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二章 血战正酣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战,一场乱战!从天上到地面,疯狂的厮杀都在继续着。这里面最欲哭无泪的便是日第二十八军司令官樱井省三。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些新补充上阵地的新兵们竟然会选择做出袭击跳伞飞行员这样的事情。按理说,不袭击跳伞是各国之间的一种默契和俗成约定。

    当然,日本人大约不会遵守这种约定。但你也得看对象不是?!如果对手是曾经在东南亚孤立无援的那些英美法军队,樱井省三不会在意。

    反正打死了他们,这些欧美国家一时之间也不能派出部队来报复。

    可你们竟然选择去打国防军的跳伞飞行员?!樱井省三接到消息的时候,差点儿当场就晕过去。但随后国防军疯狂的炮击将樱井轰醒,举起望远镜看去日军的阵地上到处是爆炸声。

    樱井省三眼睁睁的看着国防军的坦克直接碾上日军的阵地,迫于无奈他只能是命令一个联队赶紧上阵地支援。

    这处阵地是不能失去的,否则会导致日军的阵地全线失控。虽然樱井省三心里在怒骂着该死的小栗原等人,但他还是不得不对阵地进行支援。

    “轰!轰!!轰……”炸药这一招可不止日本人会,国防军也会。国防军的爆破筒、榴弹发射器那可不是白研发的。

    对付的目标就是日军的坑道及工事,而前锋部队杀入阵地之后后续部队则是携带着大量这样的装备直接进入阵地进行直接的火力支援。

    “前方三点钟方向,角度二十五!快!!”榴弹发射器的射手在咆哮着,他身边的副射手赶紧递出了身上带着的榴弹。

    一般来说,国防军的连级才会有榴弹发射器。一具榴弹发射器配备着一名射手和一名副射手,两人身上各携带着三十发榴弹。

    可这才刚刚上阵地,射手身上的榴弹竟然已经全部打完了。他只能是一边观察着一边让身边的副射手把弹药递上来。

    “嗵……轰!!”一处正在“哒哒哒……”疯狂射击的日军机枪阵地被直接轰翻,那阵地上的日军惨叫着被轰的翻到在地上。

    原本被压制着的国防军战士们趁机一拥而上,直接扑入了日军的阵地和那些支援过来的日军展开了惨烈的白刃战。

    这样的一幕幕不断的在战场上上演,国防军的战士们在各处的日军阵地上厮杀着。

    “马鹿野郎!快!让那些安南人上来,只要撑住了我亲自为他们请功!”小栗原现在有些后悔了,自己或许真不应该命令下面的士兵们去攻击那跳伞的国防军。

    小栗原刚开始想的很好,因为对面的五十二师在进行了两次试探性进攻之后便没有再继续强攻小栗原的阵地。

    加之现在日本陆航已经可以和那些肆虐的国防军战鹰们斗的旗鼓相当了,小栗原的心思便活泛了起来。

    这段时间的连续战败,让小栗原的部队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士气极为低落。而这其中的罪魁祸首,便是那些呼啸的国防军战机。

    他们的那些“锏”式重型火箭助推炸弹,甚至连建设在地下的日军工事都炸翻了起来。这对小栗原这支部队造成的恐惧是极大的。

    为此,小栗原想的是干掉那个跳伞的国防军空军。这样一来一方面是报了自己被轰炸之仇,另一方面也是提升士气的好手段。

    至于所谓的默契和协议,大日本帝国的军人需要在乎这些么?!要在乎这些的话,也不会有满洲事变了。更不会有上海事变,也不会有现在进入了东南亚的小栗原部队。

    可惜,小栗原没有料到自己打死了一个国防军的空军但遭到的是国防军陆军疯狂的进攻。明明已经有五辆珍贵的战车被击毁在战场上,为何这些该死的国防军竟然还是不退?!

    小栗原现在欲哭无泪,他的部队在最开始的半个小时内就已经消耗殆尽了。现在支援上来的是联队的其他部队,甚至听说后方的樱井司令官阁下还派出了整一个联队前来支援。

    “轰!!”一枚35mm的榴弹被砸到了小栗原身边,如果不是他的警卫手疾的把他拉倒那么小栗原现在只会是一具被炸的面目全非的尸首。

    “进攻!进攻!!”小栗原一把拉开那俯在他身上的警卫,大声咆哮。而在他身后已经支援上来的安南国民军第三师团已经抵达了战场。

    在后面的日军督战队的机枪之下正不断的向着阵地跑来,小栗原看着这情况松了口气。但没等他缓过劲儿来,却见得国防军后面也出现了大量的支援部队。

    “干死这帮狗娘养的!!”那愤怒的咆哮声甚至连小栗原这里都能够听到,两股战栗之下的小栗原现在心里只有四个:能守住么?!

    这四个字不仅仅出现在小栗原的心里,也出现在了联队长草野荣的心里。早在国防军的炮火轰上日军的阵地的时候,草野荣就已经后悔自己答应了小栗原去击杀国防军的跳伞飞行员的事情了。

    但仗已经打了起来,无论是后悔还是退缩都没有任何用处。草野荣知道,要么自己打退国防军的攻势,军部免于对自己的惩罚。要么自己被国防军打退,然后自杀谢罪。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冲上去!不许后退!!”和小栗原一样的心思,草野荣拔出了军刀大声咆哮着。就在刚才,草野荣已经打定了主意。如果阵地守住不住那自己就战死在阵地上。

    帝国从来对战死的军人都是很优待的。至少自己因为失误而导致阵地被国防军强攻的消息会被掩盖,说不准自己身上还会披上一身英雄的光环。这样自己的家人也好过一些。

    “啾啾啾……轰!轰!!轰……”草野荣的话音未落,国防军的重炮已经开始了二次炮击。这次炮击主要的目的是将日军的支援部队阻止在阵地之外,因此一开始就是对日军阵地进行了延伸炮击。

    在国防军的重炮轰击之下,支援过来的日军和安南国防军顿时人仰马翻。

    “啾啾啾……轰轰轰……”日军的炮火也不堪示弱,对着西南军区的炮兵阵地便是一阵狂轰。

    “娘的!摸清楚了日本人的炮兵阵地没有?!”西南军区第五十五军炮兵师师长费修诚看着自己被轰的乱七八糟的炮兵阵地一阵咆哮。

    这是费修诚和师参谋们研究出来对付日军炮兵的策略,先是用一个重炮阵地来吸引日军的炮兵火力,然后判断出日军的炮兵阵地位置再进行炮火还击。

    现在空军不占优势,和日军斗的旗鼓相当没有办法对日军的炮兵进行侦查。所以现在只能是依靠炮兵自己根据日军的弹道计算出日军炮兵阵地的大致位置。

    “70mm九二步兵炮三十门、105mm炮十门。位置在435高地后方约一里处……”未几,便有师参谋将情况汇报了过来。

    “日本人前次转移了自己的炮兵阵地,但距离他们的前阵地并不远。实际上,他们仅仅是向右侧转移了大约五里左右……”

    这是根据日军的两次炮击,通过口径、射程判断出来的位置。

    “娘的!还汇报个屁!赶紧让他们调好诸元给老子打!”费修诚不等参谋说完就怒吼道:“再耽搁下去,这帮矬子又得换阵地了!”

    参谋点了点头,随后将命令和坐标诸元直接传达了下去。第二处的炮兵师阵地的火炮迅速的便调校了起来。

    “预备……放!!”随着一声怒吼,阵地上数十门155mm的重炮随即开始了轰鸣!巨大的轰鸣声甚至将战场上的枪声和厮杀声都掩盖了去!

    “啾啾啾……轰!轰!!轰……”日军炮兵阵地上的炮兵联队指挥官甚至还来不及喊卧倒,就被雨点般的炮弹所淹没。

    巨大的轰鸣声直接将阵地轰的气浪迭起,一具具日军炮兵的尸首被气浪掀翻到半空中去!那被轰碎的尸块到处飞舞,一门门的火炮在爆炸的轰鸣声中支离破碎。

    “轰!!”这是阵地上堆积的炮弹被击中后引发的殉爆,爆炸让炮弹的弹头和弹片四处飞舞不断的收割着日军炮兵阵地上的那些日军炮兵的性命。

    剧烈的爆炸甚至连炮兵阵地外负责保护这处炮兵阵地的一个中队的日军士兵,也被波及。因为西南军区炮兵师的判断,仅仅是大致位置。

    为了保证能够绝对的将日军的炮兵阵地摧毁,他们采用的是全面打击的方式。简单的说就是以一个可以确定的点为中心,然后覆盖性的进行炮火轰击。

    “什么?!我们的炮兵阵地被国防军袭击了?!马鹿!!”樱井省三知道自己的炮兵阵地没了,当场就发飙了。

    “角田这混蛋是干什么用的?!他不是说已经找到并摧毁了国防军的炮兵阵地了么?!这混蛋!我要枪毙他!!”

    “司令官阁下,已经用不着您枪毙他了……”第二十八军参谋长岩畔豪雄少将苦笑着道:“角田大佐,已经在国防军的第一波炮击中身亡了……”

    樱井省三闻言直接瘫坐在了椅子上。连炮兵联队长都阵亡了,可想而知现在炮兵的损失到底有多大。

    而参谋长岩畔豪雄说完了这句话,自己也萎靡了下来。阵地上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国防军不顾伤亡的强攻已经突破了日军三道阵地。

    最后一道阵地一旦被突破,那么木州的日军就不得不被迫后撤至少十公里前往下一处的防御工事。

    “司令官阁下,现在应该怎么办?!”岩畔豪雄知道,现在樱井省三手上还有一支联队、两个安南国民军师团作为预备队。

    这些部队如果全派出去,倒是可能顶住国防军的进攻。但无论是顶住与否,日军最终都会精锐尽失。而国防军如果再次发动进攻的话,第二十八军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让安南的第二师团马上进入阵地,命令他们必须要阻止国防军的强攻……”樱井省三一咬牙,狠声道:“如果他们不成了,那么我们就撤往下一处阵地!”

    “哈伊!”岩畔豪雄倒是觉得这没有什么,反正只要损失的不是日本的军队就可以了。至于那些安南国民军的部队会损失多少,他根本就不关系。

    或许死光的会更好,只要他们能够顶住国防军的进攻。

    “诸位!今天是我们安南国民军第二师团的第一次作战,这次我们必须要打出我们安南国民军军人的风范来,不能让日本人小看了我们!为了安南,为了陛下!前进!”

    “万岁!万岁!万岁……”已经被调往前线待命的安南国民军第二师团也开始了总动员,这些师团都是按照日军的风格和方式进行训练的。

    所以无论从他们的装束、口令还是战前动员你都能够清晰的看到日本人的痕迹。但最明显的,是混杂在安南国民军里的那些日军教官。

    说实话,日本人为了安南国民军也算是下了不少的心血了。不仅派出精锐的日军军官作为教官,甚至还派出了大量的士官作为基层教官。

    配备的武器也不差,日军自己用的三八大盖、九二式重机枪,甚至70mm九二式步兵炮都有配给到这支部队里来。虽然只有五门,但好歹比连九二是重机枪都没怎么配备的那些菲律宾、马来皇协军要强的多了。

    之所以这么照顾这些安南国民军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确实在奠边府的战役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好歹比菲律宾、马来的那些猴子们强上不少。

    所以,原本并不可能配备到胁从军部队里的火炮也被配置了下来。为的就是希望这些安南国民军能够在作战的时候,顶点儿炮灰的作用。

    安南国民军第二师团师团长阮文勇中将现在信心满满,日本配齐的武器甚至让他一度觉得哪怕是面对着曾经的法**队,他也可以一战胜之。

    而在阮文勇看来,中国竟然能被日本人打进去说明也强大不到哪里去。自然,日军被国防军赶出来的事情,他的日本教官和他提起的时候用的是春秋笔法。

    那位叫做东条的教官着重的和他讲了日军的淞沪会战、武汉战役,至于为何会退出中国这位东条感叹的告诉阮文勇,是因为日本缺乏资源不得不将最精锐的部队调配来东南亚。

    这才给国防军钻了空子。如果是大日本帝国的精锐陆军,那些国防军只有被歼灭的份。阮文勇相信了。因为在安南的那些法国部队,甚至没有办法顶住日军的一个冲锋。

    他们反抗了无数次、付出了大量鲜血都没有完成的事情被日本人轻而易举的完成了。在阮文勇看来这就是实证。且被占领的新加坡、恢复了自治的印度,都是日军做出来的证明。

    自从上了这处阵地,阮文勇就一直想要亲自和国防军交交手。因为阮文勇还有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他是阮秋翁等人安排在保大军队里的内线。

    而同时,阮文勇也是黎尹的忠实支持者。在他看来,安南想要彻底的独立那么免了不了要和曾经的宗主国——中国打一仗。

    那么,现在了解中国联合政府的国防军的战斗力则是他必须要做的。

    看着自己部队里那数百位目光狂热的军官,阮文勇点了点头。这些人是他在第二师团中发展的同志,和自己一样有着让安南成为强国的野心。

    而就在阮文勇的安南国民军出发的时候,日军的阵地已经渐渐的沦陷了。小栗原终究是没有撑过来,他侥幸的躲过了两枚35mm的榴弹后被第五十二师的重机枪扫中直接被当场打成了血肉串葫芦。

    从脑袋再到上半身全都被打碎了,不是军装上的军衔和那手里的军刀没人看得出这位便是曾经的日军指挥官。

    草野荣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枚35mm的榴弹弹片直接打进了他的右手内。整条右手现在扭曲的就像是擦了血的麻花儿。

    虽然已经扎上了绷带,并上了药。可草野荣现在的脸色依然白的就像是安徽泾县的宣纸,那没伤着的左手握着军刀在不住的颤抖着。

    “轰!!”一枚榴弹在草野荣身边炸响,刚刚匆匆跑去传令的副官被直接命中。剧烈的爆炸直接将这名副官的下半身炸飞开来。

    “联队长……救救我……”副官在被炸毁的阵地里凄厉的嚎叫着,看着草野荣的眼神充满了绝望。因为在这副官转身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被炸飞出来的内脏。

    那肠子合着泥土、腥血被喷洒在阵地上,他甚至看到了自己被炸飞的那条已经破碎的腿。那腿上的军靴是他新发的,上面还有发下来的时候他不小心刮到的刮痕。

    “河原!你放心的去吧!我们会在靖国神社里相会的,你的家人会因你而感到荣耀!”草野荣颤抖的用自己的左手举起的那把南部手枪,对着副官的脑袋扣动了扳机。

    “砰!”河原的脑门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血洞,而后脑勺则是直接爆开了一个血坑。河原瞪着渐渐失去了神采的双眼,扑通一声摔在了坑道内。

    而那眼睛,在躺到的时候依然无神的望着天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