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一章 南安起风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他有小聪明,这不打紧。这样的人该拾叨的时候拾叨一下,他会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屠孟贲对于这种事情倒是很看的开,对着众人笑着道。

    “但他的那位皇兄保大,对于法国太亲了。就算他自己有脱离欧洲的想法,但他的内阁里早就被塞满了亲法派。只要那些人在,战后终究还是会有麻烦。”

    众人点了点头,确实如此。算下来法国好歹目前算是中国的盟友,如果是越南人自己要求倒还罢了。若是那些亲法派在政府以安南的名义,跟法国搞风搞雨那确实是有够麻烦的。

    “最重要的是,强柢没有太多的根基。除去日本人之外,他手上的人也就那么些。不然他也不会起义的那么多次,却没有成绩。”

    颜正清很欣慰屠孟贲的成长,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表现优秀都会有一种骄傲的心态。却见颜正清接着屠孟贲的话头道:“该渗沙子的时候,总参和内务部那边自己心里有底就好。总之,强柢这个人可用。但不可大用。”

    听这两位将话说完,林森也认同了此事。但他还是有些犹豫。

    “要是强柢在我们和日本人直接不停的周旋壮大自己,将来会不会变得不好控制啊?!”这是林森所担心的,毕竟强柢或许开始会忍气吞声。

    但将来一旦他掌权了,未必就不会清洗掉那些和联合政府有联系的。到时候联合政府除非干掉强柢,不然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而如果干掉强柢的话,那么很容易让其他的比如朝鲜之类的依附国家感到心寒。这终究是不甚可取的。但放任他的话,那么未必就不会有其他人有样学样到时候就真的是对这些附属国彻底失去控制了。

    而强柢这种人,明显的就有这种赌徒的心态。一旦时机成熟,他未必就不会尝试摆脱联合政府的控制。甚至可能会从此变成联合政府之敌也不一定。

    “如果是金九,我不会觉得有问题。可惜,强柢不是金九。至少金九还有把我们看成是宗主国,那些反日的机构都设在我们这里。现在哪怕是已经有一定的实力了,但还是比较在意我们的看法的。”

    说着,林森的目光以冷哼道:“我看不出强柢有这样的心态。他最早求助的是日本人,现在日本人过去驱逐了法国人,他就找到了我们。这样的人,他心里就不会考虑太多。只在乎自己的利益而已。”

    林森从心底里是不赞成和强柢合作的。在他看来。强柢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他就是一条白眼狼。好歹日本人养了他那么久呢,这还没有怎样他就已经找上国防军了。

    但同时林森也认为屠孟贲和颜正清的话很有道理。保大现在是决定和日本人合作了,且他的内阁里太多的亲法派存在。这些都是极其不利的因素。

    那些暴露出来的亲法派还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潜伏的。一旦战后那些亲法派找上了法国,说不准闹到最后联合政府白费了一番力气却是给别人做嫁衣。

    这肯定是林森所不能接受的。是以。在林森看来己方在某些层面上确确实实需要强柢这样熟悉安南、有一定人望和力量的合作者,来帮助国防军在安南的战斗。

    同时,在将来也可以保证安南可以成为中国的屏障和合作者而非欧美扎在亚洲的钉子。

    “既然是强柢来找我们合作,那他就要拿出诚意来。”颜正清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笑着道:“强柢如果没有办法证明他是真心的想成为朝鲜,那么我们也无所谓要资助他。毕竟安南的势力可不止他一家呢!”

    “阮秋翁,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颜正清笑眯眯的轻声道。而随着他的话出口众人都笑了。

    阮秋翁可比强柢勤快多了,人家在国防军取得了优势之后便早早的开始试图联系国防军。只不过阮秋翁的势力有限,屡战屡败且没有太厚的根基是以并不被联合政府所重视。

    虽然屠孟贲知道,这位阮秋翁在历史上曾经成为安南长期的、也是最重要的领袖。但屠孟贲却出奇的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的看法。

    阮秋翁本来在抗战爆发之后便前来中国联系抗日力量。但他得到的却是南京国府的抓捕和关押。好在后来国防军将他释放了,并允许他自由活动。

    这位阮秋翁切实的看到了国防军强大的力量,他非常希望能够借助这股力量来完成他的梦想。可惜的是,联合政府不甚在意他的想法。

    仅仅是总参的某个部门在和他联系。给予了他一部分的资助。但具体的军事训练、武器装备等完全是一片空白。

    “阮秋翁现在不是在广西么?!让他过来一趟好了。”屠孟贲也想到了那位想要求见自己的仁兄,只不过他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见到屠孟贲的。

    “让强柢也来。既然是要扶一个人咱们总得货比三家啊!”屠孟贲笑眯眯的道:“脑生反骨的,不扶也罢。但对于潜力股,我还是很有兴趣的。”

    阮秋翁现在过的极为不好。原本历史上可以给予他一些支援的苏联,现在自顾不暇导致了他领导的数次起义皆失败了。

    而一部分他的同志开始失去了信心。有人离散,有人背叛。阮秋翁至少目前来说,还没有看到他的理想有实现的可能。

    “说到阮秋翁,不得不说这人是个人才啊!”颜正清有些感叹,阮秋翁的资料他早就看过了。这位仁兄可谓是多才多艺,且本身本事不小。

    首先他本人精通英、法、俄等语,广东话讲得也极好。同时还能说带着广东口音的国语,这让他行事变得极为方便。

    事实上他在历史上便曾经于二十年代担任过当时某苏联在华顾问的翻译。负责的是每天翻译报纸并给那位顾问做文稿。

    既然阮秋翁和国防军接触上了,那么他的底细自然会被总参及内务部给全数摸通透。所有的资料全都被汇聚在了档案里,这些颜正清都曾翻阅过。

    颜正清将阮秋翁的情况一说,众人不禁唏嘘。若是他想要过点儿小日子。凭着他的本事不难成就富裕之家。

    但这人却选择了一条最艰难、最危险的道路,仅仅是这份勇气已经很让人钦佩了。而他现在在看不到曙光的情况下依然在坚持,这更让人刮目相看。

    “阮秋翁的确是个人才。心智也很坚定。但这样的人他能够接受我们的条件么?!”屠孟贲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对着众人一摊手道:“如果仅仅是从这些情况来看,的确阮秋翁比强柢要合适很多。但同时,他也比强柢要危险很多。”

    “强柢至少会在羽翼丰满以后,才会考虑冒险一搏。但我相信,这位阮秋翁绝对不会轻易的让我们控制住他。或许,一开始他就会准备好和我们翻脸。”

    彼之英雄。我之仇敌。有时候好人和坏人,并不那么好去区分。阮秋翁的确是个人才,也是安南的大才。但就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屠孟贲并不认为应该轻易的支持他。

    这种心里有理想的人,最难应付。尤其是多年的颠沛流离和各种争斗。一定将这位曾经的热血青年锻炼成了一个成熟的政治家。

    这样的人,比强柢这种墙头草难应付一百倍。

    “我同意总司令的看法。”颜正清笑眯眯的道:“但我要补充的是,如果我们让他看到安南会发展那么我想他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颜正清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轻声道:“这个世界,终究是大国的世界。只要我们成为大国,那么我想阮秋翁会知道应该如何选择。换而言之,如果我们没有办法让自己强大。那么即使控制住,也会逐步失去统治权。”

    “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聪明的合作者,比如金九。但我们不需要蠢货。”说着,颜正清笑了笑道:“当然。有时候蠢货确实会对我们有利些。”

    林森点了点头,他明白了颜正清的意思。很简单,如果联合政府能够确认在战后可以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并可以傲立于东方即使法国想要拿走安南也会变得不可能。

    但反之。如果联合政府在战后没有树立自己在世界上一定的权威性即使法国不试图拿到越南其他国家也会动手。比如美国,比如苏联。

    所以。如果能够确定自己在战后可以保证地位那么阮秋翁会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是个政治家,也是有大智慧者。他知道应该如何跟联合政府合作。

    而强柢不过是个墙头草。如果战后中国没有办法树立自己的权威性,那么就需要接触强柢这样的人并把他看好,这样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把控安南。

    “如果我们选择了强柢,我的建议是最好让阮秋翁失去他的作用。”颜正清继续道:“但如果我们选择了阮秋翁,那么强柢存在与否便无所谓了。”

    屠孟贲听到了自己老师的这句话,无声的笑了。他知道自己老师的意思。强柢在各方面都不是阮秋翁的对手。如果强柢上位,而阮秋翁还存在的话那么强柢能够在位置上呆多久就不知道了。

    反之,如果是阮秋翁上位强柢再如何蹦达也仅仅是蹦达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同时联合政还可以将强柢拿捏在手上,对阮秋翁形成隐隐的威胁。

    “那就让他们两个都来吧!”林森考虑了一会儿,道:“咱们把他们本人都见过了再说,既然是货比三家,咱们总得见到货不是?!”

    众人听的林森的俏皮话,不由得哈哈大笑。只有杨宇霆想到,或许曾经中国的命运也曾被列强如此的决定过吧?!只不过,现在中国已经逐步的走向了列强。开始进入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的时候了。

    “联合政府提出要见我?!”强柢此时已经秘密的进入了中国境内,虽然是兵荒马乱但安南和中国的边境线是在太长,很多的羊肠小道可以让强柢进入中国境内。

    “是的,殿下。梅青秋的电报里就是这么说的,他和联合政府的外交部副部长已经见过面了。对方应我们的要求向联合政府的委员会递交了申请,这份申请刚刚获得通过……”

    顿了顿。在强柢面前的这汉子道:“但据青秋得到的消息,同时拿到通知的还有阮秋翁。”

    “什么?!阮秋翁那样的人也拿到通知了?!哼,联合政府的这些人想要吓唬我,也得拿出个实力相当的对手啊!阮秋翁这人,算的了什么!”

    强柢很是不满的哼道。在他看来,阮秋翁就是个失败者。无论是人望还是实力,都没有办法和自己相比。

    好歹自己还能够组织出一些军队,同时能够弄到些武器。阮秋翁这些年尽是做一些翻译宣传,而且他的同伙都因为看不到希望都跑了不少。怎么能和自己比?!

    “殿下,我觉得此事并不简单。”这汉子眯着眼睛,对强柢道:“联合政府现在的实力,如果扶持阮秋翁的话,相信他不久就能够组织起自己的队伍。甚至很快就能够协助国防军作战和后勤。阮秋翁的那些同志在知道能够获得联合政府的资助后肯定可以招揽不少的人手……”

    这汉子对情况分析的很到位。事实上强柢之所以下定决心来找国防军,就是这汉子给他的意见。

    在国防军取得了对日军战争的胜利之后,国防军的声望开始在东南亚传播开来。尽管东南亚的日本守军尽最大的努力试图封锁住自己失败的消息,但还是有人可以通过无线电收听到外界的广播电台。

    从而得知日本在中国大溃败的消息。这些消息的传来,让联合政府和国防军在东南亚地区都蒙上了一层神秘感。

    日本人击败了那些在东南亚横行了几个世纪的白人,这让他们得到的待遇是被当地人所崇敬和支持。

    但这些在他们眼中不可战胜的日本人,却在中国败下阵来。甚至从广播中得知在海战上还狼狈而逃。直接导致了数万日本陆军士兵成为战俘。

    这更让这些东南亚的土著们刮目相看了。暗地里已经有人在嘀咕,这是不是曾经那个辉煌无比的帝国,又要复苏了?!

    而作为中国的邻国,安南地区是受到这种冲击最大的。起义了多次都无法赶走的法国人。在日本人面前夹着尾巴走了。

    而这些被他们看成是不可战胜的日本军队,却被国防军打的狼狈逃窜。是以,此时如果有人扯起国防军的虎皮,说不准还真能做一面大旗出来。

    “黄维武。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情我们不得不防啊……”强柢面前的这汉子说了一大通,终于让强柢改变了看法。

    “当然。殿下也不必忧心。毕竟算下来,我们的本钱还是比阮秋翁的要多很多的,且阮秋翁曾经的身份和苏联的关系,想必也不会让联合政府放心……”这位叫做黄维武嘿嘿的笑着道。

    而在此时,安南皇宫保大的书房里也在进行着一番对话。

    “是的,皇上。我认为我们应该尽量的争取接触一下联合政府,日本人的失败已经说明了他们也靠不住。所以,我们应当有所准备……”

    说话的,是寓居西贡的前尚书吴廷琰。其实最早保大是希望吴廷琰出来担任自己的首相的,可惜的是吴廷琰当时拒绝了。

    等吴廷琰后悔的时候,保大已经在日本人的压力之下选择了任命陈仲金为首相。这让吴廷琰非常的不甘心,于是他来到了保大的皇宫里试图为自己重回政界做出努力。

    “可是……这会不会激怒日本人?!”保大有些犹豫,其实他也觉得有些后悔了。虽然赶走了法国人,但来的日本人更狠。

    好歹在法国人统治的时候,他保大只要老实就能够安坐于皇位上。可现在,日本人的代表横山明里暗里告诫保大,要是他不听话那么强柢会取代他。

    这让保大过的是心惊胆战。一旦自己的位置被取代了,那么将发生什么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夺权的政变,从来就不可能是不见血的。

    尤其是皇族之间,一旦强柢决定了动手他保大活下来的几率实在太小。甚至强柢为此斩草除根也说不定。

    “皇上,为您分忧乃廷琰之本分。这件事情,您且交给我去办好了……”看见保大动心了,吴廷琰赶紧趁热打铁。最终保大还是一咬牙,狠狠的点了点头。

    而在广西省靖西的阮秋翁所开的会议就简单多了。到场的仅仅是寥寥数人而已。但这些人,都是阮秋翁身边最重要的人手。

    “阮同志,这次的接触很可能将决定我们组织的未来路线和方向。所以,还请尽量的争取到联合政府对我们的支持……”邓春区首先开口对阮秋翁道。

    “哼!我就不满意你们的这种谨小慎微。”黎尹冷哼道:“我不觉得没有了他们的支持,我们还没法革命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