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举世哗然(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尽管康宁汉想要挽回战局,可当德国的战机出现在天空中的那一刻起事实上英国海军甚至支援过来的空军,就已经等同于战败了。

    支援过来的德国空军被分为三批,每批次有着两百余架战机。这里没有任何的轰炸机,全部是战斗机。这些BF-109在失去了航程的束缚之后,在天空中彻底的表现出了他们的战斗机。

    而支援过来的英国空军,却仅仅是不到两百架而已。这其中仅仅是有着不到五十架的喷火式,剩下的全是飓风式战机。

    那些英国海军的大欧式在前几次德国海航部队的攻击之下,已经所剩无几。是以现在哪怕整个空域内的英国空军全部加起来,也不过是刚刚好两百架出头。

    英国人和德国人的编队不同,他们紧急起飞的仅仅是一部分战机。虽然这些战机还是包括了所有能够出动的喷火式,但在休.道丁的据理力争之下丘吉尔还是同意先派出三批次五百四十架的战机。

    随后,再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将剩下的战机全部派出。

    而作为交换,休.道丁必须要将全部的喷火式战斗机都派去支援正在苦战的英国海军。休.道丁同意了。他知道这是丘吉尔最大的让步,如果自己还要坚持那么只能是和整个议会起争执。自己不过是个一个人而已,而内阁却是有着不少从海军出身的成员。

    这些人甚至包括了首相丘吉尔。要知道,丘吉尔可是担任过大英帝国的海军大臣。算起来,海军可是这位首相的嫡系支持者。

    全部的喷火式都被派出来了,现在留在英国的不过是已经在欧战中被证明各方面皆不如BF-109的飓风式战斗机。

    如果喷火式和BF-109是在英伦三岛的上空相遇,但这场战斗的结果或许会完全的不同。如果这些BF-109是和喷火式在航程相差不大的情况下相遇,或许战况也不会变成一面倒。

    如果这些喷火式能够在数量上持平。哪怕是稍稍少一些也能够取得一定的战绩。但没有如果,战争就是如此的残酷。

    但这不能责怪英国人。因为他们之前也从未想到喷火式战斗机竟然成为了他们现在手上最强的空战武器。

    由于喷火的新式结构,特别是那革命性的机翼结构,在批量生产时给工厂带来了无数麻烦。得益于简单的结构,竞争对手“飓风”的产量则要高得多。

    是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工厂直到1938年年中,才开始量产喷火。甚至直到了战争爆发前才逐步交付英国皇家空军。

    虽然喷火式战斗机在空战中良好的表现让英国空军注意到了这款战机,但它复杂的结构性还是无法迅速的将产量提升起来。

    而历次和德国空军的交手,也让英国损失了一部分正在服役的喷火式战机。这导致的是喷火式战机的数量一直就不多。

    如果不是这几个月德国都处在蛰伏阶段,或许英国人现在拥有的喷火式会更少。而现在。整个英国的喷火式战机,超过了三百架全数出动。

    而随着德国空军的抵达,吕特晏斯终于深深的松了口气。只要不出意外,那么这些英国人,他们是输定了!

    “他们输定了!”和吕特晏斯一样看法的。是远在万里之外的国防军现任敌前总指挥屠三炮。炮爷轻蔑的看着那漫山遍野乱窜的东南亚皇协军,对着身边的几个将领道。

    这两位的心情是不一样的。吕特晏斯是松了口气,而炮爷则是神情中带着放松。岗村宁次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他不应该轻易的让大部分的日军就此撤离。

    这些东南亚的皇协军既然会抛弃欧美人臣服在获胜的日本人脚下,那么他们自然会再次选择臣服在作为胜利者的国防军的脚下。

    冈村宁次给大本营发去的电报很快就获得了回应,大量的船只无论是军舰还是民间货船、渔船都拼了命的向着浙江的海岸线赶来。

    囤积的十余万日军,仅仅是一个上午便有四万余人被接走。很多人直接是被堆上了货轮。拉猪仔一样的拉回日本。

    现在只要是能活命,大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是以,冈村宁次的要求很简单。尽量多的把人装下去,尽量多的把人带回日本去。

    “告诉陈海华。可以出动了。”炮爷洒然一笑,对着身边的一个副官便道:“怎么打,他比我清楚。能打多少,就看他本事了。”

    在得到袭击计划的第一时间。陈海华就赶到了浙江。二十余万的俘虏现在已经增加到了四十万之多。陈海华毫不客气的扣下了数万人,给自己在划定的区域内修建了一大批的临时机场。

    而同时。大量的虎头蛾、虎鲨乙型、虎鲨甲型……等等战机不断的进行转场。甚至转场过来的战机里,还包括了刚刚根据美国提供的设计图、原型机所制造出来的B-24“解放者”式轰炸机。

    当然,这款战斗机现在不叫B-24。它的名字已经变为“鲲鹏一式轰炸机”。

    有了美国提供的设计图和原型机,国防军航空研究院的研发人员们很快的便摸索出了这款轰炸机的制造、生产工艺。

    而现在战况紧急,已经容不得太多的时间来做测试了。是以仅仅是在试飞并没有不良表现一周之后,鲲鹏一式轰炸机便被推向了战场来检验它的能力。

    “子恒,沉住气。”陈海华就像是个喋喋不休的父亲在不断的对着高志航唠叨着,他已经准备过段时间就逐渐的将空军放到高志航手里。

    随着年纪渐渐的大了,陈海华发现自己不再像是从前那样的有精力来处理所有的事情。他需要有人来逐步的接手他的工作,而高志航便是他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这次好好打!打出咱们空军的威风来,别叫那些小鬼子轻易的就逃了。”陈海华将这次的作战,全数的交由高志航来指挥。

    但对于大面积的海上作战,尤其是空军与航母机群在海面上作战这还是空军的头一次。是以。不放心的陈海华还是选择了直接到机场。

    但他同时也决定不去插手指挥,将一切的指挥权全都下放到高志航手里。不过这位老人还是忍不住的对高志航唠叨了起来。

    “知道了,司令!您就瞧好了!”高志航行了一个军礼,转身下去下令各机场进入战斗状态。华南、华北、华东三大军区所有的战机现在都归高志航指挥。

    而这些战机这段时间除去少部分用于作战之外,大部分都在蛰伏状态。为的就是让他们养好精神,然后专门去对付日军的海军和那些带着日军撤离的船只。

    嗡嗡嗡的轰鸣声在机场响起,一架架的虎鲨甲型首先冲天而起随后在空中盘旋。在下面的飞机也一架架飞上来,组成了编队之后他们才向着预定的海域杀去。

    “快!马上登船!物资都送上去,分开来!不要挤……”港口上忙忙碌碌。大量的日军士兵和物资被一批批的送上来船。

    而在港口办公室里的冈村宁次却捏着电报脸色铁青。电报是告诉他,前线的阵地已经被攻破了。那些东南亚皇协军在关键时刻选择了倒戈,他们竟然打起白旗向国防军头像。

    而同时拿着那些日军配发给他们的枪支反击阵地上作为督战队的日军。冈村宁次他们一直就看不起这些东南亚皇协军的作战能力,是以在撤离的时候留下的督战队并不多。

    这导致的是濒死的东南亚皇协军的们嗅到了作反的机会,他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叛乱。阵地上的日军虽然无法歼灭这些叛徒夺回阵地。但要突围还是可以做到的。

    大部分督战队在东南亚皇协军的包围之下,突了出来。但为了给主力部队争取撤离时间,他们选择了在路上再次构筑阵地,阻击尾随而来的国防军。

    “他们都是帝国的勇士!而那些该死的东南亚猴子,这些应该全都被抛到垃圾桶里的废物出卖了他们!”松井太久郎看着电报狠声道。

    “现在说什么也无济于事,我们加紧撤离吧!”冈村宁次的话有些悲凉的味道。他手上除去日军之外,已经没有预备队了。

    当决定执行撤离的时候。所有的东南亚皇协军都被派往前线接替日军的阵地位置。现在在日军原本的阵地上,有超过了七十万的东南亚胁从军在作战。

    他们投降了多少、还有多少在作战已经无从知晓。而冈村宁次现在能做的,只有是让在这里受困的日军尽快的撤离。

    “轰!轰!!轰……”重炮在阵地上掀起了一团团的尘土,那些临时工事内的日军在重炮的轰击中如同狂风中的稻草随时可能被冲击波击上天际。变成一团碎肉跌下来。

    重炮在轰鸣了约半个小时之之后,成群的国防军战士在坦克的掩护之下向着日军的阵地发动了进攻。

    现在步坦协调,步坦协调对于这些国防军的战士来说简单的就跟玩似的。无论是坦克还是步兵,都掌握住了互相之间掩护配合的要领。

    在无数次和日军的生死较量中。这种配合出来的默契不再生涩。

    “突突突……”日军阵地上的重机枪响起,子弹犹如雨水一般泼了出去。这些子弹打在坦克上激起了阵阵的火花。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嗵……轰!!”这些坦克从来就不会客气,只要是有任何一个日军的火力点暴露出来他们遭遇到的将是坦克直接的火炮轰击。

    这些虎式现在换装的全是口径的火炮,一炮之下基本整个机枪阵地就没了活人。哪怕是打的稍微偏一点,阵地上留下的也只会是死尸。

    “咕噜噜……轰!轰!!轰……”一枚枚的九九式反战车爆弹被丢了出来,这是现在日军唯一能够对付虎式的手段。

    但爆炸并没有完全能够伤害到这些坦克,更多是飞舞的弹片击伤了随着坦克作战的步兵。这些日军躲在战壕里,显然坦克直射的火炮拿他们没有办法。

    但这不代表步兵拿他们没有办法。掷弹筒早已经被国防军修进之后,装备到了班级的部队。遭遇了日军躲在战壕里的袭击,这些掷弹筒马上就发挥了自己应有的威力。

    “嗵嗵嗵……轰轰轰……”一枚枚的手榴弹被抛射进了日军的坑道里。爆炸声和惨叫声顿时响成了一片,大量的日军被手榴弹炸伤、炸死。

    剩下的那些知道已经无力回天,只能是顺着坑道不断的向后撤离。

    “池上君,这么打下去我们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联队长织田瑛大佐痛苦的抱着头,不忍看那些撤下来的日军。

    “作为军人,我们战死沙场无可厚非。但我们这不是在作战,我们这简直就是在送死!我的联队,到现在还能够作战的人员凑不齐一个大队。我相信你的情况也差不多……”

    池上真叹了口气。他们的旅团长在那些东南亚皇协军反扑的时候,便被流弹打死了。参谋长在第一次阻击战的时候。被一枚重炮炮弹击中身亡。

    整个旅团基本算是完了。抱着最后牺牲的决心,池上真和织田瑛两位联队长选择了继续阻击。但仅仅是两次的阻击,导致的是这两个联队剩下的兵力竟然凑不齐两个大队。

    这还是算上能作战的人员,也就是说他们连轻伤员和能够单手使用武器的士兵都算成是作战人员了。可就这,他们也凑不齐两个大队。

    “冈村司令官阁下的来电已经说了。我们必须要支撑到所有的部队撤离。”池上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在隆隆的炮声中对着织田瑛道。

    “现在是帝国撤离最重要的时刻。我们只能是支撑下去……”顿了顿,池上真喃喃的道:“我不想我的家人,和畑俊六阁下的家人一样的蒙羞……”

    听了池上真的话,织田瑛不再抱怨。现在畑俊六在日本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他的家人都被关进了监狱里,甚至有消息称畑俊六的家人都被以叛国罪处死了。

    叛徒的罪名将会永远的挂在畑俊六的身上。无论是池上真还是织田瑛,都不想自己的家人步上畑俊六的后尘。

    “池上君……再撤的话。我们也撤不出去了。即使突围,也失去了意义……”织田瑛轻轻的俯身,道:“那么,便在这里。我们和帝国的勇士们。一同为帝国尽忠吧!”

    “能与织田君一同成佛,这是池上的光荣。一路上,感谢织田君的关照。还请以后,多多关照……”池上真对着织田瑛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如果他们穿着干净的和服。在日式的房间里这么干并不出奇。可他们现在穿着一身破烂的日军军装,身上全是硝烟之色。还在低矮的防炮洞里这么做。便显得有些可笑。

    在做完了这些可笑的动作之后,织田瑛和池上真接开了衣服。将防炮洞里那一捆捆的手雷捆在了自己身上。

    而后走了出去,却见织田瑛对着外面的副官们咆哮道:“诸君!吾等皆是大日本帝国之光荣子民,今日虽深陷重围但切不可失我大和勇士之魂魄!便请诸君随吾,奋力一搏!为了大和男儿的荣誉!为了帝国!为了天皇陛下!”

    “板载!板载!!”那些日军的士兵也知道了,这是最后的冲锋。这一声声的“板载”声中其实更多的是无奈和绝望。

    “突击!!”当喊出了数声板载之后,织田瑛和池上真带着人便冲出了后方的阵地向着前方突袭而去。

    最后的这一千三百余人,这已经是织田瑛和池上真两人能够作战的部队了。剩下的全都是昏迷在防炮洞里的重伤员,又或是那些已经变成了残肢碎肉的阵地上的日军。

    “奶奶的!这帮小矬子还敢跟爷玩儿冲锋?!真是找死了!”第四军团第十一军三十三师九十七团团长辛阳荣举着望远镜嘿嘿的笑着。

    “骑兵腿快,让骑兵绕到他们背后去堵住别再给跑了。一连、二连分左右两翼包抄。三连稳住阵地,别出去死拼。”

    “把他们全突突了,扫干净了才让战士们上去补刀。明白么?!”辛阳荣立即下达了一个极为无耻的命令,而在辛阳荣身边的副官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己长官的态度。

    嘿嘿的笑了笑,便将命令传递了下去。

    九十七团很完美的执行起了这条命令。一连、二连三两下就从左右两翼对日军实施了包围。而骑兵更是顺利无比的冲到了日军的后方,将日军堵住。

    而池上真他们,基本就是抱着冲死的心思上来的。根本就没有去理会那些包围他们的国防军。

    “突突突……轰轰轰……”重机枪的轰鸣声,和坦克炮火的爆炸声响彻阵地。无数的日军当场被扫成了一具具破碎的尸首,池上真则是被一枚炮弹直接炸死当场……

    码头上,冈村宁次捏着电报缓缓的登上了一艘战舰。这是池上真他们最后发来的诀别电。冈村宁次知道,这意味着最后的一处阻击阵地已经失去。

    现在国防军正势如破竹的向着港口杀来。但冈村宁次庆幸的是,中国派遣军的大部分士兵已经登船,即使现在国防军赶来也不过是看到自己的背影而已。

    港口上还留着一个联队。他们是用于最后阻击国防军的部队。而随着一声声汽笛的长鸣,运输船缓缓的驶出了港口,向着大海划去。

    他们将汇合外海的日军舰队,向着日本本土撤去。在那里他们会被整编,然后加入新的部队。或前往东南亚。或留守日本本土。

    日军终究没有敢让船队单独行动,他们也担心单独行动的船只会遭遇到国防军的海军袭击或空军的轰炸,是以动用了整个联合舰队前来护航。

    “真是丢脸的失败!这些陆军的马粪们,果然是只能给帝国抹黑。”日本海军第二遣中舰队司令长官高须四郎中将看着渐渐消失的港口,骂道。

    而他身边的副官则是耸了耸肩,没有接话。但随即,高须四郎和他的副官便充满了惊恐。因为他们远远的看到了成片成片的飞机飞来!

    “敌袭!敌袭!!”凄厉的叫喊声和警报声顿时响彻了所有的战舰,护航航母上的飞机不断的紧急起飞迎敌!

    此时,美国白宫总统办公室内。罗斯福拿着两份报告脸色阴晴不定。这两份报告中的一份,已经被印制成了报纸发放了出去。而另一份虽然罗斯福压着但这件事情也隐瞒不了多久。

    《睡着的狮子的觉醒——中国国防军已将日军全面驱逐》这是一份会被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消息。而另一份被罗斯福压制的。则是《大英帝国的日暮——英吉利海峡英国舰队被德国击溃》。

    第一份基本属实。而第二份,却有些宣传的意味。英国海军在英吉利海峡的战况大致已经被传回来了。

    德国人在敦刻尔克对自大的英国人设下了要命的陷阱,他们在哪里布置了自己所有能够用于海战作战的部队。

    包括了潜艇、水面战舰、空军……等等。且为了这次战役,德国人应该准备了很久。甚至他们可能在敦刻尔克附近修建了大量的机场。不然他们的战斗机不会来的如此之快。

    更残酷的是,英国海军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还会遭遇潜艇的袭击。而这时候并没有声纳。要对付潜艇只能是依靠经验。

    英国人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了代价。他们的八艘航母,被击沉了五艘。剩下三艘受到重创,甚至一艘在飞机护送回航的时候沉没。

    而空军方面,英国人损失了七成的战机。这其中包括了为数不多但战斗力极强的喷火式战斗机。损失最惨的就是喷火式,基本所有参战的喷火式尽数损失。最终能够撤回来的,不到二十架。

    罗斯福最终没有压制住这两份报告。它们被如实的刊登在了《华盛顿邮报》上。

    一时间,举世哗然!一时间,风声鹤唳!!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