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七十八章 推己渡人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曾有人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是以,国防军的内部虽然痕迹并不明显但还是隐隐的有派系之分。

    最早从老四营开始跟着屠猛虎的,那算是嫡系。现在他们大多担任着各军、师级的部队主官,没有在国防军内服役的也基本都下派到了各级政府内工作。

    而另一支屠猛虎的绝对嫡系,就是跟着三炮从二头山上下来的那些胡子们。算下来他们也是老四营的人,但却又跟奉系出身的老四营的人不太一样。

    他们多数是看着屠猛虎长大的,没少跟着屠猛虎和他老爹炮爷砸响窑过活。是以他们和屠猛虎之间的关系并不一般。

    这些人现在大多数在国防军内服役,他们中一部分人在历次战斗中牺牲了。一部分伤残者则是退出现役,经过培训后前往各级政府内服务或负责预备役训练、监狱……等诸如此类他们擅长的工作。

    而相对这两支嫡系外围一些的,便是后来的新一军时期加入国防军的部队。他们多数曾是国府的北伐部队,包括了苏宗辙等人。他们曾随着屠猛虎在济南、奉天郊外和日军厮杀,在哈尔滨和苏军厮杀。

    这些算得上是屠猛虎的第二层嫡系部队。而因为这些人相对的经过一定的军事训练并多数原本就有文化底子,所以他们在国防军及政府中担任的职务比之前两支嫡系来说要高一些。

    比如现任的国防军总参谋长苏宗辙、副总参谋长邓殷藩、国防军直属第二炮兵部队总司令李延年……等,就是当时在济南的北伐军加入进来的。

    他们一部分因为年纪渐大的了,于是担任参谋长等职务把握局势并不具体直接的指挥作战。而一部分年纪还允许的,还活跃在高级指挥官的行列内。

    而在第三层的屠猛虎嫡系,则是经过炮爷调教后并入后来第三军团的那些部队。他们原本是东北军的嫡系部队,后来经过训练及磨合并加入了一部分蒙古军团后组成了新的第三军团。

    这支部队在蒙古驻扎。后来曾经过九一八。曾和蒙古人民军交过手,一部分随着大部队从草原上下来,一路从满洲里、哈尔滨杀到了山海关下。

    将整个日本关东军覆灭,在逼得日军不得不止步鸭绿江。

    基本上来说,国防军乃至联合政府的构成都是这三层的人员所组成。余下的,还有东北政法学院的毕业生,他们在考取了公务员之后随即进入各级政府内执行职责。

    这些人也能够算是屠猛虎的嫡系。他们多数是九一八初期被迫流亡的学生,一路看着国防军从无到有,壮大的那些学子。

    相比起爱国之心和对屠猛虎的崇拜来说。并不弱于国防军的嫡系部队。屠猛虎曾经在东北大学内的那次演讲,已经被直接刻在了大学的石碑上。

    这些学子们进入校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篇演讲。而这件事情提议的,是章太炎老先生。他认为这篇演讲,对于激励学子们努力学习回报国家有着很好的教育效果。所以将这篇演讲篆刻了上去。

    “老卢啊~他们这是着急了呢!”苏宗辙哭笑不得。其实从心底来说。他很理解卢汉等人的想法。毕竟算起来,他们都不是国防军的嫡系部队。

    西南军区组建以来,该给的国防军没有少给。可越是这样,西南军区的卢汉、龙云等人就越是想要做出一些成绩来。

    淞沪会战,参加的滇军损失也极大。滇军里不少人抱怨,如果不是武器不如人、训练不如人,自己不会牺牲那么大。

    现在武器有了。拿的是国防军标准装备的武器。训练有了,全都是国防军标准的训练。甚至士官们还都是前往国防大学内专门培训过的军官。

    要是这样滇军还不打出一些成绩来,那么卢汉真是没脸见人了。

    而更让他们受刺激的是,原本和他们状况差不多甚至装备比他们还差点儿的桂系在改编成华南军区之后。粤北、江浙一战那是打的风生水起。

    上次国防军内部总结会,代表华南军区前来的白崇禧笑的那是见牙不见眼。很是叫前来与会的卢汉嫉妒的很。

    平心而论,西南军区的开局做的很好。密支那的战事打的是有声有色。而奠边府的战斗那是没有办法,毕竟日军本来就防备着西南军区的反攻。

    且安南地区。本就是他们的司令部所在地。是以,西南军区的进攻自然是相对困难些的。那些驻守当地的日军。又多是从中国战场撤下来的部队。

    对于国防军的战术、武器等相对熟悉,这更是增加的西南军区进攻的难度。是以一开始西南军区在奠边府举步维艰。

    好在后来龙绳祖为了给西南军区夺下个名声,抓了狂的发动了数次强攻这些取得了些成绩。但总的来说,西南军区损失也不小。

    卢汉这也是着急了,正好看见这次大家都给总司令夫人怀孕道贺他赶紧让部队给打出些成绩来,好告诉联合政府和国防军的大佬们:咱西南军区那也是不泥捏的,打起鬼子来咱也不含糊。

    “好了~老卢的心思咱都明白,通电全军一封嘉奖令吧!”屠猛虎笑呵呵的道,若是换作从前他肯定得训斥一番。

    这怀孕虽然是好事儿,但还不值得从将士们的命去拼。这种打表面仗、政治仗的,军人出身的他最为反对。

    “给各大军区司令一封内部通电,就说这事儿不可取。告诫他们,不能随便的乱打。打仗,这是要伤战士们的性命的。关乎战士们的生死存亡,这种事情从来马虎不得。”

    说着,屠猛虎肃然了起来。他知道卢汉的心思,这种事儿毕竟不好过于苛责。通电全军的嘉奖,这是该给他卢汉和西南军区的肯定。

    毕竟他们算是开战以来,第一支打出了国门的部队。虽然朝鲜那边也有国防军的驻军,但那到底不是开战后前往的部队。

    “我私人去一封电报,西南军区的将士们的心意我屠孟贲愧领。但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到了一定的层次,很多事情举重若轻。这类事情屠猛虎表明一下态度,剩下的自然会有下面的人去帮他完善。

    这件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大家把事情说完嘻嘻哈哈的继续开喝。酒席间难得见喝醉的主席林森临走的时候大着舌头要求屠孟贲不管生儿子女儿,必须要认他做干爷爷。

    顺带还骂了炮爷个杀才只会舞刀弄枪强的,娃子将来可不能和他学。好歹得学文。颜正清也表示,自己得做孩子的启蒙老师。

    且禁止炮爷将来跟孩子没事儿胡咧咧,别好的没学会未成年就混成胡子。到时候这孩子别混成了帝都的祸害,那就完蛋了。

    一顿酒喝完,大家都心满意足。喝得眼睛发直的齐木登被自家老爹狠踹了两脚耷拉着脑袋出门了——这小子现在还没结婚。而看到炮爷都要抱孙子了,齐老爷子自然气的要死。

    帝都的庆贺酒喝完了,木州的龙绳祖则是在谋划着接下来的战斗。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