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投敌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我没有打算,如果非要说个打算那就是把我丈夫的儿子治好!”蒋夫人的话铿锵有力,坚定的对着大夫道:“或者,他好起来我们继续战斗。或者,他死了我宋家继续战斗。就这样而已。”

    这大夫叹了口气,无奈的转身离开了这间书房。当大夫离去之后,蒋夫人一下子垮了下来。脸色都苍老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憔悴。

    她知道,自己这次面临的危局是比之西安事变更加困难的危局。那时候自己还能够调用一些势力,但现在强大的日军让她甚至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胜利的希望。

    美国方面宋子文在努力争取,可惜收效甚微。美国现在的主要观察对象并不是一直就没有胜利过、丢失了大部分领土的重庆。

    他们在观察到是,和他们有着良好关系、有他们诸多投资的东三省国防军。

    这点,让蒋夫人很是愤怒但却无可奈何。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她比谁都明白,那些表面上说着什么“自由”、“正义”之类话语的美国人,骨子最为看重的其实是利益。

    重庆的这个“正统”的理念,或者在国人的心目中还能混到一丝的地位。但在美国的眼里其实狗屁不是,他们需要的是能力和利益。

    这两点,偏偏是重庆国府一直没有表现出来的。是以,美国对于重庆的冷淡态度便在情理之中了。

    宋霭龄也知道了蒋大公子现在的情况,她有些焦虑但还是很镇定。她让胡琏来到了临时总统府内,如是吩咐了一番。

    随后,整个守备重庆的第十八军戒备更加森严。甚至路上不断的出现士兵到处盘查,机枪等也在城内架设起来。如临大敌。

    而此时,周佛海的书房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人物。

    “学生见过老师,这段时间工作紧张没有亲自来拜见老师却是学生的不是了……”

    来人穿着一身呢子大衣的军装,看起来也是相貌堂堂。腰间别着一把手枪,戴着白手套态度公瑾的对着周佛海轻声道。

    “哈哈哈……启雄太客气了!老师知道你这段时间都很忙,重庆的防务都靠着你们所以也没敢去打搅你。等着你有空来找我呢!”

    “老师见笑了,军中事务都由伯玉管着。学生不过是打打下手,游走一番罢了……”来人苦笑着对周佛海道:“唉……败军之将,不敢语勇。南京之战学生却是丢了黄埔的脸哪……”

    话是这么说,但来人的脸上却是带着丝丝的不满。这不满被周佛海看在了眼里,笑了笑对着他便道。

    “启雄啊……不必太过忧心,你还年轻呢!机会有的是。人,重要的是要懂得抓住机会啊……”周佛海意味深长的对着来人笑着道。

    “哦?!却不知老师有何可教我?!”来人看起来很感兴趣,对着周佛海便道。

    “唉……我这是替你可惜啊!你也是黄埔二期生,按说还是委员长的嫡系。可现在,四期的胡伯玉都爬到你头上耀武扬威了。这叫怎么回事儿?!”

    来人闻言,脸色难看。周佛海瞄了他一眼,叹气继续道:“南京之战,本来就是非战之罪。这下达撤退命令的是委员长本人,这点大家都知道。不过是你们背了黑锅,现在却被扔到角落里,叫人不得不心寒啊……”

    “若是委员长还在,或许起复有期。现在偏偏委员长不在了,你们将来的日子啊……”

    “什么?!校长真的不在了?!”来人猛然瞪大了眼珠子,对着周佛海便道。而周佛海则是嗤笑一声,乜着眼睛看着来人。

    “和老师还打什么马虎眼?!我就不信你没有拿到消息,大公子现在重伤生死不知。而委员长其实早在江上便被日本人害了。”

    来人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儿了才咬牙对着周佛海道:“老师,话既然都摊开来说。那学生也就不矫情了。”

    “校长的事情,我们是知道的。但伯玉跟我们说,大公子将来起家还是得依靠我们黄埔系。待遇绝对不是差了半分,我们现在……”

    “嗤……这话你也信?!好处肯定是有的,但给的是他胡伯玉。和你们可有半分干系?!扩且说,大公子认识你们谁啊?!宋家联系的又是谁?!胡伯玉会提拔你们起来和他平起平坐?!你啊!还是太天真了。”

    “胡伯玉、薛伯陵、卫俊如、顾墨三……等等这些人,才是委员长真正的心腹嫡系。大公子首先要看的是他们,至于你们……哈哈哈……”

    来人不再说话了,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咬牙切齿了好一会儿,才对着周佛海恨声道:“老师,我们也不要兜圈子了。您就直说吧,到底这路该怎么走?!”

    “痛快!启雄还是这般的快人快语,那老师我也就不矫情了。”周佛海对着来人正色道:“现在的情况,想必你也是看到的了。委员长不在了,大公子重伤生死不知。”

    “福建、广东几乎全部沦陷,江浙地区也是如此。江西已被攻下泰半,武汉危在旦夕。山东已被日军所占,国防军被阻于津门一线。而且还时刻面临着朝鲜的威胁。”

    “你觉得,就我们这样能和日本人打吗?!”

    来人不吭气,脸色阴晴不定。而周佛海则是顿了顿,对着来人便道:“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了,甚至**前辈汪兆明先生都已经抵达广州。”

    “日本人的主要进攻对象,并非我们而是国防军。在国府还未全败之前,我们还能有点筹码。若是等国府完败了,我们还能有什么筹码?!”

    “若是去国防军,我们的情况可想而知。没有资历、军队也肯定被收编。下场不会比四大马好到哪里去,且国防军能否挡住日本人这还是两说……”

    周佛海的话让来人不断的点头,见的来人如此的上道周佛海自己也很满意。笑了笑对着来人便道:“我已经和汪兆明先生联系上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的聚集力量好在新政府里某个位置。我呀!这是看你是我的学生,这才打算给你留下个机会……”

    “多谢老师关照!”来人激动的站起身来,对着周佛海便是一个鞠躬。

    “呵呵呵……不要谢!以后我们师生还要多多亲近呢,我呀!在汪兆明先生那里已经保举你军官训练队总队长,只要你表现好这职务不是问题……”

    来人一阵激动,对着周佛海便道:“多谢老师的信任,学生必定肝脑涂地以报大恩!”

    说着,来人顿了顿对着周佛海道:“军中同僚,多有不如意者。学生可联系他们,共谋大业。以壮老师声势!”

    “好!此事便交给你去办了,联系好了便通知我。到时候我们召开一个短会,确定了时间我们便一起撤离重庆。”

    来人狠狠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周佛海便是一个敬礼转身而去。

    周佛海看着他的背影淡淡一笑,自己总算是有了点在新政府里的资本了。这些人,便是自己在新政府里的资本。

    汪兆明拉拢的是一部分避居香江或是退出了历史舞台之人,自己要拉拢的便是这些在黄埔系中不受重视者或者有污点者。

    这些人有着野心,也受过训练。有着一定的军事知识,并有着一定的人脉。这些人,才是自己要依靠的。

    陈公博、周佛海甚至汪兆明,都曾是黄埔的教官。和这些人说起来还是有着一定的师生情谊,而且这老师都叛了带着学生也不无不可。

    譬如这位来人,名叫刘启雄是黄埔2期炮科。在南京保卫战时为中央军87师第260旅少将旅长,但从南京撤出之后他便遭遇了闲置。反而是黄埔四期生的胡琏爬到了他的头顶上,这叫他哪里接受的了?!这一股气憋着呢!

    后世网络中说什么“黄埔无汉奸”,其实这真是一种谬误。不说别的,大名鼎鼎的汉奸首位汪兆明先生就明明白白的被记载在黄埔师生录上。

    在抗战中,能坐中华汉奸榜头三把交椅的无疑是汪兆明、陈公博与周佛海三人,他们的大名都曾出现在“黄埔官佐”或“黄埔教官”名单中。

    汪兆明曾任黄埔第2期政治部主任,又是第3期与第4期时的军校党代表,相当于现在的军校政委或学校党委书记,论排名仅次于校长蒋中证。

    而陈公博在黄埔军校第4期时任过政治讲师,在花名册中列入“高级长官”序列。

    老周当年是看不上土鳖的穷,说起来人家老周还是土鳖的创始者之一。也是土鳖第一次大会时候的代表。

    可惜的是,土鳖实在太穷。后来国父的随行秘书的戴季陶用月薪200块大洋聘了老周为国府宣传部秘书,接着又有国府党系的广东大学校长邹鲁以月薪240块大洋聘他为兼职教授,四百多块大洋啊!这在当时是绝对的高薪了。

    是以,老周开始觉着干土鳖实在没钱途。还是跟着国府混好,伍豪当时也觉察到了不对连夜前往试图劝阻。可惜的是,人家周佛海真心就看不上穷土鳖。铁了心得要走。

    伍豪最后无奈,也只能是听之任之。需说明一点,在后世某些网站的黄埔人物志中,周佛海是做为土鳖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一职的,这种说法其实有误。

    黄埔是1924年5月正式成立的,首任的政治部主任为戴季陶。次之为邵元冲,随后因为老邵实在是组织能力不咋地,于是在廖仲恺的操办下伍豪担任了政治部主任。

    此时,为1924年11月。而这时候周佛海早已经不当土鳖很久了。

    当然,现在老周觉得国府这艘破船就快要沉了。自己“才华横溢”何必要吊死在国府这艘破船上?!转过身去,那边还有汪兆明先生呢!

    现在的重庆城里,黄埔系的人还真是不少。很多人心存不满,默默地在等待着机会。这汹涌的暗流作为宋家不是不知道,但知道了却又能如何?!

    若是强行动手,未必就不会激化矛盾。到时候引发更大冲突,只会给有心人可乘之机。而且,他们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在窜连。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北京,屠千军将王亚礁送来的报告递给其他的与会人员观看。众人看过之后,神色各异。有人是惋惜,有人则是愤怒。有人痛恨之,有人愤慨。

    “国难之时,总是不缺这些人的。”屠千军淡淡一笑,对着众人道:“不过,好在这些人暴露出来了。”

    “司令,我们什么时候动手?!”说话的,是第二炮兵的总司令李延年。

    李延年当年随着苏宗辙一起归入国防军之后,他便开始隐匿了。多数时间,他被安排为苏宗辙的副手。

    但此人心性极好,无论做什么都任劳任怨绝无半点懈怠。苏宗辙向屠千军举荐了许多次,但屠千军一直是淡笑着说再看看。

    在整整的做了数年的副总参谋长之后,李延年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机会。屠千军让他去学习如何指挥新式的火箭炮车!

    得到这个任务的李延年既惊喜,又害怕。火箭炮车这可是从来就没有过的作战方式啊,就这么交给他,他认为很难做。

    好在屠千军随后给了他不少练手的机会。包括在朝鲜战场、在演习中。现在的李延年,终于光明正大的复出了,他决心要为自己的第二炮兵赢得一份荣誉!

    “不要着急,我们现在需要等……”屠千军对着李延年淡淡一笑:“让下面的将士们准备好,只要这些家伙开始向广州逃窜便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

    李延年脸色很不好看的点了点头,这些黄埔系的师生们竟然一起协商投敌这让他这个黄埔一期生很是没面子。

    虽然蒋校长死了,但李延年一直认为自己有责任为黄埔清理门户。这些人,必须要死!

    “各部!明日起进入预定阵地,装甲部队携实弹。所有人二十四小时待命,准备对津门外之日军发动总攻!”

    “是!!”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