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被破坏的地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职高手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擂台赛,决胜局。

    韩文清上一局虽然最后干净利落的解决了乔一帆,但在那样的情势下,他的大漠孤烟一点伤都不受也绝无可能。此时大漠孤烟的生命还有百分之八十一。

    魏琛的迎风布阵倒是精神饱满,但是,有多少人会因为这点优势就看好这位最老的老将呢?别说霸图粉和中立粉了,此时就是兴欣粉,心中也怀着忐忑,甚至有一些,对兴欣的部署表示不解。这样从整体上看兴欣的擂台出场,四号位是不太擅单挑的阵鬼,五号位是老将魏琛,合着兴欣就没有要安排一个猛将在最后收关的意思?

    还是说,第三顺位的方锐就被他们当大将使了?他们试图以三敌五结束战斗?

    不管哪种可能性,看起来都不科学的。

    潘林和李艺博也谈了谈这个问题,比赛这时正式开始。

    老将魏琛会怎么应对这决胜局呢?此时大家的好奇倒都多在魏琛身上。然后,就见魏琛出手了。

    角色未动,垃圾话先行。

    “我说小韩,有点不像话啊,怎么把地图拆成这个样子了?”魏琛在频道里说着。

    小韩……

    人们感受到一阵汹涌的寒意。

    论奖励,都是初代选手,谁也没比谁前辈,但论年纪,魏琛倒也确实叫得起这一声。但问题是,韩文清,小韩……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对啊!这种含带亲切关怀的称呼方式,放在霸图这位十年队长身上,真是撕碎般的违和。

    韩文清会如何回应呢?

    大家的注意力立即全跑到选手的聊天上去了。

    韩文清没做回复。看来对于这种没营养的垃圾话,他根本不想理会。大漠孤烟已经冲出,笔直。

    魏琛的迎风布阵随即也上路上,只是移动。看起来却都是那么的疲惫,和大漠孤烟那种行进中的高昂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这还怎么打啊?”无数人从双方表现的精气神上,就觉得胜负已定了。

    很快,古堡前后。

    内里被拆成了废墟。但外观依旧,正门后门的,也还是很完整。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后门直入,眼前一片废墟断壁,大漠孤烟如履平川般踩过。

    因为摧毁,室内的视野开阔了许多,但是韩文清却还没有发现迎风布阵的身影。

    “没有再走中路吗?”韩文清当然也是要思考对手的判断和举动的。古堡要被利用的主场优势自然就是屋内结构,现在既已被拆,优势不在。魏琛抛弃这片战场做出其他选手却也不是太让人意外的事了。

    大漠孤烟就这样从后门进入后。斜穿过了古堡一层。来到了正面大门,视角向着四下扫去,气度从容。

    但是霸图粉的心情却随着这份从容提到了嗓子眼。

    迎风布阵并没有去别处啊!

    他依然是来了古堡。只是,他绕向后门了。此时正十分萎缩地在古堡背面的某个落地窗处向里边张望着。

    一层的视野是开阔了许多,但也没像草原一样一望无际。东倒西歪的各种断墙残骸,还是阻碍了不少视线。

    迎风布阵此时所处的位置,并没有办法看到此时立在正门外的大漠孤烟。

    于是他换了个位置,继续猥琐地偷窥着。让场外的霸图观众,场下的霸图粉恨不得冲上去告诉韩文清那家伙更在你的后方鬼鬼祟祟呢!

    这次换位之后,魏琛终于看到了韩文清的大漠孤烟,站在门外,扫视了一下四周,看那意思,是要离开?

    梆梆梆!

    魏琛连忙操作着迎风布阵挥舞着手杖,使劲敲打了几下窗台。就算是术士,也有挥舞着武器普通攻击的动作的嘛!

    死亡之手具体也说不清是什么材料制成,此时和石砌的窗台相撞,声音嘶哑难听。

    魏琛还唯恐韩文清听不到似的,又用力敲打了一下。

    “这呢这呢!”他还在频道里嚷嚷着。

    大漠孤烟转身,视角朝向了这端。

    魏琛很满意:“看到了吧?”

    韩文清不答,但大漠孤烟已经迈着坚定地步伐冲了过来。

    迎风布阵立即一缩脖子,左?右?观众知道,但韩文清不知道。迎风布阵缩着脖子走出数个身位格,又是一处可观察的窗口,而后偷眼朝内再一张望。

    韩文清的动作真是快,大漠孤烟已经就要冲到那窗前了,看起来是准备直接破窗冲出。

    “真是个破坏份子啊!”魏琛嘟囔着,迎风布阵的死亡之手被拎起,咒术之力闪动着,现在就已经开始了吟唱。

    他准备偷袭,但是这一点,人人都意料得到,韩文清如此老练的选手,又怎会毫无意识?

    砰,窗破,迎风布阵这边下意识地死亡之手就是一提,但是……窗破,却没有人跳出。

    大漠孤烟击碎了窗体,跟着就横向移动,数步后,又一面窗。

    砰,再破,还是不见人。

    “抖这小机灵,真没意思,不和你玩了。”魏琛频道里说着,迎风布阵转身就走,是真的走。

    砰!砰!

    韩文清今天真成了拆屋工,大漠孤烟又碎了两面窗,第四次时,角色直接冲出。

    左!右!

    视角飞快向两端一转。

    没人……

    魏琛刚才撂下那话后,是真的让迎风布阵就离开了。闹腾了一通,偷袭最后竟然说放弃就放弃了。

    于是平白又破了两扇窗,最后以无比凶悍地气势杀出的大漠孤烟,看着多少有几分滑稽。

    滑稽,这字眼何曾出现在过韩文清的身上?

    “活腻了吗!!”霸图铁粉们咆哮着,对于戏耍了他们队长的魏琛甚是不爽。

    魏琛呢?此时正操作着迎风布阵,在古堡的侧面吭哧吭哧往上爬呢,一边爬一边时不时地就要朝下望望,在看大漠孤烟是不是杀过来了,那模样真是相当的慌张。

    大漠孤烟果然很快就来了!

    破窗冲出,左右都没有人,韩文清哪会犹豫那么多?选了个方向就追了过来。

    霸图粉们起初还担心他们的队长会忘了朝上方看,事实证明韩文清真没有他们想得那么马虎,转过弯的第一个操作,就是将视角从下往上整个一扫。

    慌里慌张的迎风布阵立即被他看到了,总回头往下看的魏琛当然也立即看到了大漠孤烟。

    迎风布阵的动作连忙加快了几分,但却更显慌张。

    韩文清看着对手就在面前,却也没办法直接攻击。攻击距离的,没有比拳法家更短的。剑客狂剑这些近身系,甚至还可以利用剑的长度来延展攻击范围,但是拳法家,双臂双腿就是他们攻击距离的极限了。

    追!

    韩文清当然是不含糊的,飞快在古堡侧面一扫,也很快找到了攀爬落点。大漠孤烟飞奔上去,踩踏,跳,借力,起落……

    并不是韩文清刻意练过的攀爬地形,但是十年荣耀的经验,他的适应力又哪里可以用常理去揣度?他这飞身向上的速度,比起慌张的迎风布阵看起来还要快不少。

    “嘿嘿。”魏琛忽然笑着,迎风布阵居然不向上跳了,死亡之手向下点出,竟然是开始了吟唱。

    大漠孤烟速度虽快,但距离到底还是有一些,想冲上来打断这吟唱,似乎是不可能了。

    但是看到迎风布阵吟唱,大漠孤烟在跳跃借力那一瞬,借停顿之机却是一挥手。

    气波弹!

    低阶的气功师技能被推了出来。

    拳法家没有任何远距离攻击手段,这无疑是一大软肋,所以他们几乎都会学习气波弹这个中距离技能。虽然伤害没多大,但是对于一些吟唱性的攻击,至少可以进行打断。就比如现在,气波弹直朝着迎风布阵飞去,他若闪避,这吟唱势必是进行不下去的。

    但是迎风布阵不动。

    “嘿嘿。”魏琛甚至还又笑了一声。

    啪。

    念气在他身上开花了,但是死亡之手凝聚的那一团咒术,却也同时释放开了。

    真的是同时?

    当然不可能。

    这吟唱既然能完成,说明气波弹到底还是弱了稍许,只是细微到不易察觉,但这个判定,系统还是清晰地做出来了。

    吟唱完成!

    但魏琛也没有时间再做闪避的操作。好在只是一个气波弹,伤害不高,冲击力也没啥,迎风布阵几乎连身子都没有晃一下。

    但是他要的技能到底是放出去了。

    混乱之雨!

    这技能在这种情况下放出,实在是太恶心了。正在跳跃攀爬的大漠孤烟,根本没有可以闪避的位置空间。

    好在不能闪,却可以躲。

    韩文清看准了一处有遮蔽的位置,暂时放弃了追杀,操作着大漠孤烟朝那边一跃!

    混乱之雨乱下,大漠孤烟却很好地避在了那片遮盖之下。

    “漂亮!”魏琛居然称赞着对手,迎风布阵,此时不上,居然也向下一跳。

    这一跳之后,大漠孤烟半个身子暴露在他视角内了。

    施咒的光芒,再度在死亡之手上蔼蔼浮起。

    鬼影缠身!

    先是这么一个技能。

    大漠孤烟无处可避,此时再跳出,只会被混乱之雨淋中,那样的话情况恐怕会更糟糕。

    猛虎……竟然真的被困住了,就在这上不着天,下不挨地的半中央,咒术飞来,命中!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