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 武昌之战(八)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远东之虎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第六十军为三二二制,下辖三个师。每个师下辖两个旅,而每个旅则是下辖两个团。五三九旅则是隶属于第一八二师师长安思溥的麾下。

    第一八二师在咸宁的战场上损失不小,而在突破武昌城的战事中也奋死拼杀。整个旅损失很大,但建制还算是完整的。

    “都别说了!任务就摆在这里,张卫浩!你上!活儿做的漂亮点儿,别给咱们一八二师丢人!”第一O七八团团长茧文英一摆手,对着张卫浩大声道。

    “是!!”张卫浩站起来,对着团长茧文英大声应道。说着,还挑衅的看了一眼一连连长。直把一连连长狄宏气的直翻白眼。

    “喀拉拉……”阵地上,日军的九七式改坦克猖狂的向着第六十军的阵地碾压过来。中央军缺乏反坦克武器,几乎奈何不得这加强版的九七式改。

    很多时候,只能是不断的用人命是填这些装甲怪物。这使得这些九七式改显得极为嚣张,他们甚至很多时候成为了日军突破阵地的法宝。

    三连连长张卫浩已经带着自己的弟兄来到了阵地上,冷然的看着那些张狂无比的日军坦克。几个滇军的汉子身上,绑满了一个个都炸药包。

    这些都是抽签出来的敢死队,他们将秉承命令前往炸掉这些坦克。

    “认准了!炸了这些狗日的!”张卫浩咬牙切齿的对着自己身边的敢死队员们狠声道:“别的话不多说了,只要我老张还有一口气在家里的事儿我一肩担下了!”

    “嘿嘿……连长,您瞧好了!”却见一个稚气未脱,看起来年约十七八岁的娃子嘿然道:“我没啥本事,就这一条命。能死在国战上,我算值了!”

    却在这些汉子便要准备冲下去的时候,下面的那些坦克边上忽然冒出了数条人影!他们出现的是那么的突然,甚至那些日军的坦克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却见这些人影怒吼一声猛然向着日军的坦克扑去,然后“轰!!”的一声巨响!

    领头的哪里九七式改在硝烟中发出了阵阵的哀鸣,硝烟散去那辆领头的九七式改上面沾满了血肉。这些是那些扑上的汉子们的血肉。

    “那些……应该是中央军的弟兄。”张卫浩沉默了一会儿。对着身边的将士们沉声道:“这些汉子应该是埋伏在瓦砾堆里,等坦克来了再近距离扑上去……”

    说着,张卫浩默默地将自己的军帽脱了下来。阵地上的第六十军的将士们也都沉默了,和连长一样默默地将军帽脱下来。向着那些为国战死的勇士们最后致敬。

    而对面的日军显然被吓住了,因为前面的一辆九七式改被炸的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导致后续的坦克没有办法行动起来。

    “突突突……轰轰轰……”这些坦克不断的转动着自己的机枪和坦克炮,对着四周轰击着。将四周打的尘土飞扬。

    张卫浩带着自己的弟兄先将身躯埋在了坑道里。躲过日军的炮击。待得这些日军继续进攻之后他才沉声道:“炸药埋下去!等他们上来再用!”

    张卫浩想到了一种作战方式。这种战术曾经国防军的教官和他们说起过。甚至国防军的教官们绘声绘色的描述了这种战术所造成的杀伤性。

    “把手榴弹、炸药包全都集中起来!”却见张卫浩狠声道:“老子这回要玩一把大的!坑不死这帮子死矬子,老子跟他们姓!”

    张卫浩在发狠,已经撤到了武昌城外甚至和胡宗南会合在一起的何应钦等人却没法发狠。

    “总参谋长,您看看。这是那位猛虎给我们发来的明码电报。”胡宗南苦笑着将一封电报交给了何应钦。这件事情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处置好。

    重庆方面现在蒋大公子昏迷不醒,其余人不甚懂得军事根本没法指挥。胡宗南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这些黄埔系的人。

    何应钦愕然的拿过电报,却见上面这样写着:

    第六十军奉命支援,为救国府深陷包围。若国府弃之,则从今以后重庆为国防军之敌。既不抗战。国府何用?!不若散去,自谋出路。

    何应钦看着这封电报,不由得脸色涨红!“砰!”的一声将电报砸在了桌子上低吼了一声:“太过分了!他屠胡子以为他是谁?!不过是个地方军阀罢了,还指挥起我们来了!他算个什么玩意儿?!”

    陈诚、戴笠等接过电报来看了看不由得满脸苦笑。

    这屠老虎讲话还真是不客气的紧,不过他说的也直接。的确第六十军是为了解开武昌城之围而来的,若是自己就这么抛了他们确实不该。

    但现在第六十军是自己要顶在阵地上。若是他们现在撤下来自己接应他们倒是没有什么。可他们偏偏要去顶住日军,那么总不能让中央军转过身去跟日军死磕?!

    且,中央军摆明了杀不过日军啊!现在虽然有了胡宗南部的支援,但胡宗南自己打过来已经损失极大了。再进行战事显得极为勉强。

    “不管了!命令部队直接撤离,我倒要看看他屠胡子能耐我何?!”何应钦冷哼道,但众人知道他不过是气话罢了。

    就现在而言,整个中国没有人可以小看那位猛虎司令。他麾下的数以百万计的大军将日军硬生生的打出了平津地区。

    这可是中日开战以来。从来就没有过的大捷啊!

    这份功绩谁也不能抹杀和忽视,相比之下中央军虽然损失极大但却一路的败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双方一对比,谁强谁弱一目了然。大家自然不想太过于得罪那位猛虎。蒋中证还在的时候甚至连蒋中证都不愿意随意的得罪他。

    何况自己等人呢?!现在的战事看来,如果中国能够取得胜利必然是在那位猛虎的手上。自己等人到时候如何自处?!

    大家都想着给自己留下些后路。

    “总参谋长,虽然说此人话语极为粗鲁。但其言也有几分道理啊!”小委员长陈诚发话了,却见他对着何应钦便道:“滇军毕竟是来助我们的,现在深陷在战局里。若是我们不管不顾的就走了,那么对国府的声望将是巨大的打击……”

    “唉……我何尝不知道?!但我们现在还能有继续作战的能力吗?!”何应钦长叹一口气,对着众人道:“雨庵的坦克旅还剩下多少?!寿山还有多少战斗力?!我们面对的,可是日军的主力部队!”

    何应钦的话让众人不由得沉默了。情况便是这样。现在的情况摆明了中央军根本就没有余力支援第六十军。

    其实众人心里还在复议一件事情,那就是六十军干嘛要死死的顶住日军的进攻啊?!那些小老百姓,丢了也就丢了。伤兵已经没法作战了,救下来又有什么用处?!

    拿着历经生死的主要战斗力,去换这些在国府的这些将军们看来殊为不智。他们不知道,这便是第六十军从国防军那里接受来的理念。

    也是国防军的战斗力强于这些中央军的极大的原因之一。中央军的信仰系统。几乎为零。建设于军阀混战。靠着不断的收容各色兵痞起家的中央军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思想建设。

    甚至“君贵明、将贵智、兵贵愚”的想法依然在中央军中很有市场,他们不希望这些士兵去懂所谓的道理。

    在他们看来,这些士兵不过是战场上的消耗品。死光了,自己再抓壮丁就是了。反正这也是国府的一贯做法。或者说,这是这个时代的特色。

    杰克.贝尔登在他的《中国震撼世界》里曾经提到过远征军当时的待遇。

    “军官与土兵好象是地主与农民的关系—这就是说,当官的有时表现得象一家之长似的,但总把自己手下的士兵看为不配享有人权的无知农奴。

    这种关系在蒋军里占统治地位,而在军队里这种等级关系比在农村里更加突出。无可否认,当兵的在中国社会里地位是最卑贱的。“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旧中**队的民族传统就是如此。

    这种传统仍旧存在于蒋中证军队里。因为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了,中国社会作为整体没有得到改造,因此军队也没有得到改造。

    老百姓极怕军队,军队里又极瞧不起当兵的,这可以很容易地从抓农民当壮丁的方式中看出来。

    征兵向来是建立在贪污、行贿和权势的基础上。富人子弟从不当兵:穷人子弟从来逃脱不了当兵。

    一个穷苦的寡妇的独子常常被征入伍;地主的众多子弟则从不服兵役。被抓壮丁的人都是最穷苦的人,他们常常是健康条件最差的。往往一批壮丁还未到达前线就死亡了一半。”

    而白修德和贾安娜在他们合著的《中国的惊雷》一书中也这样写道:

    “一区内壮丁拉光之后。就绑走过路人,或从有组织的壮丁贩子里购买壮丁以充数。征兵过程中,壮丁有的被杀掉,有的给打伤;有时他们在到达营地以前就饿死了。

    中**队里的士兵从没有假期,从不回家,极难得收到家信。进入军队,通常就是一种死刑--死在路上。死在征兵过程中,死在野蛮的新兵训练处及长途行军中的人,要比进入军中后死的人还多。

    受训之后还活着的壮丁到达前线军中,其境遇比被征时也好不了多少。因为中**队是在战场上慢慢饿死的。如果运气好,官长诚实,而且一切都按照规程办理的话,中国士兵所吃的是米饭和蔬菜。

    他的口粮照规定是二十四两米一天,但是十分不足的。米以外的食品,偶而有些青豆萝卜之类。

    军中病症千奇百怪,最多的是由于挨饿而起的病。由于他们的体格被恶劣的食物、失眠以及多年的前线生活所腐蚀,浮游着的任何传染病都极容易侵染中国士兵。”

    如果总结一下,你很容易得出结论:国府中的大员们和将领们,没有一个是把士兵当成是人看待的。或许,在他们眼里这些士兵的命甚至不如牲口。

    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死掉的是可以再次靠着地主、保长们再次召集。反正中国人多,就算是死的多了些,只要自己等人不死那么是无所谓的。

    这便是他们真实的心理,从骨子里带出来的高贵冷艳。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之下。他们无法去理解屠千军和国防军的那些将领们的想法。在他们看来,这是极其之荒诞的。但这种荒诞,却又带着毋庸置疑的成功。

    国防军强大的战斗力,是他们所垂涎的、恐惧的。但他们绝对不会改变自己,改变自己麾下的部队来执行类似于国防军这种政策。

    因为,这是他们统治的根本。如果失去了这些。他们便失去了对部队的控制力。是以。从蒋中证到其余的国府大员们总是用一句话来安慰自己:如果我能有国防军的那些装备,我也打的不比他们差!

    便如后世的很多导演想着,要是我能有《魔戒》的技术支持、钞票支持我也能拍出不比《魔戒》差的电影。事实却证明,就算是给了《魔戒》的技术导演们多数也就拍出个《英雄》或《无极》。

    更多的,甚至把钱花完了、技术用透了也拍不出什么东西来。

    “总参谋长,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到底是支援,还是不支援?!”胡宗南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对着何应钦沉声道。

    “致电询问卢永衡,他们到底多久能够撤出来……”何应钦沉吟了一会儿。对着胡宗南便道:“告诉他们,我们在武昌城外构筑阵地等他们,让他们尽快撤出来。”

    何应钦终究是不敢直接将第六十军抛弃,只能是做出这样折中的方式。

    “告诉那头猛虎,我们可以顶住一段。但他们必须给予我们一定的支援,至于如何支援他看着办。总之。我们不可能直接和日军硬拼。”

    何应钦现在的想法就是,哪怕是跟日军开打总得要和屠千军混点好处回来。

    “如果实在不行,那么便请他在事后便支援我们一些武器。我们也是抗战的队伍,既然他能够支援第六十军,那么便能够支援我们。”

    胡宗南等人点了点头,毕竟何应钦跟着蒋中证的时日久了。这些门道还是清楚的,三两下便分析出了利弊。

    支援肯定是不可能不做的。但作为中央军也不能太吃亏。现在基本上大部分的工厂都损失掉了,中央军的武器补充极为困难。

    东三省可是众所周知的大户啊!既然我们都是抗日的队伍,那武器方面就支援点呗!

    “雨农,现在重庆需要你比较多。所以。你先和其他人赶回重庆。”何应钦沉思了一会儿,继续对着众人命令道:“修辞,这里的战事你来做总指挥。寿山,你暂时还不能撤退。姿态总归是要做一下的。”

    三言两语之下,何应钦便把事情吩咐完毕了。众人无一是不服气的,皆对着何应钦点了点头。在场的几乎都是黄埔系的人,何应钦在他们的心里还是有些地位权威的。

    “记住,我们手上的部队才是国府能够依仗的。委员长曾言:牺牲不到最后关头,莫要轻言牺牲。与诸位共勉!”

    说完,何应钦对着众人行了一个军礼。待得众人回礼之后,和戴笠一起走出了这座临时指挥部。

    待得何应钦走了之后,胡宗南等便在陈诚的指挥之下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同时致电城内的卢汉,告诉他自己在武昌城外构筑了阵地。

    只要他退出武昌城,那么自己的部队将会给予他掩护。言下之意,要是你们第六十军全死在了武昌城里可不能怪中央军不仗义。

    捏着中央军发来的电报,卢汉不由得冷笑。看了看桌子上从北京来的电报,卢汉心里一暖!无怪乎志舟公对那位猛虎司令心服口服。

    看看人家做的事儿,再看看国府做的事儿。前者字里行间虽是俊雅,却透着三里外都能嗅到的酸腐、自珍羽毛的气息。

    而那位猛虎总司令来的电报极为简单:

    永衡兄莫急,弟数日前已急令空军转场前往西安。我兄只需坚持些许时日,便可撤出。中央军部我以强令之,可接应第六十军。

    兄当以麾下将士们性命为要,保住有用之躯继续抗战。弟于平津,期待与兄并肩杀敌!

    国防军总司令屠孟贲,字。

    心窝子暖啊!卢汉知道,国防军的空军部队刚刚在平津的上空和日军的战机厮杀完。却没有想到,为了让自己的部队撤出国防军竟然会愿意派出自己的空军部队!

    这要是换在中央军,是不可想象的。卢汉叹了口气,气象以显了。国府,终究是气数尽了。

    “将电报转发全军!告诉他们,国防军已经派出空军支援我们来了。大家只需要撑到伤员撤离,我们便在飞机的掩护下撤离武昌城!”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