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 战争-岁月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战争是什么?!战争不是影视剧里的风花雪月,也不是少爷小姐们的情情爱爱。它不浪漫,不可爱。它是充满着鲜血、厮杀和铁锈味道的你死我活的一场较量。

    战场并不美丽,任何见到它的人都知道。它是残酷的、它是暴戾的。那里只有两种人,活人和死人。那里只有两方,胜利方和失败方。

    胜利者会哭泣。因为在阵地上,有着他们的袍泽兄弟。或许今天早上大家刚刚谈笑着吃早饭,但在战事结束后你只能看到那位早上和你谈笑的袍泽被炸的支离破碎的尸体。甚至……有时候你找不到他的尸体。

    战场上,阵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失踪”。失踪,就意味着很可能你的这位袍泽兄弟,已经尸骨无存。

    热兵器下的重机枪子弹,大口径炮弹,可以将一个花费了十几二十年父母把屎把尿、含辛茹苦带大起来的汉子,在一瞬间被摧毁的灰飞烟灭。

    他们甚至可能连名字都没有办法留下。

    这就是战争。它不是影视剧里那种开着一个看似穿越的现代摩托,戴着副墨镜拉响了火炮,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那是文人的臆想。那是影视剧的改编。真正的战争,是会死人的。一具具被炸的支离破碎的尸首,那些沾满了泥土和腥血的破碎内脏。

    被残缺的尸块、破碎的枪支、飞舞的弹片……等等填满的坑道,和冒着黑烟的工事。四处不停哀嚎的人群。这便是战场。

    龙绳祖现在就处在于这样的一个战场。第五十二师和日军的战斗,已经初步结束。双方不约而同的在天擦黑的时候,停止了进攻。

    日本人没有再试图要抢回阵地。而第五十二师也气喘吁吁的停止了对后方日军阵地的进攻。但双方知道,大家都在喘息。

    都在等待着下一个进攻的机会。或许下一次当双方再次开打的时候,会分出一个胜负。

    “本次战斗,全师出战共计三团七营一万八千人。牺牲三千四百二十五人、轻重伤七千五百三十人,坦克战损八辆……”

    参谋长正在对着龙绳祖汇报着这次战斗的战况。第五十二师已经拿下来日军的两道阵地,但第三道楞是给支援上来的安南国民军和整一个日军联队给抢了回去。

    龙绳祖捏着烟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一场仗下来三千多人就这么打没了。还有七千多轻重伤被送下来的战士。

    “牺牲的战士们……烧成骨灰。送回去葬在咱们西南军区的烈士陵园里……”龙绳祖颤声道:“登记好名字,将战报告知总指挥部……”

    龙绳祖从军以来,这是他所打过的最惨烈的一仗。五十二师一个团长当场战死。两个团长重伤。营、连级主管损失过半,剩下的一半重伤。

    五十二师这刚刚被补充的兵员,再次被打残了。

    “两个安南国民军师团,一个在战场上溃散、另一个伤亡过半。我部之三个联队。两位联队长阵亡。一位重伤正在急救……”

    “支援之三支联队,阵前草野联队能继续作战者仅剩不足百人、另外一支联队伤亡过半……大队长及中队长,三分之二伤亡……”

    “最终统计,我部综合阵亡两千一百余人、伤三千六百余人……安南国民军一个师团尽没,令一师团损失过半。安南国民军方面总计损失一万两千余人……多数为战场溃散……”

    龙绳祖在听取汇报的时候,日第二十八军死了樱井省三也在听取着战报。每个数字被念出来,樱井省三的脸上便抽搐一次。

    “马鹿野郎!!为何会有这么大的损失?!”樱井省三愤怒的咆哮着,这一仗基本把他的家底都搭进去了。

    两个联队、两个安南国民军师团。几乎已经囊括了樱井省三麾下所有的能战之力。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阵地仍然被占领了两道。

    好在第三道阵地日军还是抢回来了。尽管因此而造成的伤亡不小但好歹阵地还掌握在日军的手里,军部追究起来樱井至少还能解释一下。

    “向南方军司令部去电,将这里的战况做一次汇报……”樱井省三疲惫的对着自己的参谋长挥了挥手,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事几乎让他心力憔悴。

    原本布置好的阵地,在国防军的冲击之下变得支离破碎。原本在樱井省三的计划中,国防军不会发起如此疯狂的进攻。

    毕竟这样的硬打,国防军自身的损失也会很大。再说了,自己这处阵地并没有重要到国防军必须要强攻的地步。

    聪明的指挥官都会选择在有强大火力优势之下,慢慢的磨、慢慢的蹭。

    “我们虽然损失很大,但进攻的西南军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第二十八军参谋长岩畔豪雄少将狠声道:“他们至少伤亡了一万人以上,才拿下的阵地。我相信,就算他们拿下了阵地暂时也无力再次发动进攻了。”

    都是打仗打老了的人,岩畔已经通过观察大致猜到了国防军的兵力。

    “但我们也无力发动反击不是吗?!”樱井省三苦笑着道:“国防军的重炮部队还在,虽然他们的地面部队损失很大,但我们的重炮部队也被毁掉了……”

    “在没有重火力的支援之下,我们仅仅剩下一个安南国民军的师团和一个联队,你觉得我们能对国防军发动反击么?!”

    岩畔沉默了,他知道自家司令官说的是实话。国防军是无力再次发动强攻,但日军自己也无力夺回对方占领的阵地。

    这场仗打在二十八军看来,打的有些莫名其妙。造成的伤亡却是惨重的。日军的炮兵没了。一个联队直接废掉。另一个联队伤亡过半。

    三个作为支援部队的安娜国民军师团,直接便打废了两个。若是论损失,日军的损失着实比国防军要大很多。

    “……木州空战。我部所击落之国防军战机逾八十架之多。然,因我部精锐飞行员之缺损导致航校之新生因为曾经历如此高强度之作战,而耗损战机九十余架……”

    此时,杉山元也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听取着陆军航空队的战报。杉山元不是新兵连,他自然知道陆军航空部队的这些战报里肯定含着不少的水分。

    毕竟他们都在天上作战的,谁会去数到底打下来多少架的战机啊?!还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呗。为了争取更多的资源,更多的战机他们肯定会虚报一部分的战果。

    而战损。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法瞒报。且瞒报了,三两下就会被查出来。

    陆航的部队刚刚汇报完毕,便有电讯兵将木州的第二十八军樱井省三的战报递了过来。杉山元看着这份战报脸色阴沉如水。好半天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樱井省三不说话,在场的日军将领们谁也不敢吱声。

    “马鹿野郎!!这仗你们到底是怎么打的?!为什么损失会如此之大?!”杉山元再也忍不住了,对着这些在座的将领们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你们跟我说,只要空军顶住了地面部队就会无虞。可现在呢?!第二十八军几乎就全部打空了!这件事你们如何解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依然不说一句话。而杉山元依然还在会议室里发泄。这次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但这不是杉山元愤怒的原因,他之所以愤怒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己方要求的那些武器、那些战术协助,全都配齐了。可得到的竟然还是这样的战果!

    从这点上来说,杉山元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恐惧。他真的害怕了。自己最依仗的力量,没有发挥应有的威力。

    在国防军的强攻之下,日军这一战付出了巨大的损失。甚至这份损失,已经超过了日军在攻打印度时候的损失。

    最惨重的是陆航方面的损失。新运来的日军最新式的一式二型战斗机,这一战就损失了九十余架。而过来的第一批一式二型战斗机。也不过是四百余架而已。

    这一下子就近一百架丢在了木州,让杉山元如何不愤怒而心生恐惧?!这样打下去。日军能够顶住多久?!损失又得多大?!

    杉山元如果现在还不知道,国防军派来的部队就只有西南军区一个军区的话他这个南方军司令算是白当了。

    当然,他也收到了消息国防军正在将华南军区整备准备派来战场。而同时过来的,还有大量的国防军空军战机。

    “明天让海军的部队出动,协助我们防守木州!”杉山元咬牙切齿的道:“他们海军在江浙丢了我们陆军数万勇士,那么他们就该给我们填上这个窟窿!”

    而与此同时,五十二师的战报也已经传到了帝都的国防军总指挥部内。看着战报上的损失,屠孟贲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他理解龙绳祖的选择和做法。这无可厚非。如果不给日本人点儿教训,这些杂碎会肆无忌惮的任意妄为。

    这些东西,只有往死里打、打的他疼了、打的他怕了,他们才会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犯你的逆鳞。

    但这场仗的损失,也确实太大了。整整一个师的部队,差不多全都被打没了。剩下的除去炮兵之外,能战者甚至不到两千人。

    在炮兵的协助之下,守住阵地是绰绰有余的。但要再次发动对日军的进攻,那就勉为其难了。

    “给西南军区发一封嘉奖电吧!战报公布一下,通电全军嘉奖。”苏宗辙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毕竟五十二师这次是打赢了。还占领了日军的两道阵地。

    且根据战后统计,他们击毙的日军至少有两千人。击毙的安南国民军,超过了五千人。算下来,这可以推之为大胜。

    “企六叔。就按你的意思办吧……”屠孟贲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沉声道:“让德邻公加紧整备,尽快开拔到安南去。”

    “我们在安南的部队还是太少。如果大面积的进攻的话这点吃亏很大。必须要兵力齐备……空军方面,让陈叔加紧转场。我估计日本人不会善罢甘休……”

    苏宗辙将屠猛虎的话记录下来后,叹气道:“这次空军的损失也不小。高志航回复的战报,我们有五十架战机被日军击落。但击落的日军战机,大约有九十架左右。”

    杉山元猜的倒是没错,日军陆航的人在战果方面的确夸大了些。国防军的真实损失,是五十二架虎鲨战斗机。但杉山元也没有想到。国防军会如实上报自己的战果。

    “让他们再多坚持几天,只要我们的战机能够转场抵达至少能够和日本人拼的旗鼓相当!”屠猛虎目中精光一闪,道:“把这次空军的战况报给贾总工。请他们尽快的研发出新式的战斗机。”

    “日本人在进步,我们也不能落后。落后了唯一的结果,就是挨打!”屠猛虎用着手指点着桌面,道:“这个月底。我亲自到安南去一趟!”

    “司令!不可……”苏宗辙大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屠猛虎要是在前线有个闪失,那么对于整个国防军来说那将是致命的打击。

    “企六叔,这情况我必须要去一趟!”屠猛虎说的很坚决:“现在西南军区的战士们在和日本人死拼,我在这里干着急不如到前线看看去。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会轻易以身涉险。”

    “这次过去我最重要的目的,是给西南军区和华南军区的战士们打打气!”屠猛虎笑着道:“让他们知道,他们也是我们国防军的嫡系部队。他们的胜利,我屠孟贲照样会为他们欢呼!”

    看着屠孟贲的眼色。苏宗辙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位总司令的决心已定,没法劝诫了。之前如果不是费德丽卡公主没有怀孕。这位总司令早就杀奔战场了。

    当时屠猛虎顾及到的是炮爷的感受。炮爷老传统的做派,是一定要看着自己家有子嗣才能够放心的主儿。

    儿子要去跟日本人拼命,炮爷并不反对甚至还支持。但你好歹不能断了我屠家的香火啊!要去也得老婆有娃了才去。

    现在费德丽卡怀孕了,屠孟贲总算是松了口气。

    “要去我去!你个王八犊子去什么?!”苏宗辙是没话说了,可炮爷有话说。炮爷这是准备来司令部找儿子回家吃饭的,结果到了门口就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

    本来脾性就火爆的炮爷,当场就发飙了。

    “你小子现在的任务是陪好你老婆,人家给你生孩子你小子出去跟人拼命?!这叫什么事儿?!陪着你媳妇儿,那帮矬子你老子去对付!”

    炮爷扫了自家儿子一眼,冷哼道:“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慕凝那丫头怀的就是个小子?!万一是个丫头,咱屠家的香火就这么断嗣了?!你我父子俩,死了都没脸见咱们屠家的祖宗!”

    三炮这回是真心气坏了,平时总归顾及着儿子国防军总司令的面子绝对不会在人前训斥他。可这回,儿子可真叫他生气了。

    “不就帮从咱们这儿跑了的矬子么?!你老子我亲自去一趟,我还不信他们能蹦达到哪里去!”炮爷一声冷哼,屠猛虎没话说了。

    他能说什么?!自家老爹那脾性他比谁都清楚,打定了主意他能直接辞职自己跑去。你防是防不住的。

    再说了整个国防军里承他人情的人众多,且炮爷未尝一败的大名和国防军总司令老爹的身份还真没有人敢在他脱了军装之后不鸟他。

    “孟贲,我觉得你爹说的有道理啊!慕凝现在还不知道怀上的是儿子还是女儿,要真生了个丫头你咋办?!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要是屠家这在你手上出了啥事儿,将来哪里有脸见祖宗去啊?!”

    苏宗辙其实从心底里也不希望屠猛虎上战场去。战场的枪弹可不长眼,管你是司令还是小兵辣子。挨了一下,全都是一个结果。

    屠孟贲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他抬头之际,看到的却是炮爷两鬓那丝丝的白点。当下他不由得黯然。

    自己来到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已经多久了?!1927年到现在,算算有十多年了。自家的老爷子,终究是有些见老了。

    炮爷现在虽然还能够顿饭肉三斤,家里八十斤的试功石上下翻飞的轻快。甚至那特制的九十余斤的大关刀能够舞的虎虎生风,丈八的大枪能够抖开来翻出枪花……

    但炮爷毕竟是见老了……哪怕他曾是啸傲在东北山林,傲视睥睨群雄的炮爷。但他终究是老了,岁月的刻刀终究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红颜名将,文人枭雄自古不外如是。人间白头之境即使权柄滔天、豪气干云却又有谁能躲过?!老了,老了。曾啸傲在东北山林里的这位老虎,心中还有什么念想?!

    不过是延续着自己的血脉,让自己能够有一个孙子好对得起先人罢……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