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 雪耻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PS:上海战役我选择了在今天结束,我想问的是:多少人记得今天是八.一三?!恐怕大家多是记得的是七夕吧?!但我还是希望,有人能够记得今天是八一三,是那个在上海先烈们付出了无尽血肉的日子……

    这段话畑俊六说的很是悲凉,虽然在抵达上海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损失竟然会那么的大。

    两艘航母被赔进去了,还有四艘战列舰。海军方面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自己陆军部的同事们将会面临海军不依不饶的追责。

    “司令官阁下……”小野寺有些哽咽了,无论如何畑俊六都是带领着上海这三十余万日军部队顶住了国防军一个多月的进攻。

    来时意气风发的将军,现在满头灰发脸色惨白而灰败。小野寺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这位将军,而畑俊六似乎也看出来小野寺的想法。

    “我累了,不必看着我。去照顾其他人吧……”说着,畑俊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累了,是实话也是虚话。

    住院的这段时间,畑俊六昏迷了不下五次。战斗的指挥根本就没有办法协调,各部都是自行协调指挥作战。

    其实,也没什么好指挥的。不外乎就是逐步的抵抗和互相的支援。在“锏”和重炮、坦克的轰击之下,日军所依仗的工事如同春日的冰雪一般逐渐消融。

    能够作战到现在还没有崩溃,已经是日军坚强的表现了。在上海市区的日军底层军官们并不知道,他们已经被抛弃了。

    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司令官畑俊六都在还上海那么战斗就还可以打下去。可惜的是,他们不知道事实上畑俊六这是在以死赎罪。

    “少佐,我们已经支持不下去了……”横井小队长满脸硝烟之色。哭丧着脸站在了自己的大队长面前。

    如果是平时,作为小队长的横井是没有资格站在汤川智少佐面前的。但现在的情况是,汤川大队现在还能继续作战的部队不足一个半中队。

    是以,这位小队长才有资格可以面见作为大队长的汤川少佐。

    “横井少尉,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是:继续作战!”汤川是少数知道,整支部队已经被放在最后殿后的人。

    而在得知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也决心在上海殉道之后,汤川便觉得即使是在神社的樱花树下相会也是一种荣耀。

    “现在是我们向帝国、向天皇陛下展示我们忠诚的时候了!”汤川看着横井,沉声道:“或是我们战死,英名在天地间流传。或是我们耻辱的败退。家人因为我们而蒙羞。这两者之间我相信你会做出选择。”

    横井脸色惨白,听着汤川的话沉默不语。好一会儿了,才对着汤川道:“少佐,我有件事情想要单独和您说说,请您准许。”

    汤川皱了皱眉。作为一个少佐汤川其实并不想过多的理会横井。但看着横井满身的硝烟,他还是决定听听横井说什么。

    却见汤川一挥手,身边的警卫和副官都走了出去。顿时这临时指挥部里就剩下了汤川和横井两人。

    “好了,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可以说了。”汤川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平缓,对着横井道。而横井此时似乎还在为自己是否要说出那番话挣扎。

    好一会儿了,他才抬起头看着汤川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少佐,我就想要问问:我们是不是已经被放弃了?!”

    横井的话刚刚出口。汤川智的军刀猛然拔出了半截!但似乎汤川意识到了什么,硬生生的将军刀归鞘强笑了一下,道。

    “横井君,你多虑了。司令官阁下都在上海……”横井不等汤川把话说完。便低头苦笑。

    “少佐,你不必瞒着我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是没有经历过,济南战役寺内寿一大将也是在济南指挥作战的……”

    汤川智不说话了,他这才想起来横井是突然被编入自己的大队的。但在编入大队之前。横井的履历语焉不详。

    实施上汤川智一直就很不喜欢这位少尉,从见到横井的第一面开始就很不喜欢。因为横井总是带着一股沉暮的味道。

    战斗起来虽然也很勇猛。对战术的把握、对士气的鼓舞也很在行。但只要出现在汤川的面前,横井总是一副沉暮的模样。

    “汤川少佐,或许你不知道。在济南战役的时候,我便已经是中佐了。”横井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汤川道:“国防军,我比你更加的熟悉。而战略撤退,我是亲身的经历者。这样的事情,只需想想我便能够猜出来……”

    汤川不耐烦的站起来,冷然的看着横井哼道:“那你打算怎么做?!要去昭告所有人,我们是被留下来送死的吗?!”

    横井没有说话,在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道:“我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这样做了,那么在帝国的家人会因我而蒙羞。”

    听到了横井的话,汤川总算是松了口气。只要横井不去将这个事实揭破,那么就算给他猜出来也无所谓。

    “少佐,我只有一个要求……”横井抬起头来的时候,汤川已经看到了他眼里的泪光。

    “麻烦少佐帮我给国内发一封电报,至少我希望我的家人可以看到我的诀别电……”横井说着,已经泪流满面:“至少……应该让家人知道,我已经为帝国尽忠了……”

    汤川,沉默了。

    隆隆的炮声依然在继续。第二军团已经抢占的日军的码头,那座曾造成了中央军损失惨重的码头在国防军强大的火力面前变成了一个笑话。

    试图凭借着仓库搭建的工事防御的日军,在一发虎式的炮弹之下轰然倒塌。坦克的履带直接将高墙撞开,火鸦对着仓库直射轰杀了抱着九九式反战车爆弹冲出来的日军士兵。

    不到十五分钟,这座曾让中央军损失惨重、甚至上万人也未曾攻下的码头变成了第二军团的囊中之物。

    上一次的淞沪会战,中**队泣血之下仍然被日军逼退。前后七十个师、七个旅,六十万将士浴血奋战。哪怕是在近两百架战机和十七辆坦克的支援之下依然惨败。

    日军仅仅是动用了三万人,就击溃了包括中央军、滇军、桂系、川军、东北军……等等当时整个中国所有的军队势力。

    此役,各部付出的是十八万人以上的伤亡。一位军长、一位师长及四位副师长全数战死在了淞沪阵地上。

    第67军第108师第322旅少将旅长刘启文,在石湖荡与日军激战中壮烈殉国,时年39岁。他也是东北军在抗日战争中阵亡的第一位将领。

    第67军军长吴克仁中将,原属东北军主力。在此役中为掩护其余部队撤离而战死沙场。第7军第171师第511旅旅长秦霖少将,为桂系派遣上海之主力部队。在作战中遭遇日军轰炸,壮烈牺牲。

    **第67军第107师参谋长邓玉琢少将、第67军第107师第321旅旅长朱之荣少将、第7军第21集团军第170师第510旅旅长庞汉祯少将……

    十数名将星,在淞沪之役陨落。近二十万将士、十数位将军的性命和鲜血。换来的却是不得不放弃上海。

    其中的血泪,却又有谁知晓?!

    淞沪惨烈的战斗,却并没有让日本人停止脚步。反而是因为仅用三万人,便可以抵御住六十万人的进攻,甚至杀伤近二十万人而察觉到了南京的外强中干。

    也是在此役之后。日本选择了发动全面的战争。

    “老子回来了!!”站在码头上,庞大力嗷嗷大哭。在这里,曾埋葬了他数千弟兄。那些弟兄曾经为攻下这处码头而付出了生命。

    但哪怕是如此,中央军依然被挡在了码头之外。庞大力,就是曾经参与过淞沪会战的原中央军士兵。

    在南京战役的时候,他选择了加入颜成翰的第二集团军。随后,他随着颜成翰南征北战。并被调入了第二军团中担任第七军第二十一师六十一团团长。

    “团长……”身边的警卫夏锐小心翼翼的对着自家团长呼唤着,这儿人可不少呢!团长当众嗷嗷大哭,这可不好看。

    “喊啥喊?!没看老子正忙着吗?!”庞大力转过身来,对着夏锐咆哮。但吼了一嗓子之后。他跪在码头上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

    “216团的弟兄们!我老庞没说大话!我给你们报仇雪耻了啊……”

    凄厉的咆哮,如同受伤的孤狼在呼喊。二十一师那些知道庞大力经历的老人们不由得叹息,他们知道这是压在了庞大力心里的一块疙瘩。

    庞大力一直以来都想不通,为何当年如此死战却还是惨败在日军的手上。知道颜成翰教授了他们知识。庞大力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差距,巨大的差距。从装备、从武器、从单兵素质再到指挥作战。巨大的差距造成的是伤亡惨重而一无所获。

    从那以后。庞大力就对天发誓、对那些死在码头上的弟兄们发誓他庞大力总有一天会亲自打下码头,用那些日本人的血来祭奠216团战死的弟兄。

    他做到了。

    巷战,是无比枯燥、乏味而危险的。第二军团采用的攻击方式极其的暴戾,任何日军阻击点遭遇到的命运就是被直接拆掉。

    步兵拆不了,就坦克来拆。坦克不行就重炮上。再不成,虎头蛾会带着“锏”式来告诉这些防守的日军,任何工事在第二军团面前都是笑话。

    闸北、虹口、杨树浦、南市区、吴淞……等等区域的建筑物基本都被扫平,某些地方甚至直接被轰开了一个大坑在不断的渗水。

    所有被日军占领的租界也没有逃脱被拆的毒手,高达九成以上的建筑物都被扫平。甚至很多日军连腾挪躲闪的位置都没有。只能是在露天之下任由国防军绞杀。

    在隆隆的炮声中,畑俊六再次悠悠的醒来。这次他没有看到专门被派来守护他的小野寺,连畑俊六的军刀也不见了。

    畑俊六扫了一眼,再次闭上了眼睛。他在等死。

    没一会儿,畑俊六就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但畑俊六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在他看来这应该是各部的指挥官们赶来送自己最后一程吧。

    “长官,这便是现任的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听到了小野寺那结结巴巴的中文,畑俊六猛然睁开了眼睛。

    在他面前站着数十个穿着国防军军装的汉子,领头的那个正裂开嘴狂笑着。

    “这把是他的军刀……”小野寺怯生生的走到了墙角摸了一把,随后将畑俊六的军刀拿出来恭敬的递给了那位国防军军官。

    “马鹿野郎!!小野寺!你这个叛徒!!”畑俊六猛然喷出一口腥血,再次晕了过去。而那国防军汉子皱了皱眉头,冷冷的看了小野寺一眼。

    “这个畑俊六,活着比死了有用……”这国防军汉子的一句话,让小野寺冷汗直下。带着哭腔道:“我们没有太多的药物啊!畑俊六现在需要药物稳定他的伤势。但我们没有了。”

    “没关系,这些我可以给你。”这国防军的汉子咧嘴一笑,道:“放心,我不会杀你。你也不会受伤。你会好好的活着,然后有机会回到日本去。”

    说着。这汉子一挥手几个身后的国防军战士便上前来将畑俊六抬上了担架便往外走。而那汉子则是踉跄一声拔出了畑俊六的军刀,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是把好刀,给司令通通便秘应该是可以的。哈哈哈……”这汉子大笑着将刀归鞘,大踏步走出了这座医院。

    自从屠猛虎表示自己有把日军的军刀收集起来摆在厕所里通便之后,整个国防军开始上行下效。从总参谋长苏宗辙,再到下面的师长、团长忽然一夜之间都多了这个爱好。

    如果谁家的厕所里没摆上一把军刀,那是要被战友鄙视的。团级的一般都摆着佐官刀。师、军的会多摆两把。至少得有把大佐的军刀。

    而军级、军团级的,少说得有把少将的军刀吧?!不然也太丢人了。这汉子很得意,哪怕是自家的军区司令厕所里也没有一把日军大将的军刀。

    要是司令拿到了这把军刀,那还不得乐死啊?!何况还有一个活着的日军大将。这可是开战至今国防军第一次抓到这么高级别的俘虏。

    咱逮了个大将,给个一等功不算过分吧?!这汉子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裂开嘴笑了起来。

    “我只是想要活着……我只是要活着……”小野寺低声的用日语呢喃着,他低着头不住的哭泣。但却仅仅的跟在这国防军的汉子身后。片刻不敢离开。

    小野寺是刚才去阵地抢救伤员的时候,被攻陷了阵地的第二军团第六军第十八师五十三团俘虏的。被抓住的一瞬间小野寺绝望的用断断续续的中文大吼:“我知道畑俊六在哪里!”

    这句话救了他一命。第五十三团团长宋达当即让人把小野寺抓过来,然后逼问畑俊六的位置。

    这处地下工事的医院距离阵地并不远,各部兵力吃紧的日军并没有多余的兵力派来这里。是以,这处医院被第五十三团轻易的攻下了。

    而带头冲进来的汉子,便是五十三团团长宋达。

    隆隆的炮声终于渐渐的平息,国防军第二军团以战死九万人、伤十三万人的代价攻陷的上海。整个第二军团,几乎在战役中被换了一茬的人。

    但日军也没有好受到哪里去。五道防线上,日军总计战死超过十万人。上海市内的战斗,超过三万人被击毙。四万余的日军伤员被俘虏。

    而在上海市郊,撤离的日军大部被围歼。只有约三万人逃了出去,连夜撤往杭州。守备上海的三十五万日军,最终只逃出去了三万人。

    余下的三十二万,不是被歼灭就是成为了俘虏。在上海战事彻底的失败后,被击破了心底最后防线的日军部分最终选择了投降。

    而五十一万的皇协军,投降的高达三十万。剩余的大部分在战斗中被击毙,少量的四下逃散不知所终。

    齐木登现在很忙,海军总司令沈鸿烈连着拍了二十封电报要求他马上开始着手打捞那些被击沉的军舰。

    而参谋部则是要求齐木登立即做好再次出征的准备。联合政府要求齐木登必须要从日军的俘虏口中询问到那些毒气弹藏匿的位置。

    而屠孟贲则是很有兴趣的想要亲眼看看畑俊六,或者说他很有兴趣的想要把畑俊六亲手宰掉。

    齐木登忙的不可开交,但他却不知道这场战役已经在盟军和轴心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这种震动并不在于国防军的陆军在上海取得了多大战绩,而在于国防军用一种恐怖的武器直接击沉了日军的两艘航母和四艘战列舰!

    从珍珠港之后,大炮巨舰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空中力量的打击。

    “通报全国,我国防军浴血奋战未辱使命!战士以二十二万之牺牲,克复上海!”屠猛虎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着副官淡淡一笑,道:“下一步,收复浙江!!”

    “是!!”

    电报随着电波传遍了整个国家,无论身在何方所有接到了通电的华夏子孙皆热泪盈眶!我中华,终究雪耻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