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章 大乱战(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当然,林森也不会当面给这位副主席难堪。那是白痴才会干的事儿,双方寒暄的时候站在边上的屠猛虎仅仅是微笑而没有说任何的话。

    但斯大林却在用自己的余光看着屠孟贲。虽然他和屠孟贲明里、暗里交手了无数次,但两人真正的见面却是第一次。

    斯大林一边谈笑着一边在观察着这位猛虎总司令。

    在国防军总司令的位置上呆久了,屠孟贲自然养成了自己的气度。而常年的军政事务处理,也让他从当年的锋芒逼人变成了现在的不骄不躁。

    他就这么简单的站在那里,毫不起眼的轻笑着看着林森和斯大林寒暄。自己却是一言不发,仅仅是就这么干看着。

    寒暄过后,自然是要带着斯大林回到联合政府的欢迎酒会上。而同来迎接的,还有现任的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

    一行人笑着打过招呼,一顿寒暄之后便登上汽车前往国防军召开的欢迎酒会。

    酒会上倒是没有什么太多说的,反正就是一顿喝。苏联,或者说俄罗斯的酒桌外交起源便是这位斯大林副主席。

    而且他们灌酒不分敌友。灌朋友是为了检验其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对感兴趣问题的看法,灌敌人则是令其陷入道德和政治陷阱。

    这点实际上跟后世的中国很多场合倒是如出一辙,大家很多时候谈判不能解决的事情摆到了酒桌上解决却反而能够顺利抵定。

    很多人都在诟病酒桌文化,但更多人都不知道二战中著名的《德黑兰宣言》便是在丘吉尔为自己举办的一次生日宴会上确立的。

    在整个二战史上,没有被苏联人用伏特加灌过的也不过是罗斯福、希特勒等寥寥数人。哪怕是丘吉尔,也曾被斯大林一顿喝放倒在了桌子底下。

    而丘吉尔,则是餐桌外交的重要支持者之一。甚至丘吉尔曾经对自己的爱将蒙哥马利夸口:“我要是每星期都能和斯大林一起吃顿饭,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当然。斯大林副主席的这一套来到了帝都就不好使了。虽然林森等人年纪已经大了不好多喝,可别忘了屠猛虎那也是酒国好手!

    其余的国防军悍将们无一不是酒国好汉,这也源于某猛虎他爹认为能喝能打才是真汉子。于是很多悍将们为了这“真汉子”的名头,不得不把自己的酒量练起来。

    熟悉斯拉夫人习惯的屠猛虎没有给斯大林准备什么茅台之类的,苏联人喝不惯酱香型的白酒。他们要的是度数足够烈的浓香型白酒。

    于是最简单的伏特加管够,最烈的烧刀子用漂亮的大杯子盛着。

    双方祝酒词一套一套的,三两下就灌下去了几大杯的烧刀子和伏特加。斯大林似乎发现喝不垮这些国防军的汉子,于是开始转变策略转喝酒为细谈。

    屠猛虎倒也没有拒绝,和斯大林一起便进入了一个里间。等斯大林看到笑吟吟的林森等人在里面小酌的时候。他这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些家伙们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斯大林副主席,这是我们给苏联准备的武器装备清单。您可以看看。”苏宗辙笑吟吟的将那份武器清单拿出来,交到了斯大林的手上。

    而司徒雷登已经被灌的满脸通红,挣扎着拿出一份交易清单交给了斯大林道:“这是我们美国为您准备的,只要您签字那么这份协议立即生效……”

    斯大林拿过两份协议。仔细的看了起来。大家也不打搅他,这种协议不可能马上就有结论。斯大林需要单独的空间来思考这些问题。

    于是众人回到了宴会上,或小酌或找几个聊的来的朋友一起喝上一杯。

    随着斯大林前来的崔可夫已经悲剧了,贪杯的他喝下了大量的伏特加以后还被灌了大量的烧刀子。现在走路都有些摇晃。

    好在老将布柳赫尔还算有些节制,见情况不对赶紧找到了斯大林。

    “布柳赫尔,我的老朋友!看来中国人和美国人把这些问题都考虑好了,你看看。他们已经分配好了支援我们的物资……”斯大林将两份文件交给了布柳赫尔。苦笑着道:“当然,这些都不是免费的。”

    布柳赫尔拿过这两份协议看了起来。没一会儿扫完了协议的布柳赫尔只能是叹气,人家早就把坑挖好了等着他们来呢。

    美国人和中国人算计的死死的,基本上苏联的需求都被他们精密的算出来了。

    “斯大林同志。这件事情您怎么看?!”布柳赫尔阖上了文件,对着斯大林问道。后者摇篮摇头,叹气道:“我们现在有得选择么……”

    斯大林从自己的口袋里抽出笔来,直接在协议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便在斯大林咬牙签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安南的战场也发生了激烈的变化!河边正三带着自己的四个师团突然冲出了阵地,向着国防军的阵地猛攻而去!

    而在义路的第十四方面军所属之第10师团、第19师团。也在同一时间发动了对国防军阵地的袭击,在背腹受敌的情况下国防军的防线看起来摇摇欲坠。

    “啾啾啾……轰!轰!!轰……”日军的炮火不断的在国防军阵地上肆虐,然而国防军腾挪躲闪却没有太多的反击。

    “马上进攻!拿下阵地后不要停留,不要给木州的那些国防军准备的时间!打破他们的包围圈,抢占阵地!!”

    “哈伊!!”

    这是河边正三在战前会议上的最后命令,四个师团分左中右三路直扑国防军阵地。而河边正三则是带着一个师团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战场。

    在义路、山萝的日军发动反攻的时候,木州的日军也在不断的试图进攻国防军的阵地。杉山元已经给他们下令,必须要拖延住他们面前的国防军不得让他们有余力去支援山萝地区的国防军部队。

    “这些自以为聪明的支那豚,想要突袭打下奋山改变战局?!我就让他们全都葬身在奋山城下,以报我大日本帝**人在江浙战役之仇!”

    杉山元兴奋的满脸通红。因为他已经接到电报国防军的轰炸机出现在了山萝上空试图要阻止日军对山萝的进攻。

    这在杉山元和河边正三看来却正好印证了山萝就是国防军退路的事实。否则,他们不会冒着危险直接前往山萝支援。

    而孟匈方面的第十四方面军第23师团、第26师团也已经出动,准备直接中中间切断国防军有可能前往山萝的支援。

    “哟!这日本人反应很真快啊……”孟匈的日军一个师团刚刚出动不到十公里,国防军这边就已经收到了情报了。

    这便是战场上的变化,一开始国防军并没有计算到孟匈的日军会突然跳出来参与这次战役。但明显的,现在日军又多了一股势力。

    邓殷藩带着参谋们不断的在地图上写写画画,一个师团的兵力可不少啊!小两万多人呢,处理不好那么这支力量完全可以改变整个战局的走势。

    但如果这时候调集兵力将他们吃掉,那么或许日本人就会察觉到国防军的计划。

    “老子还想着怎么减少木州的兵力不让日本人怀疑呢。这想瞌睡就遇到了送枕头的!好事儿啊!”三炮知道了情况哈哈一笑,道:“让木州方面把预备兵力抽出来,准备设伏给河边正三。让华南军区第1军团调一个师去挡住26师团,且战且退、分段阻击。不要用火炮!”

    “再派一个师绕到26师团的屁股后面去,该堵口子的时候就给他堵上。”屠猛虎嘿嘿的笑着道:“要是孟匈的那些矬子自己跑出来了。那咱们正好顺手端了他这一锅!”

    “是!”邓殷藩闻言眼前一亮,大声应道。

    “报告!山萝来电,日军三路师团进攻部队已冲入我军阵地。本部正按照预定计划,撤往木州方面预定阵地。后方义路之日军,强攻我军后方阵地。我部将按计划,击退其进攻之后将阵地转移……”

    “报告!孟匈来电,我华南军区第一军团已与日第二十六师团交手。我部严守总指挥部之命令分段阻击。日军被我延阻,行进缓慢。调往围堵第二十六师团之部队,正在行军中……”

    “报告!木州来电,我部已经将阵地之部队抽调出。并于山萝至木州一线设伏。火炮阵地已经就位……”

    整个东南亚战区紧张的忙碌了起来,各地的战况不断的汇报到了屠三炮的手里。虽然有一定的小波折,但总体上来说战役还是按照屠三炮的安排走向而进行的。

    日本人不知不觉的就落入了三炮所制定的战役节奏里,而这个节奏会要了他们的命……

    “嗖嗖嗖……轰!轰!!轰……”奋山城外。由东英出来支援奋山的日第103师团及安南国民军第十六师团终于遭遇了国防军的阻击部队。

    曹福林终于等到了两个师团落入口袋里,却见这位第一五三军军长现在是笑的见牙不见眼。赶紧命令部队先给日本人招呼一顿焰火。

    107虎咆此时终于在东南亚战场上发挥了自己应有的威力。一枚枚的火箭弹砸进了日军的行军人群里,每次都带起了一整片的血肉和飞扬的尘土。

    而走在队伍中间的村冈丰样子实在太过明显,于是第一轮的火箭弹袭击瞄准的就是他的位置。一顿狂轰滥炸之下村冈丰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直接被炸翻在地。

    连带着他身边的警卫、副官和参谋长,基本一套班子都完蛋了。日军在第一波打击中便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

    而安南国民军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位阮师团长在第一轮的107之下就直接被炸的就剩下个血肉模糊扭曲的右手。

    要不是他胳臂上的臂章,大约没有人会看的出来这截血肉模糊破烂的手臂便是属于曾经那位师团长的。

    “国防军!杀!!”两处山坳传出震天的怒吼,却见无数的国防军战士猛然从山的两侧跃出向着山坳里的日军、安南国民军杀去!

    “诺送空叶!诺送空叶……”这是安南语的缴枪不杀,日语的缴枪不杀暂时性的被这些国防军的战士们忘却。

    但不得不承认,日军的确有着良好的纪律性。哪怕是他们的师团长都已经被干挺了,下面的日军士兵们还在坚持作战。

    相比起这点来。安南国民军就光棍的多了。师团长被炸的血肉模糊,除去一部分作为师团长亲信的士兵们试图反抗之外,其他的安南国民军第十六师团的士兵们很直接的把枪一丢抱着脑袋蹲下了。

    曹福林现在兴奋的不能自已,老曹当年在冯玉祥麾下那也是一路从排长、连长、营长厮杀起来的。见到这种大战不由得热血沸腾,可惜他转头一看自己的参谋长冷笑的看着他只是鞥垂头丧气的观战而不敢冲阵。

    没办法,这是曹福林和自己参谋长的协议。上次在江浙战役老曹一马当先,倒是斩落了日军的阵地,但后果是老曹自己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

    而他的参谋长因为没看好军长,叫李宗仁抓去一顿臭骂。没奈何之下。参谋长只能是唠叨着老曹不准他再轻易的上战场。

    一八四两个师分左右两翼,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接扑入了日军的人群中。打头的虎式突击步枪一阵横扫,日军阵地上的火力点马上就被打成了血肉葫芦。

    当双方就快要接触的时候,大刀队怒吼着扑杀进去!三两下就剁翻了七八个日军,剩下的日军随即拉掉枪栓里的子弹。和国防军对拼起了刺刀。

    “哒哒哒……轰!!”这些华南军区的汉子们早就在培训的时候给国防大学里的教官们教坏了,上去大刀砍翻几个后面的就直接甩手榴弹。

    手榴弹甩到了后方日军的人群里,这些准备着拼刺刀的日军当即被炸翻了一大片。而此时大刀队后面的虎式突击步枪也已经换好了弹夹,他们将枪口压低对着日军又是一顿扫。

    这刚刚一碰上,日军当地被扫掉了两百多人。而至此,双方才正式的进入拼刺刀的时候。日军里有些人想要这个时候用手榴弹和机枪来报复,但无奈的看到国防军和自己人已经绞杀做了一团。容易误伤这才作罢。

    独立步兵第175大队山下末吉少佐现在很苦逼的用电台给身在东英的方面军司令本间雅晴发报,只希望方面军司令能够大发慈悲把他们都抢救除去。尽管他也知道这不太可能,他们行军了三个小时才抵达这里,从东英派出部队要抵达这里至少也得三个小时。等本间雅晴的部队到了的时候。他们早就被轰杀成渣了。

    “报告!103师团来电,他们在奋山城外十二公里处遭到袭击,对方动用了十门以上的口径火炮,村冈师团长、参谋长及安南国民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阮文山当场玉碎……”

    “马鹿野郎!!”本间雅晴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愤怒的咆哮了起来。副官被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是傻傻的站在那里。

    本间雅晴被气得两眼发黑,心里直骂支那狡猾:“他们还说了什么?!”

    “独立步兵第175大队山下末吉少佐急电请求方面军给予战术协助。现103师团已经陷入了敌军包围。安南国民军第十六师团在进行了一定抵抗后已经溃败。我部正在坚持,然若一个小时内没有得到有效支援,则103师团危矣……”

    本间雅晴听了这话,脸色阴晴不定。他也不希望自己的103师团被聚歼在奋山外围,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不得不看着自己的部队被聚歼。

    “将电报转发给杉山元元帅,请求战术指导!”本间雅晴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告诉总指挥官阁下,103师团现在最多能够支撑一个小时。还请总指挥派出战机给予协助……”

    “哈伊!!”

    杉山元现在有些焦头烂额,从孟匈出来的一个师团遭遇了国防军的节节阻击。而义路、山萝的日军在付出了四千余人的伤亡后终究是占领了国防军的阵地,现在国防军已经退向了木州。

    木州方面反应国防军反击的力度变小,应该是兵力被抽调了的缘故。而奋山方面表示国防军已经不再进攻了,看情况似乎有撤走的迹象。

    杉山元现在很着急,他觉得自己的围歼计划应该是泄露了。说不准国防军正在着手撤退。但他没有想到的时候,这时候本间雅晴发来电报告诉他103师团被包围的消息。

    “哟西!看来国防军并没有打算撤走,他们正打算孤注一掷呢!哈哈哈……”杉山元和清水规矩研究了一下地图,哈哈大笑。

    “木州的部队应该是被抽调了一部分打算接应从山萝退下来的部队,但却碰到了孟匈支援的师团这才打起来了。”清水规矩点了点头,道:“而原本奋山的部队,应该是被抽调去打103师团防止奋山被支援……”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