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沱江战役(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唐宏在通讯器里破口大骂,沙明旭是唐宏最为看好的一个飞行员。技术好,战术意识强。可这小子就是队形配合的时候一团糟。

    听说这小子做步兵的时候就是冲锋敢死队的干活儿,估计是老冲锋引起的后遗症。这货就不懂得啥叫队形配合。

    说是他次次冲上去,总能砍死十来个日军士兵甚至佐官。但这小子打冲锋那就是个渣,哪怕是去了国防大学里培训也没有教会他做队形配合。

    当团长,他能拿下阵地就把自己的团打没了。当营长,他就带着自己的营干翻人家一个大队,顺带把自己的营也打瘸了。

    好几次要不是十来个警卫在他伤后拼死把他抢下来,这货早就死球在战场上了。好吧,其实他人送绰号:沙不怂。或者,你可以叫他啥不怂。简单说,他啥也不怂。

    人家一个中队他一个营,敢打。人家一个大队,他一个营照样打。哪怕是人家一个联队,他还是一个营,他还打!

    “突突突……轰!!”一架日军战机被直接凌空打爆,那通讯器里才传来了沙不怂的声音:“嘿嘿……那啥,打顺手了!顺手了,我这就拉升……”

    说着,这小子的虎鲨乙型一声轰鸣直接就直线拉升。唐宏哀叹,只能希望这小子的这架战机耐操吧,不然给他这么瞎整没三两下这战机得废。

    而怒火中烧要追杀沙不怂的那几架日军战机也傻眼了,就没有见过这么敢玩命的飞行员。你说要是打起来玩命也就算了,这小子似乎拿着自己的命就不当回事儿。反正怎么开心怎么玩儿。

    拿着战机猛顿玩直接拉升,基本上九成的人身体都扛不住。而这沙不怂的动作,直接吓傻了一群日军飞行员。

    “嚓……高文柏,你小子别做沙不怂的僚机了。自行发挥吧。不然沙不怂没死你倒是赔进去了……”唐宏见状,只能是这么吩咐。

    沙不怂自然也在自己的通讯器里听到了唐宏的话,这家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直线拉升之后再一个反拉,掉过头“突突突……”的竟然又打爆了日军一架战机。

    “哇哈哈哈……”沙不怂猖狂的大笑,日军愤怒的开始集群追杀这小子。

    而没了僚机的沙不怂竟然凭着拉升反盘旋一顿跑,脱离了日军战机的攻击范围。然后,还能减速后等日军飞机超越他尾随直接将一架日军战机击落。

    沙不怂在天上打的不怂,地面上的华南军区也一样的不怂。尽管日军动用了炮火进行覆盖性打击,但下面的华南军区的战士们还是机警的追着日军的炮火不断的向日军的阵地逼近。

    日军的阵地此时几乎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经过重炮轰击和锏式的轰炸之后这里基本剩不下什么抵抗力量。

    大部分的日军都在重炮的轰击和炸弹的轰炸之下,直接被当场轰杀。

    少部分存活下来的,基本也都失去了反坦克武器。只有一批哇呀呀怪叫的日军士兵扑出来,抱着九九式反战车爆弹要和冲上阵地的华南战区的坦克部队死磕。

    “干死个狗日的!!”装甲师师长岳玉堂毫不犹豫的在通讯器里猛然下令,便见那虎式乙型坦克上的重机枪“嗵嗵嗵……”的轰鸣了起来。

    那些试图要冲到国防军坦克前面的日军就像是被铁锤砸中的西瓜一样直接爆开。对!你没看错,是直接爆开!

    “轰轰轰……”他们身上绑着的九九式反战车爆弹此时成了他们的催命符,只要子弹打上去那爆弹当即便是爆炸开来,而那些抱着爆弹的日军士兵么……

    你可以想象一下被塞进了二十枚二脚踢的西瓜,被引爆后的结果。

    “轰!!”爆炸开后,那些日军直接被炸成了漫天的碎尸块。噼里啪啦的砸的坦克和阵地的地面到处都是。

    几截被炸飞的大腿飞到了日军阵地的坑道内,那些看着扭曲成麻花状血肉模糊的大腿。日军士兵不少当场“哇~”的吐了出来。

    “找到了!司令!找到那帮矬子炮兵的位置了!”炮兵师师长激动的给自家军团司令田司义打电话。但没得到夸奖不说还混了一顿臭骂。

    “你他娘的跟我说个屁!赶紧给老子搞死那帮矬子,半个小时后老子还看到这帮矬子开炮老子亲自到你炮兵阵地上毙了你个狗日的!”

    炮兵师师长段涵能怎么说?!只能是大声应是,然后逮着下面的崽子们就是一顿臭骂:司令说半个小时没清理掉矬子的炮兵阵地就毙了我,老子要是倒霉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而便在奋山打的一团糟的时候。东英的本间雅晴也接到了求援电。他没有太多的犹豫,便将手上的第103师团及安南国民军第十六师团派出前往支援。

    但他们却都没有注意到,在东英城外三十余公里处一支部队正在潜伏着。

    “他们出来了?!”国防军华南军区第四军团第一八八军军长谷良民望着面前的这个黑瘦的男子问道,这男子用他那怪腔怪调的中文点头道:“是的!我们的人亲眼看到他们出来了。”

    谷良民点了点头没再吱声。这位前山东王韩复榘麾下的心腹大将现在是华南军区的一任军长。历次战事以来表现的也算是可圈可点。

    而现在老谷心里想的是,有群人指路真不错啊!虽然他也看那安南的强柢亲王不上眼。但好歹人家还是有支援的。

    至少要搞到这些情报并顺利的传递出来并不容易,这点哪怕是阮秋翁他们也办不到。好歹强柢还是在安南有着不少根基和人脉的。

    “军长,咱们要动手么?!”边上的副官问道,而谷良民则是嘿嘿一笑摇了摇头:“本间雅晴这家伙手上有四个师团呢,除去两个日军师团还有两个安南国民军师团。最后一批咱再动手,到时候顺手把东英给他占了!”

    日军不知道,虽然奋山打起来很热闹但真正在进攻的步兵也不过是一个师而已。而剩下第四军团里的三个军。都被分配开了去各地埋伏。

    当时江浙战役,事后整个战役被拿出来作为教材全面给各军区做了讲解。甚至各军区之间,还做了无数次的战术推演。

    是以,穿插、反包围、诱敌深入、围点打援……等等一整套系列的战术国防军各支部队都玩的极为纯熟。

    要不是西南军区的部队实在有限,无法抽调出足够的人手来执行这套计划说不准西南军区自己都开打了。

    “奋山外十多公里处,咱们军团司令已经放下了两个师。”谷良民嘿嘿的笑着道:“只要这帮子蠢猪到了地方,肯定会被围着打狗一样的大。咱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拿下了东英咱们算是吃肉。好歹给兄弟部队留点儿汤不是?!吃独食那是得噎死地。”

    边上的副官撇了撇嘴,您老可就爱吃独食来着。这回不吃不是良心发现。实在是因为吃了这两师团,那就很有可能导致东英里的本间雅晴不敢出来。

    到时候这大功可就没了。好歹本间雅晴也是个方面军司令,搞死他比较赚一点。且占领东英是军团给予他的命令,一切都必须要在这个命令完成之后再考虑。

    如果是这个时候吃下了这两个师团,那么面对着两个师团防御严密的东英城谷良民可不敢说自己绝对能够拿下来。

    别到时候被人反包了饺子。那可就亏大发了。

    “快!加快速度!!”第103师团师团长村冈丰中将并不知道自己刚刚躲过了一场致命的危机,潜伏在山路两侧的第一八八军在谷良民的命令之下缓缓的撤离了阵地。

    日军的前哨部队并没有发现这里埋伏着一支部队,他们在粗略的搜索后边急急忙忙的向着奋山赶去。

    在奋山仅仅是有着一个师团的部队,而他们要面对的却是有着百门重炮、数十辆坦克的国防军部队。一旦出现问题,那么就是满盘崩溃的结果。

    奋山距离河内也不过是数十公里的距离,敌人一个急行军完全可以赶到。甚至他们可以以奋山为据点不断的对外实施作战。

    到时候,日军就被动了。因此。奋山是绝对不容有失的。

    村冈丰看了看那些沉默的跟着日军行军的安南国民军,略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这些安南国民军可比其他的东南亚胁从军部队强出太多了。

    至少这些安南国民军部队在赶路方面完全可以跟得上日军,要换成那些东南亚地区的懒鬼走两步就一堆的抱怨了。

    原本因为帝国怀柔政策对待安南、泰国等国家感到不满的村冈丰。总算是认同了大本营的政策。

    “阮师团长阁下,这次战役结束以后我会向总指挥部打报告申请让你前往帝国陆大留学的。”村冈丰看着那位一路狂奔到现在还保持着警惕神态的阮文山道:“至少,我认为你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应该去接受更高阶的军事知识。”

    “多谢村冈师团长阁下,但在下的祖国现在正在奋战。”阮文山对着村冈丰行了一个军礼。道:“所以在下不敢轻离,还是等战争告于段落的时候我再前往大日本帝国求学吧!”

    “哟西!阮桑。我很欣赏你。那么,便让我们联手杀敌,为你的祖国争取自由吧!”

    看到安南人还是有些用处的,村冈丰不介意释放自己的善意告诉这些安南人: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为帝国做事,那么好处肯定是不会少的。

    “哈伊!为了胜利!!”

    而此时,在奋山后方约十余公里处的两侧山坳上东南军区第四军团第一五三军军长曹福林正带着自己的第一三八、一八四两个师埋伏在此处。

    “娘的!总算是出来了,老子这都快等的天黑了!”奋山前沿阵地有军团司令在指挥,曹福林觉得自己在那里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反而是此处的战役让他揪心,于是干脆随着两个师来了这处埋伏点。

    “曹军长,请少安毋躁。我们的侦查绝对不会错的,日军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奋山了。按照他们的行军速度最迟三个小时内他们会抵达此处……”

    说话的是阮秋翁的人,自从和国防军勾搭上以后阮秋翁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开始不断的利用自己潜伏在安南政府中的人给国防军提供情报。

    阮秋翁知道,那位猛虎和他的联合政府从来都是讲求实用主义的。如果你没有去证实你的价值,那么他们不介意换一位盟友。

    而作为阮秋翁的替补,强柢、保大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阮秋翁安插在强柢那里的人,已经将强柢和国防军接触的事情告诉了阮秋翁。

    阮秋翁知道,如果自己不表现出自己的能力的话,那么国防军将会断定自己无用而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

    阮秋翁不是黎尹那种自大者,他非常明白失去了国防军的支持意味着什么。阮秋翁的组织虽然在安南国内有一定的支持者。但保大、强柢的支持者也不少。

    就现在而言,保大的实力依然是最强的。可是他现在站在了日本人一边,虽然派出人和国防军接触但阮秋翁相信国防军不会轻易的相信他。这也是阮秋翁和强柢的机会。

    “嘿嘿嘿……你们的阮先生我见过,确实是博学多才啊!放心吧,这次只要事情顺利我会在给总司令的电报里。说你们好话的。”

    曹福林的话让这位阮秋翁派来的联络人不住的鞠躬感谢,现在组织真的是接近了崩溃状态了。由于日本人采取了怀柔政策,不少组织内的人认为这样合作也不错。

    可以获取日军的设备和技术来对安南进行改造,而帮日本人打仗之类的那又有什么好怕的?!不仅可以获得武器装备,还能顺便锻炼部队。而保大宣布独立,赶走了法国人也让很多安南人感到满意。阮秋翁等人的支持者就更少了。

    阮秋翁等人满心苦涩,只能是寄望于国防军的协助能够让他们重新振作并获得支持。

    “轰!轰!!轰……”安南的北江地区也是炮火连天。安恩博举着望远镜不断的观察着对面日军阵地的变化。

    前段时间不间断的试探性进攻,已经让安恩博摸清楚了日军阵地上的火力结构。一旦这些被摸清楚了,那么日军就开始倒霉了。

    重炮优先照顾的,就是这些火力点。暗堡、地堡群。还有射击孔……等等几乎都被直接炸翻。而国防军空军的轰炸机部队在对奋山实施完毕轰炸之后,也开始重新挂载炸弹前来这里实施轰炸。

    日军对此完全没有任何办法。战斗机基本都被引起到奋山上空去了,要是没有下一批战机支援上的话,那些现在滞留在奋山上空的战机就只有被国防军追杀致死一条路可选。

    “国防军!杀!!”高据鸿赤红着双目直接扑进了日军的阵地内。大刀片子所到之处皆是血肉横飞。

    而他身边的那些第八十三军的战士们都和自己的军长一样,浑身浴血。有这些日本人的。也有他们自己的。

    高据鸿这次可真是憋坏了,这已经在北江被困住都有两个月了吧?!上面楞是不给全面进攻的命令,仅仅是让自己不断的试探性进攻。摸清日军的火力配置和坑道等情况。

    虽然知道这么做会减少伤亡,但高据鸿还是觉得很不耐烦。终于得到命令可以狠狠的打一场了,高据鸿二话不说踹翻了自己的副官带着警卫连就杀奔了战场。

    “这个高据鸿!跟他说了多少次了?!不准亲自上战场,个死崽子怎么就是不听啊?!”安恩博笑骂道:“狗日的下来了老子再收拾你!”

    安恩博并不担心高据鸿的安全。高据鸿在战场上都已经不知杀了多少个来回了,从来身先士卒却奇迹般的仅仅是受轻伤。

    能够纵横沙场近十年,活到现在的高据鸿肯定不是那么好杀的。

    “司令官阁下,北江、奋山都在告急!本间雅晴将军已经将103师团及安南国民军的一个师团派往奋山支援了,那北江您看……”

    很快的,总参谋长清水规矩便将战报汇集到了杉山元的案头。杉山元沉吟了一会儿,道:“北江先不着急支援。先让山萝、木州两处试探进攻一下。”

    清水规矩楞了一下,杉山元解释道:“我需要了解究竟是国防军来了新的部队,还是他们从这两处抽调了主力前往进攻奋山。”

    “如果是前者,那么我就顺势吃掉他山萝和木州的部队!把他们锁死在奋山。”杉山元冷笑着道:“如果是后者,那么我们必须要小心。以免被这些国防军钻了空子。”

    “哈伊!司令官阁下英明!”清水规矩恍然大悟,赶紧鞠躬道:“清水受教了!”

    缅甸方面军司令河边正三很快就接到了杉山元的命令,他没有过多的犹豫便下令前沿部队对西南军区的阵地发动进攻。

    “先让炮兵对国防军的阵地实施炮击,记得要转移炮兵阵地不要给人抓住。”河边正三沉吟了一会儿,命令道。

    “哈伊!”副官应了一声。便下去了。

    没一会儿,尖利的火炮尖啸声撕裂的空气。一枚枚的炮弹不断的砸在了阵地上,而为了保险起见日军仅仅是发动了一次炮击随后就转移了炮兵阵地。

    此时一个小队开始对国防军的阵地发动试探性进攻,却见那些日军士兵熟练的以三人为一组在己方机枪的掩护之下对国防军的阵地实施突袭。

    显然,国防军被这一阵炮击打懵了。直到日军冲到了差不多两百米处他们才反应过来。并开始实施还击。

    “啾啾啾……轰!轰!!轰……突突突……”枪炮声顿时响成了一片,很快的五十四人的小队丢下了二十余人狼狈的退了回来。

    “唉……看来是国防军得到了支援了,我们得小心行事啊……”缅甸方面军参谋长中永太郎陆军少将叹了口气。

    但河边正三却微微一笑,道:“不!中永,难道你没有注意到这些国防军的炮声么?!”

    中永太郎一愣,摇了摇头。而河边正三笑了笑直接道:“我刚才注意到了,国防军的火炮打的极短!而且。这些火炮中完全就没有重炮!”

    中永太郎一愣,随后眼中发出一丝精光。他明白了自己这位司令官要表达的意思,这很可能是国防军放在这里迷惑人的。

    如果国防军一门火炮都没有,那么很可能这是骗局。但如果他们有重炮。那么很可能说明他们有了支援部队。

    可这次进攻没有重炮,却只有小口径火炮。这代表着什么?!

    他们很可能将重炮都抽调去进攻奋山了,于是这里留下了轻型火炮用于防止山萝的日军部队切断他们的后路!也避免自己的主力撤离,被山萝的日军发现。

    “司令官阁下。我们马上汇报给总指挥部!”中永太郎激动的道,缅甸方面军这段时间被压制的太惨了。整个方面军从中永再到下面的各级将官们无一不想着报仇。

    “不!中永,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国防军到底是不是真的把主力抽调走了。”河边正三比自己的参谋长要谨慎很多:“我们需要再试探几轮,确认了之后再汇报总指挥部。”

    “司令官阁下谨慎!”中永太郎鞠躬表示钦佩,而河边正三则是笑着摆手道:“对国防军的炮兵阵地实施炮击,然后将炮击延后轰击他们的阵地。”

    “随后派出一个大队,前往试探国防军的火力。如果可能的话,就抢占下一个阵地。”河边正三冷笑着道:“如果这是阴谋的话,国防军不会让他们的炮兵进行还击。而我们也能够顺利的占领阵地。我不相信,国防军会连守住一个大队进攻的兵力都没有留下。”

    中永太郎深深的一个鞠躬,表示了自己对自己司令官的钦佩随后便走出了指挥部下令去了。

    “啾啾啾……轰轰轰……”日军的炮兵没多久便开始发声了,他们用急射不断轰击着国防军刚才身处的炮兵阵地位置,在进行了三轮齐射之后便开始火力延伸轰击国防军的前沿阵地。

    屠三炮用手指敲着桌子,嘿嘿的冷笑着。等到日军的火炮轰击了前沿阵地好一会儿了,才道:“让炮兵还击,所有的75MM口径火炮全部用上。唔……再加一门的重炮,记住了!只用一门!”

    顿了顿。三炮继续道:“一会儿矬子上了阵地,要寸步不让!打出气势来,不能让他们占了阵地。明白么?!”

    “是!”副官记录下来了命令,随后下去传令去了。总参谋长邓殷藩有些奇怪的道:“司令,我们不是诱敌么?!为什么现在不准败?!还用炮火还击?!这不是逼得山萝的日军不能出来么?!”

    炮爷丢了一根烟给邓殷藩,随后自己满上火眯着眼睛冷笑道:“对面的那个矬子很谨慎。他分明是在试探我们,看看我们到底是用了计还是没用计。”

    炮爷叼着烟,眯着眼睛手指在桌子上点着。

    “刚才这家伙第一波试探其实已经觉得咱们没底气了,但还是觉得不放心。这进行的是第二波试探呢。要是咱们的炮兵没还手那只能说明咱们在诳他!”炮爷一摆手,道:“你见过一轮火炮就砸掉了整个炮兵阵地的?!肯定还有残余!再说了,如果防御一个方面军却连火炮都没有留够,那只能说指挥官是个白痴。”

    “山萝是我们撤退的后路,要是后路都没保障被困死在了安南那才叫可笑呢!”炮爷眯着眼睛。嘿嘿的笑道:“要是咱们炮兵没有反应,那只能说明在那么心虚。怕吓跑他呢,他肯定会顺势占领咱们的前沿阵地。”

    “打阵地这次他肯定会出一批强兵,人数不会多也不会少。要是咱们心里有鬼,会怕吓跑他而把阵地让出来。这也算是他的第二轮试探。”说着,炮爷顿了顿道:“如果咱们打退了他,那就说明咱们这真是在守住退路了……”

    “守住退路。他们肯定是不敢让出阵地的!”河边正三在对着自己的参谋长信心满满的道:“如果后路都能够被轻易占领,他们也就不是国防军了。至少,我所打过的国防军没有一个是后路容易被切断的。”

    河边正三嘿嘿的笑着道:“至于具体情况,得等打完阵地的大队长下来了才知道。”

    此时。尖利的炮声猛然炸响。河边正三听的这炮声猛然色变,但听了一会儿了脸上忽然露出了莫名的微笑。

    “司令官阁下,这分明是重炮的声音。看来国防军这是忍不住要报复了……”中永太郎笑着道:“终究还是被我们试探出来了呢!”

    而河边正三却摇了摇头,道:“不!中永。你注意到没有?!他们的重炮,竟然只有一门?!这对于一支打算进攻我们的部队来说。太不正常了……”

    说着,河边正三猛然站起来走到观察窗边上举起望远镜观察起了国防军的阵地情况。

    却见日军的一个大队,在其大队长的指挥之下不断的利用掩体向着国防军的阵地发动强攻。阵地上机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

    而国防军的炮火在轰击了一段日军的炮兵阵地后,随即对着阵地前沿实施火力支援。

    “八处重机枪阵地……二十三处轻机枪阵地……唔,还有步兵炮和战防炮!呵呵呵……看来国防军好像真的撤出主力了……”

    河边正三一边观察着,一边笑呵呵的道。中永太郎则是皱着眉头不断的看着国防军阵地上的变化。

    日军的大队在损失了百余人之后,终究是穿过了国防军的炮火逼近了国防军的阵地前线。但那些密布的火力网在不断的扫射,几乎将日军压的透不过气来。

    日军被压制在阵地上无法动弹,而国防军则是借着这个机会不断的用掷弹筒打出手榴弹袭击那些躲在了掩体后面的日军。

    日军也不堪示弱,步枪开始精准射击。而轻重机枪则是都架设了起来,对着国防军的阵地便是一阵的猛轰。

    “突突突……轰!轰……”阵地上枪炮声响成一片,而日军整个大队近千人占据了一定的优势,他们不断的逼近着国防军的阵地眼看着就要抢下阵地了。

    “轰!!”这时候,阵地上风雨突变!不知为何,国防军的阵地前方忽然爆发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那些冲到了阵地前面的日军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直接被这剧烈的保障轰翻在了地上。

    “哈哈哈……”见到自己的士兵被轰翻。河边正三却发出了一阵爆笑!他笑的是那样的开心,笑的是那样的得意。

    而此时阵地上的日军已经失去了进攻能力,在兵力和火力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是撤下来修整。

    “司令官阁下为何发笑?!”中永太郎此时转过身来,对着河边正三鞠躬问道:“我部进攻受挫,死伤惨重难道司令官阁下不觉得不应该吗?!”

    河边正三笑着回到了桌子边上,将望远镜放下示意中永太郎坐下道:“我一会儿再向你解释。去,把刚才负责进攻的大队长叫来。还有,把炮兵联队的联队长叫来。”

    “哈伊!”副官应了一声,便下去叫人去了。没一会儿。炮兵联队的联队长便来到了指挥部内,而刚才负责进攻国防军阵地的白石小枝中佐手上缠着绷带也来到了指挥部。

    “富永桑,刚才在国防军的报复性炮火中我们的火炮损失了多少?!”富永喜便是炮兵联队的联队长,却见他恭敬的对着河边正三微微的一个鞠躬道:“我们损失了二十五门火炮,这都是因为转移的时间不够而导致的……”

    河边正三点了点头。似乎没有追究的想法继续对白石小枝中佐问道:“中佐,你觉得刚才你们进攻国防军的阵地遭遇了什么困难?!如果冲上去的话,有没有把握拿下?!”

    “报告司令官阁下,属下以为国防军的阵地火力布置严密,且兵力应该不弱于我们……”顿了顿,白石小枝继续道:“且属下觉得,他们应该没有尽到全力。还有余力可和我们作战……”

    “唔……那么。那阵爆炸又是怎么回事儿?!”河边正三点了点头,不予置评而是直接对白石小枝问起了刚才的那阵爆炸。

    “司令官阁下,那应该是地雷……”白石小枝恨恨的道:“这些该死的支那豚!竟然在阵地前装地雷,这实在是太阴险卑鄙了!”

    河边正三笑了笑。挥手让白石小枝等人下去。待得他们离开之后,他才对着陷入了思考的中永道:“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做了么?!”

    中永站起来肃然的对着河边正三深深的一个鞠躬,道:“多谢司令官阁下解惑,属下惭愧……”

    其实河边正三的试探方法很简单。国防军的炮兵还击那么便说明他们为了防备日军进攻部有后手。而阵地难以攻下,说明他们防备着缅甸方面军突破他们的阵地。

    最重要的是:他们竟然在阵地前埋设了地雷!

    是什么情况下。才会在自己的阵地前埋设地雷?!毫无疑问,那是为了防止对方偷袭进攻自己的阵地,才会在己方阵地前埋设地雷。

    如果是这些国防军打算进攻自己的话,那么断然不会在他们自己的阵地前埋设地雷的。

    “马上致电总指挥部,将我部之战况、判断告知!”说着,河边正三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声道:“请求指挥部准许我部对敌发动反攻!”

    “哈伊!!”

    缅甸方面军的试探情况很快就传递到了杉山元的手上,他将手上的战报一遍遍的翻看时而皱眉时而轻笑。

    因为这时候木州方面的情况也汇报过来了,木州方面的试探也遭到了国防军的强力反击。不过与缅甸方面军不一样的是,木州方面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打破国防军的防线。

    “看来国防军是把原山萝方面的火炮和主力部队全数抽调到了奋山作战了,他们想要打通和北江的通路汇合自己的部队。”杉山元冷笑着道:“为了避免会遭到木州的尾随夹攻,他们并没有太过动用木州的兵力,仅仅是抽调了一部分重炮。”

    清水规矩站在杉山元的面前一言不发,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一切都需要听杉山元的指挥。

    “告诉河边,让他马上发动攻势突破国防军的阵地!”杉山元一挥手,道:“在突破之后不要停留,直接向木州方向的国防军进攻!”

    “告诉木州部队,我已经让山萝的缅甸方面军前往支援他们了。到时候他们必须要里应外合,直接突破对面国防军的阵地前往支援奋山!”

    说着,杉山元的脸色变得潮红了起来!却见他大声道:“这些该死的支那豚终于是露出破绽了,只要我们抓住这个破绽就能够直接将他们全数歼灭掉!哈哈哈……”

    “告诉本间雅晴,我不管他付出多大的代价也绝不允许奋山被占领!”杉山元血红着眼珠子,恶狠狠地道:“如果奋山出现了问题,他就自己剖腹谢罪吧!”

    “哈伊!!”清水规矩也听出来了,杉山元肯定认为这是难得的一次聚歼国防军的机会。只要这次聚歼了国防军部队,那么国防军不败的神话就打破了。

    这对于提升日军的士气有着很大的作用。而综合了那些各部试探的情况来看,清水规矩也认为国防军这是兵行险招试图破掉木州以打破僵局。

    可惜啊!清水规矩心中叹道,如果是僵持的话日军还拿他们没有办法。但现在他们自己将兵力分散了,那么就给了日军可乘之机。就算是最后突围出去,国防军也会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无力对日军再形成威胁。

    就在安南的沱江战役打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一架从遥远的西伯利亚飞来的大客机在国防军空军战机的护送之下缓缓的降落在了帝都的机场。

    联合政府主席林森颚下的白须随风摆动,那厚厚的眼镜片里的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在他身后,站着的都是现在联合政府的内阁成员。

    而在他身边的,则是国防军三军总司令屠孟贲。这架大客机在盘旋的战机护送之下,缓缓的在机场上停稳。

    天空中的战机摆动了一下自己的机翼向着下面的联合政府主席和国防军总司令致意后,也飞离了这处机场上空。

    客机停稳,旋梯被缓缓打开。卫队随即上前将周围护住,而随后便见的那飞机打开的舱门走出一位穿着苏联军装年约五十有余的男子。

    这男子阔脸粗眉,唇上有着一瞥浓浓的厚须。嘴唇厚且大,双目深邃而幽暗。眉宇间带着丝丝煞气。

    他缓缓的走下飞机,而林森则是带着联合政府的众人迎接了上去。

    “哈哈哈……欢迎您的到来!斯大林副主席,我仅代表中国联合政府及国防军所有将士,欢迎您的到访!”

    林森笑着走上前去,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而那位走下飞机的男子则是报以热情的大笑,先是握住了林森的双手,紧紧的握了一下。随后还给了林森一个拥抱。

    “感谢您的欢迎!林主席,我非常荣幸能够得到您珍贵的友谊!”这位男子在拥抱完毕之后,用着有些不熟练的中文道。

    而林森显然很吃惊对方能说些中文,而这男子看到了林森吃惊的样子笑了笑道:“我很早之前便已经在学习中文了,为的是更好的了解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哈哈哈……”

    这男子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因为在某猛虎手下吃了大亏之后为了弄清楚那位猛虎的思维方式,所以才卖力学中文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