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战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日军一直在坚持,他们坚持着和第十四师继续作战。尽管战局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极为不利,但这些阵地上的日军依然如疯子一般的在坚持。

    而那些支援的日军部队随着时间的推移,进攻的也更为猛烈。几乎就是不顾惜命的试图要撕开第十四师的防线。

    第五军的第十三、第十五两个师也冲向了战场。第十三师接管了伤痕累累的第十四师,开始顶住日军的疯狂反扑。

    而第十五师则是和第十四师一起全面的清理阵地上的那些坑道工事和暗堡。既然有装甲师在,汽油是肯定不缺的。

    是以冲上来的第十三师和第十五师皆携带了一瓶瓶的汽油,这些临时制造的汽油弹被点燃后甩进了日军的坑道里。

    火焰不过是三两下便将里面烧透,那些濒死的惨叫和烧焦的味道弥漫在阵地上。开始的进攻还算顺利,但随着天色的渐亮恢复了观察力的日军开始动用他们的37mm战防炮进行定点清除。

    炮声的轰鸣之下,数个阵地上的火力点被日军击毁。而国防军也不堪示弱,榴弹发射器、火箭筒不要钱似的往日军的射击孔里砸。

    虽然日军的射击孔一部分是处于阵地的死角,但抛射方式的榴弹发射器和掷弹筒却在这些时候可以绕过一部分死角直接击中日军的后阵。

    仗打到了现在,大家都是在用人命去填。日军在填,国防军也在填。阵地上的形势犬牙交错。国防军占据了一部分而日军还死守着一部分。

    双方各不相让,厮杀的你死我活。而随着天色的渐亮,大批的日军也开始从后方向着前沿阵地支援而来。

    畑俊六看来并不想放弃一线阵地。直接支援过来的日军至少有一个半师团。

    “啾啾啾……轰轰轰……”这是日军的炮兵部队,随着天色的渐亮他们也开始了对己方的冲锋部队实施火力支援。

    百多门的火炮就像是雨点一般的落在了阵地上,在一片的硝烟中阵地的尘泥不断的被掀起。那些经历了国防军重炮轰击的阵地,在这一刻大量的垮塌。

    而阵地上的第五军将士们被迫只能是撤入日军原本的那些坑道内躲避,阵地外的日军则是借着这个机会开始构筑自己新的阵地和调整战术布置。

    “嗡嗡嗡……”不仅仅是日军有支援,国防军空军也在天亮后开始对阵地上的国防军将士实施支援。

    “啾啾啾……轰轰轰……”大量的战机开始出现在阵地的上空,那些暴露出来的日军火炮开始遭遇到国防军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但对此日军早有准备。他们的防炮洞就设置在了炮兵阵地边上。刚刚听到了飞机的轰鸣,这些炮兵就接到了命令将所有的火炮推回防炮洞内。

    虽然还是有一部分火炮被国防军的战机击毁,可大部分的还是保留了下来。

    “突突突……”日军布置在炮兵阵地附近的防空机枪和高射炮开始了轰击。他们试图将空中的国防军逼走。

    但他们迎来的却是这些战鹰们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一开始不过是火箭弹的齐射。随后便是大量的20mm机炮直接将阵地上的日军撕碎。

    连带着那些防空机枪和高射炮,大量的防空力量被空军轰杀至渣。

    而阵地上的日军也极为醒目,他们见到飞机飞来后边全数隐蔽进了自己的工事内。凭借着射击孔的机枪、战防炮对前沿阵地上的国防军实施火力压制。

    “突突突……”这次国防军战机上的20mm机炮。在它们的肆虐之下那些暴露的日军火力点遭到了暴风骤雨般的打击。

    操作这些火力的日军几乎都被飞溅的弹片扫成碎肉。一部分运气好的惨叫着被弹片切去了手脚。

    日军手忙脚乱的安排人开始接替那些受伤或被打死的士兵,同时更换掉大量被打坏了的武器。但他们却没有注意到,第五军有一支奇怪的部队开始扛着古怪的武器已经在隐蔽中进入了阵地。

    第五军军长包兴腾脸色狰狞的跟在队伍里,按说他以军长之尊不可轻易上前线。但这位疯狂的军长见到自家三个师都被日军压在阵地上打顿时浑身火起。

    抓了狂的他暴躁的将试图阻止他上阵地的参谋长和警卫们全数掀翻,抓着一把虎式突击步枪就带着人杀上了阵地。

    军长都亲自上阵了,下面的三个师长哪里还敢在指挥部里呆着?!其实第十四师的周浩旷已经杀上了阵地,剩下的第十三师师长郭鹏云和第十五师师长孔茂勋也正准备上阵地。

    不过无奈的是他们那狂暴的军长选择了比他们更快行动。

    包兴腾不仅自己来了,还给把军里的防空火力全带了上来。三个师长有些莫名其妙。搞不懂自家军长把防空火力带上来干嘛。

    但包兴腾只是嘿嘿的笑着拼命让下面的战士们趁着日军没空理会自己的时候把这些大家伙运上阵地,并不和这三个师长解释。

    飞机的弹药和燃油是有限的。在进行了一番轰击和扫射之后尽管极为不愿意这些战机也只能是恨恨的在日军的阵地上盘旋了一周才撤离。

    “奶奶的!给老子打!”包兴腾狠狠的在手上吐了口唾沫,抓起那费了老劲儿才抬上来的高射机枪对着日军的火力点便是一阵疯狂的扫射!

    “突突突……”这些机枪,全是国防军原本装备在战机上的双联的14.5mm机枪。这些机枪用于防空可攻击两千米内的战机。

    而用于地面,则是可射击一千米内的敌人。特制的穿甲弹头让这些机枪的子弹穿透力极强。即使是日军的那些混凝土工事在它面前也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那些以为依靠着工事就能够挡住国防军的日军,在此时惨叫着变成了工事后面的堆堆碎肉。14.5mm口径的机枪子弹,哪怕是擦到边上都会带去成片的血肉。何况这些机枪几乎就是对着射击孔进行直射!

    包兴腾用了最暴虐的方式,一下子将日军死死的压在了阵地上。那些支援过来的日军,甚至有一部分都被这穿透力极强的子弹所杀。

    大量的腥血渗出,将阵地染成了黑红色。那些喷溅的碎肉甚至飞溅出了射击孔,机枪的轰鸣声掩盖住了那些日军发出的渗人惨叫。

    “嗵嗵嗵……轰轰轰……”日军后方阵地上的火炮立即进行了齐射,试图帮助那些前线被困杀的日军。

    但此时第五军的炮兵也已经根据国防军战机的回报大致知道了日军的炮兵阵地,日军刚刚发炮便遭遇了第五军全面的回击。

    在轰隆隆的炮声中。大量的日军火炮被摧毁。失去了炮兵支援的日军只能是在第五军疯狂的打击之下苦苦挣扎。

    任何暴露出来的火力,总是会遭受到那些由14.5mm双联机枪布成的火力网的绞杀。甚至37mm战防炮,在这种射击之下全然被砸成了一滩废铁。

    日军开始绝望了。因为第五军不仅仅利用这些高射机枪横扫日军的防线他们同时将大量的兵力开始用于冲击那些剩下的日军防线。

    “大日本帝国板载!!”一个日军怪叫着,抱着七八枚九九式反战车爆弹一跃而下,在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中被炸的粉碎。

    进攻中的十余位国防军战士被波及,中心的七八位战士在这疯狂的爆炸下尸骨无存。日军开始疯狂。那些第五军的战士们更疯!

    一个军长。三个师长全在阵地上。要是有个闪失毫无疑问第五军相当于废掉了。那些下面的将士们开始死死的抵住日军疯狂的反击,机枪、虎式突击步枪不断的扫射试图将那些反击的日军击杀在自爆的路上。

    “嗵嗵嗵……轰轰轰……”第五军的掷弹筒一点儿也不停歇的朝着日军的阵地抛射着手榴弹,不断的将那些日军轰杀在坑道或反击的路上。

    一个个的汽油瓶子被点燃飞舞在日军的阵地内,坑道里、暗堡里和那些连环地堡群几乎全是人肉焦臭的味道。

    惨叫声、呐喊声和厮杀声,就是这里的主旋律。打到现在,在国防军不顾伤亡的强攻之下,三分之二的阵地已经落入了第五军的手里。

    可即使是这样,那些残余的日军依然怪吼着在坚持。不断的有日军的士兵抱着爆弹跳出来以自杀的形式袭击那些进攻的第五军战士。

    而第五军的战士们回敬他们的则是大量的汽油瓶子和手榴弹。更多时候是14.5mm的高射机枪子弹。

    那些经历了第五军和日军大量炮击都没有毁掉的坑道混凝土,在14.5mm的机枪子弹之下被扫的尘土飞扬。

    原本还可以依靠拐角和暗堡对第五军进行反击的日军开始发现自己的手段不再奏效。14.5mm的子弹将那些试图躲在拐角的日军直接轰杀成坑道里的腥血和碎肉。

    那些暗堡、地堡在第一时间就会遭遇到汽油瓶子和高爆手雷的轰击,不时的一根爆破筒会被投掷到日军埋伏点爆炸开,然后那些第五军的战士就会冲上前来补枪。

    白热化的厮杀让第五军军长包兴腾脸色铁青,他从军以来就没有打过那么难打的仗。这些日本人果然不是善茬。在多次吃了国防军的亏以后,开始自发的进行防御的规划。

    看着一批批被抬下来的战士,包兴腾的眼角不住的抽搐。好几次他都忍不住要亲自操着枪杀上前去,却被身边的三个师长死死的拉住。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按说日军的工事阵地应该会在阳光下显露无遗。可惜的是,弥漫的硝烟将阵地上大多数地方都遮蔽住了。

    即使是近在咫尺,包兴腾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阵地的全貌。

    支援过来的日军的攻势终究是被遏制住了,大量被运上来的14.5mm高射机枪起到了奇兵的作用。那些原本试图通过匍匐前进和炮火掩护接近阵地的日军基本都在阵地前被轰成了堆堆的碎肉和腥血。

    后方那些暴露出来的日军火炮也大多都被清理掉。只有少数在凹凸死角的日军37mm战防炮还是试图进行火力支援。

    但这种支援只能是断断续续,毕竟国防军的火力不是吃素的。那些暴露出来的火力点基本都会被炮火覆盖掉。

    “这是人肉的磨坊啊……”日军的正在前沿阵地指挥作战的安藤利吉中将无不心痛的对着身边的部下们喃喃的道:“磨去的,不仅仅是支那部队。帝国的勇士们也在填进这磨坊里……”

    部下们不吱声。这时候没有人敢于大声说话。已经是三个师团在阵地上厮杀了。但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他们取得任何的优势。

    最重要的是,阵地上负责防御的师团似乎已经失去了反击能力。肉眼可见的,那些国防军的军装在防御师团的阵地内忽隐忽现,并在不断的扩张。

    “回报畑俊大将……就说我们已经失去了阵地上的优势,我请求……请求转移阵地……”瘫倒在了椅子上的安腾利吉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而那些在他身边的日军参谋们有人直接痛哭失声。这处阵地,汇聚了他们大量的心血。每一片的布置,甚至每一个射击孔他们都了然于心。

    他们自信。这处阵地除去一小部分方面不如马奇诺防线之外其余的一点儿不差。可即使是这样,却依然惨遭国防军的强行突破。

    自己的心血,却被人用最粗暴、最残忍的方式撕裂如何能不叫这些参谋们心伤?!

    “报告!前线总指挥安腾利吉中将来电!”在畑俊六的指挥部里。副官在门口大声道。畑俊六从地图上抬起头来,示意副官可以念电报了。

    “职部自前日起组织对支那部队之防御,无时无刻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副官开始展开了电报,对着畑俊六念起了安腾利吉的来电。

    “……然此时。职部已深感无力抵御。特请总指挥阁下为帝国勇士计。将阵地上之帝国忠勇之士后移至二线……”

    “啪!”在副官念到这一句的时候,畑俊六手上的铅笔一下子就断了。他的手有些颤抖,缓缓的站起身来对着愣神副官冷喝道:“继续念!!”

    “此遗失阵地之罪责,安腾愿一人承担。实为安腾指挥不利,以致阵地之遗失……安腾自觉无颜以对帝国、无颜以对陛下……”

    畑俊六坐在了椅子上,然而他的身子依然在不住的颤抖着。安腾的话,让他的心如同被刀子扎穿了一般。

    他知道,安腾这是在乞求他能够把那些剩下的日军士兵带出来。而这丢失阵地的职责。则是由安腾一个人来承担。

    诚然,指挥作战的安腾的确有责任。但更多的责任。或许应该是在身为总指挥畑俊六身上。无论是国防军还是日军,在某些方面都低估了自己的对手。

    而同时又在某些方面高估了自己的本事。这导致的是在开战之初,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在对方手上吃了大亏。

    占据了工事便利的日军显然损失比国防军要小,可善于调整自己的国防军很快便拿出了新方案开始新的进攻。

    反观日军,除去增兵和增加炮兵支援之外基本就没有任何新的作战方案被提及。这样导致的结果,从战斗中可以看出来。

    日军遭遇到了严重的失败,防御的师团现在被困在了阵地上。负责支援的两个师团进攻失利,在阵地前大量失血。

    而日军的支援炮兵,也在国防军的轰炸和炮击中遭受了损失。如果这么算起来,事实上是日军遭遇的失败。

    “告诉安腾……我同意他们进行转移,希望他能够将那些被困在阵地上的帝国勇士们救出来……”不断的在颤抖的畑俊六,用尽了全身力气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随后对着副官挥了挥手,示意自己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副官没有多说什么,行了一个军礼便离开了这处指挥部。

    “轰轰轰……”班加罗鱼雷、榴弹、高爆手雷……等等各种攻坚攻坚武器被砸进了日军的坑道和他们的暗堡、地堡里。

    “突突突……”14.5mm口径的机枪,将阵地上的日军扫成了堆堆的血肉喷洒在坑道两侧的尘土上。

    而后方的多面射击孔,几乎都被国防军战士用这种方式清理掉了。而工事内的那些拐角和射击点也被用大量的**、爆破筒全数炸了个遍。

    到了凌晨近五点左右,阵地上的日军基本被清理了个干净。只有少数的日军在接到了命令之后,不再固守而是借着一些出口在日军最后炮火的掩护之下仓惶撤出了这片阵地。

    从二线阵地上支援过来的日军,也在接应了这些撤出来的日军之后如潮水般缓缓的退去。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

    第五军军长包兴腾,带着麾下的第十三师师长郭鹏云、第十四师师长周浩旷和第十五师师长孔茂勋阴沉着脸色在阵地上来回巡视。

    看着那些被抬下去的战士,包兴腾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