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章 大乱战(下)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山萝的情况不好,而奋山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国防军的进攻放缓,但对于已经损失过半的第三十师团也不好受。

    百门重炮和锏式重型炸弹可不是那么好挨的,阵地前的工事基本毁于一旦。国防军在坦克部队的协助之下,一口气冲下了三道阵地。

    靠着收缩兵力,第三十师团勉强守住了第四道阵地。但小林浅三郎明白,所有阵地被攻破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最惨的是东英派来支援他们的两个师团,直接在城外十余公里处被堵住了。两个师团长被炸死,剩下的几个联队长勉力抵抗但看来凶多吉少。

    没有了支援,奋山现在的情况可想而知。小林浅三郎脸色灰暗,因为他已经接到了上面发来的电报,山萝地区的部队由于被抽调出来遭到了国防军的进攻。

    现在守备的旅团损失惨重,又被包围着冲不出来只能是准备玉碎在山萝战场上。难道我们第三十师团也要走上这条道路吗……

    “第三十师团暂时不能死,他们好歹还是咱们的鱼饵要是死了就没法钓鱼了。”这是屠三炮对于是否要歼灭第三十师团的回答。

    却见他嘿嘿的笑着对李宗仁道:“钓着他们胃口吧!奋山的位置太重要了,日本人不得不来救。他们在这里失血的越多,咱们后面收拾他们就越容易。”

    李宗仁也看过日本人的防御工事,他不得不感叹日本人的战争能力。江浙战役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日军已经对自己的阵地进行了全的改良。

    江浙战役和上海战役的时候。日军的阵地就专门针对国防军的冲阵而做过大量的改良。其中吸收了国防军的环形工事、连环地堡群等工事的结构基础。

    然后他们再自行加强了防御炮火、防御坦克的工事结构。但国防军研发的新型锏式重型炸弹将他们的阵地全数击碎。

    直到现在,日军依然对锏式重型炸弹束手无策。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地下工事,只要低于六米那么在锏式的面前都和纸糊的没有什么两样。

    可要是在六米的地下,那基本阵地上你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最重要的是:日军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到底锏式炸弹能炸多少米深。

    现在不止是国防军,德军也将自己的锏式炸弹捂的很死。生怕泄露出去,被英美等国找到破解的办法。

    “本间将军,奋山如果再没有得到支援恐怕是支撑不住了……”东英城内,第十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内第十四军总参谋长前田正实陆军中将捏着电报,对自己的司令官道。

    “山萝方面的陷落。已经成为了定局。我相信现在杉山元元帅大人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将国防军的部队牵制在山萝地区。”顿了顿,前田继续道:“而奋山是前往河内的门户,如果这里有失……”

    “前田啊……不是我不想支援,而是我觉得我们似乎走进了陷阱了!”本间雅晴摇了摇头。道:“直到现在为止,我们都在不停的跟着国防军的动作而动作。见招拆招。完全没有任何的主动。”

    “奋山被进攻,我们派遣了两个师团去支援。结果呢?!两个师团现在在奋山城外被伏击,师团长战死、联队长勉力支撑。”

    “山萝的情况也差不多是如此。虽然那里看起来是我们主动的进攻,但仔细看看你会发现这事实上是我们被人控制着进攻。每一步、每一个节奏,都被人生生的控制着!”

    本间雅晴深深的吸了口气,道:“这很可怕!一旦在战争中陷入了别人的节奏。那么等待我们的只有战败而已。英、法、荷、比……等等国家被德国一击而溃,就是因为他们的战争节奏完全被德国所控制住了!这是很危险的!”

    前田正实沉默了一会儿,对着本间雅晴微微的一个鞠躬却没有说话。房间里的两人忽然同时都陷入了沉默中。

    到底是支援好,还是不支援好?!奋山的位置太过重要了。如果不支援而导致奋山被占领那么无论是前田还是本间都只有上军事法庭的后果。

    但如果支援,自己手上就只有两个师团如何去支援?!现在河内外围的几处据点都在遭受国防军的强攻,而如果这路支援奋山的部队遭到阻击或伏击。

    那么后果也不会比不支援奋山差多少。此时,敲门声响起。电讯官拿着来自于指挥部杉山元的电报交给了本间雅晴和前田正实。

    “还是出动吧……”本间雅晴苦笑着道:“司令官阁下已经下定了决心了。即使有再大的困难和风险,我们也必须要承担……”

    杉山元给本间雅晴的电报很简单。就只有一句话:奋山若失,本间及第十四方面军则需要负全责!

    这条命令发出来,本间雅晴和第十四方面军已经失去了其他的选择。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是支援正在战斗的奋山方面部队。

    华南方面军第一军团并没有将占领山萝看成是自己的第一要务,这里不是国内就算是占领了城市对于国防军来说意义也不大。

    且最为重要的是,整个东南亚战区总指挥部给他们定下的要求是尽最大的努力去杀伤日军的有生力量。

    反正只要日军死光了,这些城市他们要守也守不住。而在要求尽力杀伤日军有生力量的要求之下,华南军区第一军团并没有将打下山萝视为多重要的事情。

    相反的,他们更看重的是从义路、孟匈支援出来的日军。在山萝前方阵地,第一军团仅仅是保持了两个师的进攻兵力。

    而有两个军则是被派往义路和孟匈两处,对支援过来的日军进行伏击。

    “打就要全面开花!只要日军的伤亡足够大。就算我们不占领这些地区他们也无力防守。”屠三炮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些了,已经进行了五天的战役日军被国防军逼的疲于奔命。

    国防军一步步的将日军在防御工事里蹲着的部队抽调出来,然后不断的在路上实施伏击、阻击。而国防军的战略意图,直到现在也没有被日军看破。

    只能说,日军的思维方式还是停留在了一战时期。抢的依然是一城一地的得失,而非是有杀伤对方有生力量。

    其实这点也不能责怪杉山元,下载你东南亚地区每一寸土地的得失对于日本来说都极为重要。那些关系到了日军是否能够在这场大战中胜出,那些资源直接影响到了日本的一切。

    没了这些资源,日本就失去了战争的能力。不要说制造武器弹药。甚至就连护卫他们本土的战舰都无法启动出航。

    “啾啾啾……轰!轰!!轰……”在孟匈驻守的第二十六师团刚刚离开孟匈不过是二十余公里,便遭遇了华南第一军团第一七一军军长周祖晃看着山下那些被炮火覆盖的日军眼中尽是得色。

    周祖晃是桂系老将了,早年间先后毕业于武昌陆军中学和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抗战以来一路历经淞沪会战、华南战役、江浙战役,但由于对新式武器和战术的略有不适导致战果平平。

    这让老周憋着一口气,要在安南玩把大的!他可是对同属第一军团的第一四十八军军长韦云淞手上的那把日军少将军刀觊觎良久了。

    上次江浙战役。韦云淞缴获了一把日军少将军刀之后就很显摆的把军刀放在了自家厕所里,说是要向国防军总司令屠孟贲学习以日军军刀通便。

    这把只缴获了一把大佐军刀的周祖晃羡慕坏了,老想着自己能缴获一把日军将官刀好摆在厕所里,来人了就炫耀一下。这多有面子啊!

    “告诉弟兄们不要急着冲,包围住别给跑了才是正经。”周祖晃放下了望远镜,道:“反正这帮日军的炮兵已经被敲掉了,慢慢磨他们就是。”

    “是!!”副官应了一声出去了。而一七一军参谋长刘清凡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老搭档。却见周祖晃嘿嘿的笑了笑,道:“如山,咱们只需要困住这些日军就好。硬打的话,咱们会有损失……”

    说着。周祖晃左右看看低声对着刘清凡道:“且我觉着总指挥的这手围点打援真厉害,我想着看看咱能不能也玩上一手。看看这矬子们来不来援……”

    刘清凡对着自己的老搭档竖起了大拇指,点头笑了笑。反正只要能坑死日本人,什么方式他们都愿意去试试。

    相比起屠三炮的放松。现在杉山元的指挥部里一片愁云惨雾。派出去的支援部队接连遭到伏击或阻击的消息不断传来。

    现在杉山元已经没有了当初接到消息时候的那种分析心情,他现在暴躁的在司令部里不断的渡步。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低声咒骂。

    “清水!你进来一下!”良久后,忽然杉山元的办公室里传来了一声呼唤。南方军总参谋长清水规矩不敢怠慢。

    赶紧向着杉山元的办公室走去。进到了办公室里,清水规矩却看得原本意气风发的杉山元现在仿若在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

    他头发蓬乱,胡子耷拉。眼珠子里全是熬夜熬出来的血丝,嘴唇有些发白似乎很久没有见到阳光的样子。

    “司令官阁下,我来了……”清水规矩对于现在的战况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他对着杉山元深深的一个鞠躬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清水,我知道。这不怪你。”杉山元的声音就像是两块铁片在摩擦,显得那样的沙哑而无力。

    清水规矩沉默了,而杉山元竟然也没有说话。两人之间就这样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静,平静的令人窒息。

    “清水,我叫你进来是想要问你上次帝国本土送来的那些特种弹现在在哪里?!”良久之后,杉山元才忽然悠悠的道。

    清水规矩闻言不由得一惊。那些特种弹是江浙战役之前帝国就配发到各个部队里去的。后来已经东南亚战事的顺利,于是便没有去使用那些特种弹。

    而那些特种弹都被完好的封存着,放在了日军的秘密仓库里有专人进行把守。

    “司令官阁下请三思!这些特种弹不可轻易动用,一旦我们动用了这些特种弹的消息泄露出去……”清水规矩对着杉山元深深的一个鞠躬,沉声道。

    清水规矩也不是什么好人,事实上他从内心里也同意杉山元动用这些特种弹。可他同时也担心一旦动用了这种特种弹,引发的可能是国防军的报复。

    甚至美军的报复,这些报复日本能够承受么?!

    “现在的战况已经如此,而东南亚对于帝国的意义想必你心里比我清楚。”杉山元沉声道:“我们现在没有其他选择。要么看着战局被国防军所破。要么就想尽办法扭转这对于我们来说极为不利的局面……”

    一开始杉山元也没有想过要用特种弹,因为在中国出现特种弹的时候国防军总司令屠孟贲就警告过要对日本进行报复。

    对于这位猛虎的警告,日本人心惊胆战。这也是他们封存了那些特种弹的原因之一。

    但就在刚才奋山传来了不利的消息——在国防军空军的强压之下,日军的陆军航空队最终损失了一百三十余架战机,撤出了战斗。

    而海军方面表示。如果他们继续支援的话那么或许将导致他们连沿海地区都没有办法进行基本的侦查维持。

    在这种情况下,奋山的制空权终究是落入了国防军的手里。奋山一旦有失,那么南方军将会陷入全面的被动。

    河内首先会受到威胁,然后在接下很可能是整个安南。甚至,直接影响到日本在东南亚的战略态势。

    而到时候,首当其冲的便是杉山元。作为南方军的司令官,一旦东南亚战局出现了变化毫无疑问他将是第一个被处置的。

    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的出现。杉山元想到了那一批被封存的特种弹。在杉山元看来或许那些被封存的特种弹可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改变整个战局!

    “阁下,我并非反对使用特种弹。但我们需要考虑到的是使用了特种弹之后可能造成的危害和后果。”清水规矩顿了顿,道:“如果国防军实施报复的话,那么我们本土会不会遭到打击?!如果我们首先使用了特种弹的话。那么会不会导致其他国家也对我们使用特种弹?!”

    “这件事情,我个人的建议是请司令官阁下首先请求大本营的授权。只有拿到授权之后,我们才可以去使用那些特种弹。”清水规矩看着杉山元,道:“否则。动用这批特种所带来的后续结果是我们都无法承担的……”

    杉山元叹了口气,其实他何尝没有想过要请求大本营的授权?!但他也知道。要获得授权是很困难的事情。

    大本营内部对于特种弹的使用也存在着争论,有人如同清水规矩一般担心一旦日军使用了特种弹那么导致的后果就是开启了其他国家对日本使用特种弹的许可。

    那么,将来日本要面对的就是其他国家对日军的军队甚至本土使用特种弹。这是日本无法承受的,日军对于特种弹的研究并没有达到很深的地步。

    虽然研究很早就在进行了,但缺乏相关的人体试验很多概念和操作都仅仅是停留在实验室里。如果没有相应的实体操作,根本就没有办法证实这些实验结果是否能够在战争中使用。

    是以,日军的特种弹很多仅仅是建立在一战的基础之上的。细菌弹、和好几种毒气弹在中国战场上运用的效果不佳,反而是激起了其他国家的愤怒。

    甚至连同属于盟友的德国和意大利都暗示了自己的不满,这也是日军在和国防军进行东南亚战役开端的时候没有使用这种武器的原因之一。

    “我们先用了再说!”杉山元一咬牙,狠声道:“只要我们取得了胜利,没有人会说什么。但如果我们失败了,即使不用这些特种弹我们也会被惩戒!”

    清水规矩闻言不由得叹气,这也是开战以来日军形成的一种风气。只要是赢得了胜利。那么无论使用了何种手段都会被忽视。

    甚至天皇裕仁都会站出来支持胜利者,胜利者不会遭到任何的指责。倘若失败了,即使你是按照命令去做也会被撤职甚至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而这种风气造就的是日军方面的“下克上”极为严重,下面的部队有时候会认为自己有取胜之机而选择违抗命令。

    反正只要取得了胜利,那么大本营终究会保住自己。如果不是杉山元在激进派中威望甚高,或许他在南方军也会遭遇这样的情况。

    “把初号、三号特种弹给东英和北江送去,让他们立即将这些特种弹投入使用!”杉山元恶狠狠的道:“我们必须要抢回失去的优势,那些该死的支那豚必须要付出代价!”

    “哈伊……”清水规矩见已经无可挽回了,只能是躬身应道。毕竟他清水规矩不过是参谋长而已。真正的决定权是掌握在杉山元手里的。

    而这道命令传出之后,河内附近的某座山林内忽然行出了一队车队。他们在一个大队的日军军队的护送之下前往战火纷飞的北江。

    这支车队周边的警戒极为森严,而在车队的边上更是有着一辆辆的摩托车在随行护送。即使是杉山元这位南方军司令官出动,也没有这么大的阵仗。

    那些卡车则是被包的严严实实,甚至日军出奇的在车顶上放置有人进行观察。可谓守护的极为严密。没有任何缝隙。

    但他们的行动并没有躲过强柢和阮秋翁那些眼线,这支诡异车队刚刚出了河内的公路边被注意到了。一份份的消息随着电报直接抵达了国防军总指挥部。

    邓殷藩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日本人曾经在中国做过的,那两次导致的国防军巨大的伤亡。甚至因为没有防备,不少人被直接撤职。

    “看来小鬼子真是着急了啊……”屠三炮嘿嘿的冷笑着,日本人能有什么秘密武器?!无非就是那些毒气弹和细菌弹。

    屠三炮目露凶光,手指在吧嗒吧嗒的不断作响。

    “总指挥。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邓殷藩脸色也很难看,如果是日本人动用这些毒气弹其实国防军也可以防御。

    自从上次在上海战役中被日军抽冷子使用过毒气弹之后,国防军上下都对这种武器怀有高度的重视。

    国防军配发的防毒气面罩,他们也从来不敢丢弃或不保养。没办法。上次上海战役因为没有准备而导致的损失太大了。

    “如果是毒气弹,我不是很担心。毕竟咱们对于毒气弹还是有些了解的,就怕那帮矬子放的是细菌弹!”屠三炮冷然的道。

    日本人在搞细菌弹这件事情国防军早已经知道了消息,那些被俘的日军有些是参与过日军细菌弹单位保卫工作的。

    他们已经将日军在研究细菌弹的事情泄露给了国防军。这些人在失去了被救的希望之后。很干脆而光棍的选择了投靠国防军。

    一些表现良好的,正逐步升级为底层管事不再承担体力劳动。非常幸运或者说不幸的。国防军大面积的培养了一批忠实的“日奸”。

    这件事情对于中国联合政府和国防军来说,是很幸运的。但对于日本来说却是极为不幸的,这些人正在积极的出卖他们所知的一切日本的情况。

    当然,很有知识的一些“日本和平人士”们为此找了个极好的名称——结束战争,为了日本的和平。而组织起来的机构,则是对外称为“日本反战联盟”。

    “总指挥,这件事情并不好办。根据我们的情报,日军这次动用的护送部队高达一个大队千余人,如果我们仅仅是派出小股部队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邓殷藩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懊恼的道:“这支大队明显就是为了护送这些武器而组建的,根据咱们的消息他们防御的很是严密,小队之间间隔很细根本就没有办法进行渗透打击……”

    屠三炮没有说话,他皱着眉头观察起了地图。的确。这条路上有不少地方适合进行伏击。但重要的是,这些部队肯定不能多。否则那些被散出去的日军护送部队就会察觉。

    到时候周边的日军扑过来,就算是进攻部队三头六臂也没法挡住。要是人多了,会暴露。而人不多却根本没有办法应付。

    “咱们还有多少炸药?!最烈的那种。”屠三炮忽然若有所思的对着邓殷藩问道,这些事情作为参谋长的邓殷藩无疑是最清楚的。

    “最烈的烈性炸药差不多还有一百箱,每箱是三十公斤。”邓殷藩不知道屠三炮想要做什么,但还是如实的回答道。

    而炮爷在听完了邓殷藩的话以后,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随后便在地图上写写画画。邓殷藩凑过去看了一下,觉得没看懂。

    总司令这不是在画地图构造。也不是在做什么运算。看起来就好像是个孩子无聊在纸面上随便画。但邓殷藩知道,自家总司令肯定不是随便乱画的。

    地图上几座山峰都被圈了起来,被画了条斜线。屠三炮沉默的抓着下巴,好一会儿了才对着邓殷藩道:“帮我把老四找过来。”

    邓殷藩一愣,随后脸色一变点了点头出去了。老四是这次屠三炮随从中最奇怪的一个人。这个人好像什么都不管。偶尔去前线晃悠一下。

    没人知道他带着什么使命,也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历。他挂着少校的军衔,却经常失踪。一般到了饭点儿,他自己就会回来。

    但几个跟着老四上过前线的战士回来说,老四那手枪法极为厉害。甚至有人见过老四活生生的把一条大蟒蛇拧死。

    而老四也就成了总指挥部里最为神秘的人。基本上除去屠三炮之外,他跟谁都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谁都知道,这不知道来历、不做任何事情的老四。那是个无比凶狠的人物。

    “炮爷,您找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四进到了屠三炮的办公室。而他进来的时候顺手就将门带上了。

    最重要的是:作为东南亚战区总参谋长的邓殷藩竟然没有跟进来,而是就呆在自己的参谋部里看着沙盘和地图。

    “老四。我们收到消息那帮矬子从河内带了毒气弹准备要去东英和北江。”屠三炮没有任何废话,直接说出了这个事实。

    “我这里有一百箱的炸药,每箱三十公斤。这里有两个山头,我打算把这车队直接活埋了!”屠三炮那胡萝卜大小的手指在地图上一个划拉。直接道。

    “我明白了。”老四点了点头,道:“明天您就能看到结果。”

    “唔……最好有照片可以证明这帮矬子运了毒气弹。”屠三炮冷笑着道:“老子一直就想要轰炸东京的时候用上。但觉着这么干似乎不好。这下这帮矬子算是给了老子借口了,不整死他们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在毒气弹下的弟兄?!”

    “我知道了。”老四还是那么淡然,对着炮爷点了点头道:“还有其他要求么?!”

    “没了,你带着人办完事儿就回来。事儿成不成没啥,弟兄们得一个不少的给我带回来!”屠三炮扫了一眼老四道:“你小子本事是有,但就是脾性急躁。我这段时间压着你,怕你早就憋坏了吧?!”

    “哪儿能呢……嘿嘿……”老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低下头咕哝了一下。

    “好了!我也不废话了,快去快回。”炮爷摆了摆手,像是赶苍蝇似的要把老四赶走。而老四见得炮爷如此如蒙大赦赶紧行了一个军礼转身溜走。

    看着老四的背影,炮爷无奈的笑了笑。算了,让他去吧!再这么压着,这小子能给压出病来。让他活动活动也好,整天被憋在部队里也是不成的。

    “我说老四,为啥你见到炮爷总是像老鼠见了猫似的?!从前对阿公你都没那么怕,咋就那么怕炮爷?!”

    老四从办公室出来之后,三两下的便消失在了指挥部外的树林子里。半个多小时之后,他出现在了奋山城外的一处丛林中。

    “你懂个屁!老子这是尊重,尊重懂么?!”老四急赤白脸的叫嚷道。边上的聂子吃吃的笑道:“甭死撑了,咱们谁不知道你小子那是被炮爷亲手操练怕了!让你小子过来的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非得找炮爷过过手。倒霉了不是?!”

    这几人,赫然便是曾经在美利坚暗中护卫宋夫人和屠三炮的致公堂的几位汉子。

    “天成、聂子,你俩真心不是玩意儿!知道炮爷厉害,还诳我去跟炮爷过手。不是兄弟啊……”老四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老子这是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得了!你小子甭得了便宜还卖乖,能给炮爷亲自操练的咱们整个国防军就没几个人。你小子这是混上了,还抱怨个啥?!”刚才讽刺老四的天成笑嘻嘻的道:“唔……虽然过程痛苦了点儿,但好歹你算是练出来了不是?!”

    老四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觉得倒也是。但想想自己那三个月每天都被炮爷从枪法到拳脚的爆刷,他就满心的痛苦。

    玩拔枪术的炮爷十次比试可以十次都把他手上的枪打飞,拳脚更不用说了。基本他就属于被揍的满地找牙的那个。

    “说正事儿。天成、聂子,这是咱加入乌鸦以来的第一次行动。可不敢搞砸了,要是出了啥事儿你我丢脸无所谓。可太公脸上就不好看了啊……”

    这支队伍,是随着炮爷从美利坚回到国内准备参加抗战的。但回来以后炮爷却没有直接让他们去战斗,而是集体进行了国防军的训练长达数个月。

    大部分时候是霍殿阁在操练他们,而有时候也会有乌鸦的教官过来指导。炮爷更是不时的亲自过来拾叨他们一下。

    原本这些汉子都是致公堂内的精锐,现在经过了军事化训练和系统的武器、一击必杀的学习已经彻底的成为了精锐中的精锐。

    “咱们之前虽然执行过一些小任务,可都没有这次重要。这次,才是咱们的大任务!”说到了正事儿。天成和聂子脸色也变得肃然。

    “放心吧!那些炸药我现在就去领,对了!老四,你这里计算好了没有?!别到时候不够量埋不了人哪!”

    老四听聂子这么一说,嘿嘿的冷笑着道:“放心吧。我这早算好了。你只要老实的按我说的去埋,铁定能把那帮矬子全给他埋掉了。”

    聂子点了点头,随后离开带着人去领炸药去了。

    正在护送车队的那个大队还不知道自己的车队已经被人盯上了,大队长青木优无比警惕的关注着周围的动静。他自信。只要是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无法躲过他这支大队的眼睛。

    的确,甚至连方圆三里左右那些砍柴的、摘野菜的都被青木的人清理掉了。为的就是不泄露自己这支大队的行踪。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远处的山丘上还是有人盯着这支部队。由于青木优的谨慎,部队行进的极为缓慢。

    走了良久也未曾进入东英的地界内。而为了防止自己的信息被泄露,青木甚至保持着无线电静默,不同意杉山元派来的一个联队的护送。

    在青木看来,那些人只会坏事。如果他们有本事的话,也不会被国防军打的如此凄惨而让自己等人被迫要运送这些特种弹上战场。

    “大队长,前方询问我们是要从近路前往东英还是走大路?!”这时候车队忽然停了下来,参谋饭塚濑的车子开过来下了车对着青木问道。

    青木走下车子,让副官拿过来地图看了看。边上的饭塚不敢插口。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大队长是极为独断专行的人。

    很多时候,你完全不能插口他的主意。而他所在的位置,也让他获得了许可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枪决任何人而无需负责。

    “饭塚,虽然这条路有些险峻但这是我们最快抵达东英的路径。”青木在地图上看了一会儿,道:“把这些特种弹给东英送去,我们的任务就结束了。吩咐下去,加速行军!争取在天黑以前抵达东英。”

    “哈伊!”饭塚濑赶紧躬身应道,青木不喜欢有人拖延。且饭塚也觉得这么干是可以的。自从车队从基地出来以后一路小心谨慎。

    甚至路上方圆三里内那些所有遇到的外人,都被清理掉了。饭塚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自己车队的信息不可能被泄露。

    且,走近路的话至少缩短了三分之一的路程不必绕过那些看都看烦了的山涧密林。

    而青木的命令传下去以后,车队再次缓缓的行进了起来,他们不知道高林处一个汉子缓缓的放下了望远镜,做了几个手势几人便溜出了草丛。

    “目标已经照着指定区域行军,你回去请大队尽快准备。我和秃子留下来继续监视。”

    “是!”

    而在地处这里数十公里的一处险峻的山洼两侧,拿到了电报的老四嘿嘿的笑了几声将电报丢给了聂子和天成。

    而在他们身后的则是七八十条汉子,这些汉子正在挥汗如雨的挖掘着。他们用的工具却很特别。看起来有些类似于洛阳铲,但似乎更适合深度挖掘。

    三人无声的笑了笑,随后拿起身边的铲子也加入了挖掘队伍中。

    “啾啾啾……轰!轰!!轰……”而在此时,集合好队伍准备前往奋山支援的本间雅晴才刚刚踏出东英城不过是十余公里,便遭遇到了伏击。

    好在本间雅晴吸收了之前被伏击的经验,他将自己的队伍分的比较散好歹没有被完全的包饺子。当然,这仅仅是本间雅晴自己这么认为而已。

    “嘿嘿嘿……个小矬子想跟你爷爷玩儿一字长蛇阵?!你这还嫩了点儿呢!哈哈哈……”谷良民哈哈大笑,终究是让他等到了。

    放过了日军两个师团而得知曹福林这家伙竟然干掉了两个师团长,谷良民嫉妒的眼眶发红。心里暗自想到,要没把本间雅晴这家伙挣到手自己这把就算是亏了。

    但现在赚到了本间雅晴,谷良民是心满意足啊!至于本间雅晴那手一字长蛇阵,要是换别人看或许就只能包围一部分而放跑一部分了。

    可谷良民是谁啊?!桂系的老将了,江浙战役的时候没少和日本人交手。追击过、伏击过,也曾攻坚也曾乱战。

    这点本事显然没有办法难住谷良民,却见谷良民将整个部队分为前后再然后在中间实施小分队突破再反包围。

    看似无阵型但实际上互相之间配合分割的作战方式,直接将本间雅晴的队伍撕裂的支离破碎。处处想要互相支援,但处处又都被牵制着。首尾之间皆有国防军在进攻,不时的大口径火炮就直接砸到了阵地上。

    “各部自行突围返回东英于城外修筑阵地,命令东英留守旅团必须坚守不得出战!电告指挥部,我部遭到国防军伏击……”本间雅晴算是聪明的了,他躲过了第一轮国防军的炮击随后组织起来了一个联队立即进入阵地防御。

    虽然效果有限,但还真一时之间挡住了国防军的进攻部队。本间雅晴也算是够狠的,直接就命令部队马上突围。

    “司令官阁下,难道我们不坚持一下吗……”前田似乎很不甘心,自己现在有一个联队三千余人的部队。而对面看起来似乎只有大约四五百人左右。

    如果这时候冲出去,或许还能够有取胜的机会。

    “前田!你是白痴吗?!这些部队明显就是一环套着一环,你以为我们直接冲就能冲出去吗?!”本间雅晴愤怒的咆哮道:“我敢肯定,只要我们多留一下就会有国防军的重炮和轰炸机前来招待我们!别忘记了,现在奋山的制空权在人家手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