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五章 顶不住BOSS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职高手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十妈妈,你嘱咐好了没?好了我进去了。大事儿妈。走吧你,拜拜。”老十哭笑不得的走了,而我迷迷糊糊的进了书阁。

    坐直醒了,揉揉眼看到三哥好奇的看着我,人丢大了。三哥哈哈哈的笑开了,边上那些当官的不方便明笑的也都在偷笑。唉,我怎么总丢这人啊?

    我看到三哥的眉头皱了起来说:“老十真这样子说?”“嗯,我记不太清了,应该差不到哪儿去吧,怎么了?”我一直听不懂,老十又不告诉我,就刚好问三哥算了。

    唉,老天真是不公啊。想人家穿遇时空都过着大小姐的生活,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而我还得去上班。

    他看我是打算休息了,也坐的离我近些陪我聊天说:“其实不是帮不帮的问题,只是太子现在持宠而骄,离间兄弟关系。而且背着皇阿玛在私底下还有些拿不上台面的计划。我们兄弟看到眼里不说而已。大阿哥是个带兵的人,对朝政差些。我是个喜欢舞文弄墨之人,虽然当年带镶红旗和皇阿玛征葛尔丹,可是对于政治和军事的热情高不过书籍。而你四哥这个人心思缜密,我敢说他是我们兄弟中最知道该做什么的人。而他的文才和武略也不逊于太子,所以我们才想让老四做了皇上。让皇阿玛换个太子。”

    哦?他还能上战场?看不出来啊。“皇上亲征葛尔丹?你们也都去了?”

    太子为什么还要给老十排头?不过想想也是,这些兄弟里属老十最藏不住事儿,要整人,我也一定选他。想到这儿我一下子笑了出来。

    我白他一眼说:“没见过帅哥的看呗,我困还不让打呵欠啊。”

    三哥笑着说:“是啊,一会儿敬事房会把饭送来。晚上三哥带你去吃我家吃饭好不好啊?让你嫂子亲手给你做点儿好吃的,你还没正式见过你嫂子呢吧?”是啊,不让我出宫,中秋本来有机会见的,可是还因为迟到早退没有和这些嫂子们见到面,不过我现在是个小子身份,见不见的吧。

    三哥笑着坐在边上对我说:“我回来就听老四说你在学堂上睡着了,看来你这睡功还真是了得啊。哈哈哈哈。”你是个斯文人是吧?你不用这么笑我的对吧?我尴尬的说:“嘿嘿,呵呵,三哥您忙完了啊?”

    早上老十费了老大的劲叫醒我,一晚上听他跟我叨叨原来的事儿,我怎么睡的着啊。同时睡的,他怎么就不困啊。又是一个呵欠。

    我坐到那儿,脚将将够的着地,有个小太监给我上了茶,我左右看着这藏很多,可是因为三哥的话和老十刚才的嘱咐我没看乱动。

    “对了,三哥啊,你信前世这一说吗?”“嗯?不太信,毕竟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前世啊。”“那你相信那些预知未来的先知吗?”我试探着问他。“其实不太信,只是人们碰到事情就会想。啊,原来我好像请算命的算到过啊。这些所谓先知的话不可全信的。”

    看到三哥在和别人讨论什么,看到我这没魂的样子,我立马装出一副很精神的样子。三哥忍着笑就让我在边上坐会儿,等他下。

    三哥问我怎么笑开了,我跟他一讲他也笑开了。三哥是个极斯文的人,而老十和他一比就是一个大老粗,不过也就是因为老十这个个性,我才觉得在他身边很安全吧。毕竟他不会说出来跟书打交道比跟人打交道省心的话中话吧。

    “嗯,我看你正经睡了会儿了吧。你可是真能睡,这样子歪着身子都能睡这么久。”我才想站起来给他见礼,可是腿都麻了,根本站不住。三哥眼快扶住了我说:“腿麻了吧?过来这边坐。”三哥把手放在我腰上架着我。

    ※lt;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

    他反正是一脸的无奈。我这么欺负你,你不会天天说什么要追我了吧,HOHO。

    伸个懒腰,拍拍脸给自己打气说:“开始好好工作吧,没咱不行的。”可是还是好困。

    但是如果他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听我说的话,那我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我只好自己叉开话题了:“三哥,我饿了,咱们中午在这边吃吗?”唉,难怪人家说我的优点里有能吃,这时候也会想到吃。

    他把我送到藏书阁门口说:“我告诉你哦,三哥最近在为《古今图书集成籍,你可别给他添乱。”我看着他又打了个呵欠。他头重重的低下,我心里偷笑中。

    “三哥,那天老十回宫的时候嘴里叨叨了几句满文我听不懂,你给我讲下呗?”我就把老十的话能大概记得发音的两句说给三哥听。

    而三哥应该是看出来我的表情拍拍我头说:“放心吧,离咱们最近的全是汉人,他们听不懂的。”我稍放心了些。

    核对了七八页纸后眼睛已经花了,而三哥还在忙着什么。我就支着下巴看着他,他注意到我看他抬起头来,笑迷迷的看着我说:“承羽,想什么呢?都想出神了。”

    想想他的话也有理,而我本来想和他说说我知道的历史的心思,又回到了肚子里。本来以为他会是我除了老十外可以谈心的人呢,毕竟他的学识真的很高,我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

    “三哥,我觉得我这个阿哥可没用呢,你看你们全都有军功,从八哥往后也都有自己可以做的事情,可是我呢,什么也不会。”真的觉得很没有自信在这宫里待着,也想趁这个机会出宫去生活。

    好久哦,他们怎么还没完啊?我用手支在小几上托着下巴,眼皮已经很沉了。耳边上还是他们叨叨没完,和翻书的沙沙音,我先睡会儿吧,只一下下就好,慢慢的我就睡着了。可是感觉耳边上还是老十昨天晚上跟我说的藏书阁什么的事情。

    看着三哥又开始工作,安静的他仿佛刚才的人只是一个附在他身上的人一样。三哥平时也很少会讲这么多的话,淡淡的斯文的笑容是他的标志。而今天看到的却是一个侃侃而谈,风趣幽默的他。

    每个人都有很多的面具,聪明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戴哪一张,而我呢?我有带面具吗?我有他们说的那么有话直说吗?不知为什么,我感觉我需要一张面具,一张可以藏起我所有表情的面具。

    我点了点头说:“还没呢,我到现在没有出过宫呢。你几岁娶的嫂子呢?”“十五,呵呵。咱们家十五就要完婚了,大都娶的是皇阿玛指婚的女子,老十这小子也是命好。你要不要做他的嫡福晋啊?”我吓一跳说:“三哥,小声点儿。让别人听到。”他怎么跟八哥似的,也提这事儿?

    “三哥啊,我想问你,你为什么也要帮四哥呢?”这是我一直想问他的。既然他们在我那边谈的这个事情,我想我问应该没事儿。

    三哥拍拍我头笑着说:“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啊,想这么多干吗?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啊,目前我们知道的你的优点就是。”他停住了,而我催他快说,他笑着说:“你的优点就是又能吃又能睡。”说完哈哈大笑起来。唉,还不如不说呢。我也只能苦笑了。

    我抬头看着他的侧脸,想起了在学堂第一天看到四哥时的侧脸。他比四哥脸上的线条柔和了很多,给人的感觉很好亲近。

    他把我扶到一个长台桌子前面,面前一大堆的书。而三哥交给我的任务是核对,把这些宫员们抄好的和原稿对比。还好不难,不过是个细心活。第一份工作一定要做好,我摞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想到这好像不用费多大力气吧,又把袖子放下来。一转头刚好看到三哥看着我笑。我也冲他笑笑开始各忙各的了。

    三哥笑着回忆起来:“是啊,上阵不离父子兵嘛。那是康熙三十五的事了,大前年吧。那年二月皇阿玛发兵10万,分三路大举出击。当时噶尔丹叛军拥兵3万。大阿哥做为副将帮着指挥军事,我带镶红旗,胤禛奉命掌管正红旗大营,胤祺奉命领正黄旗大营,胤佑领镶黄旗大营。老五在那次脸上还留了疤,不然他在兄弟中是数得着的英俊啊。而我们也因为那次征战,去年的时候都受了封。大哥是直郡王,我是诚郡王,老四到老八都封了贝勒。呵呵。”

    我还在跟周公诉苦,说我一晚上没睡好的时候听到有人说:“承羽醒醒。”还拍了拍我头。这个老十也太没谱了吧,我已经在书阁了还烦我,“老十,你烦不烦啊?”我一挥手打开拍我头的手。

    三哥小声在我耳边说:“太子公报私仇,想是太子给了老十苦头吃吧。”这里人多嘴杂保不准会有太子的人在里面,我这才担心我刚才的话别人会听到,我很紧张。

    听着三阿哥给我讲这些事情,感觉太神奇了,这些历史让经历过的人来讲好像自己也能亲自经历一样。他讲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而我安静了不少。他讲完看我这样子安静就笑开了。毕竟我是个很吵的人。

    藏书阁里官员不少,见了我全都给我打万福,我半梦半醒的前走,还时不时的冲他们笑着回着礼,看来对我这个新人还是很礼遇的。

    “别说我现在是阿哥的身份,就算不是,我是汉人,皇上也不会同意的。那这么说来到结婚年龄没有结婚的就老十了啊。”三哥笑着点了点头。老十好可怜,因为我的突然出现不能结婚。跟我睡一个床还不能碰我,命苦的娃儿啊。

    老十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摇摇头皱着眉小声说:“你不能斯文点儿啊,这边上的奴才都看你。”

    “三哥你天天跟这些书打交道累不?”“哈哈,累啊,不过跟书打交道比跟人打交道省心多了啊。”这话说的真技巧,读书人。!~!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