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尽头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全职高手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断河,水流湍急,角色停留当中不做任何操作的话,肯定要随浪被冲走周光义的季冷被君莫笑直接一剑抵着脖子按入水中,此时想得是如何摆脱叶修和方锐的纠缠,怎么和水流作对这种事那都得之后再说

    这一下到水底,君莫笑和海无量的攻击就没停过,而且两人上来就抢占了有利位置

    什么是有利位置?在这种流动的水域里,顺流的方向就是有利位置顺流而下的攻击,非旦少受水阻力,在水势的推波助澜下,反倒会快断河这么急的水流,给予的加状态可真是不得了周光义一开始还想着这两位是要把他逼到尽头然后直接冲出地图,但没几下后就知道自己多心了就这样持续下去,不到尽头,自己就已经尸体了

    知道形势艰难,周光义这才果断求援不大会后,就听到噗通的落水声,周光义心里一阵激动,心想应该是支援到了而且这支援的声音来自上游,也就是说,这一位又抢占了相对君莫笑和海无量来说的有利位置,可以利用水流BUFF来加

    张伟不愧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将,他冲到河边后,没有贸然入水,沿河追走,仔细观察确认到了准确位置后,这才选择了从最有利的位置入水

    一下来,张伟的魔道学者森罗就发起了攻击一个扫把旋风,挥舞着扫把顺流旋下,转眼杀到了二人面前旋转的拍打叶修方锐想躲势必要让角色让开,可这一让,就等于把季冷从被压制的境地给解放了

    但叶修、方锐是那么好打发的吗?

    叶修的君莫笑朝旁一闪,让位给了森罗,但跟着就拂袖一抖,暗夜斗篷挥出,就朝着森罗和季冷两个角色缚去

    张伟自己就是个魔道学者这要被自家技能一招拿下未免太难看了眼看斗篷拂来,森罗挥舞着扫把一敲

    魔道学者在空中可以挥舞扫把完成高达六次的随意跳跃现在在水中,扫把掌握的功能同样可以助其进行移动这一敲森罗忽然就朝水底深处一沉,暗夜斗篷顿时甩了个空周光义的季冷,此时比起森罗本就有空间借水流的冲势,顺势急下,也将这一斗篷给避过

    沉得深的森罗此时已经又一次挥舞起了扫把,竟是自下朝上地朝着君莫笑打来君莫笑呢,千机伞挥下,抖成战矛,一个攻击招架挡开了这一下,一旁的海无量,双手间水纹颤动,突得朝下一挥水气流在水中旋转击下,轨迹倒是清晰无比,森罗连忙又是一挥扫把,折了下身形避过

    兴欣两个就这么居高临下对付起了森罗,而季冷在这一刻好像被遗忘了一般

    周光义郁闷无比

    他刚才躲避时的顺流急下其实心中也有点小谋算他想得是自己这样一急下,兴欣两个势必要追,张伟的森罗在低位只要稍等,立时就能再抢到有利的上流位置

    哪想他一游开,那二人根本看都不看他,却是追着森罗打了起来

    季冷是脱身了但问题是周光义能看着张伟被打而不上去援手吗?自己那点小算盘,太实诚,在这两位面前根本就不够看啊

    周光义的季冷乖乖地又杀回来了但是叶修、方锐就在这短暂以二敌一的时机,已经又一次抢到了有利的上流位置季冷回来了,跟张伟的森罗一起处在了下游

    位置上是下游,形势上也是下游……

    河岸上,并不放心张伟、周光义二人的邹远等人无心和兴欣过分纠缠,召唤师风刻的召唤大军此时承担着阻碍敌人的作用但是在枪炮师的远距离重火力面前,一般的召唤兽到近身时也基本被轰杀得差不多了死亡骑士倒是坚挺,但是这个在行动度上有重大缺陷的召唤兽,在无配合的情况下进行阻挡,只会被人轻易绕过,根本没什么用

    眼看着自己的召唤兽一次一次被唤出,被轰杀,朱效平心疼得要命召唤兽死了是不伤风刻的血,但是每一次召唤都需要消耗法力所以每一场战斗中的每一次召唤,都需要慎重计算,每一个召唤出来的生物都要做出有价值的贡献,就好像其他职业每一个消耗了法力的技能出去,或造成伤害,或扰乱节奏,或牵制住目标,总得尽可能地有价值

    而现在,风刻的召唤兽固然起到了掩护他们的作用,但这消耗的未免有些太快了以朱效平的比赛经验来看,这一场他的消耗节奏有些过快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法力过早的干涸,风刻将彻底沦为一个场上的废人

    “你们先去,我来掩护”于是朱效平在频道里毅然说道

    他决定了,要铺开阵势和兴欣这三位好好周旋一番他是召唤师,可以召唤出很多亲爱的助手,他应该具备这样的能力只是这样一位地避让,让召唤兽充当炮灰,看起来并不明智朱效平甚至感觉对方可能是在有意地进行这种消耗,从沐雨橙风的攻击节奏中,他读出了这种意味

    “好”邹远和莫辰楚没有太迟疑召唤师这个职业,确实在场上应该有着一拖二甚至一拖三的能力,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正面对手,朱效平可以细心地操作控制好自己的召唤兽,不会那么轻易被对方消灭他召出了死亡骑士,掩盾挺上,风刻自己紧紧地随到了死亡骑士的身后这一次他不会距离对方尚远就摆出召唤兽,他要正面操作,利用死亡骑士的掩护冲到足够的距离后再摆开召唤军团

    当然,死亡骑士的移动比较慢对方如果诚心要保持距离大可以办到但如此朱效平的阻挠任务也算完成,顶多付出一个死亡骑士的牺牲,比起之前一个接一个的召唤兽被叫出给他们留守身后要廉价多了

    轰轰

    炮火不断地在死亡骑士的盾牌上炸开死亡骑士的身形也有晃动,但步伐依然坚定不出朱效平所料,对方不会为了击杀这个死亡骑士还摆开了放风筝,他们没有停,直接追来但是这一次有自己在,他们休想轻易绕过

    一灰寸拔刀挥舞,刀锋上流转着鬼神之力

    要放鬼阵吗?

    朱效平看得清楚灵猫被召唤放出召唤阵干脆就在距离一灰寸不远的地方在死亡骑士的掩护下,朱效平根本不怕打断

    放出的灵猫敏捷地扑向了一寸灰被攻击,或是闪避鬼阵的吟唱都会被打断由沐雨橙风去轰开灵猫,那这边的火力压制会松解,乘势可以冲上

    有操作,果然大不一样啊

    朱效平对自己的状态相当满意按说今天感觉不错啊擂台赛上怎么会被一个人打暴呢?真是想不通……或许,今天是那美女的幸运日没见于锋都被她正面给攻下了吗?说起来,那美女现在还在兴欣的第六席上,如果她出战,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朱效平觉得局面掌握不错,倒还有心思想想别的状况也正如他所料,灵猫度极快的纠缠骚扰让一寸灰无法释放鬼阵而这种又快又小的近战离攻击手,又实在不是枪炮师和阵鬼两个职业容易应付的朱效平抓紧时机让风刻进行召唤,很快军团成型,魔界之花这种不灵活的召唤兽就没有选择了在枪炮师和阵鬼面前,它的作用实在有限

    嗯枪炮师和阵鬼

    咦?枪炮师和阵鬼?

    还有一人呢?兴欣的牧师呢?

    朱效平突然发现,兴欣的牧师小手冰凉不见风刻一直躲在死亡骑士身后,虽然很注意观察局势,但视角到底有所局限,居然到了此时,军团成型风刻以统帅之姿威风凛凛站出时,赫然发现对手少了一个

    “对方牧师摆脱了”朱效平连忙在团队频道里送出消息

    摆脱,这个用词算是相当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事实上他也就是阻挠了一下,根本没有完成纠缠限制

    攻击

    朱效平一边指挥召唤兽们冲上,一边也在留意四下,试图找到小手冰凉而后就发现那边石林的一个入口,小手冰凉,恐怕是从这里进去了?

    这里进去的话……朱效平脑中闪烁着,如此一张大家都熟的经典地图,作为职业选手,还是可以在脑中清晰勾勒的

    这里进去的话……

    会路过刷点

    刷点,也就是换人区在兴欣战队极其有限的比赛资料中,他们就用过这样的战术,让治疗退场,换一个攻击手进来

    而现在兴欣可以换上的这位攻击手,恐怕已经不会有人再置疑她的强力,至少百花不会

    朱效平心念连闪,连忙发出消息:“治疗走换人区,很可能替换寒烟柔上场”

    “寒烟柔上场?现在?做什么呢?”看到朱效平消息的百花众,此时却没有他那么紧张,还在公众频道发出了消息调侃

    邹远和莫楚辰终于及时赶到,轻松助张伟和周光义摆脱局面现在拉开了阵势,正准备好好地以多欺少一下

    “当然是来战斗了”叶修在频道里回道,“这个地方,要治疗有什么用呢?”

    君莫笑的身后,河两岸被无法逾越的山壁阻隔,断河呈瀑布飞流直下从这缺口朝外望去,倒也可见一片大好风景但是没有用,这里,就已经是这世界的尽头……上一章的章节号又错了……我们只好再跳跃一次……RQ

    @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