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章 大破袭(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后宫淳此时心中无限悲凉。作为主力部队,他都遭遇到了如此的袭击那么那些分布在各个高地的师团、旅团的遭遇可想而知。

    平心而论,后宫淳的作战手法也算是中归中矩。他没有冒进,也没有一窝蜂的往外冲,而是小心翼翼的不断试探、分兵突围。

    同时抢占各处要点,试图用这种方式为日军抢出一条生路。如果他遭遇的是华南、西南军区的国防军部队,或许他就成功了。

    甚至很可能保住大部分的实力突出包围圈,可惜的是他遇到的是和日军作战了无数次、现在手握数个军团数十万重兵的齐木登。

    老齐本来就不笨,加之这些年不断的累积经验、不断的学习,在不知不觉之下他的战略、战术皆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准。

    这种水准是成百乃至上千次的战斗,所累积下来的经验。参谋部的每一次作战分析和战后推演,齐木登总是被作为最重要的培养对象而来参加。

    如果这样都没有办法将齐木登培养出来,只能说这家伙肯定是个无敌的庸才。

    显然,被如此重点培养的齐木登不是庸才。在他同意了第二军团颜成翰部强攻上海之后,便开始着手安排整个华东战区的战役规划。

    此次上海战役,为了锻炼齐木登对大战役的掌控能力屠猛虎特地让齐木登成为了敌前总指挥。负责包括了华东、华北两处军区的敌前指挥。

    即使此役齐木登有所疏漏,也无所谓。现在华南军区李宗仁部队已经由江西、福建两地开入浙江地区,正在和日军不断的抢夺各处要点。

    福建方面进军还算顺利,江西方面则是遭到了日军强烈的抵抗。毕竟七十余万的日军,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现在华南军区的作战陷入了胶着。但只要上海被打破,那么日军在华南方向的坚守就会变得没有任何的意义。

    届时。华东、华北两个军区将会分路抢占包括了苏、杭、宁波等重镇,届时日军的后路将会面临被切断的危险,且还会面临国防军的前后夹击。

    甚至有被包围歼灭之风险。也正是因为如此,早期身为中国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才会将上海作为自己的战略要点,甚至不惜将三十余万日军及数十万的皇协军摆在这里与国防正面作战。

    松井石根被撤职转到预备役之后,畑俊六接替了他的职务。同样的,畑俊六也看出了上海巨大的战略价值。

    一旦这里失去了,那么整个苏杭重镇都会受到巨大的威胁。国防军只需两路直冲,就能够将日军的后路截断。

    到时候。可就连最后的一线生机也没有了。

    “啾啾啾……轰!轰!!轰……”接连不断的炮弹如雨点般落下,吸饱了硝烟的泥土被不断的掀起在空气中飞舞。

    无数的腥血和尸体的碎块在空气中弥漫,后宫淳身边已经没有多少活人了。即使活着的,也是呆呆的在看着阵地大片的被那些国防军吞噬。

    “陛下!后宫淳无能,以致累死我帝国之勇士!在此。我为陛下、为帝国尽忠矣!!”后宫淳猛然一声咆哮,拔出自己的军刀便横刀自刎。

    他割的是如此的用力,以致那军刀直接切到了喉管之后。在噗的一声中,后宫淳的脖子上涌出了大量的腥血,而他则是缓缓的躺到在了地上……

    炮声隆隆,357高地上的日军满身硝烟之色。旅团长池内喜少将和两个联队长安坐在树丛中的隐蔽处。

    自从半个小时前突然出现的国防军袭击了他们之后,他们尝试过三次突围。到遭遇到的却是强有力的反击。

    借助火鸦和单兵榴弹发射器。在近距离火力上日军远远逊色于国防军。冲了三次,丢下了四百余人,池内少将绝望了。

    池内的旅团本来就不是满编,在上海外围的作战中池内旅团损失了两千多人。残存的几乎都是逃出来的。

    撤出上海的过程中。一路边打边撤抢下这处高地的时候池内旅团剩下的还不足三千人。如果说这个时候池内还没有发觉自己落入了陷阱,只能说池内是傻瓜了。

    池内不是傻瓜。在国防军一出现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不好。当时他便命令手下的松永联队试图突围。

    可惜的是,连续三次不同方向的尝试都告失败了。

    “诸君。我们已经和后宫司令官阁下的部队失去了联系。也无法联系到其他高地的部队,也就是说很可能他们都已经为帝国玉碎了、……”

    池内并没有隐瞒现在的情况。隐瞒也没有了意义。这场战斗打到现在,明显的池内旅团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吾等从军,便为报国。帝国及天皇陛下遣吾等来支那,便是希望吾等可为帝国争得荣誉。”池内顿了顿,叹气道:“可惜……功败垂成!”

    两个联队长都不吱声,对着池内垂首而立。

    “松永君,麻烦你为我介错了……”池内对着一身硝烟,脸色灰败的松永轻声道:“告诉勇士们,今日便是吾等为帝国、为天皇陛下尽忠之时!”

    “哈伊!!”

    池内艰难的站起来,摸出来一把短刀。细细的用还算干净的白布将这短刀擦拭着,最终深深的吸了口气猛然便要将短刀插入腹中。

    “砰砰砰……”此时,一阵枪声响起!树林中不知什么时候跃出了一群脸色涂着花花绿绿油彩看不清面容的男子。

    池内握着短刀的手被一枪打断,两个联队长也被击倒在地。周边的那些警卫,听着惨叫便知道他们已经遭遇到了什么。

    “哟嗬~还真抓了条大鱼!”一个涂抹着浓厚油彩的汉子三两步走过来,极为麻利的将池内全身上下全都摸了个遍。在池内身前的两个联队长,也被如法炮制。甚至他们的嘴巴都被蛮横的掰开,检查是否含了毒丸。

    在确定了池内他们没有其他自杀工具之后,这汉子三两下卸去了池内的手脚关节。抽出来池内的皮带将他捆了起来。

    “吧嗒~”看见池内似乎要说话,这汉子顺手便将池内的下巴给按了上去。刚才检查嘴巴的时候,这汉子可很顺手的将池内的下巴给卸下来了。

    “杀了我!我请求你,让我可以死的像一个军人!”池内张口便用着不甚流利的中文道,而这汉子仅仅是冷笑。

    但池内还是在不停的叫唤,这汉子烦了直接一脚将池内的下巴再次踢开。这回池内不叫唤了,瞪着眼睛看着这汉子。

    “军人?!进了咱们中国,我就没把你们看成过军人。”这汉子冷笑,看着池内道:“军人不会屠杀妇孺。不会强奸、不会抢劫!更不会在明刀明枪打不过的情况下,动用毒气弹!”

    这汉子咬牙切齿的恨声道:“别他娘的羞辱了军人这两个字!你们这些杂种不配称为军人,你们是杂种、是野兽!”

    边上的几个汉子似乎有些不明白,为何自家的大队长会如此的大动肝火。几个老队员见状,叹着气给这些新人届解释了一下。

    大队长陆鸿是山东人。原本也是殷实人家早年还进过学。考上了济南的中学。如果不是打仗了,说不准还能考上大学。

    可鬼子来了。这些天杀的杂种一夜之间就杀光了大队长一家八口。陆鸿的哥哥,被直接砍下来脑袋丢弃在院子里。

    嫂子被浑身扒的精光,下身被砍的血肉模糊。三岁的小侄儿头被砍断了,甚至肠子都被拉出来了。陆鸿的父亲,被砍断了手脚挂在家中横梁上一夜才了断气。

    从此,这读书郎对天发誓此生不报仇誓不为人。而那时节韩复榘的部队节节败退。甚至韩复榘都死了。

    陆鸿随着山东的部队一路走,一直到津门战役之后找到了国防军并加入进来。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考核之后,他先是在连队里担任班长更是拜了师侦查营营长为师傅学武。

    或许是悟性好,又或许是这位杀神为报家仇的苦练。总是。不过是一年有余的功夫他便被那位营长认可,收入了侦查营中担任队长。

    数次作战他表现英勇,为此更是侦查营第三大队大队长。

    “你会死的。但不会死的那么便宜……”陆鸿冷然的看着池内,那眼神中不带一丝的情感。

    “你得赎罪。把罪赎完了再死。”陆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捏住池内的下巴轻声道:“相信我。我会让你过的很愉快……”

    陆鸿很高兴,拿下来一个旅团长和两个联队长绝对是大功。但让他更高兴的是,这位池内绝对不要想得好死。

    军区司令都已经说了,抓住的俘虏要在那些战死的将士目前血祭!这些杂种,必须要为他们动用了毒气弹付出代价!

    陆鸿现在很高兴。不过他的军区司令齐木登就不高兴了。

    后宫淳的分兵做法,终究还是起了作用。至少有三个以上的旅团突出了包围圈,虽然他们面临着华东军区部队的追击,但毕竟他们拐着弯撤出来了。

    这**裸的是对齐木登的打脸啊!齐木登也没有想到,这些日本人竟然会如此的滑手。一个没看好,就溜掉了一大片。

    “娘的!这块是谁负责的?!老子要撤他的职!!”齐木登在自己的指挥部了咆哮着,边上的参谋们没一个敢吱声。

    “这都能给人跑了,单鹏的第二十三师是他娘的吃什么大的?!狗屎还是米糠?!”第八军军长汤志业被齐木登骂的面红耳赤,单鹏的第二十三师正是他第八军的麾下。

    被总指挥这么指着鼻子骂,汤志业哪里受的了?!可就算是受不了也得受着,谁叫单鹏打的烂生生的是叫日军的旅团给突出去了?!

    “老齐,这也不能怪单鹏。日军是突然出现在了348高地上,他奉命赶去已经是来不及了。能够歼敌一千,现在也没有追丢已经是不错了……”华东战区总参谋长洪志尚开始对自己的老搭档劝解道。

    “咱们只给了他半个小时,第二十三师都没有任何的重火力。这仗不好打。单鹏没吃亏已经是不错了……”

    齐木登脸色还是很难看,但总归是没有骂人了。汤志业见状,感激的对洪尚志点了点头。

    “老汤,别说我老齐不给你面子!要这股日军堵不住,你们至少要把他们驱逐到宁波去。”齐木登一摆手,对着汤志业道:“济南战役的惨事,我不想在江浙重现。”

    “是!!”提到这件事情,第八军军长汤志业满脸严肃。那次的事件是总司令的亲爹,炮爷给大伙儿背的黑锅。

    为此事。当时参与济南战役的部队无一不满心愤怒。但军令如此,且总司令做出的决定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些汉子们恨的是日军,那些没人性的杂种制造出了那些惨案。

    国防军的战士们,都曾被带到那个小镇。看着那些照片,听着那些故事。这是当时参与战役的部队进行的教育。为的是告诉自己麾下的战士们为何而战!

    此时,留守上海的畑俊六日子并不好过。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上海市内的那些日军部队已经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但高达两万的日军殿后部队却依然坚持在作战。这种坚持在国防军强大的攻势面前显得有些可笑。但这些人却依然在坚持。尽管他们已经绝望。

    “报告!总指挥部来电,帝都要求尽量的俘虏日军。”就在汤志业离开了齐木登的指挥部没一会儿后,电讯官拿着电报走了进来。

    齐木登当时楞了一下,这是总指挥部的来电么?!齐木登抢过电报仔细了看了起来,好一会儿了才对着电讯官道:“这是总指挥部的来电?!没搞错吧?!”

    “是总指挥部的来电。电码用的是最高密级。”电讯官一个立正,大声道。

    齐木登点了点头,挥手让电讯官下去。拿着电报不住的皱眉。边上的参谋长洪尚志也在低头想着。

    国防军可从来没有俘虏一说。突然收到了这么一封电报,这让齐木登觉得很是诡异。要不是电讯官说这是最高密级。他都觉得很可能是自己的电码泄露了。

    “我说老洪,你说说总司令要这些玩意儿干啥?!”齐木登很是疑惑,将电报丢在了地图上便对着自己的老搭档道。

    战斗现在基本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各部进行扫尾。那些能歼灭的基本都已经歼灭。现在等的就是将上海合围,并将那些外围逃散的日军全部驱离。

    “我大概猜到了总司令要这些人干嘛了。”洪尚志若有所思。嘿嘿的笑了会儿道:“老齐,你发现没有?!山东、河北等地方还好说,可甘肃南疆那一块儿路可难走……”

    给洪尚志这么一说,齐木登便明白了。修路是要人手的,大量的人手。可现在几乎适龄青年要么在从军,要么在工厂、学校里忙活。

    哪里抽的出来人手去修路?!于是,这些日本人便被考虑上了。

    洪尚志和齐木登想的是正确的,为此事联合政府还曾出现过一次争论。一些老夫子们认为这似乎不好,有损国家形象。

    “什么狗屁国家形象?!形象是打出来的,不是看出来的。”林森倒是很直接,他十分支持屠孟贲的提议。

    “咱们的南京国府倒是很和善,谁给我们好脸色看了?!这世道,容的下饿狼容不下羔羊!那些日本人既然来了中国,犯下了那些罪孽就应该想到自己会不得好死!”

    林森的拐杖狠狠的一跺,算是一锤定音了。

    “带头打仗的那些,该审批就审批。砍头的砍头,腰斩的腰斩甭客气!至于下面的那些,就为他们自己的罪行赎罪吧!”林森冷笑:“要这样还不死,那就等打完仗了再放他们回去。”

    那些个联合政府的官员们闻言不由得一身恶寒,林森和联合政府规划的铁路路线没有一条是好走的。

    别说去修了,哪怕平时运输也不时的会出现事故。让那些日本人去,且还是修路。这分明是九死一生啊!

    “我们联合政府现在很穷,他们要吃的就得自己挣。”林森说的很是直接:“挣不到的,饿死拉倒!至于那些唧唧歪歪的,不舒服你也修路去!”

    这下清净了。真就没有人再提这茬儿。国府中的威望,林森为最大。这点可以从汪兆明另立政府都得借用他的名头看出来。

    老家伙这一声令下,真就没有人再多嘴了。

    而屠猛虎则是在冷眼旁观,心中不住的冷笑。这些人的心思他如何不明白?!还是有人在试图给自己找退路啊!

    这也是国府当时官员留下的习惯,腰杆弯习惯了难以直的起来。

    “小野寺,如果国防军打进来了。你就帮我介错吧……”躺在病榻上的畑俊六奄奄一息,对着来护理自己的医护兵道:“还有……我的指挥刀,把它砸断扔到河里。我不希望它出现在国防军的战利品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