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雪山派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代嫁之绝宠魔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等她有了自己的势力和地盘后,她第一个就要挖出一个巨大的温泉水池。让她能再里面畅快的游泳。

    脱掉衣服,走进木桶,水温正好,凌月把自己全身,脑袋,深深埋进水里面,好一会儿后,她的脑袋才从水里面跃出。

    伸手扒开头发,一抹脸上的水,靠在桶上,闭眼沉思。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细微的声音,凌月立刻起身,翻身而出,一件衣服,瞬间把她身子,包裹在内,阻挡了里面所有的风光。

    凌月打开房门,一个白头白胡子的老头,坐靠在她的房门前,靠在她的房门上打瞌睡,房门一开,老头就掉进来了。

    “哎哟……”

    只听哎哟一声,老头立刻醒转,抱着自己摔痛的屁股,直哎哟哎哟叫嚷。

    凌月翻白眼,这戏演的太假了好不!!摔了脑袋,他抱着屁股转圈干嘛?

    白痴老头一个……

    “行了,别叫了,一会儿把凌府的人都吵醒了,说你诱-奸良家幼女,你这张老脸,可就不知道要往那儿摆了。”

    凌月慵懒的声音传来。瞬间让雪山老人的声音停止,他脸色哈哈一笑,“小女娃,嘿嘿,你可还认的老夫?”

    “放心,烧成灰,本小姐也会认识你。”从他摔进他房间时,他这头显眼的白发,她就已认出。

    她就说嘛,这个老头子,一副仙骨道人,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怎么可能是个格格不入的摊贩老板。

    “小女娃,我今天可是跟着你一天了,嘿嘿,你是第一个让老夫看的入眼的女娃,你这个徒弟,为师就收下了。”雪山老人一副,拜我为师是你的荣幸的模样,坐在椅子上,瞪着凌月三跪九叩。

    凌月似水双眸一瞥,不屑道,“我说老头,你想要收我为徒,你至少也应该准备好礼物,或者是展现一下你有什么本事,才能让我心甘情愿的拜你为师吧!!!”

    “呃……”

    雪山老人愕然,转而窃喜,嘿嘿,他看中的徒弟真是不同凡响,一个比一个牛逼,一个比一个特性。

    好玩……真好玩……

    “乖徒儿,礼物我早已送了,那只手镯可是我传徒弟,不传外人的,能戴上我雪山派的定缘镯,就是我雪山派未来的掌门人,所以,你这个徒弟,想跑也跑不了,嘿嘿!”

    凌月一愣,雪山派?

    听来是个大门派,人数应该很多吧?势力也应该很大吧?

    那么,她这是不是天上掉下快馅饼,正好砸到她了?

    凌月立刻来劲了,问道,“好吧!老头,你先说说,雪山派有什么厉害的功夫,值得我去修炼的?如果我要觉得可以,我就立刻拜你老为师。”

    雪山老人一听,立刻兴奋了,要说他雪山派的武功秘笈,他说第一,江湖上,没人敢说第二。

    他从怀里立刻掏出一本纯阴内功心法,和一本清阴剑谱递给凌月。

    凌月拿过来,一看书名就知道,这是两本专门为女子所创建的心法和剑法。

    “女娃,这是我们雪山派的剑谱,总共七七四十九招,配合这本内功心法一起使用,老头我,保证你炼成之后,定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

    凌月翻开几页,扫视一眼,合上,两本书非常痛快的还给老头,“给你吧,我又没有一把好剑,这书送给本小姐,也是浪费,你还是找别的女娃娃吧。”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要去休息了。”说完,凌月还状似打了一个哈欠,满脸困意。

    望着雪山老人,一副你赶快出去的表情。

    雪山老人郁闷了,哎呀呀,整个江湖中的人,无数人想破脑袋,想要拜他为师,为什么,为什么,他每个徒弟都这么拿乔,都是他死皮赖脸,厚着脸皮,硬整来的。

    雪山老人白眉幽怨,立刻说道,“乖徒弟,你先别睡觉,等师父一会儿,师父去去就来。”

    说完,扔下两本秘笈,白色身影一晃,已不见踪影。

    凌月震愣愕然,这……这……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吧?

    真是厉害呀!比她前世翻墙飞檐走壁,厉害多了,这简直可以和飞人相比论呀!那么,她是不是有一天,也能达到这个程度呢?

    凌月立刻拿起桌上的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嘿嘿,她刚才,只是想要刺激刺激那个老头,让他给她弄把好剑而已。

    这种上杆子的好事,她要真不答应,那才怪呢!

    她又不是脑袋秀逗,脑子进水了。在这个古代,她以前学的那些武术,在这里,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更何况,她的武术,还不是最强的。

    凌月素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之本领,她翻书的速度极快,在雪山老人回来之前,两本书里面的内容,她就已记在脑中。

    半个时辰后,雪山老人一脸兴奋的进来,手上一个长盒子,往凌月面前一放。

    凌月打开盒子,一把银色长剑出现在她眼前,剑鞘精致绝伦,精美夺目,她一眼就喜欢上了。

    “小女娃,这把长剑,可是雪山派掌门人专用的银月剑,已经被老夫珍藏了一百多年,人在剑在,人亡剑还是在,它以后,就交给你保管了。”雪山老人,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凌月目光从剑身上移向雪山老人,随口说道,“白老头,这不会是你老人家从哪偷来的吧?”

    “咳咳……死丫头,老头我……我是那种会偷人家东西的人吗?”雪山老人一个被口水呛住,立刻辩解。

    凌月很诚实的点点头,雪山老人立刻吹胡子瞪眼睛,老脸拉长。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