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雷暴临(上)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duniangxiaoshuo.com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联合政府已经放弃了和我们合作的可能性……”格哈特不是笨蛋,随着谈判的渐渐深入,他已经了解到了联合政府的真正想法。

    但是即便如此,格哈特和弗朗茨还是不得不继续这种没有意义的谈判。原因很简单,德国需要时间来占领苏联。

    而抱着同样目的的,其实还有联合政府的众人。在联合政府看来,德军只要不彻底的占领苏联那么将苏联打残是可以接受的。

    且现在超过二十万的英美联军已经进入了苏联,只要他们存在那么德国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将苏联占有。如此一来,苏联被德国消耗的越大那么对于联合政府来说就越有利。

    当然,苏联不能完全的溃败否则将会对整个盟国的战局不利。

    “但我们还需要为德意志争取时间,我们需要赢得在苏联的战争。这将是德意志崛起的关键!”格哈特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所以,需要我们继续坚持。”

    坚持到德意志的胜利,或者失败。格哈特并不是德国国内那些仅仅看到了德国不断胜利的德国人,相反的身在德国之外他看的比其他人看的要清楚。

    他知道,德国之所以会取得在欧洲的胜利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便在于英法内部的内耗。其他的荷兰、比利时等低地国家并不团结、兵力有限,且装备、战术老旧。

    最重要的是:欧洲的国家普遍领土并不大,德国或许只需一个闪击就能够攻入对方的首都,直接瓦解他们的反抗意志。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了,德国现在面对的是领土无比广袤的苏联。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过亿的人口这都是苏联的巨大优势。

    而相对之下德国虽然拥有着武器和兵员素质方面的优势,但人口和苏联的上亿相比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历史上在1941年的时候。苏联曾经做过人口统计。当时整个苏联的人口总数为1.8亿,即使在这个时空里因为内战、饥荒而损失了一部分的人口。

    但苏联的总人口依然超过了一亿,从某些方面来说苏联是少数可以短时间动员大量人员加入军队的国家。

    而剩下的几个,一个便是现在的联合政府。而一个便是美利坚合众国。

    美国从1790年开始每十年就会做一次全国人口普查,而在最近的1940年统计此时全美的人口为1.32亿。

    而相比之下,人口最盛者无疑是联合政府。在1937年开战时,据不完全统计当时的人口便在四亿上下。

    而当国府消亡之后,联合政府开始整合全部资源并因当时的东三省政府将大量的饥荒、灾荒人口引入东三省,一方面因此大量的收容了那些可能因此饿死的人口。

    其次在整合了整个联合政府之后。东三省拿出了大量的储备粮食开始赈济那些因为战争而陷入灾荒中的民众。同时发放粮食并免收数年的农业税,换取整个国家农民的休养生息。

    而这些政策直接引发的是出生率大大的提高,人口开始进入了告诉增长期。好在东三省和蒙古的土地实在肥沃,且帝都农学院、东三省农学院的农业研究领域进步不小。是以粮食的产量不断的在增加。

    但由于战争的缘故,联合政府根本就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统计到底整个中国境内人口增长了多少。

    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联合政府肯定是现在参战国中动员能力最强、预备役最多,且即使动员了大量的预备役依然不会对各方面生产造成太大影响的国家。

    事实上,这也是轴心国和盟国不断的试图拉拢联合政府的最大原因之一。国防军的战斗力已经毋庸置疑了,那么庞大的领土和资源还有巨大无比的人口资源这些都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优势。

    “格哈特阁下,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只要是为了德意志!”弗朗茨道:“只要是德意志的需要,即使是性命为也在所不惜!”

    格哈特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党卫军出身的弗朗茨至少在忠诚方面不会欠缺。他唯一担心的是弗朗茨的性格。这会对拖延谈判造成巨大的危害。

    “火候差不多了吧?!”林森在自己的会议室里笑着问道,而负责和弗朗茨他们谈判的杨宇霆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我们和格哈特他们互相都知道,我们这是在拖延时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为德国争取伤害苏联的时间。我们之间所不同的是。我们希望苏联受到严重的伤害而不至于致命。但格哈特他们希望的是,德国能够彻底的解决苏联这个麻烦。”

    “现在只能是看我们谁能如愿了……”林森淡淡一笑:“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并不在我们。”

    事实上这件事情的决定权还真不在国防军这里,而是在苏联人自己的手上。同时。也在英国人和美国人的手上。

    “再拖上一个月,我们看看。如果到时候他们还没有将苏联打残我们也不得不选择和盟国合作了。”林森沉吟了一会儿。道:“德国人拖得起,咱们拖不起。日本人该解决就解决吧。”

    杨宇霆点了点头,现在日本基本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他们原本占据了东南亚地区,这边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但因为中国战场的巨大失利,随后国防军强入东南亚。再后来,为了和德国的合作日本不得不抽调了大部分的兵力前往苏联。

    这也导致了东南亚地区的日军占领地兵力极度缺乏,事实上日本高层现在已经大致察觉到了自己正在踏入失败中。

    但,整个内阁和大本营无人敢于说起此事。

    “到时候我们跟总司令已经开个会,到了该动手的时候不要犹豫直接将此事解决。”林森顿了顿,道:“我老了,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我这就希望啊。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咱们中国的部队踏上日本的土地!”

    杨宇霆眼眶一红,低下脑袋点了点头。林森都已经72岁,这位经历过清末一直随着整个中华民国走到了现在联合政府的老人,毕竟年纪大了。

    特别是在联合政府成立的这些年,为了融合各方的势力、平衡各方的利益并保证国家的发展老人几乎耗尽了心力。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和总司令去说。林公,您多活一天便是我们联合政府的福气。万万不可轻言生死啊……”

    “俗语说,七十四、八十六,阎王不请自己走。人哪。哪儿有谁是可以不死的?!到了时候,想不走都不成啊……”

    林森豁达的笑了笑,道:“真是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谁都是身不由己。曹孟德《短歌行》曾言: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此言大善也……”

    杨宇霆不再说话。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林森的会议室。如果说联合政府中,唯一让所有人都觉得服气的,或许只有这位林森主席了。

    无论是任何一派,又或是不同出身者几乎皆对这位主席保持着发自内心的尊敬。

    “是啊……老人的时间,不多了……”当杨宇霆将此言转达给屠猛虎的时候,这位猛虎眼眶也有些泛红。

    林森、萨镇冰、贾小侯……一直到杨宇霆等人,何尝不是这样的情况?!英雄渐迟暮。如果再不抓紧或许他们真的没有看到中国胜利的一天。

    但屠猛虎并没有直接回答杨宇霆,而是责成苏宗辙开始对包括了苏联、东南亚等地区的战场情况进行全面的推演。

    同时计算可能出现的最坏的情况,在评估了一切的损失之后他将一份报告亲手交给了联合政府的主席林森。

    “一个月,只需再一个月!我们就会发动所有战士投入决战!”屠猛虎对着这位老人行了一个军礼。道:“我保证,您绝对能够看到我们的军队踏上东京湾!”

    而此时,在莫斯科的艾森豪威尔却看着那些懒懒散散的美军部队头疼不已。太久没有经历战争了,现在的美军完全无法和当年经历过一战的那只美军相比。

    一些从华盛顿时期所组建的老部队还好些。而那些新组建的部队几乎就是在一群牛仔们组成的游乐队。

    他们除去在这红色帝国的领土内游玩之外,训练没有任何一点儿的紧迫感。那些缺乏战争经验的军官们。也不知道如何训练和实战。

    “如果再这么继续下去,我能遇见的只有我们的部队在战场上溃败。”艾森豪威尔毫不掩饰的对着自己的老同学巴顿道:“如果仅仅是凭着现在的状态,我看不到我们战争胜利的希望……”

    巴顿脸色也很难看,他如何不知道现在美军的状态?!但很多的指挥官资格、资历都比他们要老,很多时候艾森豪威尔这位战区司令根本就命令不动这些老将。

    甚至他们明面上答应的好好的,背地里依然是我行我素。这样的军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大面积的存在。

    “要不,艾克我们向马歇尔将军要求撤换这些人吧!”巴顿的脾气本来就无法忍受这些乌烟瘴气的事儿,他直接向着老同学建议道。

    “不行啊……我的老同学,马歇尔将军为了任命我为战区司令已经顶住了极大的压力。哪怕是现在依然都不少人对我心存疑虑……”

    巴顿闻言不由得叹气,事实上即使是他也不外如是。珍珠港事件,马歇尔撤掉了大量美军中的沉疴将领。

    这让美军的执行力、作战能力和训练量被大大的提升,但同时也让马歇尔得罪了大量的老将。即使是现在,美军中对于马歇尔的非议从来就不曾停止。

    而作为被马歇尔所看重的、所提拔的将领,他们自然也成为了那些美军老将们的眼中钉。因此巴顿和艾森豪威尔的命令在美军中难以被彻底的执行……

    “德国人就要打过来了,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那些士兵带入地狱么?!”巴顿变得极为暴躁,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

    此事面临着择优的困局,他的脾气变得更为暴躁。

    “我记得那位猛虎曾经跟我说过,战争是最好的老师。他会用最激烈、最直接的方式去告诉那些自以为是的、狂妄自大的人。不遵从他的规则会是怎么样的后果。”

    艾森豪威尔淡淡一笑,道:“他们可以不愿意执行我们要求的训练,但如果在战场上他们葬送了我们的士兵那么我会亲手把他们枪毙,以儆效尤!”

    艾森豪威尔说到这些,巴顿的心里猛的一寒!他大概猜到了艾森豪威尔的想法,他会挑选一个合适的时候让最刺头的将领前往战场和德国人作战。

    既然你们认为我们所要求的训练是不正确的,那么你们便用你们的方式胜利一场给我们看看。如若不能,那么等待这些人的将是什么,谁都可以预见的到。

    “艾克。你确定要这么做么?!你该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那么我们会产生不可预料的损失。尤其是那些愚蠢的老顽固他们,他们会把那些美利坚的士兵们送进地狱……”

    巴顿沉默了一会儿,道:“而且,最严重的是如果我们这么干了的话那么我们自己也很有可能面临着军事法庭的严惩……”

    “我宁愿接受军事法庭的严惩。也必须要将这些会把整个美利坚带入地狱的混蛋赶出军队。”艾森豪威尔脸上挂着一丝冷笑,道:“他们对命令的执行,我从来都记录在案。到时候,我会让你将那些他们无法击败的德军部队收拾一边。”

    “我会用事实告诉所有人,不是我们执行的不对。而是他们根本就不适合呆在军队!”艾森豪威尔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他们既然不愿意相信,那么就让事实来告诉他们现在的战争到底是什么样的!”

    巴顿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艾森豪威尔的脸色他只能是无奈的叹气。他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同学,如果他决定了的事情那么无论是谁来劝说都不会有任何的效果。

    现在他能做的,只有祈祷那些自以为是的白痴们不要损失的太大……

    “啾啾啾……轰!轰!!轰……”斯摩棱斯克州,德军的装甲集群正在强攻这里。斯摩棱斯克。是通往莫斯科的必经之路。

    如果德军想要根据自己的计划完成莫斯科会战的话,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将斯摩棱斯克占领。显然苏联人也知道这一点,图哈切夫斯基将大部分的兵力集中起来使用。

    在斯摩棱斯克,图哈切夫斯基修建的大量的永备工事并辅以新抵达苏联的大口径平射炮用于对付德军的坦克。

    由于分散的火力不断的剥开外围的德军部队。导致德军不得不在进攻中不断的停下来修整。道路已经被苏军所毁坏,很多德军的毕竟之路都会遭遇到地雷或游击队的伏击。

    图哈切夫斯基将自己手上的兵力运用到了极致。力求的是拖延德军的进攻时间。

    “莫斯科准备的如何?!”图哈切夫斯基放下了自己的望远镜,对着身边的副官问道。而副官则是肃然的打开了自己的文件夹,拿出资料来回答道。

    “托洛茨基主席已经在亲自督促工事的建造,苏维埃最高委员会大部分成员撤离。美军、英军已经进入了预定区域,他们将会协助我们一同保卫莫斯科……”

    “托洛茨基主席要求我们必须要顶住德军半个月,好让最后的工事得以修建起来。否则,莫斯科保卫战面对着德军的轰炸和炮击将很难为续……”

    图哈切夫斯基放下了望远镜一言不发,现在战场上的情势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德军的进攻几乎是以风速般的撕裂着苏军的阵地。

    如果不是图哈切夫斯基灵机一动,采用了大量的袭扰战术或许德军现在都已经打到了莫斯科城下了。

    即便现在德军被拖在了这里,图哈切夫斯基心里也清楚这不过是一时的。最终德军还是能够突破苏军的阵地,前往莫斯科进攻。

    “我们的损失情况怎么样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图哈切夫斯基头也不回的对着自己的副官问道。

    “损失很大……德军的轰炸机和重炮,还有坦克装甲集群对于我们的部队伤害很大。如果不是最近运来的平射炮的话,我想我们已经无法支撑战线了……”

    回答图哈切夫斯基的。不是他的副官。而是他的参谋长。这位参谋长走进了观察室,苦笑着对图哈切夫斯基道。

    “克里姆林宫的命令让我有些讶异,他没有看到德军的攻势么?!如果我们在战场上硬撑下去,得到的只有是失败。全军的溃败,或直接被全歼……”

    图哈切夫斯基没有回话,他固执的举起望远镜继续观察着战场上的态势。

    苏军的阵地上,已经展开了惨烈无比的白刃战。美国人所支援的工兵铲在白刃战中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德军的刺刀完全没有工兵铲那么好使。

    大量的德军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神,被苏联的工兵铲剁翻在地。但苏军也好不到哪里去。德军的重火力在发现白刃战中占不到便宜后随即在己方人员撤下来后对着苏军进行全面的扫射。

    “突突突……”重机枪的轰鸣声响彻了阵地,大量的苏军士兵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被这大口径机枪直接撕裂成了满地的尸块。

    而德军的坦克部队随即掩护着步兵冲上阵地,开始逐个的对着这些阵地上的工事进行全面的清理。

    图哈切夫斯基缓缓的放下了望远镜,痛苦无比的闭上了眼睛。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巨大的装备差距,让苏军在德军面前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能力。

    很多人知道苏联的卫国战争。也很多人知道苏德之间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为此苏联付出的是怎样的代价。

    关于苏德战争中苏军的伤亡,一直就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直到很多年后苏联解体了,一位俄罗斯的军事专家鲍里斯?瓦季莫维奇?索科洛夫在查阅了大量的秘密档案和资料之后,才得出了一个大致的结论。

    整个苏德战争,苏联直接遭受的损失竟然高达近四千三百万!而这个数字,前后的误差不会高于五百万。

    也就是说。苏联在这场战争中至少有大约四千万人死于战场。这个数字,整整比德国阵亡的人数——六百五十万多出了七倍!

    而现在,苏联的情况比历史上更糟糕。是以他们受到的损失,比之历史上要来的更大。开战至今。苏联对外公布的损失超过三十万。

    而图哈切夫斯基作为直接指挥的将领,只有他和少部分的苏维埃最高委员会的委员会们知道事实上苏联现在已经损失了超过一百三十万的部队。

    可以被确认战死的人数超过了五十万,而被俘的人数也超过了五十万。剩下的或许是在溃败中直接做了逃兵,又或是没有死在战场上却不知道死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

    “我们没有选择。或者打下去拼死让苏维埃获得胜利。又或者是战死在战场上,享受着一颗子弹的荣耀看着苏维埃的旗帜从天空中跌落……”

    图哈切夫斯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嗓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战斗吧!或者是在战场上活下来,为了苏维埃继续战斗。又或者是在战场上赢得德军的子弹,为苏维埃流尽自己的血!”

    说完这些,图哈切夫斯基再次举起望远镜看向了战场。一个团的苏军已经在师长的命令之下,举着镰刀斧头红旗向着阵地呐喊冲去。

    他们就这么直面着德军的坦克、重机枪和德军士兵,没有一丝退缩的咆哮着“乌拉~”向着德军冲去。

    “自由的共和国组成牢不可破的联盟

    伟大的俄罗斯永久的团结起来!

    以人民的意愿在斗争中建立……”

    忽然间,图哈切夫斯基大声唱起了这首苏联的国歌。原本苏联成立之初,《国际歌》便是苏联的国歌。但后来在三十年代初,苏联经过讨论将自己的国歌改成了这首《牢不可破的联盟》。

    在斯大林独掌苏维埃期间,这首国歌经过改动充满了大量对斯大林的个人崇拜气氛。但在随后苏维埃合并,斯大林主动提出将这首歌中的个人崇拜论调修改。

    在几经修改润色之后,《牢不可破的联盟》成为了新的苏联国歌。

    “自由的阳光穿过风暴鼓舞我们!

    因为正义的缘故他领导着人民!”

    一时间。整个前沿指挥坑道里所有人都大声吼出了这首歌曲。似乎这首歌曲中包含着无尽的勇气,这歌声穿过了云霄、穿过了枪炮的轰鸣声直达那阵地前。

    “为了她那飘扬的鲜红旗帜!我们将永远忠诚无私的站立!为了她那飘扬的鲜红旗帜,我们将永远忠诚无私的站立!!”

    阵地上冲锋的苏军忽然随着歌声一起怒吼,他们怒吼的不再是“乌拉”而是这首《牢不可破的联盟》。

    在歌声之下,苏军冲上了阵地开始怒吼着和阵地上的德军杀做一团。而那些被压在了工事里面无法出来的苏军,也咆哮着苏联的国歌猛然冲出。

    图哈切夫斯基放下了望远镜,他不忍再看着战场上那些苏军的拼死作战。因为他知道,这种作战从实际效果来说,几乎是等于零。

    “轰!!”一辆德军的坦克被苏军引爆了。飞溅的钢铁碎片将四周的人群击打的不停的惨叫。德军的坦克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开始缓缓的向着步兵靠近。

    “为了苏维埃!!”而苏军的勇气却因此而受到了鼓舞,他们大吼的向着德军冲去。这一战,从下午杀到了傍晚。

    终于德军在付出了三辆坦克仍然没有占领阵地的情况下,退却了。他们选择了暂时停止进攻。或许是苏军的这种疯狂让他们心有余悸。

    又或许是他们认为自己应该修整之后。再盘算如何进攻苏军的阵地。总之,他们没有再发起进攻……

    “三个整编团直接没了,另外的一个师伤亡过半。压制德军坦克的平射炮超过五十门被击毁,三十门勉强能用……”

    “我们储备的弹药只剩下三个基数了,尤其是炮弹消耗的最厉害……”参谋长对着图哈切夫斯基汇报着今天的作战情况。

    这样的汇报他已经做过了无数次,从之前的心痛到现在的麻木。他已经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

    苏军的损失太大了,大到让人触目惊心。

    “明天继续打。不要停。我们要为托洛茨基同志争取时间,也要为那些盟友争取时间……”图哈切夫斯基安静的听完了参谋长的汇报,仅仅是下令继续作战。

    “图哈切夫斯基同志,我想要告诉您的是:如果按照现在的这种消耗速度和战争强度。最多一周我们将无兵可用。甚至可能仅仅只需三天,我们的弹药就会消耗殆尽……”参谋长缓缓的阖上了文件夹,道:“到时候,我们如何作战?!”

    “没有了士兵。那么军官们便上去作战。如果军官们都战死了,将军们就上去作战。”图哈切夫斯基说的是如此的平淡。仿若在说今晚吃什么这样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炮弹打完了,我们还有机枪。机枪没子弹了我们还有步枪。所有的子弹、炮弹都打完了。我们还有手里的工兵铲,最不济我们手里还有刺刀……总之,只要我们想要战斗下去那么便总有战斗下去的方式。”

    “难道我们要用刺刀和工兵铲去拼德国人的坦克么?!”参谋长沉默了一会儿,声音有些颤抖。

    “为什么不可以?!”图哈切夫斯基笑了笑,道:“工兵铲至少可以让我们挖掘一个陷阱,把坦克陷进去掳获他们。这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参谋长闻言一滞,随即苦笑无言。

    “去吧!告诉我们苏维埃的战士们,或许我们将无名的战死。但苏维埃的旗帜上,总是能看到我们的影子……”

    而此时,莫斯科的郊外蒙哥马利正在带着英军新组建的部队在挖掘工事。蒙哥马利没有摆将军的架子,也没有任何的特殊。

    他挥舞着工兵铲不断的挖掘着泥土,便如身边的其他英军士兵们一样。战壕挖掘的速度很快,三两下的便已经达到了一人深。

    在他们不远处的工事里,一门门的火炮被摆进去。弹药、手榴弹被放置在一个个的弹药坑内,机枪被抬进了火力点。

    天空中战机不断的在盘旋。从加拿大支援过来的英美联军终于开始动作了。他们沿着莫斯科建设防线,试图在德军发动的莫斯科会战中一举击败德军。

    至少,这场战役他们要让人们看到盟国胜利的希望。

    “加把劲儿!小伙子们,德国佬很快就要来了!到时候,让我们一起把他们送回地狱去!”蒙哥马利一边不断的挖掘工事,一边不断的鼓舞士气。

    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而这些在加拿大征召的新兵们显然比从英国败退下来的士兵猛更具有朝气。他们大声应和着主帅的呼喝,奋力的在挖掘着脚下的防御工事。

    和英国人一样在建设防御工事的,还有美军。只不过美军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工事。仅仅是简单的挖掘了一下垒上了一些沙包或做了一些暗堡就算完事儿了。

    “这些英国佬被打破了胆子了吧?!工事挖掘的这都能做反坦克壕了,如果是如此胆小那么就不要参战……”

    几个美军的将领在自己的阵地上对英军的工事品头论足,在他们看来英国人这是自讨苦吃,多此一举。

    虽然苏军的战报和英军的战报上都显示了德军重炮和炸弹的巨大威力,但这些将领们仅仅是认为这不过是他们为了推脱责任而想出来的托词。

    “我们的小艾克司令。昨天还赞赏了这位蒙哥马利的工事。看来,他们倒是有共同的话推啊!”一位美军少将嗤笑着道:“或许败军之将和败军之将之间,总是可以有共同的话题的。”

    “好了!这些话不要多说,否则传出去了总归会引起麻烦。”另一位少将皱着眉,道:“小艾克毕竟是我们的指挥官,如果不想被马歇尔找麻烦的话我们有些话还是不要说的好。”

    “小艾克”便是他们对艾森豪威尔的蔑称,他们用这个词来表达对这位指挥官的不满。在他们看来。艾森豪威尔最好的资历,也不过是在亚洲的战场上和日本人交过手。

    但仅仅是如此就能够升职为他们的顶头上司了么?!且有一件事情他们都没有说,但心里却极为不满。

    那就是马歇尔在珍珠港事件后给罗斯福提供的一大串应该退出现役的名单,这份名单导致的是大量的他们的战友被迫退出现役。

    这让他们不得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由此他们虽然表面上不说但心里极为仇视马歇尔和他所提拔起来的那些将领们。

    “好了!说的再多也没有意义,等德国人打过来了我们便让小艾克好好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老了。”这位少将抚摸着自己的白发,叹道:“顺便也让总统看看,美利坚还是需要我们这些人来保护的。而不是那些孩子。”

    在细雨蒙蒙之中。参加完联合政府祭典的屠三炮悄然的回到了安南前线。此时国防军所占领的安南部分,几乎都已经被他麾下的部队和总参的人清理了个干净。

    大量的非亲中将领被送往了战场。在和日军的零星战斗中“牺牲”。但他们的家属却被安排的很好,他们被送往了中国由安南联合政府出资资助他们在中国进行学习。

    “布置的怎么样了?!别告诉我们你们的动作叫那帮矬子给察觉了。”屠三炮回到了自己的指挥部里,将雨衣挂上直接道。

    而在他面前的龙绳祖则是笑嘻嘻的道:“哪儿能呢?!总指挥的吩咐,咱们可是尽心尽力的在办啊!要是这都能让小鬼子察觉了,那才叫出奇呢!”

    屠三炮笑着转过身拍了拍龙绳祖的脑袋,而龙绳祖则是表现的极为恭顺。很简单,当年他在国防军学习的时候就没少跟着这位爷水里来火里去的厮杀。

    “德邻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炮爷再次笑着问道,而龙绳祖则是收起了嘻皮笑脸肃然的回答道:“华南战区现在已经准备完毕,这次轮战他们已经把队伍锻炼够了。要不是您在帝都忙活他们的请战书早就送到您手上了……”

    “唔……不错!明天先跟鬼子打个招呼,给他们两个基数的炮弹。告诉这帮崽子们,他们炮爷回来了。”屠三炮笑呵呵的一挥手,道:“不然太久没有活动筋骨,我怕他们生锈了。”

    “两个基数的炮弹啊……”龙绳祖听的脸都绿了,这糟践钱也不是这么糟践的吧?!

    “你个小王八犊子懂个屁!咱们这是要有大行动了,先多轰几次一来给他们造成些伤亡。二来也是试探火力,三来还能麻痹他们……”

    屠三炮似乎看出了龙绳祖在想什么,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笑骂道:“甭以为你家炮爷瞎糟践钱,这都是值得的。打起来,咱们的弟兄可以少死不少。”

    龙绳祖见炮爷给他解释了一遍,这才笑嘻嘻的转身下去传令去了。而跟在炮爷身边的副官见的龙绳祖走了,笑着道:“总指挥,您是在培养这小子吧?!”

    “算是吧,他老子龙志舟二话不说便放弃了军权。从此卖力的在给滇省的老百姓谋福利,我这给他儿子教授点儿玩意儿,不算啥。”

    炮爷倒是没有否认,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椅子上道:“他爹是个人物,这小子也算是我从朝鲜战场上带出来的老人了。练一练,将来说不准能顶大用处。”

    而在菲律宾、马来西亚、爪哇……等等东南亚诸地,一群又一群的人们不断的在庄园里聚集密会。同时,各地的武器报损率也逐渐的增加。

    守备菲律宾的大队长前田最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似乎武器的报损率有些太高了。但前田同时又觉得这是应该的。

    最近美军的游击队又开始活动了,他们袭击了好几个据点和城镇。造成了本地军和日军一定的伤亡。

    而为了减小日军的伤亡,前田派遣了本地部队去“剿匪”。这些东南亚的皇协军去中国战场是打不成的,但剿匪的话还是基本管用。

    这些人硬碰硬的和那些美军遗留的游击队打了几次,损失有些但战果也不少。好歹打死了三五百人的游击队。这让前田很满意。

    “大队长阁下,我总觉得这似乎有些不对劲……”小队长三岛皱着眉头,道:“那些被打死的游击队员,很多看起来就像是本地的农民。根本就不像是游击队……”

    “三岛,你多虑了。这些人就是被发展起来的。”前田闻言笑着道:“美国人之前留下的游击队,大部分都被我们消灭掉了。小部分的早就隐蔽了起来。”

    “如果他们不吸引这些农民参加,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组织人手和我们作战。”前田顿了顿,道:“而且能给这些皇协军击败的游击队,可想而知战斗力如何。所以,我丝毫不怀疑这些游击队的组织……”

    前田拍着自己椅子的扶手,笑着道:“至于那些菲律宾人,他们如果胆敢起什么心思我们的枪炮也不是摆着看的。只需要一封电报,海军的战机就能够把他们和他们的家族一起扫平!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们现在储备了多少的弹药了?!”可惜的是,被前田认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那些大家族们却聚集在了一起。

    “有二十万发了,‘剿匪’的借口很好用啊!这些日本人知道我们剿匪,拨付武器弹药给的极为痛快,很快我们就能够武装起来。配上我们本身控制的部队,一万多人足够消灭那些日本人了……”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