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七章 调虎离山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场会议在闲院宫的保证之后开的极为沉闷,接下来的事情几乎都不用这两位亲王参与。下面的人自己会商量妥当。

    这是第二次的陆军和海军之间的联合作战。如果这在之前根本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但在这个时刻陆军不得不求着海军。

    而海军虽然自己有陆战队但要占领包括印度等地区,显然那点的陆战队是绝对不够的。他们不得不在某些方面依靠陆军。

    双方的这种互相依靠让他们在某些方面不得不互相妥协,比如现在陆军便在撤军的问题上不再坚持,而是做出了妥协。

    同样的,海军也在支援的问题上做出了妥协。这种妥协是迫不得已,也是势在必行。尽管双方都不愿意,但却不得不做出妥协。

    “……大本营已定下策略,将于一周之内对你部提供支援。寄望你部坚守上海,勿要辜负天皇陛下及大本营之信任为要……”

    定下了支援后,陆军方面连夜给在上海的畑俊六发去了电报。以稳定的他的军心,不然要是畑俊六的部队在这个时候认为自己被放弃了,那么丧失了信心的他们或许会导致阵地被攻陷。

    这不是大本营愿意看到的,而事实上这也是大本营陆军方面对海军做出妥协的原因。

    而第六军的前沿指挥部里,烟头已经丢了一地。整个指挥部从军长任文彬再到下面的参谋们,没有一个不是眼眶发红的。

    熬夜、没有节制的抽烟,让所有人没有一个舒服的。但现在他们更不舒服的是,整个第六军所有人研究了一个晚上竟然都没有拿出一个可行性方案。

    战术推演他们已经不知道进行了多少遍了,可每次下来伤亡计算至少都在两万以上。这显然是不成的。

    总司令的要求,从来就不带打折扣的。说了必须是一万人的损失。就肯定是一万人的损失。少了有嘉奖,多了全滚蛋。

    “娘的……这鬼子从哪儿学的工事建设?!比他娘的乌龟壳还要乌龟壳,这咋打?!”任文彬一把将烟头丢在了地上,咆哮着。

    他却不知道,实际上从屠猛虎在济南战役运用工事死死的顶住了日军的进攻之后日本方面便开始对工事进行研究了。

    只不过当时没有办法实践,且日军当时的部队习惯性的还在使用一战时候的战术。可当国防军接二连三,尤其是在南京竟然凭借着工事死守住日军的进攻之后。

    这些工事再次被提上了日程,日军开始深入的研究国防军的战略工事。而同时他们自己也制定出了一套工事建设方式。

    松井石根从来就没有小看过工事的作用,这种研究被他所看重并大量的运用到了上海防线的建设上。在数十万伪军的人力支持之下。这些工事总算是成型了。

    且也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他们成功的第一次在战场上对国防军造成了大面积的杀伤。这在从前的战役中,是很少见的。

    基本国防军和日军的交战记录,只有这次国防军拿日军无可奈何。当然,朝鲜方面基本也是这样的状态。

    “咱们总司令是猛虎。按说咱们也应该是猛虎!可咋就在这破地方被卡住了?!”任文彬有些想不通,他咬着牙恶狠狠的道:“要不老子带着敢死队上去得了……”

    “等等!老任,你刚才说什么?!”参谋长薛温忽然从沙盘上抬起头来,对着任文彬急声道:“快!快给我再说一遍!”

    任文彬楞了一下,还以为自己的参谋长听说自己要带着敢死队去要劝解呢!

    “我说‘要不我带着敢死队……’”

    “不是这一句!上一句!上一句!!”薛温突然着急的道,看着老搭档的样子任文彬知道他肯定想到了什么,于是任文彬回想了一下才道:“我说‘咱们总司令是猛虎……’”

    “对!就这一句!”薛温兴奋的跳起来。呵呵的傻笑着:“娘的!老子这是傻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一招!”

    “怎么?!老薛,你想到办法了?!”任文彬闻言也兴奋了起来,自己这位老搭档从来就没有虚言。他竟然表示自己想到了。那么肯定就是想到了。

    薛温从沙盘上站起身来,伸直了自己的腰杆感叹的道:“娘的,总司令说咱们不动脑子还真没说错!咱们啊,就是打的太顺了……”

    “别扯犊子。赶紧说你想到了咋打了是不?!”任文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对着自己的老搭档道:“想到了就赶紧说。我这心里都跟猫挠似的!”

    薛温哈哈一笑,取过纸笔来用着水笔在纸上写下了四个大字——“调虎离山”!

    任文彬看着这四个字不由得楞了一下,接着便是一阵的狂喜!他和薛温搭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薛温都把方法写出来了他如何能不明白?!

    “娘的!老薛,你小子的脑袋就是好用!”任文彬哈哈狂笑,道:“来来来……咱们来推演一下,把计划完善了下发下去……”

    边上的参谋们见参谋长和自家的军长都在狂笑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那些师长也搞不懂自家军长和参谋长在玩什么花样。

    “别傻站着,赶紧滚过来!”任文彬再次恢复了他军长的豪气,冷哼道:“第五军的周浩旷那小子老给你们军长我添堵,这回咱们狠狠的打个打胜仗!让那老小子看看,咱们第六军也不是吃素的!”

    “是!!”下面的将领们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家军长和参谋长已经找到了对付日军的方法了。

    当天,整个第六军的师长、团长全部集中指挥部里秘密某算该如何进攻。直到晚上,作战会议才停止,随后整个第六军都被发动了起来。

    首先是军长任文彬带着副官找到了装甲部队,软磨硬泡整到了几十大桶的汽油和一堆报废的橡胶轮胎。然后参谋长找到了军团后勤部,使尽了方法搞到了百多斤的白糖和空酒瓶子。

    军团的指挥部里,颜成翰听完了任文彬和薛温的报告之后把整个军团所有的炮兵指挥权交到了他们的手上。

    空军的侦察机、轰炸机和对地攻击机也在颜成翰的协调之下,全数起飞。

    “啾啾啾……轰轰轰……”中午时分,日军的二线阵地轰鸣声不止。轰炸、炮击和坦克的履带声成为了这里的主旋律。

    火炮不断的轰击着日军的阵地,随后坦克开始在步兵的协调之下进攻日军的阵地。二线阵地上的日军也不堪示弱,守备此处的两个师团长随即铺开部队开始进行反击。

    大量的火炮被从防线内部的储备点推出来,而后对着阵地前的国防军进行轰击。在强烈的炮火之下,那些国防军的坦克只能是停止前进。

    但后续的国防军步兵开始使用迫击炮、狙击步枪等射杀那些袭击那些暴露出来的火力点。这对日军造成了一定的杀伤,好在工事建设的时候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

    大部分日军都仅仅是手上,被打死的没有几个。可恨的是那些国防军现在全缩在了坦克后面,导致日军的战果也没办法扩大。

    打了一阵,这些国防军就撤下去了。随即到来的便是国防军的空军部队,过来的大部分是对地攻击机。

    “嗖嗖嗖……轰轰轰……”攻击机上挂载的火箭弹不断的在飞机的俯冲之下,对着日军的火力点打去。

    而在火箭弹打光之后,这些飞机并没有直接撤离。而是动用了飞机上携带的机炮、机载机枪开始扫射那些火力点的机炮和的机枪对于日军的杀伤力太大,工事内不断的传出阵阵的惨叫。那些暴露出来的火力点,几乎都遭到了国防军的强力打击。

    这才是伤害最大的部分。不过日军也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战术,那些射击孔的部队几乎都撤回了安全区。

    武器也几乎都被推到了射击孔后面,在国防军的战机停止攻击前他们是绝对不会回到射击孔去的。

    “啾啾啾……”在飞机轰炸和扫射完毕之后,那些该死的炮兵又开始轰击了。大片的炮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一个个狠狠的砸在了日军的工事射击孔上。

    一些没有来得及撤离的武器在重炮轰击之下支离破碎,好在人员伤亡已经极大的减小。

    而在长达半个小时的炮击之后,国防军再次开始了进攻。依然是坦克为先锋,步兵作为协助力量试图要突破日军的阵地。

    那些守备在阵地上的日军不用自己的长官命令便自发的开始清理那些堵塞的通道,同时不断的将武器送回射击孔阻止国防军的进攻。

    由上午十点,直到下午五点。国防军发动了数不清的进攻次数。而他们使用的方法几乎都是一样的。坦克掩护步兵试图冲破阵地,在遭遇了强烈抵抗之后并不死战而是撤下去。

    随后便是大量的轰炸、扫射和炮击。在这种进攻方式之下,日军遭受了重大的损失。人员伤亡虽然不大,但弹药消耗、武器损毁却极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