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一章 预订战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看着那些好似鹌鹑一样龟缩在工事里的东南亚胁从军,北原映中队长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早就知道这些东南亚胁从军的战斗力肯定是不成的,但真正见到这些胁从军之后北园映还是感觉到了丝丝的绝望。

    哪怕是那些只会收税的广州国防军胁从军,也比这些东南亚的猴子强多了!北园映恶狠狠的想到,这些猴子只配做苦力!

    让他们上战场,唯一能做的只有是为敌人增添功勋。这不仅仅是北园映的想法,事实上这也是整个中国派遣军前线阵地部队指挥官们的想法。

    这些东南亚部队的战斗力实在是烂到家了,哪怕是对面的国防军一阵炮击他们也能哇哇乱叫的试图逃离阵地。

    虽然这些人已经经历了不止一次的作战了,可每次遭遇炮击这帮人下意识的还是会私下逃散。这让日军的指挥官们恼恨万分,却又无可奈何。

    基本上联队长以上的日军指挥官,都知道这些东南亚胁从军是来干嘛的。他们说白的就是给日军顶缸来的,要是把他们宰了或是太过刺激他们说不准当下就有人投靠国防军去了。

    所以,除去被责骂之外这些东南亚胁从军倒是没有遭遇到其他的苛责。甚至饭食、休息也跟正规军一样,这算起来是了不得的待遇了。

    要知道,哪怕是广州汪兆明政府的胁从军也没有这待遇啊!

    而说起老汪,现在他很悲剧。上海战役后期汪兆明似乎就被直接遗忘了。他们给国防军传递的信息,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

    而当时畑俊六似乎也察觉了汪兆明的心思,直接以“治病及安全”的名义将他送去了日本。现在的汪兆明和他的老婆在东京生活的就像是一个囚犯,在日本被完全监视着生活。

    而其他的原广州国府的大员们也在没有收到国防军回应的情况下,选择了仓惶出逃。很显然。国防军并不准备接纳他们。

    他们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只有远走避祸。在这点上日本人有着自己的考虑,如果将来他们还要进攻中国的话这些人还是能够发挥一定做用的。

    所以,这些“大员”们便如同汪兆明一样的被圈养在了东京。如果有用的话,他们还会被启用。如果是战况不利了……

    台州剑门港,一大群的人群不断的从一艘艘运输舰及战舰上如赶猪一般被赶下来。他们口里说着叽里呱啦的语言让人听不懂。

    他们一个个的蓬头垢面,在日军的驱赶之下在码头集合。随后一套套的新衣服被发到了他们的手上。之后军舰上走下来了一群群军官模样的人物。

    在这些人的带领之下,说着叽里呱啦语言的这些人排成散乱的队列步出了码头。新修建的火车站就在附近,这些直接登上了火车被送往了前线。

    在那里,他们将领到一批枪支弹药。但不会直接上战场。他们仅仅是和一群跟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的部队住在一起。

    那些已经下空了的运输舰并没有直接开走,却见一队队井然有序的日军从军营中步出。随后在日军军官的指挥之下登上舰船。

    这期间护航航母上的侦察机不断起飞,巡视着周围数百里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组织登舰,船总算是开了。在军舰的护送之下缓缓的离开了码头。

    这样的一幕不断的在江浙日军所占领的地区上演,而所有码头附近城镇的居民全都被清空。日军将这一带全数封锁。只有部队在这些地区驻扎。

    “咱们是打掉他们,还是放他们走?!”苏宗辙在自己的指挥部里不断的点着桌面,而在他面前的则是整个国防军最好的参谋们。

    情报和现况已经全数下发到了他们的手上,通过南洋分军区的情报苏宗辙已经判定日军这是抽调了东南亚胁从军来华作战。

    而那些原本的日军,肯定会借机撤离。于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横摆在了国防军的面前:究竟是要拦住日军,还是看着他们撤离。

    如果要拦住他们的话,那么现在在上海的华东、华北两大军区的部队就必须动起来。从上海向江浙地区进军。撕开日军的防御阵地打掉他们的码头。

    但如此作战的话,那么损失无疑会极大。首先,这次日军的撤离行动直接动用的是整个日本海军的联合舰队,指挥作战的是日本海军那位偷袭珍珠港的名将——山本五十六。

    日本海军虽然损失了两艘航母和四艘战列舰。但这远远未达到让日本海军伤筋动骨的地步。上次之所以能够袭击成功,这也和日本海军轻敌有着很大的关系。

    而这种损失造成的是日本直接调用了自己最强的海军将领,来执行这次的撤退任务。日本海军现在就有战列舰十二艘,航母、轻型航母超过二十艘。

    重巡十八艘、轻巡二十五艘。而驱逐舰则是达到了恐怖的近百艘!为了顺利的撤离,山本五十六几乎是将这些军舰全数开来了。

    这些军舰巨大的火力。则是保证了他们完全可以给地面部队提供强有力的火力支援。那些航母上的战机,也会对国防军造成巨大的伤害。

    如果是选择切断日军的退路,那么国防军很可能面临的将是无比艰辛的战斗。参谋部的参谋们经过严谨的战术推演,得出的结论是华北、华东及华南三大军区至少战损五成,且无法完全的将这些日军歼灭。

    而空军方面的结论,则是要做好战损五百架以上的战机才有把握能够坎坎顶住日军的进攻。日军这次出动的航母,最低的能够载机五十余架。而最高的,则是能够载机近百架。

    全部算下来,这次日军能够全部动用的战机就有千余架之多。完整的工业链,是日军能够和国防军继续作战的基础。

    在拿到了东南亚的资源之后,日本的工业链开始爆发了。一架架的新式战机被制造出来。并送到了各只部队中去。

    海军由于山本五十六在珍珠港袭击中的上佳表现,而被分配到了更多的资源。这些资源一部分转换成了战舰,而一部分则是转换成了战机。

    “难!”一个参谋叹着气,对苏宗辙便道:“参谋长,咱们这要是硬打下来损失会很大。至少三个军团及空军,在半年之内想要恢复战斗力是不可能的了。”

    话是这么说,但要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日本人从眼皮子底下就这么撤走了这房间里没有一个是甘心的。

    你来我家杀人放火,拍拍屁股就想要走人?!哪儿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吃了老子的,得给老子吐出来!拿了老子的。得给老子还回来!

    那些杀人放火的,就别想着能够活得心安理得。不用他们的血去祭奠那些战死的、枉死的同胞,这些国防军的老兵们就没有一个会觉得自己活得顺心。

    “打,损失大。放,不甘心哪……”一个参谋哀叹着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这里的都是国防军总参谋部的老兵。这里没有一个是不经历过实战而逐步升迁上来的。

    对于己方的战斗力,对于日军的了解在国防军中没有什么人比的上他们。这次的战术推演已经是进行过无数次了,哪怕是最乐观的估计国防军三大军区也得损失三成以上的兵力才能够堪堪的将日军大部消灭。

    而日军则是可以凭借他们强大的海军,和那些海量的运输舰将大部分的部队撤离中国。甚至很可能他们现在就在这么做了。

    直到现在,国防军的工业能力还是无法和已经发展、备战、经历过数次战争的日本相比。在资源的有效支持之下,日本可以月产战机近两千架、火炮百余门。

    而在东南亚资源的有效支持之下,日本正在不断的扩大自己的产能。比如中型坦克。现在已经被下达了要求必须达到年产五百辆以上。

    数年的作战,已经消耗的日本一部分的兵力。为了维持作战,日本不得不选择继续征兵。而此时日本本土人口为7314万,为了提高产能大部分的日本妇女不得不选择出来工作。

    虽然现在日本参与工作的女性已经高达一千万。但只有两百余万是在参与军工业制造的。不过这个人数正在不断的增加,东南亚地区的农林业资源大大的解放的日本本土的劳动压力。原本从事农林业工作的女性,开始逐步的转变为军工业生产。

    美国、欧洲对东南亚放弃及东南亚本地的支持造成了日本比历史上获取了更多的资源,这些资源正通过运输船源源不断的向着日本输血。

    而反观国防军。一方面熟练工人手不足。其次大量的资源分布太广,很多都需要运输才能够抵达工厂。效能和绩效赶不上日本。损耗相对较大……等等各方面的愿意,造成了现在国防军的产能远远低于日本。

    用游戏的用语,就是日本回血快而国防军回血慢。但国防军血厚,日本只能是在特殊地形占便宜。

    “总司令到!敬礼!!”忽然间,门外传来了一声呼喝。众人一愣,听着声音便知道是自家的总司令来了。

    所有人赶紧站起来,恭迎国防军的总司令屠孟贲的到来。

    “哈哈哈……还在为江浙的那些矬子发愁?!”一进来之后,众人便对着屠孟贲行了军礼。屠孟贲则是笑着让这些参谋们坐下,而后自己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上。

    “司令……”一个参谋呐呐的道:“我们经过了多次推演,最好的结果也是三大军区损失三成部队,而空军至少三百架战机的损失才能够堪堪顶住日本人的反击。”

    “打下去,无疑我们会损失巨大。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办法恢复战斗。可不打,我们这些人都不甘心哪!”

    屠孟贲看着这些血气方刚的参谋们哈哈一笑,道:“你一个人这么想,还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这些参谋们愣住了,互相看了看不知道自家的总司令想要表达什么。而看着他们的表现,屠孟贲不由得叹了口气。

    “牢骚太胜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你们哪,还是用老眼光在看事务。这怎么成?!”屠孟贲点着桌面,对着这些参谋们道。

    “陈澹然在他的《寤言二迁都建藩议》里说: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难道作为国防军的参谋,你们竟然连一个清末老人的眼光都比不上了?!”

    屠孟贲的这话一出口,苏宗辙就在心里嘀咕开了。陈澹然可不是简单的人物。人家9岁能操笔为文,自幼便聪慧过人。后来应试桐城,在数千人中。他竟可以文压群芳。随后更是在光绪十九年一举考中恩科举人。

    “我们和那些矬子的仗,不是打的一城、一地。更不是打的一时!”屠孟贲说着,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的确,我们可以付出一定的代价让这数十万日军大部分留下来。但这种代价是否值得?!”屠孟贲的话让参谋们陷入的思考中。

    他们也隐隐的感觉到了这种代价不甚值得。的确,大量的的杀伤日军是好事儿。但自身的损失。及在本国国土上作战造成的伤害和战后的重建,那都是整个联合政府和国防军需要考虑的啊!

    比如最近的上海战役。一顿狂攻上海打下来了,但整个上海也都毁掉了。曾经的中国的金融中心、整个亚洲的金融中心,号称东方巴黎的上海,现在剩下的只有残檐断壁。

    被派往上海的新任市长欲哭无泪,自己在破洞漏风还潮湿的办公楼里办公也就算了。可手上却一分钱也没有。现在联合政府主要关注的是军工业和农业。根本就不可能有大笔的资金给上海做重建。

    而这位可怜的市长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带着市民们清理那些废墟,把废墟里找出来的各种弹片、弹头卖给联合政府换取城市重建的资金。

    华东、华北两大军区的部队除去训练之外。也被迫投入了这场大清理的活动中。这一仗打的倒是痛快了,可打完后清理就是真痛苦了。

    如果不是联合政府早有准备,弄去了大量的军用帐篷不少家都被轰成废墟的市民只好在寒风里发抖。

    而好好的一座东方巴黎,楞是给打成了废墟。杀伤三十余万日军倒是痛快了。可重建则是变得极为痛苦。

    “要歼灭这些矬子,咱们有的是机会!”屠孟贲直接看着这些参谋们,道:“但在咱们的国土上这么打,不划算啊。”

    “从前是没有办法。这帮矬子是打算来了不走。所以咱们只有往死里打。可现在他们就要走了,咱们还非得在自己的国土上打干嘛?!要打。也是出去打,打坏了、打废了也咱也不损失不是?!”

    参谋们如果听到这里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就不配被称之为国防军参谋部的精英了。总司令的话让他们恍然大悟。

    咱这不是不打,是得顾及到打完了自己损失啊。国内作战,现在的战略目的就是将日本人彻底的从国内赶出去。

    现在他们自己都要走了,干嘛还要费着大力气、拼着大损失跟他们死磕啊?!这打倒是痛快了,可打完了自己还得花钱、花时间重建不是?!

    战场,可不仅仅局限在中国。现在国防军早已经在东南亚撒下了种子,也从欧美取得了共识。简单的说,现在国防军应该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东南亚。

    那里才是和日军决战的战场。反正东南亚地区也不是国内,就算是全给钢铁风暴扫平了国防军也不必在意重建的工作。

    “再说了,日本人好心好意的给咱们送来这么多苦力。不接受不是白费了人家一片心意么?!”屠孟贲哈哈大笑,看着这些参谋们道。

    “咱们可是有大量的基础工程要建啊!想想,藏区、新疆、蒙古……等等这些区域,咱们的铁路可还没有连贯起来,这对咱们运输物资极为不利……”

    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足够了。明显这些战斗力低下的东南亚胁从军,已经被国防军预订成了做工程的劳力。

    无论是藏区还是新疆,甚至是蒙古。要修建大量的铁路,无疑需要海量的人手。如果是自己的同胞,谁都舍不得往死里赶。

    可这些战俘么……呵呵呵。

    美国那贯通全美的铁路网络,当年就是用着华工的血泪修起来的。而现在,国防军和联合政府已经决定要用这些东南亚及日本战俘的血汗,来补偿他们侵略造成的伤害。

    “现在你们明白了么?!”看着这些参谋们的神色,屠孟贲知道他们已经理解了自己的想法了。但还是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明白了!”参谋们大声应道。

    “好!美国的工程师已经到了,我专门从工厂里抽调了技术人员进行航母修复、生产计划。”屠孟贲对着这些参谋们直接道:“而你们的任务,就是尽快的完善我们对东南亚的进攻计划!那里,才是我们和这些矬子决战的战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