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隐忍的孙翔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职高手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被赶鸭子上架的李艺博终究还是要说几句的。但哪边优势更大这种话是绝对不敢说的,于是就两个选手的特点各自介绍了一下。一边的潘林郁闷,介绍这种事,他这个解说就足够担当了,嘉宾的作用那就是更深层次地谈看法啊!不过他也算理解到了李艺博此时的心情,没有再过度追问。两人聊着扯着,好算把休息时间撑过,擂台赛正式开始。

    兴欣,方锐,海无量。

    轮回,孙翔,一叶之秋。

    而地图,有方锐这个要玩猥琐的,自然不可能是像叶修总觉的那种大开大阖。擂台赛这张选图,沟沟壑壑可是很多的。这不,海无量刚一刷入地图,立即就猫到一个坑里不见。这张名曰五方边壕的地图,纵横交错的沟壑极多。想要隐秘行动的选手,在这张图上可是便利极多。

    钻入沟壑的海无量,娴熟地在地表下穿梭着,丝毫不需要抬起视角观望一下地面是到了什么位置。就这样不消片刻,海无量就已经到了地图中央,方锐又操作着朝旁边一道细沟拐了拐,再然后,悄然探起海无量的头时,却正被一道立在沟边的石碑所挡,再然后,小心翼翼地,才露出半个视角,朝外望去。

    方锐对地图的娴熟真是没得说,但是很遗憾的是,海无量探出半个脑袋,却什么发现也没有。地图中央的位置,一叶之秋居然没出现。

    方锐惊讶,甚至下意识地又检查了一遍对手。没错,是一叶之秋。而他的操作者,不是那个以前猥琐起来堪比自己的叶修,是孙翔来着。

    孙翔……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冲到正中来?孙翔,居然也战术走位了?

    这实在有点出乎方锐的意料。他的认知中,这个年轻人可不是屑于搞这些东西的。就像唐昊,就像赵禹哲,他们这一代的选手似乎都向往地是痛痛快快地正面对决。

    孙翔这赛季在轮回的表现,也基本还是这个风格。可是这一场却赫然改变。这是因为对手是猥琐的方锐吗?

    因为对手,做出改变,这本就是大家以为不会发生在孙翔身上的事,但是现在,却真的发生了。

    方锐挠了挠头,他突然发现自己接下来有点不知道如何办了。

    战术走位的孙翔,那会是怎样?这他真不了解。因为这小子可从来没这样打过啊!

    对手给予自己的这特殊关照,方锐真不知该高兴还是郁闷了。

    不过眼下就个埋伏的位置应该还是不错的。方锐仔细地打量起了四周,若是其他对手,方锐可以通过对地形的了解判断一下对手的举动,但是孙翔……这个在他意识中完全不会走战术流的家伙,方锐实在不知道如何判断。

    是耐心守候。还是现身引诱?

    方锐思考着,一边开始发垃圾话。

    “哎呦,怎么不见你人呐,到轮回可学坏了啊,以前你不会这么的!”方锐的口气好像和孙翔多熟多了解似的。事实上两人以前真没有过什么交集。

    频道里一片安静,孙翔没有答复。

    “其实比赛嘛。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啊,不要太在意你的对手呀!可能我的猥琐流给了你很大压力,但因此就采用自己不擅长的打法,未必就能收到满意的效果哦!”方锐却不理会对方的反应,继续在那喋喋不休地说着。

    这一边说着,他也没有让海无量保持静止,而是在沟壑里小心移动着,开始对这片区域进行侦查。

    一叶之秋在哪?

    观众当然很清楚,孙翔一开场后的举动,确实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他竟然像方锐一样,也让一叶之秋钻进了沟壑,隐蔽行动。

    “孙翔今天的表现有些出人意料啊!”转播里,潘林早就感慨上了。

    “是的,这不像是他一贯的作风。”李艺博说。

    “看来他对方锐的猥琐流还是有些顾忌的。”潘林说。

    “嗯……方锐的气功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叶修的散人是些相像的。创新的职业定位和打法,这对对手都会对其有些陌生,以往对付气功师的经验大多用不上,因为方锐的套路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李艺博说。

    “但孙翔因此改变自己的打法,会不会有些矫枉过正呢李指导?”潘林说。

    “啊……这个……我们先看看他们的表现在说,我相信孙翔应该也是有备而来的。对手应该对会他的举动有些错愕。”李艺博没有进行实质性的点评,而是进行了一个很简单的预测。

    结果方锐果然对孙翔的举动也有些意外,看着他在频道里不住刷着的垃圾话,李艺博舒心不已,可算是让自己说准了一次。虽然这个完全不会有人佩服他。

    “孙翔今天真的很沉得住气啊!”潘林说道。

    从他们的上帝视角中,他们清楚地看到孙翔的一叶之秋也已经到了地图中央部分,但是并没有像方锐那么活跃,找了一个位置,默默地蹲守着。

    “孙翔的这个选位……”李艺博有话想说,但开口又忍住,现在的他就像是一个屡战屡败的比赛选手,自信都有点被打没了。

    “是很短的一截沟壑中央,两端的转角,都在战斗法师的攻击距离内。”潘林地介绍了一下这个位置的特点。

    “是的……”李艺博心里痒啊,好想说啊!但是,要冷静,另一个声音告诉他。

    孙翔在静候,方锐在不住地寻找目标。海无量在沟壑底下穿梭着,时不时也会冒头观察一下地面。频道里的垃圾话也在继续刷着,但是始终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终于,海无量一步一步,接近一叶之秋藏身的那道短沟了。蹑手蹑脚近乎爬行的海无量,没有发出半点声息,所有人的心却都悬到了嗓子眼,这个转弯一冒头,那边一叶之秋的却邪可就立即可以扎过来了。

    结果就在差两步冒头的时候,海无量的移动忽然停止,紧紧地贴靠在一旁的沟壁,似乎在侧耳聆听着什么。

    两个角色就这样只隔着一个转角,真算直线距离的话,恐怕也就三四个身位格,谁也不动,谁也不出声,就见公共频道里,方锐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扯着。

    方锐也不是话痨,开始重点说了几句后,到这会已经没什么话可说了。复制粘贴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事都搞出来了。就在一个转角之隔的地方,比赛场面停顿了。

    紧张、诡异。

    观众们也不知道这两位是不是已经察觉了对手就在身旁,这箭在弦上的气氛,让他们都有些透不过气了。

    先动的,最终还是方锐。他小心翼翼地探出丁点视角,在观察了一圈这一带的环境后,最终,让海无量向后稍退,双手一搓,一道气刃划出一道弧线,绕飞过去,跟着再次做出细心聆听的举动。

    他听到了,同时……也看到了。

    气刃转角飞过的一瞬,一叶之秋就已经从转角那边跨出。一直隐忍到现在的孙翔,在好容易候到对手近身后,没有迟疑,没有伪装,他直接让一叶之秋冲了出来,到最后,他选择的还是正面对决。

    然而此时的境地更重要的是,方锐也只能迎接这正面对决。双方的距离,孙翔果断迅速的反应,让他来不及再做出什么猥琐的战术走位。左右都是沟壁,一叶之秋却邪瞬间已刺到了他的身前。

    李艺博非常懊悔。

    在看到孙翔的这个选位后,他其实隐隐猜到了孙翔的打算。就是一直忍到对方找到这里。这个位置选得非常好,外部环境,让人不敢在这里轻易跳出,沟壑内,当他发起攻击时,距离海无量可以足够近,就此展开正面对决将不给方锐脱身猥琐的机会。

    但是,信心不足的他,愣是没敢说出这个猜测。可是现在看来,孙翔正是这样打算。在察觉到海无量就在身旁后,立即开始了他平素最擅长的攻势。

    用来隐蔽行动的沟壑,此时却成了方锐的牢笼。猥琐流,不只是战术,技术也可能猥琐,但是不管怎样,都需要一定的空间让角色走位变化。可是现在,左右碰壁,前方一叶之秋狂攻不止,想跳出沟也没有机会,只能步步后退。如此限制的条件下,即便是方锐这个猥琐流大师,也实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孙翔所等的,所想的,似乎就是这一刻。

    再之后他的打法,就是他所擅长的强攻了。但是,事先的沉稳,帮他赢得了这样的场面,这样的环境。此时孙翔的强攻,显得更加有效率,让对手更加束手无策。

    孙翔的优势,不只是技术性的,更是战术性的。天时、地利,此时全站到了他这边,人为的发挥也是相当稳健。

    海无量最终倒下了,谁也没有想到,方锐的猥琐流,在这么一个挺合适发挥的选图里,居然几乎没有展示。从碰到对手开始,就被死死压住。战术打不出,技术也施展不开,就这样最终被击杀在了沟壑中。

    是的,到死,方锐也没能让海无量跳出他一开始潜伏进去的沟壑。

    擂台赛,孙翔,以72%的大优势,拿下了首局胜利。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