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二章 血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畑俊六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医院。他正在接受治疗,而他的手脚都被捆绑着。

    明亮的窗口射进来点点的落日余辉,而畑俊六的心情却是那样的沉重。他知道自己被俘了,小野寺出卖了他。

    “吧嗒~”一声轻响,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国防军军装年约四十上下的汉子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已经醒过来的畑俊六哼道。

    “醒来了?!醒来就好。”这汉子身后跟着几个战士,看起来就像是警卫和副官。

    “我是齐木登,联合政府国防军华东军区总指挥。”齐木登指着畑俊六,道:“这次,你就是败在我的手下。”

    身后的翻译忠实的将齐木登的话翻译了过去,畑俊六艰难的让自己坐起来。但他的体力和伤势不允许他这么做。

    还是齐木登使了个眼色,几个战士才去将畑俊六的绳子解开把他扶起来。

    “将军阁下,我既然已经落在了你们的手里那么我想知道的是你们打算如何处置我?!”畑俊六算是比较平静。

    他曾无数次的想像过自己的结局,但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自己会作为俘虏等待敌人的宣判。当这已成为既定事实的时候,畑俊六超强的心理素质却让他能够保持冷静。

    “不打算怎么样,就是把你宰掉而已。”齐木登冷笑着道,畑俊六闻言面若死灰。好一会儿了才道:“将军,你我都是军人。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么?!”

    齐木登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抱着臂膀道:“你可以说说看。”

    “作为军人,我并不畏惧死亡。从我从军的那天起,任何战斗都有可能让我死。”畑俊六看着齐木登,道:“但我想死的有尊严一点。至少。让我死的像个军人。”

    “哈哈哈……”齐木登忽然狂笑了起来,他笑的很开心。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畑俊六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总指挥为何会对自己的提议发笑。

    “你是军人?!”突然间,齐木登的笑容一敛。一脸冷肃。畑俊六点了点头。齐木登再次笑了,口里露出了森森的白牙。

    “军人专门屠杀、强奸、抢劫、用毒气弹甚至细菌弹?!”畑俊六脸色苍白,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华日军曾经做过什么,他心里无比清楚。浙江惨无人道的屠杀,甚至整个村子一夜之间变成废墟的事情,经常性发生。

    尤其是在济南战役失利之后。那些从前线回来的日军疯狂了。觉得自己时日无多的他们,无数次的选择了屠杀平民。

    “1938年5月初,日寇于龙游县北乡奸淫妇女30余人,其中19人被害;灵山村362口人无论男女老幼皆被屠杀。”

    “其后,日寇烧毁全村住房、九江楼大殿和积谷仓198间。抢走猪200多头,家禽3340只、粮食66800斤;在县城炸毁东门的通泅桥西桥面、三涵洞、桥头的‘天香楼’、城南灵江溪的铁路桥和110家店屋、民房……”

    “1938年5月中旬,日寇于安仁、百江、乾潭……等十一县以刀砍、枪刺及使用机枪等武器无故屠杀我百姓24596人,打伤致残105746人,烧毁房屋38472栋,抢走粮食165万石,耕牛28821头……”

    齐木登让副官拿出了一本本子。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的读给了畑俊六听。每听的齐木登读出一句,畑俊六的冷汗便多冒一些。

    他知道自己的那些下属是什么德行,但他从来就没有试图统计过他们到底残害了多少中国人!

    “……江苏镇江沦陷,日军屠杀当地民众5万余人。女子、老人孩童皆遭毒手。日军砍下百姓人头挂于城门炫耀……”

    猛然间,齐木登呼拉一下将这本子直接砸在了畑俊六的脸上一字一句的道:“你们也是军人?!你们也配叫做军人?!”

    畑俊六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嘴唇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根据《日内瓦公约》我们可以要求……”畑俊六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日内瓦公约》是他最后的一颗救命稻草。

    他现在没有太多的奢望了。他只想着能够多救下一些自己麾下士兵的性命。

    “《日内瓦公约》也规定了毒气弹和细菌弹的使用,同时规定了不得屠杀平民……”齐木登冷笑的看着畑俊六。一口气说出了这些话。

    畑俊六脸色灰败,呐呐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建议你还是请示一下你的上级,毕竟你们已经和美国形成同盟。那么这些规定你们还是要遵守的……”

    齐木登稍有兴趣的摸着下巴,看着畑俊六不说话。他现在开始对这个大陆第一名毕业的将军有些兴趣了。

    用那猫戏老鼠的眼神望着畑俊六好一会儿了,齐木登才咧嘴笑道:“这点你倒是不用操心。我们总司令有句话叫做:咱没签过的协议那就是个屁!”

    “哪怕是我们签过的协议,要是有好处那我们也得当这文件是个屁!”齐木登嘎嘎的笑着,好一会儿了才对着畑俊六道:“放心,我会让你多活一段时间。”

    “现在我们的‘上海战役’纪念碑正在兴建,上海烈士陵园也在建设。”齐木登看着畑俊六,道:“等它们都建好的时候,你们就是属于陵园的血祭!”

    “不拿着你们的人头对祭典那些战死的弟兄,我将来死了哪儿有脸去见他们!!”齐木登毫无预兆的咆哮了起来:“那些死在你们这帮杂碎的屠刀下的,那些死在毒气弹和细菌弹下的!没有了你们的人头去祭奠,他们怎么能闭眼?!”

    齐木登的脸色狰狞,远远的看起来就像是择人而噬的恶狼。

    “我现在闭上眼睛,还能听到那些冤魂在地狱里呼喊!没有拿着你们这些杂种的人头去祭奠他们,这叫他们如何瞑目?!”

    “我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里。亲手剐了你!”齐木登看着畑俊六,一字一句的道:“好好的享受吧!你没多少日子了。”

    齐木登狰狞的面目,和那血腥的话语让畑俊六的心不断的颤抖着。他现在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中国了。

    他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要选择放纵那些日军士兵。甚至,他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选择支持侵略中国。如果要死的如此的耻辱,那还不如自己现在就死了算了……

    “不要想着去死,如果你死了我会宰掉五千俘虏并拿他们的脑袋来替代你摆在祭台上!”齐木登似乎看出了畑俊六在想些什么。冷冷的一笑,道:“活着,好好的活着。等到我剐了你的那一天。如果你等不到,我就一口气砍掉五千个日军俘虏的脑袋来代替你的脑袋!”

    畑俊六瘫倒在病床上。颤抖着嘴唇对着齐木登低吼:“恶鬼!恶鬼!!你这个恶鬼……”

    翻译犹豫着要不要将这句话翻译过去,但看着自家司令的脸色翻译还是选择了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告诉齐木登。

    “我原本是人,但是你们把我逼成了鬼……”齐木登咧嘴一笑:“当你们这些杂种来到了中国,犯下了那些屠杀之后。我便成了你们的恶鬼。”

    “我活着的目的,就是要把你们这些杂碎全都嚼碎了。吞掉……”齐木登看着畑俊六,极为诚恳、认真一字一句的道:“我会让你们去地狱。因为你们这些杂种,把我的祖国变成了地狱!”

    说完这段话,齐木登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这处病房。他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了组织部队准备进攻江浙地区。

    而此时,联合政府高层正在为一件事情争吵着。这就是关于畑俊六处决的事情。

    “我不是不同意处决畑俊六,事实上我非常赞同处决他。但用如此残酷的手段。这是国际上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用剐刑来处决一个敌国大将,这件事情显然已经超过了底线……”

    说话的是前南京国府司法行政部长、现任华青大学教授、签订过《塘沽停战协定》的罗文干。

    “怎么?!难道那些日本人做的就有人性了么?!”联合政府司法院**官梅汝璈冷笑着道:“他们做得初一,我们就能做十五!”

    “便如齐将军说的,不让这些日寇付出血的代价那些惨死的同胞冤魂如何安息?!”梅汝璈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道:“如果不是我没这本事,我都想要亲手执行这刑罚了!”

    “你……”罗文干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章士钊直接打断。

    “好了!钧任,你不必多说。这畑俊六。他是死定了!而且必须要是剐刑!”章士钊的话一出口,罗文干便知道此事已经定论了。只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章士钊在学术界、在国内的威望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连他都赞成此事。那么罗文干即使反对也无效。

    且日本人确实做的太过分了,估计没有多少人会认为如此处置畑俊六会过分。甚至可能还会大快人心。

    平心而论,罗文干并非坏人。但他的政治智商实在不怎么样,他做政治很多时候是凭着一种侠客心理和浪漫主义。

    这点从他在1922年订立《奥国借款展期合同》而导致数次被捕可以看出来。当时这份合同导致的是他众议院议长吴景濂告发受贿,虽然查无实据却数度被捕。

    不过罗文干的人缘倒是不错,北大当时的校长蔡元培因为罗文干数度被捕、虽然查明无证据却依然惨遭拘押愤而辞职。

    如果他有足够的政治智慧的话,也不会栽倒在这件事情上。

    “我同意鹤卿的看法。”一直不说话的联合政府主席林森这时候发话了,却见他扫了一眼众人后,道:“没什么好争的,日本人既然做了野兽那我们也做一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主席,难道野兽无人性我们也无人性么?!”浪漫主义派的罗文干忍不住开口道:“我们是人。而非禽兽啊!我同意处决畑俊六,但用剐刑这对我们的声誉损害太大了!别人会觉得我们是一个残忍的国度……”

    一直闭着眼睛不说话的屠猛虎听到了这句话,猛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虽然屠猛虎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整个会议室的温度似乎一下子降低了几分。

    所有争论声、议论声全数停滞。大家不约而同的望向了这位猛虎安坐之处。

    “残忍又如何?!”或许是太久没有说话,屠猛虎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这沙哑的声音却让会议室的任何人都不敢打断。

    “我要的,就是他们怕!”屠猛虎扫了一眼众人,缓缓的道:“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我说过。任何人、任何国家都可以尝试来占我们的便宜、来欺压甚至侵略我们。”屠猛虎的话说出来,总是带着一股腥血和铁锈的味道。那语句,从来都是那么的铿锵有力。

    “他们可以随着他们的意愿开始战争,但不要妄想战争会任由他们的想法而继续!”屠猛虎的声音不高,但在座者似乎都听到了他胸膛里的那头猛虎在咆哮。

    “我要让所有试图羞辱、伤害我们国家、民族和人民的人知道。他们在这里所作的一切我将会加倍的还给他们!”屠猛虎猛然站起来,看着众人一字一句的道。

    “我要用日本人的血,告诉那些怀着异心的杂碎。要占我们的便宜,就做好死的难看的准备!”

    与此同时,白宫里一群人也在讨论着这件事情。与会的,甚至还有在华盛顿呆着的屠老虎。

    “宋夫人为什么没有来?!没有见到这位风姿卓越的女士,实在是太让人遗憾了。”小约翰笑着和屠老虎打趣道。

    而屠老虎哈哈一笑。道:“这次我们的谈的,是血淋淋的事情。宋夫人如此干净的大姐我不愿意她接触这些血。而我是个厮杀汉,这些就无所谓了。”

    屠猛虎没有绕圈子,一口气便将话挑明了。见屠猛虎将此话说出来。坐在桌子边上的罗斯福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虎,你们这次做的似乎真的有些过分了。”罗斯福斟酌着自己的措辞,对着炮爷道:“你们哪怕是绞死畑俊六,都会引起巨大的轰动。一位大将在被俘之后面临着死亡这是战争未结束前难以想象的……”

    罗斯福斟词酌句的对着三炮说了一下白人。或者说西方世界的习惯。在没有取得战争的彻底胜利之前,他们很少直接处死敌方的将领。

    一方面生怕这引发仇恨让战争变得不死不休。另一方面。也是中世纪流传下来的习惯。在中世纪,贵族在战争中被俘是可以赎回去的。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当然,这没有明文的规定仅仅是交战国家互相的默契。明文规定的是1929年7月日内瓦第二公约的《关于战俘待遇的公约》。

    “睿慈,你所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屠猛虎点着桌面,丝毫不回避的看着罗斯福道:“但我也同样知道,日本人根本就没有遵守这一公约。”

    “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我们国防军、联合政府从来就没有签订过这个协议。所以也就无所谓违反。”说着,屠老虎顿了顿道:“放心!这种情况,仅仅是针对日本人。我们会出一个公告,把日本人的那些‘丰功伟绩’全都曝出来。我相信这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罗斯福一叹,看来这畑俊六和那些被俘的日本人恐怕很难有几个活口了。没办法,谁叫他们自寻死路?!

    屠猛虎的性格,罗斯福现在多少也了解的七七八八。这是个只占便宜不肯吃亏的主儿。日本人疯狂的在中国各地制造的屠杀,无疑已经激怒了这位猛虎。

    只不过他一直在隐忍,等待着自己爆发的那一天。其实如果不是联合政府公告要在公祭上海战役烈士的当天,剐了畑俊六罗斯福才不想多事呢。

    其实国防军处置日本人的态度,罗斯福早就知道了。艾森豪威尔在自己的报告中没少提到这些事情,国防军在对日作战中几乎没有俘虏。

    这着实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按说,国防军和日军作战了那么多次,歼灭的日军近百万却一个俘虏都没有,这不是很奇怪么?!

    就算是日本人都死战不降,但总有重伤昏迷被俘的吧?!但这样的却一个也没有,这已经说明了国防军的态度。那就是不要任何日军的俘虏,这些日军无一例外的全都死了。

    但杀俘这种事情,暗地里做无所谓。大张旗鼓明面上拿出来干,这就不成了。毕竟这是大家的俗成约定,也是表面上必须做到的。

    “我说老虎,你们就不能静悄悄的把畑俊六干掉吗?!这样的话,我们不会提出任何一点的意见。”罗斯福哀叹道:“可你们现在把事情闹的那么大,你让我们以什么立场来面对此事?!”

    “与其谈论这个,倒不如谈一下我们轰掉的那两艘日本航母和四艘战列舰。”炮爷很美式的耸了耸肩,道:“我个人觉着,这件事情比较重要一点。”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