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 新局(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将军阁下,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撤离了五十三万人的部队。还有近三十万的帝**队在前线督战,同时协防阵地。”中国派遣军司令部里,中国派遣军总参谋长松井太久郎对着面前的冈村宁次汇报道。

    “截止到昨天下午,东南亚地区的皇协军已经有六十万进入了支那。我们现在大部分的阵地都由他们作为主体来防御,相信不久之后他们便能够完全接替我们的部队进行阵地的防御了……”

    “现在每天帝国的海军及运输舰队可以送来两万人zuoyou的东南亚胁从军部队,同时可以将一万人zuoyou的帝国部队送往东南亚……”

    松井太久郎不断的对着对着冈村宁次汇报着,而冈村宁次却没有在用心听。他的思维已经飞到了前线去。

    随着东南亚皇协军接替阵地的动作在不断进行,阵地上的危险也在不断的增加。数次国防军差点儿就攻破了阵地了,如果不是督战的日军补缺或许阵地就被攻破了。

    一旦阵地被攻破,那么整个日军的防御系统都会产生巨大的震动。现在防御的主体力量是那些东南亚的皇协军。

    而冈村宁次算是看出来了,这帮人真就不是打仗的料。枪炮声一响,这些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抱头鼠窜。

    这些没用的蛆虫都应该去死!冈村宁次恶狠狠的想到,如果不是为了让他们替帝国的部队背黑锅,冈村早就命令部队拿着机枪驱赶他们去国防军的阵地前消耗子弹去了。

    反正这些人活着也没有什么用处。倒不如去消耗一下国防军的子弹。

    “司令官阁下。司令官阁下!”松井太久郎在汇报完毕之后,发现自家的司令官还在发楞不由得出声道。

    叫了两三声,冈村才回过神来对着松井无奈的笑了笑。

    “抱歉!刚才我在思考前线阵地的问题。”冈村对着松井苦笑着道:“根据前线的汇报。那些东南亚的皇协军实在没有太大的作用。国防军只需一个进攻就能够轻易的撕开阵地,如果不是帝国皇军前去支援,现在我们至少丢了超过十处阵地了。”

    松井太久郎闻言不由得哀叹,这个情况他何尝不知道?!可又能够有什么好办法呢?!日军要撤离,就必须要人去顶档。

    至少需要人顶住国防军的强攻。那些本地的皇协军是不敢指望了,上海战役时期超过七成的皇协军阵前叛变不说,还帮着国防军来打日军。

    如果不是如此。上海战役后期日军也不会败的如此凄惨。至少有数万人可以撤出来,特别是那些伤员。可惜的是,那些皇协军的叛变将这一切都打破了。

    而那些原本在江浙地区协防的皇协军在知道了上海皇协军的经历之后。大部分也选择了叛变。有些直接就溃散了。

    几乎在一夜之间,本地的皇协军竟然凑不齐一个师来。没有了胁从军,日军只好自己动手去找粮食。日本国内自己的粮食都吃紧,没有可能还供应中国派遣军。

    而这些胁从军日军也是不敢让他们上阵了。生怕一个不小心会引发叛变。当然。这些胁从军被抓到了码头充当苦力,日本人收缴了他们所有的武器后让他们在码头帮忙装卸。

    这些皇协军,第一次后悔自己做了汉奸。在码头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杀了他们而不必负责,甚至是那些从东南亚来的皇协军也能够随意屠杀他们。

    活的如同随时可能被人宰掉的猪狗,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和那些在码头的皇协军一样心思的,还有在阵地上的菲律宾皇协军第五军司令冈萨雷斯。隆隆的炮声在阵地前响起,冈萨雷斯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被这炮火夺取性命。

    冈萨雷斯家里在菲律宾也算是大族,曾经是美军扶持的家族之一。

    在来到中国之前。冈萨雷斯认为中国的部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菲律宾的时候他没少参与对华人的驱逐甚至谋杀事件。

    在他看来,华人都很好欺负。这里的军队或许强一些。但凭着手里的武器冈萨雷斯有信心能够守住阵地。

    但现在,冈萨雷斯后悔了。国防军着实不好打。那火炮一阵接着一阵的,且国防军冲锋的时候还会携带各种的近战武器。

    掷弹筒、榴弹发射器、火鸦……等等一个劲儿的朝着阵地砸过来,没躲好了那就惨了。一阵爆炸之后,直接整个人炸的只剩下残缺的手脚的冈萨雷斯不记得自己见过了多少。

    直到这个时候,冈萨雷斯才明白什么是战争。这便是战争!枪炮声中你死我活,刚刚和你谈笑的士兵下一刻就是残缺的尸首。

    冈萨雷斯开始恐惧了,但他更恐惧阵地上那些隐藏着的日军士兵和军官。他没有办法忘记那个叫做山室的联队长望向自己的眼神。

    冈萨雷斯相信,如果自己有所异动或者是山室觉得自己会有所异动那么他将毫不犹豫的一刀砍下自己的头颅。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在这里……”冈萨雷斯很想哭,但他却不敢哭出声来。万一引来了山室或是其他的日本兵,那么等待他的会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敢想。

    用衣角擦了擦眼泪,国防军的炮声已经停止了。没一会儿,阵地上的日军给他送来了饭食。东南亚胁从军的饭食都是日本人在掌控的。

    他们把粮食藏到了哪里,这谁也不知道。而粮食有多少,他们更不知道。但好在日军会准时准点的给他们送来饭菜,于是也没有人过问。

    如果他们知道,日军仅仅是在阵地上放了两天的粮食他们会不会抓狂?!

    “这些没用的废物。我真不想把我们的宝贵的粮食浪费在他们身上。”山室联队长阴冷的望着阵地上那些像是没了魂的东南亚胁从军,狠声道:“希望他们能够消耗多一点的国防军弹药,这是他们唯一能够为帝国做的贡献了。”

    “山室。这些话在这里说说就可以了。不要在外面说。”在山室边上的,是他的参谋长远藤。却见远藤给山室倒了一杯清酒后,道。

    “至少我们撤离还需要他们来顶住国防军的进攻。哪怕是顶住一天,也是好的。不然你以为司令官阁下希望在这些废物身上耗费粮食么?!”

    山室闻言呵呵的笑开了:“说的也是。我是第一次那么迫切的希望国防军把他们都宰光,这些人我看不到一丝一毫的优点。他们贪婪、懦弱,欺软怕硬。别说是军人了,连个男人都论不上!”

    远藤哈哈一笑。却没有接话。他知道一旦接话山室就会源源不断的抱怨,作为联队长山室早就看这些东南亚胁从军不顺眼了。

    在之前的进攻,国防军数次冲入了阵地。这导致的是山室不得不动用两个大队的兵力前去救援。而在国防军的强攻之下。山室麾下的两个大队伤亡达到了三分之一。

    这比联队自己防御国防军进攻的伤亡还要大,这种结果如何能不能让山室愤怒?!

    “我们的部队现在已经撤离的大部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轮到我们联队了。”看着山室的脸色,远藤叹气道:“再忍忍吧……”

    “娘的!老子忍不了了!”国防军的阵地上。华南军区的廖磊。现在他已经升任华南军区第1军团军团长了。可此人的性格还是改不了。脾气一如既往的火爆。

    “现在还不打到底什么时候打?!这些小日本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了,那些阵地上的土鸡瓦狗我能保证三两下就给他全扫了!”廖磊不断的在念叨,而他身边的参谋长张淦则是在苦笑。

    “总司令已经下了命令,为了不让战后重建变得麻烦所以我们得等日本人都撤了再照实了打。毕竟咱们打是痛快了,可重建的时候就麻烦了。”

    廖磊现在的第一军团下辖是两个军,一个是周祖晃的第七军另一个则是韦云淞的第四十八军。经过改编之后,这两个军都是战斗力不错的部队。

    “唉……我何尝不知道总司令的想法。我也知道这么做有道理,可就是心理憋不住那口气!”廖磊闷声道:“看看华东、华北两大军区在上海打的。那才叫打仗嘛!咱们这算什么……”

    张淦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话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劝好了。不过两人都是老搭档了,张淦知道廖磊不过是生一会儿的气罢了。

    过了他就好了。果然。生了一会儿气廖磊也没有再说什么。端起了面前的饭盒便开始沉默的吃饭。

    张淦笑了笑,也端起了面前的饭盒。

    廖磊其实最满意的就是国防军在吃饭的这一点上。说实话,老廖从军时间也不短了。早年间他便参加了武昌起义,随后便到了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

    廖磊的确有两把刷子,在毕业后的战斗中不断的崭露头角。于是一路从连长、营长、团长、师长,一直升到了军长。

    后来他跟随的唐生智惨败,廖磊便开始进入了桂系系统内。在第一次蒋桂战争爆发的时候,曾经有几个湘军旅长被收买了准备拘捕白崇禧,而蒋中证也派特务企图捕杀白崇禧。

    是廖磊亲自护送白崇禧到塘沽港,让他搭乘日本轮船经香港回广西。为了此事,廖磊被迫辞职。但桂系没有亏待他,第二年他便受邀前往广西。

    就任第四集团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后历任第七军副军长兼参谋长、第七军副军长兼二十一师师长、第七军军长等职。

    抗战爆发之后,廖磊率领桂系主力前往淞沪迎战日军。一战之下,损失惨重被迫撤往湖南修整。随后桂系和国防军联系上了,廖磊也带着部队回到了广西。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整编之后,廖磊成为了新的华南军区第一军团军团长。

    “洁斋啊……说实话。在淞沪的时候我基本就抱定了与国生死的决心打仗了……”沉默了一会儿后,廖磊放下了碗筷。

    廖磊吃饭从来都很快,三两下就将饭菜吃完。

    “可自从总司令这么一打以后。我又看到了希望了!”廖磊说着,眼里逐渐的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光芒。

    “我现在心里着急啊!得赶紧把这些日本矬子都赶出去,我们好建设我们的国家。”廖磊痛心疾首的道:“我们打了太久的仗了,你杀我、我杀你。可杀来杀去,杀的全是我们中国人!这……可耻啊!”

    张淦沉默的放下了碗筷。他知道廖磊的这些话憋在心里很久了。上次两人一同前往国防军的烈士陵园的时候,张淦就发现自己的老搭档情绪不对了。

    也好,说出来也好。这么憋在心里。会把他憋坏的。

    “我还记得守墓的那战士跟我说,咱们国防军的枪就没对自己人开过!”廖磊脸色有些潮红,恨恨的道:“我……我……”

    廖磊说不出话来。边上的张淦不由得叹气。他知道廖磊想说什么。廖磊当年打过不少的内战,对于这些事情他是愧疚的。

    “燕农,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不痛快就说出来,说出来就好受了……”张淦拍着自己老战友的肩膀。道:“咱们这些人。哪个不是这样?!唉……只愿我们能够在对外战场上多杀敌,莫要辜负了这身军装才是……”

    张淦其实很理解廖磊的想法。廖磊就是个纯粹的军人。白崇禧说他:只管本分的事,规规矩矩的,从不见县长、科长,不管外头闲事。

    在抗战爆发的时候,广西部队要开赴前线,医师以他有高血压劝他不要出来,他说:“抗战怎么不去?!”

    而那一战。打的廖磊心肝都在疼。一战之下,廖磊的部队旅长二人、团长六七人全数葬身沙场。部队几乎被打成残废。

    可即便如此。淞沪会战依然是惨败收场。这让廖磊极其的心痛。

    国防军在上海战役的巨大的胜利很是刺激廖磊,他也想要在战场上告诉所有人桂系、廖磊也是响当当的汉子!一样能打日本人,一样能打胜仗。这也是廖磊迫切的想要对日军展开全面进攻的缘故。

    其实不止是廖磊,整个华南军区都在上海战役的刺激之下想要立下更大的战功。军人在一起比的是什么?!比的就是战绩。

    打了多少胜仗、歼灭了多少敌人、缴获了什么东西……等等这些才是大家津津乐道的。从广东一仗仗的打过来,华南军区已经建立了自己的信心。

    现在他们渴望更大的胜利,希望用更大的胜利来证明自己。可惜的是,国防军总参谋部直到目前都没有发布进攻的命令,别说他们就是华东、华北两大军区也只能是等着。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时间进入了1939年10月。

    1939年10月28日,在这一天帝都迎来了一架从沈阳飞来的大飞机。这架飞机是国防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这架飞机极为庞大,仅仅看机翼至少就有着二十米zuoyou的长度。而在机翼上有着四个发动机不断的在轰鸣着。

    在帝都的秘密机场内,屠孟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缓步走向了缓缓从天空降落的这架银亮的大飞机。

    在嗡嗡嗡的轰鸣声中,飞机稳稳的停在了机场的跑道上。这个跑道是新建的,用的水泥标号极高,建设要求也很严苛。

    是以,飞机停在机场上极为平稳。当飞机停稳之后,那机舱门被缓缓的打开来。一副旋梯放了下来,却见满脸风霜的宋夫人第一个走下了飞机。

    早就在机场停机坪上等候的林森等人笑着迎了上去,握住宋夫人的手感慨的道:“宋先生!辛苦了!辛苦你了!”

    宋夫人听了这句话,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美利坚的奔波。顿时眼眶红了红,对着林森便道:“不,你们在国内的局面更复杂。你们才是真正的辛苦了!”

    “哈哈哈……咱们都辛苦!现在回来了,大家在一起辛苦!”此时,随着宋夫人一起前往美国的屠三炮大笑着从飞机的旋梯上走下来。

    众人顿时又是一阵寒暄,但那悲切之意却被炮爷的大笑冲淡了。

    寒暄了一阵之后,众人便一起向着不远处的汽车走去。随后一起前往了联合政府的办公楼内开会。

    在会议室里坐定,宋夫人拿出了自己在美国辛苦谈判的结果。三份设计图,包括了美国最新式的航母、轰炸机和战斗机。

    边上的总工贾小侯几乎就是用抢的把图纸抓到了手上,一边看着一边不住的呢喃道:“好东西……好东西啊……”

    而会议并没有进行多久,在双方交流了一下各自离开这段时间的事情之后林森便让宋夫人回去休息去了。

    但在会议室里,屠孟贲却没有走。

    “爹,您不是一直想要报仇么?!”屠猛虎笑着对自己老爹道:“现在在江浙还有一大批的日本人。差不多有十来万吧!您就辛苦辛苦,把他们全收了吧!咱们在新疆的工地还需要不少人手呢!”

    众人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日本人锐气已失,现在却是最好的进攻时候。炮爷来的早不如赶的巧啊!

    而此时,德意志海军第一航空舰队司令刚瑟.吕特晏斯上将正带着自己的两艘航母齐柏林伯爵号和彼得.施特拉塞尔号缓缓的驶出海港。

    随着舰队一起出航的,还有俾斯麦号、提尔皮茨号两艘四万吨级战列舰。而重巡则是包括了格奈森瑙号、沙恩霍斯特号、希佩尔海军上将号、欧根亲王号……等等。

    可以说,这次是德国海军倾巢而出!目的只有一个英伦三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