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 大破袭(8)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三桥在第五道防线前疯狂的肆虐着,那些吸进了毒气的战士们怒目圆瞪试图要和他死拼。但却浑身乏力,甚至连冲上去都十分困难。

    说实话,三桥这些疯狂的叫嚣很大程度上是在为zìjǐ打气。当冲上阵地后,他才惊恐的发现那些国防军竟然还能站的起来!

    甚至,不少人挣扎着踉跄走到zìjǐ面前。他们驻着长枪,口里沙哑的喊着三桥听不míngbái的话在试图要阻止日军冲上阵地。

    曾经广岛县忠海町的大久野岛驻守过的三桥zhīdào这些毒气弹的威力,他曾亲眼看过那些作为试验品的“马路大”在毒气室中抠烂zìjǐ的喉咙身亡。

    他zhīdào,这种毒气会直接损伤到人的神经系统。在吸入后数分钟人就会彻底的失去控制能力,只能瘫倒在地上等待死亡。

    他们为shíme还能站起来……三桥一遍遍的在问zìjǐ,为了掩饰zìjǐ的恐惧他选择了杀戮。杀戮那些所有站的起来的国防军,他在用国防军的鲜血来掩饰zìjǐ的恐惧。

    “砰砰砰……”日军的毒气弹yǐjīng向着四线阵地抛射,黄lǜsè的气体不断的在第四道阵地上蒸腾。

    三桥mǎnyì的看着zìjǐ麾下的那些日军在阵地上不断的杀戮,被毒气污染的国防军战士们几乎méiyǒu任何的还手之力。

    而第四道阵地上yǐjīng升起了浓浓的烟雾,这说明日军yǐjīng将毒气弹打到了第四道阵地上。也就是说,暂时那些国防军第四道防线的士兵méiyǒu办法对第五道防线jìnháng支援。

    四十一团团长尚浩在不住的惨笑。他想到了那些被zìjǐ扔下的防化服和防化口罩。按照国防军的配备,这些东西都yǐjīng是携带的。

    但觉得这些东西太重,且阻碍行动。是以第四十一团直接把这些扔在了后方。其实不止地四十一团这么做。大部分的国防军都是这么做的。

    开战以来,日军极少使用毒气弹。这让国防军的各级军官们防备的心思大减。而这种méiyǒu防备造成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

    现在的第四十一团大部分战士动弹不得,就和méiyǒu防备有着极大的guānxì……

    “我操你八辈儿祖宗!!”尚浩红着眼珠子,猛然间发出了一声近似狼一般的咆哮!他身上捆着的手榴弹被他拉开,顿时硝烟升起!

    那些狞笑着想要冲过来的日军顿时笑容全失,脸色惨白。他们méiyǒu想到有人会如此的决绝,一路上他们看到那些国防军的战士连手指都动不了心防大降。

    但méiyǒu想到。尚浩会如此决绝的拉开了手榴弹!

    “轰!!”爆炸声响起,夹杂着日军不断的惨叫。那些周边的日军都被爆炸的气浪所掀开,尚浩在zìjǐ身上绑着的不是普通的手榴弹。

    而是科研院tèbié研制的高爆手雷。且尚浩在zìjǐ身上直接捆了七八颗!一开始,他便想着阵地若是在zìjǐ手上丢了,他便战死以谢罪。

    但他méiyǒu想到的是,日军会如此轻易的就冲上来。他一切的防御。在这里都成了虚妄。

    “马鹿!杀光他们!杀光他们!!”三桥疯狂的咆哮着。那些狞笑yǐjīng变成了完全的狰狞。因为尚浩引发的爆炸,似乎成为了一种信号。

    阵地上不断的有爆炸声响起,那些被毒气熏倒的国防军战士正在挣扎着拉响zìjǐ身上最后的光荣弹。

    他们在用zìjǐ的生命,来阻止日军对阵地的占领。

    “轰!轰!!轰……”阵地上的爆炸上接连不断的响起,和爆炸声一起响起的还有那些日军的惨叫。

    这些接连不断的爆炸,甚至引发了阵地上枪弹的殉爆。那些弹头在空气中撕裂飞舞,无数的日军被击倒在阵地上无助的惨叫。

    三桥yǐjīng听不到zìjǐ在叫喊着shíme了,他现在满心恐惧浑身战栗。他想不míngbái为何这些人竟然还可以动起来。按说他们现在应该器官衰竭只能等死了。

    为shíme?!究竟是为shíme他们竟然还能拉动手榴弹?!

    而此时,涌上阵地的日军越来越多。甚至有两个混成旅团也冲上了阵地。这些人冲上来给了三桥一些信心。

    他开始冷静的吩咐各级士兵尽快的清理阵地的上的国防军,然后开始构筑工事。三桥不认为第四道防线的国防军会给zìjǐ多长的shíjiān。

    三桥相信,用不了多久那些国防军的就会再次冲上来。zìjǐ必须要将这处阵地守住,拖延这些国防军的进攻。

    “哟西!这些‘特种弹’的威力的确不错,我们花在大久野岛的钱总算是méiyǒu白费!”畑俊六看着阵地被逐步的占领,终于松了口气。

    看来“特种弹”作战是有成效的。以后zìjǐ完全可以放弃一部分阵地,然后再用特种弹一个个的抢回来。

    “将军阁下,这‘特种弹’……”边上的副官似乎很犹豫,想要说些shíme但终究还是méiyǒu开口。

    “渡部,这méiyǒushíme好问的。‘特种弹’的确如你所想,它们就是毒气弹!”畑俊六似乎看出了zìjǐ的副官想要问shíme,直接了当的道。

    早在一战末期,日本看到了毒气造成的极大杀伤性后边开始了对毒气的研发和生产储备。最早提出要装备毒气武器的,是在欧洲的日本战地观察员。

    而这些报告,包括了毒气的杀伤性、威力等被提交回日本后当时的日本陆军大臣大岛健在1918年4月一发布第14号训令。

    训令要求在日本陆军省兵器局成立了由30人组成的“临时毒气调查委员会”对外号称是“为了避免被毒气攻击而jìnháng调研”。

    但实际上这个委员会的目的是为利用在日本本土所nénggòu得到的资源,jìnháng包括毒气弹、毒气武器问题的预备调查。

    是以。实际上日本军队化学战的准备,一开始就在军部的直接控制下,并且得到了天皇的认可的。

    到了1937年。日本陆军yǐjīng将研究和改进的化学武器加以制式化,并作为正式列为装备军队的武器。

    接下来因为战况的不利,日本加紧了化学武器的生产。但由于担心受到指责和报复,日本一直méiyǒu将化学武器投入实战。

    直到上海的情况yǐjīng到了危急的地步,大本营才在东条英机等人的要求之下拿出了这些武器。而此时,日本生产的化学毒剂总量达7376吨,包括糜烂性芥子气、路易氏气、血液中毒性氢氰酸、呕吐性二苯氰胂、催泪性苯氯乙酮……等等。

    “渡部。你要zhīdào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胜利!为了帝国的胜利!”畑俊六深深的吸了口气,道:“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义务。至于获得胜利的手段是无关紧要的。胜利者永远不会受到任何的指责!míngbái么?!”

    “哈伊!”渡部大声应道。他zhīdào畑俊六用这种语气说话的shíhòu,nàme便说明他yǐjīngméiyǒu谈话的**了。这shíhòurúguǒ再开口,只会激怒这位将军。

    阵地上的爆炸声依然在不时的响起,日军动用了毒气弹的消息随着电波传到了帝都。而国防军为此召开了紧急会议。

    “我早说过!那些杂种就不会遵守shíme狗屁公约!让你们带着防化服。没一个带的!都嫌它重、嫌它麻烦!现在呢?!谁麻烦?!”

    屠猛虎在会议上fènnù的咆哮着。各级将官们谁都不敢吱声。总司令的确三令五申的要求必须要将防化服携带到阵地上。

    但那些前线的将领几乎méiyǒu遭遇过日军的毒气,以至于麻痹大意。这种麻痹大意造成的伤害是极大的,一旦日军使用了毒气弹nàme阵地几乎就完全的失去了抵抗能力。

    “这完全是玩忽职守!这是谋杀!!告诉颜成翰,他狗娘养的打完这一仗mǎshàng给老子撤回来!”屠猛虎深深的吸了口气,以平息zìjǐ心头的fènnù。

    “rúguǒ他拿到了畑俊六的人头,老子就判他无期。要是拿不到,老子就赏他花生米!!”

    被骂成狗娘养的颜成翰现在双目血红,他抡着大刀戴着防化面具和敢死队猛然就向着第五道防线杀去。

    他méiyǒu去等待国防军总部拍来的电报。他zhīdào总司令绝对不会轻饶了他。但这不是他冲锋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来自于愧疚和后悔。

    méiyǒu逼着那些战士们携带防化用具。这是他最大的失误。哪怕是第四道阵地上,超过三千的国防军战士被毒气熏倒无法动弹。

    防化用具被拼死送上来,加之他处置的当总算是避免了大量的损失。可即使如此,全军上下除去在三线阵地驻守的两个军之外,四线阵地的一个军半数或轻或重的受伤。

    “砍死这些狗娘养的!!”颜成翰带着警卫团做前锋突击队,咆哮着杀入了日军占领的第五线阵地。

    那些在毒气烟中的日军根本就méiyǒu想到会有人从毒气中杀出来,一shíjiān竟然愣住了。

    “哒哒哒……轰轰轰……”虎式突击步枪、手榴弹等枪炮声在阵地上炸响,阵地上的日军惊恐的发现国防军竟然在毒气中发动了反击。

    还méiyǒu在阵地上站稳脚跟的日军手忙脚乱,他们试图组织反击。但颜成翰带着突击队发了疯似的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将日军的小股部队全数冲散。

    而此时,后续的两个军也随着颜成翰冲出的突破口直插阵地!冲击、突破,切割然后反包围。这一切国防军早就玩的得心应手。

    日军根本就méiyǒu做好防备,便被国防军冲的七零八落。以班、排为组,这些国防军战士们开始分割包围阵地上的日军。

    “马鹿!所有人立即结成阵地,不可被国防军突进!快!!”日军中也不乏聪明人,比如yǐjīng冲上了阵地的旅团长横尾少将。

    他高喊着让无头苍蝇似的日军赶紧集结成阵地,防止被第二军团的突破。但显然。这样做并méiyǒu起到太大的效果。

    任何试图汇合的日军小股部队都会遭遇到国防军的强力打击,第二军团也是国防军的老部队了。在冲阵中互相配合,切割反包围这些动作做的是如火纯清。

    他们直接的配合粘而不散。用着娴熟的配合阻止日军试图要靠拢的做法。一旦有日军的部队打算这么做,便遭遇到数个方向的第二军团的强力打击。

    “马鹿!第五道防线肯定出问题了,mǎshàng派人再上去!”虽然因为毒烟未散尽,畑俊六还看不到阵地上的具体情况但不断的爆炸声和喊杀声yǐjīng让他gǎnjiào到了不对劲。

    “命令炮兵立即对第三、第四道防线发射‘特种弹’!所有行动部队,全数上前抢下第五道防线!”畑俊六yǐjīng是孤注一掷了,或者这么说畑俊六对第五道方面抱着极大的希望。

    他希望凭借着毒气弹可以在第五道防线上对国防军造成巨大的杀伤,这样就可以逼得国防军暂时停止进攻的脚步。

    让zìjǐ和所有的部队赢得喘息的shíjiān。虽然这与他一开始的战术目的不相符。但国防军yǐjīng选择了冲上第五道防线,畑俊六只能是随着国防军的变化而变化。

    但畑俊六méiyǒu注意到,zìjǐ再次落入了国防军的战斗节奏中。这种陷落无疑是极为危险的。因为这很kěnéng会葬送部队。

    可畑俊六现在méiyǒu太多的选择,除非他让前线部队撤下来。rúguǒ这样的话,nàme阵地上的国防军很kěnéng会顺势突破到上海市内。

    若是挥剑斩断和阵地上日军的联系,畑俊六却不愿意。阵地上现在有一个师团和两个旅团的部队。前后叠加至少有三万余人。

    如此多的部队。畑俊六哪里舍得?!要zhīdào,之前五道防线的作战导致的是日军超过十万人的伤亡。现在手头上的部队能多一些是一些,畑俊六不愿意也不能在轻易的放弃部队了。

    “啾啾啾……轰!轰!!轰……”日军的炮兵终究是暴露了zìjǐ的发射阵地,回应他们的是国防军第二军团的炮击。

    毒气弹的消息yǐjīng传到了后方,所有的国防军战士们全都fènnù了。国防军空军的那些战鹰们不顾zìjǐ一夜的辛苦,血书请战登上飞机要一举为zìjǐ的战友报仇。

    虎头蛾yǐjīng挂载上了“锏”,这次他们的作战任务是要将港口的那些日军军舰全干掉!舰炮yǐjīng严重的wēixié到了国防军的进攻部队,空中的清理大致yǐjīng完成。

    现在要做的。就是将那些该死的海上棺材全部干掉!

    “嗵嗵嗵……轰!!”日军成功的引发了蔓延整个国防军的fènnù,那些天空的战鹰们疯狂的开始清扫天空中的日军战机。

    打到现在。天空还残存的日军战机不足两百架。而国防军的却还有着三百余架,加之支援过来的总数yǐjīng超过了四百架!

    天空中的战斗变成了一面倒的追杀,机炮的轰鸣声中日军那看似灵活的身形却只能是惨然飘落。终于,日军支撑不住了。

    在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中,一部分日军的战机选择了继续作战。而另一部分则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了撤离。

    那些残留的日军战机,三两下便被清理了个干净。随后大量的国防军战机yǐjīng杀入了上海市内的领空,地面上任何暴露出来的日军都被作为了打击对象。

    “畑俊阁下,海军现在必须mǎshàng撤离。”岛田繁太郎在电话里对着畑俊六这样说道:“为了陆军的战场,海军yǐjīng玉碎了超过一百人的帝国勇士。我们不能再损失下去了!”

    “支援我们会继续给你们提供,但只有撤到海面上我们才会提供。请理解!”

    畑俊六听得这些话直接就想要将电话摔了,现在是上海守军最为危险的shíhòu。支援过来的第三飞行集团的集团长木下敏yǐjīng完全呆滞了。

    他的飞行集团现在剩下的战机,不足一百架。巨大的损失让木下敏颤抖,可以说现在第三飞行集团几乎失去了继续作战的能力。

    疲惫的飞行员、损耗巨大的战机,几乎yǐjīng见底了的燃油……木下敏觉得,rúguǒ再出战结果只能是全军覆没在战场上。而且是惨被国防军围杀的那种。

    “司令官阁下,我们的战机虽然nénggòu在战斗中与国防军战机持平。但无奈的是我们的飞行员实战jīngyàn还是太少了,战机数量也处于劣势……”

    手臂上绑着绷带的飞行第十六战队甘柏三郎中佐低沉的道:“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nénggòu作战到现在全凭着帝国勇士们不灭的武魂……”

    听着这位中佐汇报的,还有畑俊六这位将军。他zhīdào,这是木下敏在向zìjǐ表明:第三飞行集团yǐjīngméiyǒu作战的能力了。

    “木下桑,感谢你们为我们支那派遣军所做的一切……”畑俊六颤抖的摘下zìjǐ的眼镜,木下敏不忍去看畑俊六那不断颤抖的双手。

    “我希望你们撤到舟山去,我yǐjīng联系了海军。他们会想办法让你们撤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