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六章 武昌之战(七)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是!!”副官高声应道,随后缓步走出办公室传递命令去了。

    与此同时,苏联喀山。

    “斯大林同志,我们现在必须要这么做吗?!”布柳赫尔看着斯大林,轻声道。其实,从布柳赫尔的内心来说他是不希望苏联继续内战的。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双方不死不休,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休战就必须要外力的介入。尽管对英法心怀警惕,但布柳赫尔不得不承认他们是现在苏联双方最愿意接触的势力。

    东三省还不够资格,德国的话斯大林肯定不会信任。也只有英法美三国,才会让斯大林尝试接受。

    “布柳赫尔同志,我希望你知道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战争。而是发展苏维埃。”斯大林对着布柳赫尔轻声道:“战争带来的伤害太大了,我们需要和平。”

    应该说,是我们打不下去了。布柳赫尔在心里苦笑着回应道,作为斯大林方面的高层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的情况。

    就现在而言,别说打仗了就是日常维持对于斯大林方面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之前由于不断的战事和抽调了大量的青壮参军,导致了大面积的饥荒。

    斯大林和布柳赫尔被迫将最后一批的黄金出售给东三省,换取粮食来救济自己领地内的民众。若是不然,或许他们自己的后院就得起火。

    这时候,一旦后方出现问题那么将是极为致命的。

    布柳赫尔和斯大林其实也知道,对面的托洛茨基其实也出现了问题,从一些被俘虏或自己投靠过来的士兵、军官们口中得知,现在托洛茨基也不好受。

    他正在和德国采购大批的粮食,以稳定内部的饥荒问题。不过他比之斯大林来的要好的是,他还有大量的资源可以和欧洲进行交易。

    “布柳赫尔同志,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和平。是发展苏维埃。在这个前提之下一切都是可以谈的。”斯大林仿佛老了好几岁,对着布柳赫尔轻声道。

    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斯大林知道如果战争继续下去的话那么被摧毁的只有是苏联。现在。整个国家的忍耐性几乎已经达到了极限。

    苏维埃被推翻,这不是斯大林所希望看到的。事实上,在被托洛茨基等人驱逐之后斯大林自己也在暗自反思。

    这次的反思是真正的反思,这时候他才觉得列宁对自己的那句“太过粗暴”了的评价恰如其分。在他成为总书记之前,他还对列宁的遗嘱有些愤愤不平。

    但现在看来,这些话何其的恰当!

    “斯大林太粗暴。这个缺点在我们中间。在我们**人的来往中是完全可以容忍的,但是在总书记的职位上便是不可容忍的了。因此,我建议同志们想个办法把斯大林从这个位置上调开,另外指定一个人担任总书记。”

    这是列宁的遗嘱里,对于斯大林的个人评价。

    甚至,列宁为此还曾寻求和托洛茨基的合作试图要遏制斯大林。而这件事情中,斯大林也表现出了自己粗暴的一面。

    他直接打电话给列宁的妻子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把这位无辜的女性给大骂了一顿。

    当然,这也引起了列宁的愤怒。为了逼迫斯大林给娜杰日达.克鲁普斯卡娅道歉。列宁甚至亲自写信给斯大林,以绝交相威胁。

    最终,斯大林被迫向克鲁普斯卡娅道歉。但从心底里,斯大林并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可这次,事实却无情的告诉了斯大林:他的作为的确是过于简单而粗暴了。这种简单粗暴,引起的风波太大。甚至引发了整个苏联的变动。

    有时候斯大林独处也会在想。如果自己不去试图清洗和怀疑那么苏联是否不会有这样剧烈的变动?!

    诚然,这中间有着各种各样的推手。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自己太过于想要将所有的权利揽起。处理的方式也太过粗暴,导致了那些人的逆反。

    斯大林是聪明人,同时他也是个极其之高明的政治家。至少这个时代看来,能和他比肩的政治家并不多。

    历史上对于斯大林的评价无数,但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极其伟大的人。他接手的时候。苏联还处在农耕社会。一切的工业基础极其之浅薄。

    但当他离开的时候,整个苏联变成了庞大无比的世界两极之一。是他让苏联得以和美国隔海相望,丝毫不落下风。

    他留给苏联的除去数百万人非正常死亡、大清洗和流放之外,留下更多的是完整的工业链、庞大的军工体系和强大无比的核武库。

    这些。甚至到了后世的俄罗斯都在受惠。

    这是个极其之复杂的人,很难在三言两语中说清楚这位苏联的领袖,他到底是作对了还是做错了。

    “对于俄国来说,其最大的幸运就是在艰难考验的年代里,有约瑟夫?斯大林这样一位天才和不屈不挠的统帅领导着她。他是一位完全与这一残酷的历史时期相应的杰出人才,在这一时期中他度过了自己整整的一生。”

    “他是一个用自己的敌人之手消灭自己的敌人的人,甚至能使我们这些被其称为帝国主义者的人去同帝国主义者们作战。虽然斯大林是一个世界上无人可与之相比的最大的独裁者,但他接手的是一个犁耕手种的俄国,而留下的却是装备有核武器的苏联。无论我们如何评说斯大林,但一切,历史和人民都是不会忘记的。”

    这是丘吉尔在纪念斯大林诞辰80周年时,于英国上议院发表的演说。或许,这能是最为能够概括斯大林的话。

    “我们需要和平,只要是继续在苏维埃的领导之下那么我们一切都可以商量。可以谈判。”斯大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是他的底线了。也是他给予英法美的底线。

    斯大林知道,英法美未必安了什么好心思。但现在的情况是,苏联需要和平。斯大林自己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

    战争如果继续,导致的只能是苏联的分崩离裂。那么,如果可以双方停战斯大林是愿意接受的。学会妥协,这是每个政治人的根本。

    无底线的妥协。那么此人不过就是个政客。比如某校长。而有底线的妥协,这才是政治家。比如现在的斯大林。

    斯大林的底线,便在于双方必须重新归附成一个国家。他可以放弃一定的权利,接纳托洛茨基等人进入新的苏维埃政权。

    甚至,在权利方面斯大林愿意做出让步。但唯一的要求,就是双方必须合并不能有任何的分裂。这是斯大林的最低要求了。

    “我觉得可以和他们谈谈。”莫斯科。克里姆林宫里坐在托洛茨基身边有着“红军拿破仑”之称号的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图哈切夫斯基。

    “现在的情况是。战争不能再打了。”图哈切夫斯基苦笑着对托洛茨基道:“诚然,斯大林犯下的错误极其之大。但这就是我们继续战争的理由吗?!”

    “战争进行到了现在,整个苏联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牺牲了超过四百万战士,造成了大面积的饥荒。所有的工农业几乎全部停摆……等等这些,难道就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这位年轻的苏联元帅的话,让众人皆沉默了。其实,他们心中何尝没有疑虑?!时间终归会冲淡很多东西。

    诚然,这里的每个人都和斯大林有着刻骨的仇恨。

    家人被杀、被审判,自己如果不是逃的及时恐怕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斯大林被自己等人组织的部队赶走。从云端跌落到了谷底。

    双方可谓是仇深似海,但厮杀的气喘吁吁之际却发现情况竟然成了僵持。斯大林没有办法将托洛茨基一批人击溃。

    而托洛茨基也发现,斯大林和他的支持者们并不容易被消灭。

    其实从那个时候起,双方就已经暗自有了和解的意愿。只不过,这种意愿一直被藏着——他们之间的仇怨太深了,互相都觉着这不太可能。

    “展开对话。我觉得可以进行。”却见图哈切夫斯基对着众人沉声道:“即使是列宁同志,也不希望看到现在的苏维埃?!难道我们曾经为之付出生命的理想,就是现在这样的苏维埃吗?!”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都不由得点了点头。

    “我同意图哈切夫斯基同志的话,斯大林的确犯下了错误。但只要他愿意为此认错并承担责任,那么他依然是一位好同志。”列宁遗孀克鲁普斯卡娅发话了。

    托洛茨基在组建了新的苏维埃的时候,克鲁普斯卡娅便顺势加入了。她手上的列宁遗嘱是对斯大林合法性最大的杀伤。

    而她列宁遗孀的身份。也让她在新的苏维埃政权里有着极大的话语权。

    “我觉得,我们应该和斯大林展开对话。”却见克鲁普斯卡娅对着众人道:“虽然那些帝国主义者不怀好意,但停止战争却是现在的苏维埃需要的。”

    这句话,算是给这次的会议定下了基调。

    而在中国武昌。僵持的战事在日军不计伤亡的疯狂进攻之下终于有了变动。由何应钦主导、陈诚指挥的武昌大撤退最终在武昌城上演。

    击破了武昌城包围圈的第六十军在卢汉的带领之下,准备接手中央军的阵地。他们是为数不多还有战斗力的部队,武昌城内的中央军几乎损失殆尽。

    剩下为数不多的能战之兵,几乎都被派驻到了最前沿的阵地上去阻击日军的进攻。

    “轰轰轰……”一阵重炮轰过,阵地上一片的尘土飞扬。第一八三师师长高荫槐抬起头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对着身边的汉子们吼道。

    “快!!加固工事,一会儿日本人就打过来了!”

    “是!!”回应他的,是整片阵地的怒吼。第六十军已经接防了中央军的最后阵地,前面便是中央军最后的精锐在抵御。

    他们试图为后撤的陈诚等人争取更多的时间,同时也为第六十军争取更多的准备时间。

    武昌城防空洞里的普通百姓们正在抬着那些伤员向后转移,虽然这一开始并不在何应钦等人的计划之内。

    但在卢汉的强烈要求之下,这件事情被执行了起来。当然,何应钦等人是不会随着这些伤员一起撤退的。

    在卢汉和第六十军剩下的两万余人赶到武昌城内的时候,何应钦等人便已经在卫队的护送之下开始了撤离。

    “喀嚓……喀嚓……”阵地上的滇军汉子们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不断的往下掉。但却没有人停下歇一口气。

    他们知道。日军随时可能攻上来。而他们身后的,则是守备这座城市的那些中央军的伤兵和这座武昌城的百姓。

    要保住他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顶住日军的进攻。为他们的撤离争取时间。

    从国防军的教官们那里,这些滇军的汉子们学会了土木工事。这是他们和中央军之间最大的区别,也是他们最大的优势。

    但比之土木工事更重要的,是他们从国防军的教官们那里学来的战斗知识。这些知识。让前段他们和日军的战斗中保住了自己的命。

    没有人敢懈怠。他们只有沉默的修建着工事。并等待着日军的进攻。

    “轰!!”一枚炮弹在阵地旁的一处小楼炸开,飞溅的砖块和瓦砾将阵地一阵的乱砸。在爆炸之后,几个受伤的汉子被抬了下去。

    但剩下的滇军汉子们依然挥汗如雨,不断的将自己的工事深入挖掘。

    “前方传来的消息,中央军的最后三道防线已经破了两道。我估计这最后一道也支撑不了多久……”在临时指挥部里,第六十军参谋长赵锦至看着自家军长沉声道:“军座,这仗不好打啊……”

    “都打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打不好打的?!”卢汉哈哈一笑,对着自家的参谋长豪迈的道:“就算咱全战死在这里。也别丢了我们滇军的脸这才是正经!”

    “弹药补足了!刀都磨利了,告诉弟兄们!这场仗我卢汉一步不退,要么我们让老百姓们撤出去,要么我们六十军就全填这里!我们六十军,不会少了我卢汉卢永衡!”

    “啾啾啾……轰!轰!!轰……”阵地上,日军的重炮已经开始了炮击。六十军终于和日军正面的撞上了!

    这无疑是六十军开拔以来。遇上的最为艰难的一战。在开战之初,日军便对着阵地一阵的狂轰滥炸。

    嗡嗡嗡的飞机不断的从天上投下炸弹,甚至一部分日军飞机还朝着阵地疯狂的扫射。重炮集团对着阵地疯狂的炮击着,在第一次进攻前日本便准备了半个小时的炮火。

    如果不是工事建设的还算可以,第一波的炮火中第六十军的阵地上就要损失掉超过一半的将士!

    “哗啦啦……”第一八二师五三九旅旅长高据鸿抖掉了自己头上的泥土骂了句娘,他的耳朵还在嗡嗡嗡的作响。

    “旅座,您没事儿?!”第一O七七团团长余建勋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对着自家的旅长便大声道。

    “看看弟兄们有没事儿,老子还没死呢!”五三九旅旅长高据哈哈一笑,拍了拍自己的下属。余建勋见了旅长没事儿,这才转身离开。

    阵地上传来了阵阵的哀嚎。不少的五三九旅在这次炮击中被击伤。一些阵亡和重伤的将士被抬下了阵地,剩余轻伤的则是包扎了一下便拿起枪等待命令。

    “喀拉拉……”履带碾压大地的声音传来,这是日军的坦克在前行的声音。几个侦察兵抬起头来,观察了一下随即将这个情况汇报给了阵地上的五三九旅旅长高据。

    “炸掉它!”知道情况后,五三九旅旅长高据第一个反应就是如此。

    “老规矩!抽签,谁也别抢!”高据嘿然一笑,摸出了一张纸撕成几个小纸条在上面写了些什么。随后捏成纸团,胡乱推了一下摆在自己那张临时桌子的炮弹箱上。

    “这次到谁上了?!”高据盯着自己手下的第一O七七团团长余建勋、第一O七八团团长茧文英两人嘿然道。

    “到我了。”第一O七八团团长茧文英抓起这些纸团,转身就走出了这所临时指挥部。他找到了自己手下的几个连长,直接将纸团摆在了上面。

    “一句话,鬼子的铁王八上来了。我们要炸掉他。”茧文英对着自己的这些弟兄们沉声道:“上次是一O七七团干的活儿,那叫一个漂亮!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别丢了咱们一O七八团的脸……尼玛!都别抢,大伙儿凭运气!”

    茧文英话还没说完,几个连长便三两下的要抢那摆在炮弹箱上的纸团。气得茧文英直骂娘。

    “团长,您放心!给我上,我决得不丢咱们团的脸!”三连连长张卫浩对着茧文英便道,但随即后面有人接话了。

    “老张,咱一O七八团不止有你们三连?!我们一连可向来就是尖刀的,我们不成了你们再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