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 攻占二线(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日军在坑道里有着完备的防御措施,只要不是倒霉被弹片击中或是在射击孔无可奈何那么基本上杀伤他们是很难的。

    他们在射击孔两侧树起了凹墙,这是为了防止弹片、子弹对内部的杀伤。

    “四十三个火力点,分布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我们现在已经大致打掉了一些,但日军修复的速度很快。根据我们得到的情况看,日军大约只需半个多小时就能够把人调到被打坏的工事内继续进行抵抗……”

    薛温在沙盘上点点画画,道:“这里、还有这块区域,双方之间是互成犄角。我们要打一方那么另一方就可以从侧面对我们实施打击。还有这一块,这是一个点。他们在这里建设的工事可以三面环击并随时可以向各部提供支援……”

    这世界上没有攻不破的工事,任何的防御工事都是可以攻破的。所需的仅仅是时间,和耐心。你需要摸清楚对方工事的火力配比和兵力布置情况,然后逐个的进行拔出。

    要是时间足够的话,这便是最典型的水磨工夫。可惜的是,第六军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在总司令的强令之下,第六军必须要在三天之内拿下第二道防线。

    而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也就是说再多一天一夜总司令规定的时间就到了。

    现在,整个第六军都在精密的计算着自己的计划。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整整七个小时不间断的攻击,第六军在空军和装甲部队的协助之下大致摸清了日军的整个防御阵地状态。

    “老任,你来看!这里,是日军防御做薄弱的环节。”薛温不停的对比火力、汇报后,手上的指挥棒点向了日军的某个防御据点工事。道:“我们计划的B点,就从这里打就可以了。”

    “而A点,则设置在这里。这里也是今天我们打的最凶的地方。还有这里,这里是C点。是相对于B点较强,但比之A点要弱些。它正好处在B点和A点的中间位置,是两方运输兵力的要点”

    任文彬皱着眉头一边看着战报一边不停的在沙盘上比划,边上的参谋和师长们摒息凝视。计划已经大致被确定了下来,但进攻的点、攻击的波次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整。

    好一会儿了,任文彬才放下战报道:“我觉得成。咱们就照着计划行事。只要能杀过去,我他娘的看他小鬼子怎么给老子蹦达!”

    说着,任文彬转身大声道:“命令!第十六师廖斌部,负责A点的进攻。你师火炮需全开,不要给老子省炮弹!装甲师会排出一个营来协助你的进攻。务必要打要日军够疼!”

    “是!!”第十六师师长廖斌对着任文彬大声应到。

    “第十七师焦华部,你部负责B点的进攻。一样,我已经找了装甲师的人给你派一个营来协助。记住,给老子狠狠的打!”

    “是!!”第十七师师长焦华高声应到,随后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开。

    这时候任文彬拍着一直不说话的第十八师师长苏皓轩,道:“皓轩,东西都领到了么?!”

    “都领到了。我们可以随时发动进攻!”苏皓轩,联合政府国防军总参谋长苏宗辙之子。经过这些年的历练,这位曾经在救灾的少尉排长已经成长为今天的主力师师长。

    在朝鲜战场战场上的上佳表现,让他获得了进入国防大学进修的名额。随后考入国防大学并毕业的他。在津门战场上再立新功。

    随后他转入了第二军团第六军,荣任第十八师师长。铁和血的历练,让这位年纪不到三十岁的汉子身上多了一丝不同的意味。

    “这次你们的任务很重,可以说我们此次作战的成败就看你们的表现了。”任文彬拍着苏皓轩的肩膀。道:“上了阵地,别丢了你爹的脸。要知道。整个国防军可不少人在看着你呢!”

    苏皓轩的眼珠子红了红,咬牙点了点头。

    从他从军开始,那些质疑的目光就从来没有离开过。因为他的父亲是国防军的总参谋长,所以他要做的比别人都出色。以回应那些质疑的声音。

    直到今天,这些生意都已经消失殆尽了。在朝鲜战场上的厮杀,让苏皓轩荣获了两枚二等功军功章、一枚一等功军功章。

    同时还有三次集体二等功、一次集体一等功。这些用血拼杀出来的成绩,让任何人无法质疑的。

    或许是因为他父亲的身份,是以几乎没有太多的人愿意让他去到最艰难的地方作战。甚至那几次,都是苏皓轩自己血书请战、致电司令部要求才获得的机会。

    “军长,我很谢谢您愿意给我这次机会。”苏皓轩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我知道您顶着很大的压力,但请您放心!皓轩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所托!”

    日军的阵地上,在国防军停止了进攻之后阵地上的日军终于是松了口气。高达一整天的进攻,让阵地上的日军精疲力竭。

    国防军的部队还能够在炮火覆盖的时候进行修整,可阵地上的日军直接就是面临着整整七个小时不间断的进攻。

    很多人的肩膀已经被撞的麻木了,甚至大部分的日军士兵的耳朵里到了此时已然有着“嗡嗡嗡……”的声音。

    这些都是遭遇了长时间剧烈炮击、轰炸的后遗症。工事内惨叫声、哀嚎声不绝于耳,的确日军的损失并不是特别大。

    但也够让他们受的了。那些飞溅的弹片、20MM的机炮不是吃素的,基本被轰到了那就直接废了。就算是被擦到,那也是擦到哪里哪里就整块没掉。

    整整七个小时的战斗,让工事内的日军损失了超过一个大队。四千余人死伤,其中直接被打死的就超过了一千人。

    省下的不是断手就是断脚,要么肚子爆开了一个大洞。肠子、内脏混着腥血让整个工事里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国防军停止的进攻,是以日军趁着这个机会开始向着前沿阵地补充弹药和食物。同时把伤员运下去。

    尽管停止了进攻。但天上的国防军战机依然在盘旋。不时的他们会俯冲下来利用机炮和机载机枪扫射那些试图运输弹药、食物和伤员的日军。

    好在二线阵地和三线阵地之间有着不少的地堡、暗堡和壕沟,借着这些掩护日军总算是将大部分的伤兵运了下去。

    “已经确认了那帮矬子的三线阵地火力点了。”薛温在地图上写写画画,头也不抬的道:“军团的炮兵都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他们会给我们两个小时的火力支援。”

    “只要两个小时内我们构筑好阵地,就能挡住那帮矬子的反攻。”任文彬也没有抬头,他在地图上不断的写写画画。

    “我有些不明白,苏皓轩那崽子拿那么多的辣椒面做什么?!咱们这是去打仗,不是去郊游。”说着,任文彬抬起头来眉眼间多了许多不解。

    “这玩意儿要不是为了咱们部队里那些川汉子的口味。都不会进。就那么一点儿,这小子也全拿去了。问他干啥都不说。”

    薛温嘿嘿一笑,没有吭声。继续在地图上写写画画,好一会儿了才抬起手来看了看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让战士们都先吃了饭吧!”

    任文彬点了点头。放下纸笔和薛温一起走出了指挥部。第十六、第十七两个师已经全部都集中了起来。

    今天白天的战斗是三个师每个师派出一个团进行不间断轮战,是以现在整支部队并不显得疲惫。

    命令都已经下达到了他们的手上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要做什么。炊事班准备了大盆子装着的猪肉炖粉条,油花花的猪肉上全是油水看的人垂涎欲滴。

    一群汉子,端着一个个的海碗在坑道里哗啦啦的开吃。不是在军营里,这是在阵地上。所以也就没有讲究那么多。

    在第六军参谋部的临时办公室里,整个第六军的三个师长、九个团长全都聚集了起来。他们面前没有什么特别。也都是一盆子的猪肉炖粉条。

    唯一不同的是,在他们每个人面前都有一碗酒。这是第二军团的习惯,出征前整个军的师、团长都会在军指挥部里喝到这么一碗壮行酒。

    这碗酒喝下去了,就意味着这场战斗要么是拿下阵地要么就是死在阵地上。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时间不早了。咱们干了这碗酒算是我和参谋长提前给大家庆功!”任文彬将酒碗端起来,看着这些个汉子们沉声道:“打下了这上海,我再请你们大喝一顿!干!!”

    “干!!”没有多余的话,三个师长、九个团长端起了酒碗一口饮尽。辛辣无比的烧刀子真的就像是燃烧的通红的刀子一样从喉咙里一直的割到了肚子里。

    滚烫滚烫的。让人不由得脸当下就红了。这些汉子们在干完了这碗酒后,开始大口的将盆里的猪肉粉条往嘴里送。

    没多久。那一盆盆的猪肉炖粉条和整整五个木桶的白米饭、三十多个肉包子便被一扫而空。国防军的汉子们,从来就没有浪费粮食的习惯。

    有多少,他们能吃下多少。这个习惯是曾经那些经历过饥荒的灾民们教给他们的,是那些在水灾里嗷嗷待哺的灾民们教给他们的。

    不要浪费任何一点的粮食,这些粮食哪怕是一丁点儿都来之不易。

    将最后一点的汤汁都合着米饭吃完后,放下干干净净的盆子这些汉子们一起站了起来。他们恭敬的对着自己的军长和参谋长行了一个军礼,在任文彬和薛温回礼之后一言不发的走出了指挥部。

    夜,是那样的平静。夜色中第六军的三个师已经开始向着预订的位置缓缓的靠近。整个夜晚没有任何一丝的月光或星光,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嗵嗵嗵……轰!轰!!轰……”凌晨一点半,第十六师首先发动了进攻。在师直属炮兵团的炮击之下,日军慌乱的开始迎战。

    阵地上那些日军布下的明暗哨在炮火中如同雷雨下的落叶,只能是祈祷炮弹不要落到他们的头上。

    隆隆的炮声轰击了半个多小时后,第十六师开始在坦克营的掩护之下对日军的阵地发动进攻。

    “喀拉拉……”的履带滚动声声声的碾压在日军的心头。夜晚日军的炮火由于射界和视野问题并不能够提供太多的支援,是以一开战日军便陷入了苦战。

    但日军工事内的师团长很能够沉住气,他到现在也没有呼叫支援。而是不断的指挥自己的部下通过坑道、暗壕和连环地堡的通道进入各个射击点。

    同时,他命令手上所有的火炮则是不用任何瞄准只管放平了打。

    “突突突……轰!轰!!轰……”枪炮声顿时响彻了整个阵地,不过亲临三线阵地指挥作战的畑俊六却不是很担心。

    夜袭国防军不是第一次做了,不过这次进攻的力度相对大一些而已。畑俊六相信经过改良的二线阵地能够支撑下来。

    “司令官阁下,我们要不要给二线阵地一些支援?!”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后宫淳有些担忧的道:“支那部队出动了战车部队,我担心……”

    “后宫,现在还不是派出援兵的时候。”畑俊六摆了摆手道:“我相信国防军没有那么愚蠢。会在一线阵地损失巨大的情况下还进行强攻。而且他们也应该知道,这样的进攻或许会造成我们一定的伤亡。但要拿下阵地还是不足够的。”

    说着,畑俊六冷笑着道:“白天的时候,我接到了二线阵地发来的电报说国防军进行了长达七个小时的进攻,我就知道他们应该是在做火力试探。”

    “他们试图要找出我们的火力点。然后逐一进行拔出。相信我,这次的进攻没有那么简单。”说着,畑俊六顿了顿对着自己的参谋长道:“后宫,难道你没有发现国防军的炮火似乎没有白天的时候猛烈了吗?!显然,这和白天的炮火相比差了许多。”

    后宫淳闻言仔细的想了想确实是如此,畑俊六见后宫淳不吭声了才笑着道:“相信我,他们的主攻方向未必是这里。如果我们轻易的调兵。就中了他们的计了。”

    “阵地现在的状况是最好的,一旦我们轻易的抽离兵力就会造成防御的薄弱。到时候他们会以更大的兵力强攻我们的薄弱点,撕开口子后实施突破反包围。”

    说着,畑俊六顿了顿嘿然道:“我可没有那么轻易的上当!”

    却在说话间。二线阵地的第十六师在一个坦克营的支持之下已经杀到了日军的阵地前。迎着不断扫射的机枪和平射的火炮,国防军也架起了自己的轻重火力开始实施掩护和突袭。

    “嗵嗵嗵……”这是高射机枪的轰鸣声,双联的高射机枪现在成为了第十六师的加强火力。

    这种机枪虽然重了些,但在阵地上却着实好用。一箱子的子弹扫过去。基本被扫中的没啥活口。穿透力强、打击力强,射速快!

    只要任何的日军机枪、炮兵露头。迎接他们的绝对是高射机枪的疯狂扫射。覆盖火力的好处就是哪怕射击孔再小也会被灌入十数颗子弹。

    这些口径的子弹打入工事内的后果傻子都能想到,基本只要是操作枪支火炮的日军士兵脸尸体都找不到完整的。

    “轰轰轰……”当然,这些双联机枪因为它们巨大的威胁要遭遇到了日军的强力阻击。只要有火光暴露出来,那些日军就会以更疯狂的火力试图要打灭掉这些机枪。

    而国防军的坦克则是主要的攻击力量,由于是夜晚日军的火炮、士兵难以察觉坦克的位置这给了坦克极大的掩护。

    他们可以趁着夜色不断的运用自己的火炮、重机枪摧毁那些日军暴露出来的火力点。

    “司令官阁下,二线阵地211阵地发来急电!国防军攻势极为猛烈,我部在敌方火炮、机枪之袭击之下伤亡颇重。且这支部队并不急于强攻,而是不断的在一定的距离上对我方阵地实施打击……”

    畑俊六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对着身边的参谋长后宫淳问道:“后宫,其他阵地有没有消息传来?!”

    “司令官阁下,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211阵地之外有任何国防军进攻的消息。”顿了顿,后宫淳道:“而我们的观察人员也没有发现这样的情况。”

    畑俊六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他既担心阵地会被国防军攻下。同时又担心中了国防军的调虎离山之计。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司令官阁下……”后宫淳犹豫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随即被畑俊六打断:“再过半个小时,让211阵地上的师团再坚持半个小时。如果国防军的攻势依然猛烈,我会给他们派去援军。”

    “哈伊!”副官应了一声,随后下去致电给守备211阵地的日军师团去了。

    “奶奶的,这矬子还真能沉的住气。”任文彬举着望远镜呵呵的笑着,道:“让第十七师头也发动吧!人家这么沉得住气,咱总不能让人家失望不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