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八章 安南余波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阿赛尔会那么好说话,是因为在安南的国防军已经把杉山元打的对盔卸甲狼狈的撤出了河内。甚至打下印度的缅甸方面军、打下菲律宾的日第二十五军都损失惨重几近覆灭。

    在这种消息的刺激之下,阿赛尔很醒目的选择了在国防军面前保持谦卑。

    “我们也很珍视查希尔国王的友谊,但毕竟因为你们的缘故而我们的盟友现在正在面临着威胁。所以无论是于情于理我们都不应该和阿富汗有过多的接触。”

    陶勇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但阿赛尔却敏锐的察觉到了陶勇的话中话。陶勇仅仅是说“不应该和阿富汗接触”,但可没说不跟阿富汗接触啊!

    而且,要是真的不愿意跟阿富汗接触的话那么陶勇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直接给自己一封信,就算是结束会面了。

    “是的!陶勇先生,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进行一些有效的沟通不是吗?!”阿赛尔笑眯眯的道:“我们仅仅是在做沟通,并不是有任何的合作或者同盟关系。相信这不会影响到中国和盟国之间的关系的。”

    陶勇再次对阿赛尔高看了一眼,这人不简单啊!只不过是这么一会儿已经找好了借口。的确,仅仅是做沟通谁也没有办法说什么。

    再说了,中国现在还和纳粹德国不清不楚呢也没见被占领了本土的大英帝国说什么。不过阿富汗可不是德国,好歹德国还是有些可以和联合政府做交易的技术的。

    但阿富汗能有什么呢?!国防军现在正在和日本交战,对于其他的东西可兴趣不大。

    “陶先生不用担心,我们仅仅是在做沟通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查希尔陛下仅仅是让我来向中国表示自己的敬意,此外别无他意。”

    陶勇这次真的笑了。这位查希尔国王果真是知情知趣啊!日本人靠的住靠不住,相信这位国王心里也有底。

    所以他在为自己提前安排退路。要是日本人真的倒霉了,那么至少盟国里面还有人可以给自己说说话。总不至于自己的统治被推翻。

    因为在战争中红站错了队伍而被推翻这样的例子,在小国中不要太多。查希尔不希望自己会步上他们的后尘。

    而同时在帝都,和阿赛尔一样的谦卑的还有来自于安南国王保大的使者。可惜的是,这位使者现在所经历的境况可没阿赛尔这般好。

    “我想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沟通的,你们现在已经是完全的在和日本人合作。甚至这次战役,你们给日本人提供了十余个师团的部队协助作战。从这点上来说,你已经是我们中国的敌人。我们和敌人之间的沟通方式只有一种:枪和炮。”

    保大的使者梅远亭苦着脸看着自己面前的联合政府外事部门主任方翰。试图要辩解一下。但方翰显然很不想要听到任何的辩解,直接冷着脸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说到底你终究是使节。我们不会杀你,但现在请你立即离开这里。”

    梅远亭苦涩的笑了。在安南的政府中,他是少数到不能再少数的亲华派。对于日本。他压根儿就觉得不可信任。

    这个国家充满了侵略性,看看他们在东南亚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他们仅仅是需要那里的资源,那里的人口来帮助他们继续战争。

    至于到底这些地方将来会如何,他们根本就不曾考虑。或许他们真正的赢得了战争,才会是东南亚地区悲剧的开始。

    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毕竟本土远离东南亚。所以自己只需要蓄积力量,终究是可以摆脱他们的控制的。

    但日本是如此之近。如果被日本所控制了安南还有机会摆脱么?!相反的,梅远亭最为看好的反而是中国。

    作为宗主国,中国无疑是极为合格的。历史上大多数时候中国并不干涉安南在做什么,唯一的要求就是安南需要承认中国为自己的宗主国。

    而同时。在安南早期遭到法国入侵并强迫安南签订不平等条约的时候作为宗主国的中国也是曾出兵相助并取得了胜利。

    如果不是后来清朝太弱,导致连本国的情况都失去了控制或许安南的情况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方先生,安南自古以来便是以中国为宗主国。而近代以来,不过是因为法国的入侵而导致了安南的失控。”梅远亭对着方翰解释道:“而现在。您觉得我们有能力反抗日本人的安排么?!”

    方翰没有说话,脸色依然阴沉。梅远亭也不是傻子。看着方翰的样子就知道自己的这次沟通有门。

    “我们是真心要和联合政府沟通的。”梅远亭诚恳的看着方翰,道:“安南现在的局面,作为宗主国联合政府就愿意看到吗?!”

    方翰闻言忽然笑了。他已经知道了梅远亭所开出的条件,很简单:保大认为日本人对自己控制的太严厉了,且不时的威胁他要让他滚蛋。

    这让保大很是惊惧,而同时国防军在安南取得的胜利也让保大很是震动。所以他打算选择投靠联合政府,保住自己的统治权。

    “保大国王现在可以控制住多少的军队?!”沉吟了一会儿,方翰笑着对梅远亭问道。而梅远亭闻言,总算是松了口气。

    “我们现在正在组建的还有八个师团,这些都是用之前的安南国民军的骨干组建的,最快可以在明年年初形成战斗力。”顿了顿,梅远亭若有所指的道:“这八个师团的指挥官,都是曾经的王宫护卫官。”

    方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两个人在刚才的对话中,完成了一次信息交换。保大现在的称号是“皇帝”。而方翰第一个要求是保大只能是国王,而不是皇帝。

    于是梅远亭在下一句话中,把“皇宫”变成了“王宫”。这就是对方翰要求的一种回应。而方翰的第二个要求就简单多了。

    不可能国防军只有自己进攻,而保大坐享其成。既然是承认了中国为宗主国。那么肯定是要纳投名状的。

    要纳投名状,没军队可不成。于是梅远亭告诉方翰,保大可以控制的军队,是八个师团。但要形成战斗力还需要半年。

    而同时,梅远亭也在暗中提出自己的要求:组建八个师团是需要安南国民军的老部队做骨干的。也就是说,国防军需要释放一部分被俘的安南国民军的指挥官。

    “我们会甄别那些想要反抗侵略的士兵,重新组织、教育他们,让他们和我们一起站在反侵略的立场上。相信他们在学习了如何战斗之后,会洗心革面重新回到战场上的。”

    方翰意有所指的道。而梅远亭则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好吧,我会把你的意思转告给我的上级。至于是否和你们合作,我个人是无法做出决定的。这需要委员会的讨论,你可以在帝都等我的消息。”

    和这两边的谦卑不一样,阮秋翁派来的是一直就不服气联合政府的黎尹。这次过来。黎尹的心情是复杂的。

    在他眼中强大无比的日军,竟然在国防军的强攻之下土崩瓦解。虽然这里面也有他们提供的情报的功劳,但国防军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

    黎尹自己其实也在思考,是否要遵循阮秋翁的提议尽量的向国防军靠拢而形成朝鲜的模式。他心里很清楚,到了这种层面的战争安南谁也打不起。

    别说是他们了,就是保大手上的十余个新组建的师团战斗力和武器装备皆不弱。但还是惨败在了国防军的手上。

    黎尹不认为,自己还能够对付的了这些国防军的部队。心里虽然这样想。但黎尹表现出来的却和心理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们这次协助贵军击败了日本人,相信不久之后贵军就能够赶走日本人了。那么我们想知道的是,再之后贵军的打算是什么?!”

    这句话说出来,黎尹自己就后悔了。这完全是质问的语气。别说是黎尹恐怕苏联的特使也不敢于用这样的语气质问联合政府。

    黎尹抵达帝都的时候,也看到了来自于苏联的斯大林。从某种层度上来说,阮秋翁他们还是苏联的下属机构,拜访是理所当然的。

    得知一位副主席竟然亲自到访中国。甚至表现的极为谦恭。黎尹就知道,自己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荒谬可笑。

    “我们如何做。无需向你们汇报。黎尹先生,我希望你知道我们现在并没有签订任何的协议。我们双方之间,仅仅是自愿合作而已。如果你们有任何的不满或想法,我们可以随时终止合作。”

    负责接待黎尹的赖鸿博脸上笑吟吟的,但心里却暗骂黎尹个白痴不知道天高地厚。别说你小小的安南一个小政党,就是美国、苏联这等强国都不曾可如此责问我们。

    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就是赖鸿博心里真正的想法,但心里是这么想的赖鸿博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

    何必和一个白痴致气?!咱犯不着啊,赶紧的打发他走做工作要紧。苏联方面的交易已经进入了实质谈判阶段,自己还得去盯着呢!

    这是个学习的好机会,那些前辈后都在和苏联人唇枪舌剑的讨价还价。自己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外交人员,这些学习是必不可少的。

    “你!……好吧,那么我们的协议在什么时候可以签署?!”黎尹被赖鸿博的话激怒了,但他还是咬着牙狠声问道:“现在我们已经完成了情报工作,那么我们的协议可以签署了吗?!”

    “对不起,这并非我的职权范围之内。”赖鸿博依然是那副笑吟吟的模样,对着黎尹道:“签署双边协议,这需要的是委员会的授权。我并没有得到这个授权,当然!我可以帮你询问一下,转达您和阮秋翁先生的要求。”

    回答的滴水不漏,但黎尹知道人家这是完全的、彻底的无视及敷衍他。

    “哼!我相信联合政府不愿意跟我们签署协议,自然会有人愿意跟我们签署协议。”黎尹冷笑着道:“所以,还请尽快的给我答复。不要耽误我们双方是时间。”

    赖鸿博的笑容不见了。黎尹看着这位之前似乎怎么说都不会见到任何一点怒容的主任脸色就这么阴沉了下来。

    “好吧。您现在就可以离开帝都了。”赖鸿博冷然的道:“您和您的组织,可以和任何人签署任何的协议、做任何的合作。这点我们绝无干涉。”

    “合作是建立在双方自愿、自主的基础上的,如果您认为联合政府和国防军并不适合合作那么我们欢送您的离开同时祝愿您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赖鸿博虽然脸色阴沉,但礼貌用语方面无可挑剔。

    “您可以做任何您和您组织想要做的决定,包括和日本人合作。”赖鸿博说着,站了起来:“今日还有公务要忙,您自便。我告辞了。对了!任何时候,您想要离开希望您知会我们一声。至少我们会保证您离开国境线的安全。”

    说完,赖鸿博站了起来道:“失陪。”然后看也不看一眼脸色铁青的黎尹径直离开。这让黎尹难堪的简直想要杀人。

    “混蛋!帝国主义!大国霸权!!我们迟早会击败你们的!!”黎尹在赖鸿博关上门之后,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在门外的赖鸿博听到了黎尹的咆哮,但对于黎尹的话赖鸿博不过是淡淡的一笑。哪个亿万富豪会在意一个乞丐的哀嚎?!哪怕他喊的再难听,却又能如何?!

    现在兵强马壮,国力不断在增长的联合政府会受到一个甚至还没有执政的小国政党的威胁么?!就好似后世那非洲某兵力不足十万的小国。叫嚣着要用一千海军陆战队就让中国投降一样。

    可笑而无知。对于这样的人,你就是动气了都是种笑话。直接无视了事。

    安南的战役第一阶段已经落下帷幕,这段时间机会都没有好好休息的屠三炮终究是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

    剩下的收尾战斗,将会由邓殷藩协调卢汉的西南军区和李宗仁的东南军区来完成。而这段时间,东南亚战区空军总司令的高志航却忙的脚不沾地。

    在奋山上空的战斗中,空军损失了近两百架的战机。虽然击落更多的日军战机,但限于自身的战机制造能力和飞行员训练能力。要补充新血极为困难。

    屠三炮提出的从陆军中抽调人手补充空军的提议,算是给高志航打开了一扇不一样的窗口。战斗刚刚结束,高志航就开始从西南、华南两个军区挑人了。

    新补充的飞行员在经历了一定的训练之后,便开始驾驶战机参加对地面部队的掩护战斗。这可以极高的提高他们的作战水平。也容易让他们在战斗中上手。

    “沙不怂!!你狗日的再这么开,老子就把你踢到文工团去让你小子在文工团里表现你的不怂!!”心情不错的高志航听到了塔台里的咆哮不由得脑瓜子生疼。

    这个叫沙明旭的小子战斗水平真是不错,运气也好。奋山空战,他第一次上战场就击落了五架日军战机一举成为国防军中少数第一次空战就成为王牌的人物。

    但这小子的疯狂也足够让人头疼的。基本上他见到了日军战机就像是苍蝇见了牛屎一样非得扑上去不成。

    第三次奋山空战的时候,这小子楞是追着日军的战机差点儿追到了河内去。也就这么小子运气好。楞是把日军的战机击落了而他没被人包围或被放开炮火打掉逃回来了。

    从此后,这沙不怂再多了一个绰号:打不死。

    合起来念那就是:沙不怂,打不死。这家伙不仅仅在空军大大的出名,在陆军人气更旺。因为这小子在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的时候他敢于下降到三十米以下支援地面部队作战!

    这混球,难道他不知道低空威胁很多吗?!且不说战场上地形复杂,就算是平地如此低飞离地太近有可能会导致发动机吸入异物,而且还有树以及地形影响等,一基本上出事了就是机毁人亡下场。

    “沙不怂这回又干嘛了?!”高志航也很喜欢这个能打仗、敢死拼的打不死。可问题是这小子似乎天生就不知道啥是怂,好奇心驱使他什么都想去做一下看看。

    这无论是在陆军还是在空军,都是极端找死的行为。

    “这混蛋竟然把战机下降到十米!僚机的那小伙给吓坏了,差点儿就以为他死定了。”在塔台里的刘粹刚无奈的叹气道:“说实话,这小子太难管了。我现在算是知道陆军那群混蛋为啥把这小子丢给咱们了。”

    高志航无奈的点了点头。这小子的性格注定他不可能安分,为了防止出事儿只能是让他离开部队。但要是就这么放走了一个好苗子,大约陆军的人也觉得可惜。

    所以这小子就到了空军里来了。这导致的是,现在高志航他们要面对这个头疼的问题:让这小子继续战斗,还是让他滚蛋。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