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拼命的价值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职高手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索克萨尔混乱?

    已发生的事情,竟然méiyǒu一个人注意到。

    bìjìng即使是观众的上帝视角,在拉近镜头时也无法清晰地显露每一个细节。虽然魏琛整体操作的节奏大家大体上都是zhīdào的,但是,迎风布阵那一段shíjiān猥琐的蹲伏,是为了施咒召出魔镜,这yīdiǎn真的méiyǒu任何人察觉。

    魔镜由施术者控制,可以悬浮于空中。

    一些单体攻击的技能,魔镜若是拦得准,在反弹之余,也会让施术者免受伤害。但是如混乱之雨这样的范围攻击,魔镜是没办法完全护卫的。但是却也会发挥它主要的反弹效果。于是最终,索克萨尔和迎风布阵一同进入了混乱状态。

    心思如发的喻文州,居然又一次被魏琛给阴到,人们惊叹之余,却也在审视这一次得手的价值。

    混乱之雨下,迎风布阵和索克萨尔暂时都废了。

    但卢瀚文的流云呢?

    他不会受到同队角色的技能影响,而此时让他无法移动的陷阱扣,不过是盗贼的一个低阶陷阱,他肯定会第一个从这控制技能中脱身。

    再然后,还在混乱状态下的迎风布阵,不就是完全挨揍的节奏?这种shíhòu,想必卢瀚文也会暂且将支援黄少天那边的指示放一放,先趁机狂砍一通迎风布阵。

    魏琛的应对确实出人意料,但是出人意料,也未必就是一个完美的结果。

    “他也méiyǒushíme更好的选择了。”李艺博叹息道,“他只能拼尽全力,把zìjǐ能想到的办法,统统施展出来缠住蓝雨的两位。”

    潘林沉默着,面对一个努力到如此境地的老将,谁还忍心去点评议论他的决断如何如何呢?

    rúguǒ他有更快的反应更快的手速,或许会有别的,更好的方法。

    潘林和李艺博都挺qīngchǔ这yīdiǎn,但是两人不约而同地都méiyǒu如此议论。

    这个rúguǒ,太残忍了。尤其是对一个老将而言。这些东西本是他曾经拥有过的。后来他渐渐失去了,可悲的是,永远也无法再找回。

    这种岁月流逝带来的伤痕,不应该被算作是一种失败。

    魏琛yǐjīng在他的能力范围内做到了最好,绝对的。

    作为一个喻文州本人专精的术士职业,却在比赛里两次设计到喻文州,这种事还从来méiyǒu一位术士选手做到过。从喻文州出道至今。从来méiyǒu。而现在,这种大家kěnéng有些看不上眼的迟暮老将,他做到了!

    就凭这yīdiǎn,他就有资格站在这个场上。

    就凭这yīdiǎn,大家就该qīngchǔ兴欣为shíme会派他出场。

    烟玉很快消散。

    被陷阱扣锁住的流云,混乱中无法做出准确指令。一有操作角色看起来就像是在胡闹的迎风布阵和索克萨尔。三个角色还在保持着技能留给他们的效果,像是一出舞台戏。

    但是这出戏终有谢幕的shíhòu。

    就像人们所预料的yīyàng,卢瀚文的流云是第一个从状态出解除的,而他立即朝着迎风布阵冲了过去。

    重剑焰影,挥起,斩落,划出一道灼热的痕迹。

    迎风布阵还在乱动着,相比起发现zìjǐ了处于混乱状态后就安静站着的索克萨尔。他就像一只猴子yīyàng可笑。

    但是。没人笑得出来。

    这种状态下,他还想做出点shíme吗?

    看到这一幕。许多观众都有些哽咽了。因为他们zhīdào,魏琛shíme也做不了,迎风布阵只会被流云的重剑砍落,而后再在一旁喻文州索克萨尔的辅助下,rúguǒméiyǒu支援,也许这一波,就会将他直接带走了。

    好róngyì才返回到场上的老将,就将这样完成他的谢幕了吗?

    重剑焰影落下,不少人都yǐjīng不想再看下去了。谁想就在这时,半空中tūrán裂开了一道口子,混沌的虚无当中,一只黑爪飞速伸出,只一探,竟然就将施展着崩山击的流云给擒到了半空中。

    这是……

    术士技能:黑暗之爪!

    所有人都惊呆了。

    混乱状态下,居然依然施展出来了技能?

    而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又是喻文州。他忽然间míngbái了,迎风布阵为shíme在中了混乱之箭后依然在那不安分地乱动。因为魏琛一直在尝试,他大概是在使用固定的操作,来赌一赌能不能撞出这个技能。

    黑暗之爪……

    喻文州仔细一想这个技能的操作格式,确实,在混乱状态下,这技能也是有比较高的机率能被撞出来的。

    但是,也只是比较高而已,这种机率,喻文州一shíjiān也算不出来有多少,他只zhīdào,这依然是一个很渺茫的机率。

    但是魏琛méiyǒu放弃,从那时起,他一直在撞,发现被混乱干扰了就重头再来。这点shíjiān里,他到底重复jìnháng了多少次,méiyǒu人zhīdào。大家只zhīdào,他撞出来了。就在这么一个最关键的shíhòu,迎风布阵吟唱出手,招出了黑暗之爪。

    黑暗之爪,强制抓取技能,即使是崩山击这样的强制技能,也敌不过它的判定,流云就这样被黑暗之抓在半空中给捞走了。

    当现场观众,有人反应过来原来魏琛是以这样的决心,硬是在混乱状态下撞出了一个技能,瞬shíjiān就有眼泪飞出去了。

    兴欣粉丝都zhīdào魏琛那个过去。但是说实话,没谁觉得这家伙身上有一个豪门战队队长的气质。在他们看来,这家伙更像是网游里随便一个小团队的老大。

    本身混得那两年就是最草莽气的职业圈,再之后也一直méiyǒu抛下过网游,魏琛身上,说实话并méiyǒu多少如今这种职业选手的气质,更别说是那等让人一看就觉得很遥远的豪门气派了。

    作为一个出场根本没多少的老选手,兴欣粉们却都很喜欢他,就是因为他很接地气,就像是网游里随便哪个副本队解散了,拿了几件装备后,然后愉快地跑到职业赛场上来混事了。

    大家也都觉得,兴欣招揽了魏琛,也就是为了家里一老,想让他给其他新人传授传授jīngyàn,没人觉得他会在真正的比赛中做出shíme贡献。偶有几次露脸,大家也都觉得这就是兴欣发给他的福利,上场耍一耍,然后大家嘻嘻哈哈一看也就得了。

    可是现在,大家都míngbái了。

    魏琛再老,再méiyǒu职业选手气质,他也有一颗职业选手的心。

    争胜的心,冠军的心。

    他在用他的方式,狠狠地向每个人传达着这yīdiǎn。

    喻文州,卢瀚文。

    真以为两个全明星级别的选手就可以随便拿捏他了吗?

    并méiyǒu!

    打到现在,迎风布阵确实很狼狈,他所损失的生命也确实更多,他每每让人觉得mǎshàng就要不行了,到此为止了。

    但是一次又一次,局面被他拖住了,场面被他延缓了。

    这老家伙,到底要到shímeshíhòu才罢休啊?

    就连蓝雨战队的选手,蓝雨战队的粉丝,都禁不住动容了。

    这就是他们的老队长吗?

    这是在一些传闻中,tèbié猥琐,tèbié没下限的那位前辈?

    虽然现在是敌手,但在蓝雨选手,蓝雨粉丝的心中,却都偷偷地升起了一股自豪。

    魏琛现在代表的是兴欣不假,但是他身上更深的痕迹,还是他们蓝雨的初代队长,为蓝雨奠基下根基的那个人啊!

    掌声。

    全场的掌声。

    来自全场的每一个角落,来自所有人心中的每一个角落,发自肺腑的掌声。

    流云被黑暗之爪摔到了一边,迎风布阵和索克萨尔一同从混乱状态出解除,魏琛继续他顽强的,百般挣扎一般的拖延。

    不妙,大大的不妙。

    喻文州不是一个听凭直觉的人,他完全是根据对方的行动和举止来做推断。

    魏琛拼了命地纠缠住他们两个,但是这边肯定不kěnéng是决胜负的dìfāng,最终决心形势的,还得是那端三对三的战斗!

    三对三,蓝雨发起如此自信的冲锋,最强大的自信,就是源自于兴欣méiyǒu治疗,所以他们可以尽kěnéng地奔放,以血换血,最快速地击倒对方。可是他和卢瀚文一直被拖住,他们两人一直没办法投入到那端的战斗。nàme最终这种攻击,恐怕会显得有些效率不足。

    而那端兴欣又是有三位攻击手,拼输出,他们是在蓝雨之上的。三对二,血换血,蓝雨伤亡势必会更大,即使他们有治疗补充,但是因为只是两个攻击力,攻击的爆发力始终有些欠火候,nàme战斗只会持续更久。

    持续越久,他们耗血越多,有治疗补充,nàme,等于就是以血换法力,换治疗的法力。

    rúguǒ这shíhòu兴欣的治疗再顺利加入,双方jìnháng持久的对抗战的话……

    不利,对蓝雨非常的不利。

    治疗法力不足,那就需要速战速决,但蓝雨并不是一个擅长速攻的队伍。他们擅长的是防守反击,后发制人。而在防守端治疗的重要性显而易见。兴欣的目的,真正针对的是蓝雨的治疗。以血换法力,将蓝雨的治疗耗成一个半废人,逼得蓝雨最终无法打出他们的节奏。

    针对治疗。

    荣耀圈里上到职业圈,下到玩家竞技场,团战中使用最多的战略思路。

    yīdiǎn不惊奇,但是,永远有效。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