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五章 都在咬牙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这是屠孟贲少有的几次为难。第一次的为难,是在张学良选择在九一八撤离东北,当时屠孟贲面临着巨大的选择。

    或是跟着张学良一起走,或是冒着巨大的风险自行抵抗日军。rúguǒ随着张学良走,这无疑是最轻松的一条路。

    因为历史上张学良将不得不被迫出国,到shíhòu整个东北军的职权将会空下来。而屠孟贲则是有机会直接将整个东北军掌控,这比直接用当时他手上的第四军团去面对日军更有把握些。

    但小屠méiyǒu这么做。他选择的是靠着自己的第四军团重新组建,并进行属于自己的战争。那shíhòu,他脱离了东北军。

    而同时,他也是在全最后一点他跟张学良的情谊。rúguǒ当时他失败,至少不会牵扯到张学良。东北军,终究还是能够成为张学良立身的根本。

    而第二次的为难,便是在福建爆发事变国防军是否入关的问题上。当时关内的情况已经明显的不成了,可蒋中证还是严词拒绝国防军入关。

    当时屠猛虎面临着两个选择,不管不顾的入关。这或许将造成更坏的状况,也kěnéng会促成全面抗日、提高自己声望的结果。

    屠猛虎méiyǒu选择直接入关,而是在朝鲜新开战局。一方面逼迫日本不得不抽调兵力来支持朝鲜,停下入侵的脚步。

    另一方面也是不让国防军和南京国府的guānxì彻底的僵化。

    现在,屠猛虎又头疼了。第五军的损失触目惊心。这导致第二军团的颜成翰不得不强令他们撤下去修整。

    整个第五军几乎就被打废了,整整付出了三分之二的伤亡、超过半数的团长阵亡的代价拿下了一线阵地。

    屠猛虎不敢保证,rúguǒ是让第六军也强攻的话nàme损失会是多大。诚然。现在国防军的shíjiān十分的紧迫。

    日本人正在加大在东南亚的动作,甚至缅甸的情报处已经传来了有关日本人在当地活动的情况。相信不久日本将会在缅甸、越南等地有大动作。

    西南军区就是为此而成立的,为的就是防备日本人从哪里进行袭击。而华南军区则是防备日军在华南区进行登陆作战,同时协助华东军区收复浙江。

    “告诉任文彬,我给他三天的shíjiān拿下二线阵地。”沉默了良久,在让人窒息的气氛中屠猛虎沉声道:“附带要求,损失必须低于一万人!”

    众人哀叹。这简直就是不kěnéng完成的任务。二线阵地可比一线阵地难打多了,日军在那里准备的更为完善。

    而在一线阵地,国防军已经损失了一个军三分之二的兵力。但现在总司令却要求打下更难打的二线阵地。损失不得超过一万人。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啊!

    “难道只有日本人有进步我们就méiyǒu任何进步吗?!”看着众人的脸色,屠猛虎低沉的道:“战争,就是对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整体的考验。它会拷问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坚韧、我们的决心和我们的忍耐!”

    “rúguǒ通不过考验,nàme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终究会万劫不复!”屠猛虎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日本人都会在战争中求变。难道咱们就一成不变?!我现在做的,就是拷问任文彬乃至整个第二军团:你们有méiyǒu这个智慧指挥战事!”

    “要是做不到,那他们还是撤下来的好。我不希望那些为国奋战的战士们,因为他们的愚蠢而葬身战场!”

    话是这么说,强行要求第六军这么做显然是过于为难他们了。

    “总司令,这是不是要求太高了?!”苏宗辙显然想要为第六军求情,第六军是国防军的嫡系部队,从第四军团甚至更早之前屠猛虎起家的shíhòu第六军就在了。

    一路以来。第六军为了国防军、为了联合政府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rúguǒ仅仅因为屠猛虎的一个强令,被拉回来了那无疑是对他们士气极大的打击。

    屠猛虎méiyǒu立即回答苏宗辙的话。他将所有的参谋全都赶出去同时让自己的副官带着警卫把房子zhōuwéi守好,才对着苏宗辙道。

    “企六叔,不是我不近人情而是现在我对我们国防军的情况很是担忧。”屠猛虎叹气道:“一直以来,我们或许是太顺利了。导致的是下面的将士们眼睛都长到了头顶去了!”

    “这股风气不仅仅是在第二军团,甚至可以说我们整个国防军都有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究竟是为shíme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日本人都zhīdào不断的修进自己的战术,从而在朝鲜、在上海对我们形成了wēixié。但我们的军官、我们的将领为shíme就不懂这么去做?!是太懒了,还是他们真的愚蠢?!”

    苏宗辙不说话了,他zhīdào屠猛虎说的是实情。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国防军上下有一种不思进取的风潮。

    或者说,整个国防军的作战部队似乎陷入了一种疲懒中。对于战术革新方面,根本就méiyǒu多少人上心。

    或许真的是如自家总司令所说,国防军一直以来打的实在是太顺利了。太过顺利导致的后果是人会产生惯性的思维,认为自己的老一套方法在作战中总是有用的。

    但他们却méiyǒu注意到,自己的敌人正在进步。而且进步的极为明显。比如日军在一线阵地上损失惨重最终败退。

    而后他们的炮兵遭到了致命的打击,于是国防军可以看到日本的改变。他们开始学会了给炮兵伪装,他们开始把火炮送进工事里放直了打。

    这还仅仅是在中国战场上,日军在东南亚战场实施的脚踏车闪击战、在太平洋上实施的珍珠港偷袭战。等等这些都是他们战术革新的一种表现。

    rúguǒ国防军还在吃老本、还在洋洋得意,nàme未来的战场上是要吃大亏的!

    “企六叔,不是我狠心。而是现在他们实在太懒了!”屠猛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我总是要打醒他们的。要是再这样下去只会有更多的战士在这种愚蠢和懒惰之下丧生!”

    苏宗辙沉默了良久,终究是不再劝了。

    而收到了电报的第六军则是群情激愤,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嘛!第五军在一线阵地上就伤亡了三分之二,你让第六军仅仅以一万人的伤亡拿下更险峻、更难打的二线阵地。

    还限定了只有三天,这不是逼着第六军低头么?!rúguǒ不是屠猛虎在国防军,尤其是第二军团中威望实在太高,下面的人早就破口大骂了。

    “怎么了?!觉着委屈?!觉着为难你们了?!”颜成翰带着人来到了第六军。作为军团司令他所接到的电报自然是和下面的军长们不yīyàng的。

    苏宗辙详细的把总司令的担忧给颜成翰说了一遍,这shíhòu颜成翰才惊觉似乎真的是日军一直都在变换自己的作战战术。

    可国防军似乎打来打去,除去一部分新式武器之外战术方面根本就méiyǒu太大的变动。或许这些战术曾经让国防军踏入了辉煌。

    但rúguǒ在竞争jīliè的战场上。自己méiyǒu及时的根据战况而修进自己的战术策略nàme导致的将会是无比重大的人员伤亡。

    一旦一子落错,nàme导致的结果很kěnéng将是整个战场的陷落。想到此,颜成翰猛然出了一身冷汗!他开始理解自家总司令的担忧了。

    “要我说,一点儿也不为难!”颜成翰在这前沿指挥部里。对着任文彬等人便是一阵暴喝:“仗难打。能有我们当年打苏联的shíhòu难打?!那shíhòu我们有shíme?!连坦克都méiyǒu!”

    “可咱们还是打赢了,咱们楞是逼着苏联人在奉天低头。乖乖的把中东路还给了我们。”颜成翰看着这些个将领们,道:“可现在呢?!都过去多少年了,我们的战术布置竟然méiyǒu一点儿的变动!”

    “你们,包括了我!还是拿着那些老旧的战术思维来看待今天的战场,可结果是shíme?!结果是我们能看到日本人在一点一点的变化!他们在根据着战场不断的调整自己的战术、不断的对我们构成更大的wēixié!”

    任文彬等人不是傻蛋,能够在今天成为国防军高级将领的méiyǒu一个是傻蛋。只不过他们很多人都被不断的胜利和惯性思维束缚住了。

    是以一时之间méiyǒu反应过来,一旦被提醒了他们悚然而惊!情况确实已经越来越危急了。去年在津门日军一个方面军都méiyǒu顶住国防军的强攻。

    被国防军打的丢盔卸甲,被迫撤回山东。甚至到了最后。连他们的方面军司令都被迫自杀了。整个华北方面军几乎是被全歼。

    但shíjiān仅仅是过了一年而已,现在的日军却可以在一线阵地上对国防军造成巨大的杀伤。甚至国防军更强的重炮、飞机的轰炸和坦克的冲击都难以攻破日军的阵地。

    直到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才占领了这里。不得不说,日军的学习、改进能力确实强悍。仅仅是一年的shíjiān就已经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nàmerúguǒ继续下去呢?!毫无疑问的他们将会越来越强,而国防军rúguǒ还不改变自己的战术方针无疑会在这种竞争中落入下风。

    “司令,您说的是!”任文彬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沉声道:“我们的确是骄傲了,我们也的确是大意了!我们méiyǒu想到,我们的对手是会进步的。”

    看着任文彬干干脆的承认自己的错误,颜成翰满意的点了点头。口气放缓了些,对着这些个师长们道。

    “总司令这次的确是给了我们第二军团一个极大的压力,但这同时也是我们第二军团的动力!我们第二军团是shíme部队?!是总司令一手带起来的部队!”

    颜成翰说着,众人不由得两眼放光。这是第二军团最为骄傲的事情。第二军团的前身几乎参与了全部总司令指挥的战役。

    这些战役很多部队哪怕是参加一个都足以扬名宇内,而第二军团却参与了大部分。这成了第二军团骄傲的资本。

    “咱们会怕困难么?!他娘的,老子就怕不难!”颜成翰豪迈的哈哈一笑。道:“要是阵地轻易的打下来了怎么彰显咱们第二军团嫡系王牌的实力?!”

    任文彬等人听到了这句话,不由自主的将胸膛狠狠的抬起来。第二军团的人,走出去都比别的军团要傲气。

    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强大的战绩在打底,他们有骄傲而昂首的资格。老毛子咱们打过,日本人从济南战役、九一八再到朝鲜和现在的关内战场,第二军团就没少抓着鬼子练刀。

    “我相信你们!”颜成翰看着这些意气风发的汉子,道:“和第五军的待遇yīyàng。军团的炮兵我先借给你们!打下了阵地,老子向指挥部给你们请功!”

    “是!!”

    颜成翰并méiyǒu下达过多的指令,他相信在战场和一线阵地上的任文彬会比自己更qīngchǔ战场的情势。由第六军自己的参谋部来研究作战命令。比之颜成翰这个不在一线阵地上的人来的更实际一些。

    当夜,整个第六军的师长、参谋部的参谋们全都蹲在了一线阵地后方的指挥部里。坑道里是极为闷热的,甚至还有这淡淡的血腥味。

    毫无疑问的,这处坑道在被第五军夺下来的shíhòu肯定没少死人。说不准这些将军们脚下踩着的还有日本人的腥血和碎肉。

    但méiyǒu人在乎这个。众人现在在这坑道里直接吵做一团。为了能够保证在一万人损失的前提下拿下这处阵地。众人可谓是疯狂的开动了自己的脑筋。

    日本人守备极为严密,无死角的重机枪射击孔、火炮射击孔让他们可以从任何一个点袭杀试图冲上阵地的每一个人。

    这便让第六军很头疼了,要占领阵地冲锋是肯定的。但日军这样的阵地布置,想要以一万人以内的损失冲上去基本就是不kěnéng。

    夜袭已经试过好多次了,日军在一线阵地吃了夜袭的亏之后明暗哨明显的增多了。好几次第六军侦查的战士们试图接近日军的阵地,都被赶下来了。

    日军显然是被国防军的夜袭吓怕了,只要是一丁点儿的风吹草动他们直接就会对可疑的区域一阵疯狂的扫射。甚至有shíhòu会动用火炮。

    “娘的!这比王八壳子还王八壳子,咋打?!”第十六师师长廖斌一把拉开了自己的衣领。恶狠狠的看着那沙盘道:“咱要打下来,还真他娘的不róngyì啊!”

    “谁说不是呢?!”第十七师师长焦华愁眉苦脸的道:“这都防成王八壳了。炮打不进、人冲不过,这咋打?!”

    整整讨论了半个晚上,整个第六军也méiyǒu拿出一个可行性方案。几个提出来的战术,都被否决了。

    很显然,要偷袭这处阵地不太kěnéng。要强攻,那绝对是白痴。说不准整个第六军都打光了,也未必能够拿下这片阵地。

    “远了有炮,近了机枪、掷弹筒和那些爆弹,奶奶的!就是坦克都难冲过去,我们咋冲啊?!”任文彬本来就不是shíme好脾气,这不断冒出的问题让他头疼欲裂。

    “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日军在里面是用连环地堡群连通起来的。”第六军参谋长薛温沉着脸道:“咱们打过去,就算是炸毁了一部分火力点他们也能够及时补充上去。”

    “哪怕我们一次性炸毁好几个,他们要连接起来也仅仅是十几分钟的问题。且这些火力点犬牙交错、高低搭配的极好,我们就算清理了一些也难以直接攻破。”

    众人都沉默了,任文彬盯着着这沙盘咬牙切齿。就现在的情形看,似乎除去强攻之外méiyǒu任何办法。

    第六军在头疼,而畑俊六也好不到哪里去。第二线的阵地是méiyǒu被攻打下来,但损失绝对不小。国防军不断的使用炮火、榴弹发射器等对阵地实施打击。

    尤其是他们有很多的神枪手,这些都对阵地形成了极大的wēixié。要不是守备的两个师团死死的咬在阵地上,或许阵地早就破掉了。

    及时如此,到了现在阵地上至少损失了一个多联队的兵力。超过十门的火炮和三十挺以上的重机枪被打坏。

    守备二线阵地的师团长紧急派人来求取武器支援。比之武器消耗的更多的是弹药,二线阵地一天消耗的弹药就是天文数字。

    照着这么消耗下去,畑俊六估计自己最多支撑半个月弹药储备就要告竭了。这还不算那些损失掉的武器。

    国防军强横的攻击力让畑俊六心惊胆战,他现在有些理解寺内寿一为何会惨败了,实在是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太过强悍。

    但为了保住阵地不失,畑俊六只能是将储备的武器和弹药向二线阵地运去。

    “电请大本营,我部现于上海与支那部队决战。然武备不足,弹药消耗巨大。且支那部队有着空中支援对我部形成了极大的wēixié……”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