洞。说不准填到最后,整个日本都要赔进去。

    而闲院宫何尝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在中国的战事,因为他无法想象如果宣布了从中国撤退将会造成怎么样的后果。

    无论日本人怎么想的,屠猛虎可没打算放过他们。经过数个月的准备与磨合,国防军各路大军已经抵达了上海的外围阵地。

    远远的他们甚至能够看到日军的碉堡。颜成翰现在很兴奋,经过一系列的调整、兵员补充和训练之后,他的第三军团现在隶属的是华北军区。

    而原本的第三军团司令田吉祥则是调任华东军区总指挥一职。

    “奶奶的,终于是要开打了!老子这都闲的要长毛了,再不打咱第三军团可就要生锈了!”颜成翰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嘿嘿的笑着。

    在他身边的则是他的新任参谋长陶宏,陶宏看着乐不可支的颜成翰笑着道:“这次也是总司令给咱们的一次机会。还把第一装甲集团军派来协助咱们。要是咱打不出彩来,那可就丢人了……”

    提到了正事。颜成翰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对着自己的副手便道:“老陶,你说的是。这次可是咱们第二集团军的弟兄们在南京城下拿着命换来的,要是打不出个彩来那可真对不住那些战死在南京城下的弟兄们了……”

    陶宏点了点头,道:“我估摸着,这也是总司令给咱一次报仇的机会。毕竟进攻和保卫咱们的,都是华中方面军的部队。而守备上海的部队也是他们,要是把他们给干挺了也算是给那些战死在南京城下的弟兄报仇了。”

    颜成翰点了点头道:“上海的日军情况怎么样?!”

    “根据总司令部给我们的情报看,在上海盘踞的日军有三十万之多。”陶宏打开了自己的文件夹,拿出一份文件交给了颜成翰。

    “同时。他们还有三十万的胁从军。那些都是前国府的军官们带过去的。”顿了顿,陶宏道:“他们火炮方面没有什么装备,但在枪械方面日本人倒是没有亏待他们。都是按照日军的标准来配备的。”

    “而日军驻守在上海的是原华南方面军整一个方面军,及华中方面军抽调出来的三个师团。主要负责人是日军中国派遣军新任总司令畑俊六。他整合了原华北方面军残部及华中、华南两个方面军,并制定了新的战役部署。”

    顿了顿。陶宏笑着道:“他把主要的兵力都放在了上海,而另一部分则是被他放置在了衢州一线。估计他是要准备防御我们的华南军区……”

    “他在上海可是放出话来,要让上海成为另一个三八线。”

    “哼!他倒是想的美!”颜成翰冷哼道:“就算他狗日的建的是马奇诺防线,老子也一拳给他全砸了!”

    “司令,不要小看他们。”陶宏对着自己的司令警告道:“日本人这次可是下了血本了,整个上海一家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兵城,里面有着从浙江各地收刮来的粮食和日本本土运来的大量弹药。没说的。这些日本人是打算和咱们死耗在这里了!”

    “那也得咱们愿意跟他们耗!”颜成翰嘿嘿的笑着,脸色一片狰狞。

    和颜成翰一样信心十足的,却是现在的日军新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三十万伪军在机枪下的工作不可谓不卖力。

    挖好的工事沿着整个上海市郊连成一大片,上海市内大部分的钢铁都被用来铺设这些工事。甚至连有轨电车的铁轨都拆掉了。用来建设这些暗堡。

    由外至内,整个上海的防线形成了五道。每一道的连通皆是靠着水泥铺就的交通壕,暗堡、机枪孔、连环地堡群……等等这些形成了一个个的射击死角。

    看着这些精心建设出来的防线,畑俊六信心百倍。大量的反坦克炮、重机枪和掷弹筒被分配到了每个暗堡里储藏。

    甚至为了防御国防军的坦克。他们在前线阵地放置了大量的反坦克地雷。这些都是由大本营在得到前方阵地汇报国防军坦克的威力之后专门做出来的大威力反坦克地雷。

    最早的反坦克地雷是德国人在1918年为了对付当时英国人的坦克而制造出来的,最初的反坦克地雷很简单。就是用炮弹加上引爆便是反坦克地雷了。

    随着战争的进行,反坦克地雷也在不断的产生变化。而日本人在发现自己的坦克无法抗衡国防军的坦克的时候,他们想到了反坦克地雷。

    比起坦克来,反坦克地雷的成本要低很多。但完全的反坦克地雷实在太重,不适合战场上使用,于是日军的反坦克地雷被制造成了类似大号的手雷。

    为了炸毁坦克,日军甚至在这种既可以手掷也能埋设的新式反坦克武器上加装了四个磁铁。最终日军实验的结果是这种新式的反坦克武器只需1发击穿高强度合金装甲板,2发重叠击穿高强度合金装甲板。

    在取得了成果之后,这种被命名为“九九式磁性反战车爆弹”随即两次。然后它们被大量的送到了上海来然后被分配到了前线。

    不过畑俊六并没有打算大面积的使用这些反战车爆弹,谁都知道国防军肯定会用炮火清扫阵地前的地雷。这样用绝对是浪费。

    畑俊六发挥了日军的传统精神,让步兵单体来使用这些反坦克爆弹。说是反坦克爆弹。其实畑俊六的使用方法完全就是照着自杀炸弹的形式来干。

    日军制造的反坦克爆弹,一只重约1.25公斤。里面装药0.68千克。而这完全就是个大号的手榴弹,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抛的起来。

    “诸君!便在我们的努力之下,让这里变成支那军队的凡尔登吧!”畑俊六兴致大发,对着身后的那些师团长们高声道。

    “哈伊!!”

    而日军的士兵则没有自己的总司令那么的有信心,一个军曹郁闷的看着那一个个形似水壶的反坦克爆弹不吭声。

    “这玩意儿能打穿国防军的战车么?!”一个伍长把这水壶一样的爆弹抓在手上,左看右看了半天叹气道:“该不会是大本营的那些老爷们异想天开弄出来的玩意儿吧?!”

    “住口!三原,你的任务是执行命令!不是质疑!明白吗?!”这个军曹对着这个名字叫做三原的伍长便骂道:“不要质疑命令,否则你在帝国的家人都会因你而蒙羞!”

    “我是个孤儿。家里人早就死光了。”三原耸了耸肩,把爆弹放回地上:“若是我死了,还麻烦军曹你逢年过节的,给我上一炷香。”

    这个军曹不吭声了,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三原。你应该对自己活下来有信心……”

    “说实话,我没有哪怕一丁点儿的信心。”三原忽然的正经了起来,看着这位军曹一字一句的道:“你没有见过那些国防军作战,你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但,我见识过。”

    1939年3月30日凌晨4点,国防军华北战区第三军团所属的炮兵师从自己的阵地上缓缓的将八十门的辽榴弹炮被推了出来。

    和这八十门榴弹炮一起被推出来的,还有二十门重榴弹炮。这是东三省时期仿日38式150毫米榴弹炮为基础所制造出来的火炮。

    后来经过德国工程师的改进。使得此炮从最初的射程5.9公里达到了现在射程10公里。初速也由原来的275米/秒达到了现在的400米/秒。

    这样的火炮即使在国防军中也装备不多,哪怕是第三军团这样的部队也不过是在军团直属的炮兵师里面装备了二十门而已。

    当所有的火炮被退出来,并将诸元全数调整好之后炮兵师师长席霖深深的吸了口气拿起电话摇了一下接通了指挥部。

    “报告司令,炮兵师一全部准备完毕!请指示!”

    “按照预定计划。准备开炮!”电话那头,传来的颜成翰的声音。而席霖的眼珠子顿时红了起来,大声应道:“是!!准备开炮!!”

    刮下电话之后,席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对着副官道:“传令!最后五分钟准备!4点30分。准时开火!”

    “是!!”这命令随着一部部的电话传达到了炮兵师的各个角落,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做着最后的准备。

    炮弹早已经被推入了炮膛中。只需击发它便能带着死亡的气息去到这些国防军炮兵们希望它们去的地方。

    所有人都在摒息凝视,等待着火炮的轰击。这也包括了第三军团准备进攻的第八军第二十二师六十四团团长蔡骏。

    此刻作为老兵的蔡骏竟然有一丝的紧张,按说他仗都已经打老了生生死死的见过无数不应该紧张的。可蔡骏就是忍不住会紧张。

    蔡骏的胳膊、大腿和胸口的军装上都写着自己的名字,这个国防军老兵们的习惯。主要是为了方便自己的弟兄在自己被炸的粉身碎骨的时候找到自己的剩下的肢体。

    不然都炸成一团了,也分不出那些手脚是谁的。写上名字了,至少还知道这是谁的。

    “轰!轰!!轰……”4点30分,猛然间炸响了成片的惊雷!无数的炮弹在凌晨的夜空中犹若流火直扑日军的阵地!

    上百门火炮的轰鸣声似乎让整个上海都在颤抖,炮弹如雨点般在日军的阵地砸下!钢铁击穿了那些暗堡,将它们成片的掀翻起来。

    日军利用了伪军来建设暗堡,但却不知道伪军中有着大量四处的人。这些人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已经大致的将日军的暗堡摸透并将信息传递到了国防军指挥部去。

    拿到了情报的国防军参谋部对日军的阵地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并将一个个可疑的坐标规划出来交给了第三军团。

    而这种情报泄露造成的杀伤,现在终于显露出来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