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章 沱江战役(中)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司令官阁下,这是我们拟定了全套防御作战方案。”日本陆军南方军总参谋长清水规矩拿出了自己和参谋们拟定的作战计划,对着杉山元道。

    “围绕着府里、乐山、奋山、山西至毛溪一线,我们布置下了三道主要防御工事。这其中包括了八处环形连环地堡群、四处地面碉堡群、十处坑道链接的集结点……等等。”清水规矩顿了顿,道:“在那里驻守的是菲律宾第14方面军第35军的四个师团,及安南国民军两个师团……”

    “第十四方面军所属之第10师团、第19师团已经进入义路,可随时和山萝一起协防并可以随时发动对山萝前方之国防军部队的反击……”

    “第十四方面军所属之:第23师团、第26师团,现已经进入孟匈。一方面与山萝互成犄角,与义路方面则是呈三角反击状态。不但可协助山萝防御,更是可以与山萝、义路一起,进行反攻……”

    “第十四方面军之本间雅晴将军,则是亲率第103师团、第105师团于东英作为支援部队,辐射河内周边。各处一旦出现问题,则本间雅晴将军则是会带着部队前往支援。同时,两个师团也是河内最后的防御部队……”

    杉山元静静的听着,第十四方面军现在基本上已经全数出动了。出去留驻在菲律宾的第68、独立混成第55及独立混成第58三个旅团之外,剩下的部队已经全数抽调到了安南战场。

    “第七方面军第16军、第25军,及方面军直属之第46师团、独立混成第26旅团已经全数抵达了木州地区。由方面军司令官山下奉文阁下亲自率领负责木州之防御……”

    “第七方面军之第29军,则是前往山萝协助缅甸方面军防御山萝。”顿了顿,清水规矩继续道:“缅甸方面军其余部队已经进入山萝,并会同第七方面军下属第29军一同协防山萝地区,同时安南国民军已经派出了两个师团的国民军部队负责协防。”

    “而我南方军直属之第十八方面军,则是全数进入孟威、帕劳格、桑怒……等一线进行防御,并随时准备对安南境内之部队进行支援……”

    清水规矩将自己的文件阖上,看着杉山元道:“情况大致就是这样,司令官阁下!”

    杉山元点着桌子没有吱声。其实原本的南方军部队并没有那么少。至少南方军所直辖的还有第二、第十八、第三十七及第三十八四个军。

    这几支部队也是南方军目前最拿得出手的部队。比如第二军,它下辖的第五师团、第三十二、第三十五,三个师团是日本陆军中著名的劲旅。

    而且第二军还下辖了第三十六师团及第五十七、第一二八两个混成旅团。无论是兵力还是战斗力,这支部队都是很可观的。

    第三十七等三个军也不差,虽然兵力来说相对较小但都是一些老兵组成。战斗方面也颇有值得称道的地方。

    可惜的是。由于石原莞尔已经打通了前往阿富汗的道路于是为了尽快使得新组建的对苏远征军形成战斗力,远在日本本土的闲院宫载仁总长选择了砍下南方军的这几个军直接填充到了新组建的对苏远征军的序列里。

    这使得对苏远征军现在的兵力一下子提升到了二十余万,同时这支部队具有的战斗力也极为惊人。

    而在这些部队被划分到对苏远征军之后,他们便开始脱落南方军的序列前往印度集结。随后他们会在石原莞尔的命令之下,逐步的通过阿富汗前往苏联作战。

    剥离掉了这几个军对于南方军来说的确有着一定的影响,但好在这些影响并不大。南方军的主要战略还是可以依靠剩下的方面军执行的。

    “大本营方面已经获得了各个株式会社的全力支持,现在三菱、中岛等株式会社已经进入了安南地区。他们正准备和阿富汗进行一定的接触。大本营要求我们必须要保障住东南亚的运输。”

    见杉山元不说话,清水规矩只能将大本营发来的命令说了一遍。没有资源,就是再厉害的企业那也没有办法生产出军队所需要的那些武器装备。

    现在如何保障运输,成为了日本陆海军工作的重中之重。联合舰队除去航母及一部分巡洋舰、战列舰用于协防之外。其余一半军舰被用于运输船只的护航。

    为的就是保障这些物资可以顺利的被运回日本,而后被生产成武器弹药再反哺日本的各地战区。中岛、三菱等株式会社更是已经将自己的弹药生产一部分迁到了泰国。

    为的是就近支援南方军的弹药消耗。八幡钢铁厂更是将自己一部分的冶炼设备送抵,就地锻造所需的材料。

    当然,主要的一些武器装备还是在国内生产。在东南亚地区生产的。多是简单的步枪、机枪及迫击炮等。日本人对东南亚也防着一手,生怕这些人掌握了技术后做反。

    但好歹东南亚地区的日本盟国总算是得到了日本人许诺中的工业设备。因此大家也不会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反而是在得到了这些设备之后开始更卖力的组织部队协同日军作战,为的是换取日本的全面支持。

    比如泰国,在得到了冶炼及弹药、枪支制造设备之后便组织了三个师团交给了杉山元来指挥。而安南的保大皇帝也很直接,拿到了这些设备之后随即将自己的皇宫卫队调拨一半交由本间雅晴来负责指挥。

    而泰国、安南等地,至少有三千人以上的学徒前往日本本土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技术培训。他们学成之后,将会回到各自的国家操作那些机械为本国生产枪支弹药,并负责冶炼设备。

    “航空军方面情况如何?!”杉山元终于在沉默了良久之后,说出了自己在听完汇报的第一句话。清水规矩闻言立即翻开了自己的文件夹。对着杉山元道。

    “第3航空军菅原道大中将已经完成了第五、第九及第五十五飞行师团的组建,同时第一航空教育队正在加紧培训飞行员,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便可以获得一批飞行员加入战斗……”

    在飞行员缺乏的情况之下,日本人竟然和屠三炮做出了一样的选择:他们开始在陆军步兵中挑选人手,加入空军进行培训。

    甚至为此,隶属南方军的第三航空军成立了第一航空教育队专门用于培训日军所需的飞行员。当然,他们要形成作战能力还是需要时间的。

    “第4航空军现在也正在完善下属部队,但他们现在还缺乏战机和合格的飞行员。要形成战斗力至少要在三个月之后……”

    杉山元皱了皱眉,道:“不必说这么多。你就告诉我现在我们能够出战的战机究竟有多少架?!”

    清水规矩闻言一滞,沉默了一会儿道:“如果是作战的话,那么第3航空军下辖之三个飞行师团,总共可以抽调出六百架战机作战。”

    “其中,新式的一式二型战机有四百三十架。余下的皆是零式、一式初型战机。”顿了顿。清水规矩道:“但这仅仅是我们可以抽调出来的,如果经过作战消耗的话我估计我们没有办法拥有更多的战机可以出战……”

    杉山元闻言只能叹气。现在虽然日本本土正在加紧生产战斗机,但海军及本土的战机也需要更新,这导致的是南方军得到的战机非常少。

    连续的战事表面,空军在战场上越来越受到重视。军部中已经有人提出要把空军独立出来,形成一个新的部队作为战场支援。

    但这种声音被陆海军联手压下了。日本陆海对资源的争夺已经到让双方红眼了,要是再多一个空军作为竞争对手他们谁也不愿意。

    “海军方面现在的情况如何?!”沉默了一会儿。杉山元继续问道。清水规矩这次倒是没有翻自己的文件夹。

    很简单,他不可能拿到海军现在的具体情况。这些都是任由海军自己给他们通报的,而历来陆海军双方都相互保密自己的真实情况。

    “山本将军表示,他们可以出动六百架的战机对我们进行支援。同时。可以提供两艘战列舰、八艘巡洋舰进行火力支援,剩下的就要我们自己想办法了。”

    杉山元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其实杉山元也知道,当时在江浙外海的那次战役山本五十六的选择是正确的。

    但无奈的是,当时陆军损失实在太大且难得抓住海军这么一个把柄。自然是要落井下石的。但对是山本五十六此人杉山元还是很欣赏的。

    山本既然能够表示可以派出六百架战机来支援,那么也说明了他对于这次战事的看重。其实山本五十六也是没有办法。要是东南亚倒霉了海军自己也会受到影响。

    没有资源的话,海军的建设将会全面停摆。而海军对于油料的依赖比陆军更甚,要是没有了石油海军的军舰只能停在港口里生锈。

    杉山元揉着自己的眉心一言不发。是的,日军现在的准备很是充分。甚至在杉山元的强烈要求之下,大本营已经答应下月开始每周都会给南方军提供五十架战机。

    也就是说,只要没有战损那么南方军可以保证自己每个月会多两百架的战机。即使是战损,只要不是过于严重那么这些战机也能够补充的上一般战役的消耗。

    但日本在准备,杉山元相信对面的国防军也在准备。从他们这段时间不断的试探性进攻而没有发动全面攻击便可以看出来。

    他们也在准备着一次全面的作战。现在的情况看似平静,可一旦战斗爆发那么将是日军和国防军的全面较量。

    “战车部队准备的如何?!”杉山元现在最关系的就是日军的战车部队的组建。国防军在曾经的战场上以战车为先驱强行突破了日军的多处阵地。

    甚至现在的试探性进攻中,对日军造成最大伤害的依然是国防军的战车部队。

    国防军对战车的应用,和德国在欧洲运用坦克直接完成漂亮的闪击战都然日军看到了坦克的作用。新式坦克的设计方案已经出来了,现在正在试验生产。

    “三式中战车已经完成了设计并投入量产,但由于各方资源的限制现在仅仅是产出了五十辆。”清水规矩苦笑着道:“这些战车现在都配备到了朝鲜战区。帝国方面还是担心国防军从朝鲜进攻直接威胁到帝国本土……”

    “马鹿!这些混蛋怎么就不考虑考虑我们?!”杉山元愤怒了,大声咆哮道:“如果没有了东南亚的资源,难道帝国就能够抵御住国防军的进攻了么?!”

    清水规矩叹了口气,道:“大本营方面已经答应了我们,下一批的三十辆战车会优先配置给我们。这想必已经是大本营可以做出的最大决定了……”

    杉山元阴沉着脸色点了点头,他也只能说骂骂而已。毕竟真正决定此事的,其实是裕仁而非其他人。

    在裕仁看来,先要保住日本本土不会受到攻击这才是重点。其次才是各级部队的进攻。

    “清水啊……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很不安。”杉山元咆哮完了之后。坐在椅子上阴沉着脸色道:“国防军最近太安静了,安静的我都有些害怕!”

    “这不像是他们的作风,这里不是朝鲜。我们双方都知道,这里关系着战争的走向。如果他们切断了我们的资源供应,那么帝国很可能会支撑不下这场战争……”

    “但他们还是保持不间断的试探性进攻。这让我很困惑也有些恐惧。”杉山元揉着眉心,道:“我相信他们在准备着什么,但具体是什么我猜不出来。我能肯定是,他们一旦再次发动进攻那么将很有可能决定这场战役的成败……”

    国防军和日军都在沉默,双方都在默默的积蓄自己的力量。这点屠三炮知道,杉山元也知道。当下一次双方发动的时候,那么失败的一方将无力再战。

    “哈哈哈……德邻。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东南亚战区指挥部里,屠三炮热烈的拥抱着远道而来的李宗仁。

    被屠三炮拥抱着的不断咳嗽的李宗仁苦笑着骂道:“三炮!你这是要拍死我是吧?!你知道自己那手劲儿,还把我往死里拍。”

    屠三炮哈哈一笑,放开了李宗仁请他坐在了椅子上。这次会面白崇禧没有跟着来。因为新到的华南军区需要安顿下来得各处协作配合,李宗仁出来了军区里总得留下个能做主的。

    “三炮,这次我们华南军区可是全来了。本来准备要留守华南的空军我都给你带来了。”坐定之后,李宗仁笑着对屠三炮道:“刘粹刚这小子听说你在指挥作战。就差给我下血书要求过来了。这不,我们华南军区留下了一个航空师驻守华南其他的全都来支援你来了!”

    国防军总指挥部由于考虑到华南防务的问题。并没有要求华南军区的空军部队前来支援。毕竟粤北、闽江等地有着大量的海岸线。

    且日军在琼省的部队也并没有清理干净,如果他们这时候发动反攻那么防务空虚的华南地区无疑是危险的。

    但华南军区空军司令刘粹刚和华南军区总司令李宗仁不断电报请示之下,加之总参汇报琼省的日军暂时也没有发动进攻华南的兵力。

    日本联合舰队重新出动,但现在主要的任务是护送那些运输船只往来日本与东南亚。所以,在考虑到华南地区暂时不会有太大的进攻风险的情况下总指挥部同意华南军区空军对东南亚战区进行支援。

    但前提条件是必须留下一个航空师来侦查防御整个华南区,以免被日军钻了孔子。

    “哪儿有总司令说的那么离谱,我就是跟总司令说了几回而已。”刘粹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在华南也都是在做整训,新飞行员的培养我也不用操心。倒不是带着部队来见识见识也好……”

    “哈哈哈……你刘粹刚谦虚喽!”此时一个声音传来,刘粹刚转头一看赶紧站起来行了一个军礼大声道:“学员刘粹刚。向教官报道!”

    来者便是现在的东南亚战区空军总指挥高志航,刘粹刚当年加入国防军的时候还是他培训出来的学员。但没有想到,一转眼自己的学生就成了一个军区的空军司令了。

    感慨的拍了拍刘粹刚的肩膀,高志航笑着道:“你小子这是打着锻炼队伍的心思来的吧?!我就知道,你小子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小鬼子出了新战机,你要不摸清套路肯定心里不踏实。”

    刘粹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教官,你们打下的日军战机运回去我们看过了。这帮矬子这回确实有很大的改进,要是不摸清楚路数将来对上了肯定得吃亏。他们的战机更新了。咱们的战术也得跟上啊!”

    高志航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当年在学员里推荐的人之一便有刘粹刚。说刘粹刚是他培养出来的,也不无不可。

    而高志航最欣赏刘粹刚的一点,就是他从来不会停止学习。只要有一点儿新玩意儿出现,他绝对会放下手里的所有事情专门研究。

    不把飞机的性能、作战能力、武器等摸个通透不会罢手。他不仅会一个人去摸。还会带着自己的参谋部去一起琢磨。

    新式战机适合什么样的战术、该做什么队形配合,一旦遭遇到袭击应该如何应对……等等都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而这些的判断都需要根据飞机的性能和火力来进行统计的。

    而刘粹刚本人最擅长的,便是口径机枪的长短点射。这手技术甚至连高志航都极为佩服,当时他第一次在朝鲜战场亮相的时候就凭着这手技术一口气打掉了日军七架战机。

    当日一战直接晋升王牌。这和刘粹刚平日经常琢磨战机和驾驶技术是分不开的,而这也养成了刘粹刚习惯于检测新战机的习惯。

    “日本的新式战机的确有他们的独到之处,但总体来说咱们的虎鲨还是占据了优势。”高志航点了点头。对着刘粹刚道:“当然!咱们也不能轻视他们,可以看出来他们一直在逐步改进自己的战机,这次收拾了他们下次不知道他们又会搞出什么来。”

    大家说说笑笑的寒暄了一阵,然后东南亚战区总参谋长邓殷藩才笑着和白崇禧一起赶到。刚刚两人在协调华南军区驻扎分配的问题。

    此时勤务兵也将饭菜打了过来。今天为了庆祝华南军区的抵达炊事班加菜了。其实这时候也没有什么菜好加的,就总指挥部的警卫连进山拿着弩箭搞了点儿野货回来就算是加菜了。

    上行下效,各军的侦查部队心神领会。带着自己的弩箭就进山了。很快,从山萝到木州一线的野生动物几乎被横扫一空。

    从蟒蛇到黄猄。基本都成了各个部队里的加菜。一场欢迎宴会没有见酒。战场上除非获得胜利之后,不然国防军不会见酒。在简单无比的欢迎宴会结束之后。大家坐下来屠三炮才开始解释自己的战略意图。

    其实只要华南军区及空军的主力抵达了,那么打起来就没那么复杂了。这场战役打到这个时候,腾挪躲闪的位置已经不多了。

    安南不是中国,没有那么多的位置可以让各自的兵力施展。讲白了现在就是双方互相碾压,不断的突破对方阵线形成切割包围。

    最终歼灭对方主力或攻陷对方之主阵地的一场战斗。当然,炮爷有着自己的战略意图,沿着沱江而下直奔奋山。

    然后以虚待木州、山萝之日军,逼迫他们对奋山进行支援。

    但要做到这个,也是极为困难的。为了防止奋山被攻陷,杉山元早已经安排了部队在奋山左右的乐山、山西两地,同时东英也有着两个师团的预备兵力可以随时支援。

    “说实话,这段时间各部对我怨气可不小啊!”屠三炮笑呵呵的道,他知道这段时间以来西南军区各部其实都想抢在东南军区进入战场前拿下阵地。

    可屠三炮却严令他们不得轻易的对日军的阵地发动强攻,在这种强令之下哪怕是再不愿意西南军区的各级将校们也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所以,这段时间三炮没少遭埋怨。觉着这位总指挥不给他们西南军区表现的机会。导致现在见到了战绩辉煌的东南军区这些西南军区的战士们心底里不服气却又说不出什么来。憋气的很。

    “闲话不多说了,具体的作战事宜想必你们都比我清楚。修整一天,然后抵达作战区域。抵达后按照预定时间,发动总攻!”

    “是!!”

    杉山元完全想不到国防军最后的作战部队已经抵达了安南,甚至他们昼伏夜出在安南情报部门人手的带领之下,由小路穿插到了奋山日军的面前。

    1939年11月8日凌晨5点。

    此时的奋山日军阵地上并没有多少人在值夜岗,在战斗最开始爆发的时候这里的日军还很殷勤的执岗。尤其是在木州遭到进攻的时候,生怕奋山也被偷袭所以这里的日军丝毫不敢懈怠。

    但仗已经打到现在了,在多数的日军看来国防军的攻势已经在减弱。是以哪怕是杉山元强令下面的部队必须要严格执勤。但下面的士兵们却认为至少在木州被攻陷之前奋山是无虞的。

    上等兵日野音脑袋一点一点的,他困极了。在这安南实在让他这北海道来的人受不了,天气又潮湿又闷热,在这里呆着似乎整个人的力气都消失了一样只想睡觉。

    难怪这些安南人那么懒,日野音也曾抱怨过。不过这里确实很多的矿产。甚至陪着八幡铁厂的工程师去勘探的日野音曾亲眼看到过好几处露天矿藏。

    应该站岗的日野音干脆就坐在了坑道里,这样的岗哨这一个月来他执行过很多次了。在他看来这不过是和平时一样的普通夜晚,想必用不了多久天就会亮。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换岗回去好好的睡一觉了。那些慰安所征召来的这次竟然看到了几个白人女子,这让日野音很兴奋。他决定今晚跟自己的好友高田胜曹长一起去痛快一下。

    “啾啾啾……”没等日野音在梦里的幻想结束,一阵阵刺耳的尖啸声撕裂了这凌晨的空气。那尖啸声让日野音从睡梦中被惊醒,刚刚醒过来的他在一瞬间就知道了这尖啸声意味着什么!

    “敌袭!!我们遭遇了炮击!我们遭遇……”日野音抓起电话摇了几下,试图大声咆哮着将这里的消息传出去。

    “轰!轰!!轰……”但接连不断的炮声直接将他的话语打断。同时疯狂的爆炸声在日军的阵地上响起。轰然在日军阵地上炸响的炮弹,不仅仅撕裂了凌晨的空气同时也撕碎了这里的宁静和……那些在阵地上驻守日军的身体。

    没有惨叫,没有哀嚎。这些惨叫和哀嚎都已经被炮弹的呼啸声和爆炸声所埋葬,阵地上不断飞起再跌落的尸首和那些被轰的看不出模样的尸块。这就是战场的主旋律。

    “敌人发动进攻了!马上将情况汇报给总指挥部!”负责防御奋山的,是日第十四方面军第三十五军第30师团,师团长为小林浅三郎中将。

    “命令炮兵部队,立即测算对方炮兵阵地位置准备予以还击!”

    小林浅三郎中将也不是战场初哥。在炮声响起之后他马上就判断出来这应该是国防军的主力部队。

    火炮的口径至少在以上,而以炮声判断这些重炮至少有一百门!如果不是国防军的主力部队。绝对没有可能会有如此多的重炮在手。

    “哈伊!”副官也没有紧张,在国防军发动进攻之前整个第三十师团都在想着这支部队何时会发动对奋山的进攻。

    而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他们反而是平静了下来。现在要做的,就是战斗!或者赢得胜利和荣誉,或是惨死在这处阵地上被人践踏。

    “看来国防军已经动手了!”出乎意料的,杉山元不用收到第三十师团发来的电报就已经知道了国防军动手的消息。

    原因很简单,他的指挥部距离战场实在太近了。甚至现在国防军那剧烈的炮声将他办公室的窗口震的隆隆作响。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杉山元喝了声进来。便见的杉山元的副官将手上拿着一份电报匆匆而入。

    结果电报扫了一眼,杉山元将椅子转过去看着窗外道:“告诉他们,我已经知道了。所有行动按照早先拟定计划而行。不得有误!违者。以军法处置之!”

    “哈伊!”

    奋山前沿阵地,小林浅三郎举着望远镜不停的观察着阵地上的情况。可惜的是,凌晨还是没有任何阳光,虽然爆炸产生了一些火焰但小林浅三郎的眼神还没有好到可以凭借着这些火焰就能探察阵地情况。

    但听着延绵不断的爆炸声,小林浅三郎的脸色渐渐的阴沉了下来。他抬起自己的手腕看了看,这次的炮击至少维持了有一个多小时了。

    超过一百门重炮对着阵地轰一个多小时,那阵地的情况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会是怎样的。偏偏现在小林浅三郎还不能派人上去支援。

    除非他想要派人上去送死。

    “一小时四十二分……”当炮声渐渐平息的时候,小林浅三郎的脸上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一小时四十分的重炮轰击,看来这次国防军的进攻是势在必得啊!

    果然。在炮击之后伴随着隆隆隆的履带碾动声一辆辆的坦克出现在了战场上。见到这些硝烟身后的庞大身影,小林浅三郎瞳孔猛的一缩咆哮道。

    “快!!汇报总指挥部,我部遭到国防军战车部队之袭击!请求战术协助!请求战术协助!!命令炮兵,马上向阵地前方实施火力支援!不要让这些战车冲上阵地!”看到排山倒海的战车部队,小林浅三郎彻底不淡定了。

    他可不认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师团。在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重炮轰击之后还能顶住多少次这些坦克的冲阵。

    虽然第三十师团也有一些九九式反战车爆弹,但要收拾掉那么多坦克小林浅三郎自己就没有这个信心。

    “马鹿野郎!山萝和木州的那些白痴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国防军的主力部队都已经潜伏到奋山了,他们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这群白痴难道在慰安所里把腰都扭断了么?!”小林浅三郎恶毒的咒骂着,骂那些情报人员的无用。

    也骂那些在山萝、木州阵地上防御国防军的力量。

    “轰!轰!!轰……”日军的炮兵也开始对己方阵地实施火力支援,大量的炮弹在阵地前方炸响。但那硝烟中还是隐约可见国防军的坦克部队依然坚定的向着日军的阵地袭来。

    长野鞠少佐觉得自己很倒霉,他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被提为少佐就要面对国防军的主力部队。当他从自己的望远镜里看到那些战车的时候,他浑身都在发冷。

    本土制造的反战车炮还没有送到前线部队的手里。现在他们手上的那些37MM反战车炮和九二步兵炮,对于这种战车来说不过是挠痒痒。

    “马上组织奋身队,炸掉这些战车!不得让他们靠近我们的阵地!!”长野鞠大声的吩咐,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抵御这些战车的手段。

    “哈伊!”副官应了一声。便下去组织奋身队去了。所谓的奋身队,说白了就是敢死队。他们要抱着九九式反战车爆弹去炸掉国防军的坦克。

    随着嗡嗡嗡的飞机轰鸣声,战场上日军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因为来的部队不是其他部队,而是国防军的轰炸机群!

    这段时间虽然是双方相互进攻。但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并没有动用自己的空军部队。而日军也没有想到,国防军会突然动用自己的空军部队。

    甚至一来。就是一大群的轰炸机部队。

    小林浅三郎觉着自己就快要疯掉了,这些该死的国防军根本就是准备要竭尽全力把奋山拿下。重炮轰击,随后坦克部队冲击。

    现在连轰炸机群都来了,小林浅三郎很想哭!我不过是个师团长啊,用得着这么大阵仗么?!

    “啾啾啾……轰!轰!!轰……”日军的阵地再次遭到了肆虐,这次轰击他们的是大量的炸弹。一条条长条状的锏式重型火箭助推炸弹直接从空中抛下,随后在火箭的推力之下向着阵地扑去。

    “轰!!”在巨大的爆炸轰鸣之下,日军阵地上的那些暴露出来的工事被轰的飞起。水泥块、尸体碎块和那些残破的枪械被炸的漫天飞舞。

    小林浅三郎现在就快要绝望了,现在哪怕他放下了望远镜也能够看到密密麻麻的国防军战士们在坦克身后不断的借坦克为掩护向着阵地扑来。

    毫无疑问的,只要坦克冲上阵地那么这些国防军部队也会随即登上阵地。经过重炮轰击、炸弹轰击和坦克的肆虐之后,小林浅三郎不认为阵地上还会有人能够顶住国防军的强行突破。

    “马上把所有人派上阵地,快!!”小林浅三郎没有任何犹豫,现在要是还不拼的话那么就连拼的机会都没有了。

    第三十师团的两个联队开始集结,并迅速的向着阵地支援而去。师团所属的炮兵大队,正在不断的向着阵地前方倾泻炮弹试图阻止国防军的进攻。

    当然,这样做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虽然这些炮弹并不能够对坦克造成太大的伤害,但还是会对随着坦克进攻的国防军战士们造成一定伤害。

    迫于无奈,后续的华南军区的战士们只能是放缓自己的脚步避免被日军的炮弹击伤。

    “娘的!赶紧给老子算出来这帮矬子的炮兵躲哪儿?!”华南第4军团军团长田司义丢下望远镜咆哮道:“再找不出来,老子毙了这群狗日的废物!”

    田司义脾气从来就不好,这会儿见的自己的部队被日军炮火压制顿时愤怒了。他破口大骂要求炮兵师参谋部必须马上计算出日军的炮兵位置,然后干掉他们。

    “嗡嗡嗡……”此时,日军的空军也已经抵达了战场。不过他们来晚了,国防军的轰炸机部队早就撤离了这里,重新补充上来的是国防军的虎鲨乙型截击机。

    见到日军的战机出现在了天空,这些国防军的战机顿时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向着日军的战机就扑去。

    “突突突……”这些战机形成了一个古怪的队形,在拉升之后竟然成群的扑向了日军的机群,一顿猛打却打的日军七八架战机喷着黑烟跌落。

    “纳尼?!这是什么阵型?!难道是国防军的新战术?!”日军战机驾驶员们也傻眼了,数次的交手他们都习惯了国防军战机的俯冲、僚机掩护,然后袭杀己方战机的作战方式。

    可现在这帮倒好,直接啥也不管不顾一个俯冲之后绕着日军的战机便是一顿猛轰。这一时间还真把这些日军给打懵了。

    “嚓……沙明旭!!你狗日的以为你是刘粹刚司令是吧?!人家五架战机冲上来,你磕巴都不打一下就扑上去!你以为你能一打五啊?!狗日的赶紧给老子拉升!!”

    日军傻掉了,而指挥作战的唐宏大校也怒了。国防军现在驾驶飞机的这帮人八成以上都是从陆军挑选出来的新飞行员,说实话本事倒是不差。

    可就是队形配合的时候一团糟。比如沙明旭这小子,那就跟狂躁症似的反正见到对手那就不管不顾的往上冲。

    什么队形都不顾了,碾着人家就要一定打翻了才舒服。

    “尼玛的沙明旭!我知道你小子不怂,但你丫敢顾及一下你的僚机么?!你狗日的瞎搞,这是让你僚机送死去是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