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八章 过山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山本!我需要解释、帝国需要解释,天皇陛下和帝国臣民们也需要解释!”不出沈鸿烈所料,现在山本五十六在日本的御前会议上出现了。

    直接抛弃了数万日本陆军,这引起的震动是极大的。红了眼的陆军甚至已经有人举旗在大本营门口高呼杀掉卖国贼山本了。

    陆军参谋部的参谋们在得知了整整数万的日军士兵,被抛弃在茫茫大海上的消息之后直接就瘫了。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数万士兵的问题。更大的问题是陆海军在这次的战役中损失的那些船只!

    这直接关系到了东南亚地区资源运输的问题。为了满足陆军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人撤出来的要求,整个日本的所有船只几乎都被搜刮一空了。

    身为首相的东条英机为此,甚至不惜亲自去找那些大财阀进行谈判。以东南亚资源开发为诱饵,换取他们大批船队的绝对支持。

    虽然陆军很强大,首相的权力很大但他们也不想彻底的把日本的财阀们全得罪光了。很多的财阀事实上和陆军,甚至皇室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如果陆军和东条英机强迫他们出船,一旦反噬则不是陆军能够承受的起的。

    而这一次,这些财阀们的船只几乎全军覆没!这带来的后果是剧烈而可怕的,这些损失巨大的财阀们现在已经红了眼,如果陆海军不给出一个说法他们肯定会闹到天皇那里去。

    东条英机现在很头疼。财阀们已经明里暗里告诫了这位首相,陆海军必须要给他们做出补偿。否则的话……

    剩下话不用说东条英机也知道。这些财阀都是随着日本一路成长起来的,甚至有的还能追溯到明治之前。

    说到底,别说他东条英机了就是闲院宫载仁也不敢完全把他们全得罪死了。

    而如果不是这次实在损失太大,这些人也不会直接和东条英机叫板。可这一次性的,几乎所有的船队都在这一次的战役中全没了。

    换谁都得着急上火。这些财阀没有直接动用自己的关系和势力收拾东条英机已经算是冷静了。

    “我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当时的情况我没有其他选择,或者让联合舰队全部葬身在大海上,又或者我们选择壮士断腕……”

    山本缓缓的站起身来,他身边的海军将领们都不忍看他。尽管大家都知道,山本的选择是正确的。这次仅仅是损失了一部分的战机和一艘老式战列舰,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次的战事可比上次在上海的烈度更大,上次都损失了两艘航母和两艘战列舰。相比起来,这次的损失小的多。

    “这么说,放弃船只及那些陆军军人的命令是你下的了?!”东条英机直接略过了山五十六的解释。断然道。

    现在东条要的就是山本五十六承认他下令放弃那些船队,这样有了山本五十六这个背黑锅的那么他也会轻松很多。

    “是我下令的,我也愿意为此承担一切责任……”山本沉默了一会儿,道:“首相大人,任何大本营对我的处分我都愿意一肩承担。那些联合舰队的其他军官及士兵们。仅仅是奉命行事。还请不要为难他们……”

    “这件事情不用你操心,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回大本营等待陛下对你的圣裁。”东条英机一挥手,对着山本五十六道:“先顾好你自己吧!”

    山本五十六深深的叹了口气,事实上在做出放弃那些船只的决定的时候他已经猜到了自己回到日本之后会面临着什么。

    山本并没有再做更多的辩解,而是起身在宪兵的押送执行离开御前会议。

    “首相阁下,我想你也知道山本的选择是正确的。在那种条件之下,我们根本就无力和国防军作战。”海军的负责人伏见宫博恭王看着山本的背影。叹气道:“详细的战报,相信首相已经看过了,至少我觉得山本的处置并没有错……”

    伏见宫博恭王到底是皇室的身份,东条英机哪怕是再不满也不敢对他无礼。却见东条英机微微的躬身后。道。

    “殿下,我也想告诉您。这实在不是我不通情理,您知道为了这次的撤退我请求了财阀的帮助。而他们在这次的战役中损失很大,在这点上如果我们不做些什么那些财阀不会善罢甘休。”

    东条英机的话很隐晦。但伏见宫明白东条这是在要价呢。付出代价,必然是海军去付出。说到底。做出了这个选择的是海军那么海军就必须要承担责任。

    现在的情况是东南亚的资源暂时没有办法送回来了,剩下的资源肯定是要用来打造运输船队。那些损失的财阀的要求很简单,至少他们要补充一部分那些他们已经损失的船队。

    也就是说,海军需要拿出自己的资源来建造运输船然后补贴那些财阀。换取那些财阀不追究山本,至于陆军方面海军也需要做封口。

    否则的话,这两方一旦任何一方穷追猛打对于海军来说都是极大的灾难。而东条英机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转过来了。

    闲院宫载仁看似不经意的扫了伏见宫一眼,但那微微浮起的眼角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海军放弃一部分自己的利益,在他看来这是喜闻乐见的。

    “我们现在的储备物资,除去必须的一部分之外大约还能够建造八艘万吨巨轮。”作为海军的军令部首脑,伏见宫自然是对海军的储备了如指掌。

    而要给出八艘万吨巨轮的话一出口,在场的海军将领们脸色都变得铁青。这直接就是从海军的牙缝里抠出来的啊!很多的战舰和舰载机建造工作,将会因此而停摆。

    “一年内从东南亚运回来的资源,海军只要三成。”那八艘万吨巨轮,是补给那些财阀的。而陆军这边,可不好糊弄。

    伏见宫琢磨了一会儿,一咬牙道:“我相信。这样的话大家都不会再追究了吧?!”

    闲院宫点了点头,看来海军这是下了血本了。东南亚的资源一年之内只要三成,这对于海军来说无疑的挖肉。

    “殿下,虽然我不想说但还是不得不说。”东条英机微微的躬身,对着伏见宫道:“至少在半年内,山本需要呆在预备役里。这对于帝国臣民,对于陆军都是必须的交代。”

    东条英机的意思很简单,无论如何山本五十六在这个风口浪尖之上必须要受到惩罚。当然,在风平浪静之后海军可以再次调用他。

    但现在必须要表明态度。这也是对公众舆论的一种交代。不能你葬送了数万陆军士兵,却一点儿皮都没有擦伤吧?!这会让所有人寒心的。

    这次的御前会议不同于以往,会议上没有任何一份的记录存在。所记录的,只有最初对山本五十六问询的那一段,之后的海陆军及首相之间的沟通则完全的没有任何的记录存在。

    山本五十六回到日本三天之后。内阁宣布的对山本五十六的处置。山本五十六及两位帝国海军舰长被下放至预备役。

    而同时,多位联合舰队的军官、士兵被勒令退役。伏见宫博恭王亲自在广播上对外发表讲话,对此事造成的影响表示道歉。

    “我们的牺牲太大了,仅仅是于我。这并不值得……”山本五十六现在身在伏见宫博恭王的办公室里,在窗外则是一片的声讨山本五十六的横幅。

    “为了你能够继续为帝国奋战,我觉得这是值得的。”伏见宫冷然的看着下面那些三三两两打着横幅的人群,道:“如果不是你当机立断。我们的损失会更大。”

    “仅仅是八艘运输船而已,我们给的起。不过是一年内减少资源的供应而已,我们也可以负担。但如果你不再指挥,那么我没有把握还能够在下一次的和敌人交手的时候可以全身而退。”

    伏见宫博恭王看的很远。山本五十六的价值便在于此。如果这次没有了山本,那么日本联合舰队的损失绝对不止这么点儿。

    甚至很可能主力战舰都会被摧毁在海面上。战报已经记录了在战斗后期,国防军的轰炸机部队带着那些可以击沉航母的重型炸弹赶来。

    如果不是山本提前决定了全速撤离,并在那个时候正好赶到了战斗机作战半径的边缘海军会有多大的损失。谁也不敢说。

    仅仅是军舰的损失,还不是太大的问题。那些有经验的水兵的损失。才是最严重的事情。一旦联合舰队损失太大,那么要形成战斗力就得需要更多的时间。

    甚至可能会因此而引起连锁反应——美国人想要报珍珠港的一箭之仇那也不是想了一天两天了。如果联合舰队损失太大,难保美国不会考虑对日本实施打击。

    “山本,你的存在在我看里比两艘甚至五艘航母都要重要。因为你,我们会少损失很多的航母。”伏见宫显然很看重山本,转过身来拍着他的肩膀道:“先委屈一下,在预备役等着。正好我们的战舰也需要维护。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会让你再出来指挥的。”

    “哈伊!!”山本躬身,对着伏见宫感激的大声道。

    而此时,龙家老三龙绳曾正带着人在密支那边境上发动强攻。在空军汇报战果之后,国防军总指挥部就对西南军区下达了作战命令。

    首先便是由西南军区对缅甸的密支那地区、奠边、凉山……等等边境发动强攻,而主要负责缅甸密支那地区主攻的,便是龙云的第三子现在风头正劲的龙绳曾。

    “炮!火箭炮呢?!全他奶奶的死家里了?!赶快给老子打掉他们的火力点!”龙绳曾现在已经是团长了,可这位团长似乎从来不满足呆在后方。

    按他说,得杀到前线去那才叫汉子。华南、华北和华东军区的战友、同学取得的战绩让他眼红,那些带着军功章的照片寄到他手里的时候,龙绳曾就暗自发誓自己不能比这些老战友、老同学要差。

    所以,当西南军区接到了作战命令之后早已经谋划了八百遍的龙绳曾带着自己的部队风一样的杀入了密支那。

    三两下功夫,竟然一口气打到了密支那的莫冈地区。若不是日军和当地胁从军紧急支援。甚至他可能可以一路直接打到加迈等地。

    “嗖嗖嗖……轰轰轰……”后方传来一阵阵的火箭弹发射声,十数枚火箭弹直接打在了日军的阵地上,顿时掀起了一片尘土。

    “突突突……”下面的重机枪也开始了嘶吼,而后突击队开始向着阵地杀去。没一会儿,这些突击队便已经杀入了日军的阵地中,双方随即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

    龙绳曾抡着大刀一马当先,咆哮着冲上了阵地手起刀落之下数颗日军的人头在飞舞。见的自家团长如此彪悍,下面的战士们士气大振。

    源源不断的战士冲上了已经突破的日军阵地,呐喊声和厮杀声在阵地上络绎不绝。这些战士们多是经过了半年多甚至一年丛林作战训练的。早已经习惯了热带作战的气候和作战方式。

    训练时期看着别的军区的战友立下战功的憋屈,在这一刻如火山般喷发了出来。这处阵地聚集的一个大队,在一个多小时的战斗中几乎伤亡殆尽。

    被迫之下,日军选择了撤出阵地。气喘吁吁的龙绳曾没有吩咐追击,现在他的团伤亡也不小。满编近四千人的加强团。一路打过来到现在不足两千人。

    且天色渐晚,龙绳曾只能是吩咐下去打扫战场并开始扎营修整。

    然后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了自己的直属上级。很快这份战报便交到了作为军团总司令的卢汉的手里,捏着战报卢汉很是欣慰。

    “好歹是没堕了龙主席的威风,绳曾这回打的不错!”卢汉捏着战报笑呵呵的道。龙云和卢汉两人交情深厚,且互相之间极为信任。

    老卢从辛亥时期开始,便一直就是龙云的心腹。甚至在辛亥数年之后,还跟龙云的表妹龙泽清结为夫妇。这让双方的关系更近一层。

    “把电报转发给总指挥部。唔……请示指挥部,是否能够将此情况告知龙省长。”在国防大学进修过的卢汉知道国防军的军规极其严格,这种战报按说是不应该发给龙云这个作为地方长官的知道的。

    但卢汉还是想要将这件事情告知自己的老伙计。龙绳曾从前虽然为人四海,也很得龙云喜欢。但龙绳曾对于京剧的爱好。却让龙云很是不能接受。

    且龙绳曾说白了还是江湖气太重,这孩子在云南的各大山头那都是有名号的。甚至有些时候,摆出他的名号比他老爹的还管用。

    历史上龙绳曾凭着自己的威望,发动了滇中数十万百姓修建了抗战时期极为重要的滇缅公路。

    而同时。作为被云南各界人士推举为云南司机联合会董事长他竟然做到了在盗匪横行的云南,完全保障住运载国际外援的抗日物资车队。顺利地通行在这条中国与国际的唯一陆地运输线。

    这份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但在习惯传统的龙云看来,儿子这是不务正业。整天和三教九流的人混杂在一起,败坏家风。

    所以,卢汉才会想着将这份战报发给龙云让他安心。龙绳曾已经长大成材了,不再是那个只会厮混在三教九流里的儿子了。

    “轰!轰!!轰……”在奠边作战的龙绳祖可就没有他弟弟那么好的运气了,他的二十四师在刚刚上阵就遭遇到了日军的强力阻击。

    日军在五处高地上,拢共布置下了一个旅团的兵力。而奠边的情况远远比密支那要复杂,这里临近泰国,而泰国则是早就已经在日军攻下了东南亚之后宣布加入日军阵营。

    因此,日军可以和从容的自泰国将兵力调集过来。而同时,也能够得到泰国提供的补给和兵力支持。

    “去问问杨伯成,他娘的他会不会打仗?!不会就给老子撤下来,别在上面给我丢人现眼!!”龙绳祖看着胶着的战况,愤怒的咆哮道:“来人!集合警卫营,准备跟老子上!”

    却在这个时候,龙绳祖眼见着第五四一旅旅长杨宏光灰头土脸的走进了指挥部。那满身的硝烟说明了这位旅长经过了怎样的苦战。

    “师长,我知道您在发火。觉着我杨伯成这是在偷懒,怕死。但我想说的是,我五四一旅上下,就没有一个不带把的汉子!”说着,杨宏光咬着牙,眼中泪光盈盈。

    “我五四一旅,两个团长一死一重伤。营长战死三个,连排长损失了三分之一!现在能站起来的汉子,都不到一个团!您说说,我五四一旅怕死了吗?!”

    龙绳祖闻言一叹,对着杨宏光挥了挥手让他坐下。

    “咱们现在时间不多了,这次华南、华北和华东三大军区在山东、江浙都打了个出彩。而打着名号出国作战,这却是咱们西南军区吃的头一口。不能尽快拿出成绩,我们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跟指挥部要新装备?!”

    龙绳祖一叹,道:“伯成叔,我这也是着急啊……”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