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 来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龙绳祖能不能想到办法暂时是没有消息的。有消息的是,那位安南强柢亲王的特使悄然的从上海抵达了帝都。

    在通过外事部门的联系之后,他得以见到联合政府外交部副部长阎晋鹏。阎晋鹏原本是隶属情报部门的,后来在王亚礁全面接手情报部门之后他便被派往外事部门协作工作。

    他的任务,主要是接待一些表面态度但却关系隐蔽的联合政府对外关系。比如纳粹德国的使者、苏联的使者,还有现在的强柢的使者。

    “梅先生,很欢迎你来到帝都。希望你在这里过的愉快,同时也希望我们将来可以有更多的合作。”阎晋鹏笑眯眯的对着面前的这位强柢亲王特使——梅青秋道。

    虽然阎晋鹏是笑眯眯的,但梅青秋却背上冷汗直流。梅青秋很清楚,自己所代表的强柢亲王跟现在的联合政府是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的对手。

    现在殖民了安南的日本人,刚刚才从中国被击退。甚至数万的俘虏正被驱赶着前来帝都。他们将接受调查和审判,那些没有犯过太重罪行的才会有机会做苦力。

    而那些曾经被记录在案杀害中国人的,将会被依法枪决。梅青秋是见过这些俘虏的,在来的路上那些穿着日军军装催头丧气的俘虏们就好似丧家犬一样的被押送着。

    那一路上的情形,看的梅青秋心里暗自心惊。曾几何时,中国没落了。甚至作为属国的安南都直接不将这个自己曾经的宗主国放在眼里。

    的确,哪怕是在辛亥之后中国依然是列强们瓜分的对象。甚至其惨状比之清末时期更甚。满清好歹还是统一的国家,而辛亥之后中国彻底的沦为了列强们的斗兽场。

    一个个被扶持起来的代理人,你方唱罢我方登台。几乎每一股势力的背后,都站着一位列强在支持。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安南根本就不认为中国有什么值得自己学习的。是以他们将目光转向了转型成功,并成为二等列强的日本。

    可这一切,在那位猛虎出世之后被打破了。他用一连串的军事胜利和眼花缭乱的外交策略,奠定了现在的联合政府的基础。

    随后,在南京国府彻底的败亡之后联合政府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强柢不是笨蛋,实际上从猛虎入关之始他便一直在留意这位声震寰宇内外的国防军总司令。

    金九的朝鲜政权的成立,让他感到欣喜。这在他看来是东南亚曾经中国属国可以独立的一丝曙光。为此他曾亲自乔装前往朝鲜,调查到底金九是国防军的傀儡还是真的成为了独立国家。

    调查的结果让他很意外。除去军事之外,基本上现在金九的朝鲜完全是独立运作的。政府的首脑是金九。而大部分的公务员都是考取上来的。

    他们需要到邻近的东三省进行政务学习,所有的官员几朝鲜高层都是本地的朝鲜人。而朝鲜的资源并没有被国防军直接侵占,所有的资源开发都被以购买或分成的形式存在。

    说到底,联合政府还是占了朝鲜不少的便宜。但算下来强柢自己都觉着划算。朝鲜一个小国能打什么仗?!最多持续一年的战争,就足以将他的财政拖垮。

    而交给国防军。至少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不是?!其次,资源开发方面联合政府并不是白吃白拿,这可比日本人强多了。

    官员任命及内政方面,强柢相信朝鲜会和国防军有一定的协调。但就官员基本全是朝鲜人来看,金九的自主权还是很大的。

    不占你便宜,给你训练军队、给你做保护伞。这样的大哥不跟那还跟谁?!强柢在了解完情况之后,心底一片火热。

    但随即二战的爆发。让他犹豫了。国防军似乎对英法有着一定的克制。虽然他们收复了英法美等国在中国的租界,但似乎没有提到要帮自己这些属国解锁。

    这让强柢很是犹豫,自己是否要跟国防军进行进一步的接触。且当时强柢仅仅是个流亡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势力和力量去跟国防军谈合作。

    好歹人家金九还有各种刺客做过刺杀。宰掉了一大批的日军将军、参谋做见面礼。强柢总不能宰掉一批法国人做见面礼吧?!

    至于日本人,他在流亡的时候还依靠日本人的支持呢。更不可能在情况不明朗之前,和自己的金主翻脸。

    这件事情的转机,在于日本发动的东南亚战争。在日军进入了安南之后。强柢便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很清楚,日本人要的是一个傀儡。而只有跟国防军接上头。安南才能够真正的实现独立。反正安南自古不是变成中国的领土,便成为中国的属国。再次成为属国,强柢觉得安南人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心理压力。

    “阎部长太客气了,梅青秋愧不敢当呀……”面对着这位联合政府外交部副部长,梅青秋可不敢拿大。赶紧起身伸出手来道。

    “安南自古和中华唇齿相依,亦是中华是属国。虽法夷、倭寇占我国土,然我安南向中华之心未曾改也……”

    梅青秋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一张口就是提及了安南从前和现在的状况。更是隐隐的点明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继续做联合政府的属国。

    而阎晋鹏是什么人?!先是在情报口呆了多年,随后在外事机构各种牛鬼蛇神都没少见。梅青秋的这点说法,不会让他心里有任何的波动。

    当然,脸上阎晋鹏还是表现出了极大的欣慰。但在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阎晋鹏眼中的余光却还在扫着梅青秋。

    阎晋鹏需要判断出到底梅青秋这次过来,怀抱着多大的诚意。而他们又打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换取国防军的支持。

    “哈哈哈……安南和我中华,自古便有不少的渊源。过去是我们自身贫弱,才导致了安南的现状。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有一定的实力了。那么只要安南愿意我们还是会履行宗主国的责任的……”

    阎晋鹏的这番话,算是点到为止。首先是表明了安南的情况中国确实有责任,但当时是自顾不暇所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现在,阎晋鹏也说的清楚。“履行宗主国的责任”,也就是说安南需要承认中国联合政府为宗主国,那么联合政府才会考虑对安南实行支援。

    不然,你又不是我的属国我干嘛耗费自己的实力去帮你啊?!现在联合政府也在作战呢,自己的资源都不够用啊!

    “这是必然的。”梅青秋显然听懂了阎晋鹏的话,笑着接口道:“朝鲜也曾是中华属国。现在也是依靠着我中华,才得以摆脱日寇之殖民。相信在宗主国之支持之下,我们安南也会走上自主、自强的坦途……”

    阎晋鹏并不意外梅青秋会提到朝鲜。安南人既然敢来,那么肯定是有进行了全方位的研究的。而国防军曾经合作成功的案例,就是金九现在的朝鲜。

    他们不可能会不关注朝鲜现在的情况。梅青秋如此说。一方面是夸赞国防军的战斗力。但另一方面,也是提出想要和朝鲜一样地位的要求。当然,他们负担的责任也会和朝鲜相同。

    “唔……那么,现在我们想要知道的是你们的安南王保大,他对此事有何看法。”阎晋鹏笑眯眯的对着这梅青秋道,他知道这人其实是隶属强柢的。

    说白了,他根本就不是安南王保大的人。也就是说。他其实没有任何的官方身份。而阎晋鹏将此事点出来,不是为了逐走梅青秋。不然他也不会来见他。

    相反的,阎晋鹏点出此事为的是压低梅青秋的筹码。你一不是官方的身份,二又没有太多的根基。我要扶持你那么你要给我的利益也不能少啊。不是么?!

    “哼!保大此人,已经失去了我们的尊敬。他先是卑躬屈膝于法夷,最近更是受倭寇之蛊惑入其联盟,出卖安南之利益!所谓道不同不相与谋。青秋乃是曾发动多次反法夷起义之强柢亲王之下属,与那保大不同!”

    梅青秋的这一番话说出来。阎晋鹏不由得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梅青秋刮目相看。他这番话首先是点出了现在的保大已经跟日本人合作了,难道国防军要支持他么?!

    显然,联合政府不可能这么做。也就是说,基本保大没有太多和联合政府合作的机会。其次,他点明了强柢曾经领导过多次的抗法起义。

    也就是说,强柢在安南国内无论是人望还是资源,都不弱于保大。这算是变相的对阎晋鹏点明了强柢手上的本钱。

    能够支持数次的起义,那么强柢手上肯定是有一批作战力量而同时也是有着一定的财力支持的。这些都是强柢来向国防军讨合作的底气。

    毕竟金九当年人不多钱也没多少,可以算是一穷二白。甚至不时还得让下面的人做杀手赚外快来支持他们的事业。而强柢就好多了,好歹手上还是有人有钱的。

    “当然,我们也认为保大现在的做法已经损害了安南的利益。但似乎强柢亲王,在日本的时候也曾和日本高层交往过不是吗?!”阎晋鹏笑眯眯的道:“根据我们最近的消息,强柢亲王的几个支持者,还出现在了日军的皇协军里协作作战呢!”

    梅青秋被阎晋鹏的话直接噎住了。这可真是不好书了,强柢的确和日本人不清不楚。而这个情况,梅青秋也是知道的。

    强柢抱着的心思很简单,如果国防军接纳自己那自己便周旋在日本人和国防军之间尽量的收取好处壮大自己。日本和联合政府谁笑到最后,自己便听谁的。

    当然,这前提是强柢统治下的安南能够拥有自保能力不惧这两国的秋后算账。但事实上他忽略了这种做法最大的问题,他这么做导致的没有人会真心愿意帮助他们。

    扶持了你,却最后养虎成患。你以为人家是傻子么?!

    “这些情况我会转告给委员会,但具体的决定我并不能做出保证。”阎晋鹏笑眯眯的对着说不出话来的梅青秋道,他现在已经摸清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回去之后,他会让四处给他找来关于强柢的所有资料。加上他自己的看法和评价。送往联合政府中央委员会。

    而更具体的决定,则是需要包括林森及宋夫人在内的中央委员会来做出决定了。

    “梅先生可以先到东方饭店下榻,有消息了我们会通知您。”说着,阎晋鹏笑眯眯的道:“或许,强柢亲王会需要亲自来一次帝都。毕竟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他亲自来谈的。”

    “那么,此事就麻烦阎部长了……”梅青秋站起来微微的鞠了一个躬,轻声道。而阎晋鹏则是连道客气,将梅青秋送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随后阎晋鹏拨通了几个红线电话。而几个大袋的文件被送到了他的案头。在细细的看过之后,他将报告写好直接夹在文件里带到了会场。

    这次的会议,是在联合政府的办公楼里召开的。文件已经被做出了好几份,分发到所有的中央委员的手里。

    联合政府中央常委的人数并不多,仅仅是七人而已。保持这个数量。为的是投票的时候不会出现僵持不下的局面。

    “哼!这个强柢,还真的好心思哪!想着从咱们这里多占便宜,又想着同时在日本人那里伸手。呵呵呵……”林森冷笑着放下了文件,对着众人道:“小聪明有余,大智慧不足。此人成不了什么大事。”

    林森的话倒是一语中的,历史上强柢在其后的确没有做出什么大事来。甚至影响力连他的皇兄保大的一半都不到。

    在二战结束之后,虽然活跃了一阵子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孤独病死在日本的一家医院里。

    “这倒也不怪强柢。他出身便是亲法的家族。他学习的也是欧洲人的那一套,利益至上么!”国防军总司令屠孟贲冷笑着。

    很多人都在说什么“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但哪个傻逼如果用这句话来做人,或者是用这句话来治国那肯定他得被坑死。

    这句话说出来。心底里的想法就是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先。诚然,在某些时候可以这么做。但所有的事情都以此为基点,那么扯来扯去最后就是没有国家愿意和你打交道。

    欧洲因为他们的国小,且几乎少有和平时期。并很多时候。他们的行事准则以家族为基准是以他们的外交政策实施的是“利益为先”并不出奇。

    但如果作为一个大国,你还这么干就显得没有了大国的气度。

    关于这点。我们可以从历史上的某些发生过的事情看出来。历史上在中国在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之后,开始逐步的援助包括了大批的亚非拉国家。

    当时高层提出的是三个世界的著名战略论断,声称亚非拉国家是第三世界,而广大发展中国家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基本立足点。

    这些事情在当时看来似乎在做无用功。甚至很多人认为这是白把钱丢水里了。可这件事情放了数十年后的今天来看,那些前面做的看似无用功的东西却在今天渐渐的显示出了他的威力。

    在非洲被欧洲国家所鄙夷、所歧视的时候,中国悄然而坚定的伸出了自己的友谊之手。同时还对他们提供了大量的援助,帮助他们修铁路、帮助他们修公路、建工厂……等等。

    而这些,在数十年后中国终于有实力可以经济进入非洲的时候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相比起歧视他们、掠夺他们的欧洲人来,非洲大陆上的人们更愿意相信曾经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依然愿意援助自己的中国。

    在后世,那个资源越来越变得重要的时代孤岛的日本也看到了非洲的价值。他们也试图和非洲人接近,并对资源进行投资。

    可惜的是,他们组织的经济论坛相应者寥寥。而中国所组织的中非合作论坛,出席的国家却达到了45个。

    且前来的都是45个非洲国家的外交部长、主管对外合作或经济事务的部长以及部分国际机构和地区组织的代表出席。

    如果没有前人在数十年前所埋下的根基,那么后世的中国要进入非洲也不会那么容易。而如果中国当时所执行的外交政策,也和欧美一样仅仅是利益为先那么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一个大国,或者说想要成为一个大国那么他的外交策略必然是要有延续性、要有持久性的。你必须要让你的盟友相信你会支持他们,而同时不会轻易的出尔反尔。

    不然合作起来你暗地里捅我一刀,我暗地里给你一棒那么事儿也不用办了。等着被人占便宜吧。

    “我觉得,这强柢还是可以扶持一下的……”屠孟贲笑着道:“说到底,他还是有些价值的嘛……”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