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2 女人和女人还能怀孕?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代嫁之绝宠魔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有些胆小的人,额头上,冒出了些微的汗液,皇家的丑闻,他们就算知道,也要假装不知道,说不定哪天把你拖出去,砍脑袋,你都不知为何呢!

    皇家的丑闻是他们这些人能知道的吗!!

    真是非一般的惊悚呀!!!

    薛天辰暗中朝那个男人戏谑的看了一眼,而,那个男人却目光深邃的看着凌月,眼中满是宠溺。

    他跟随众人一起进去,快要走至大堂时,他身影闪开,几个晃动,已不见人影。

    凌月被人拉到厅堂,花娘让她站着别动,静等新郎……

    寒王府大堂,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凌月身上,两个王爷同时大婚,朝廷大大小小每一个大臣,都要前来贺喜。

    他们好像是约好一般,当家的,都前往贤王府去了,而,当家夫人就只有来寒王府的份。

    这女人一多,嘴就会变的碎,心里有话,就会不受控制,不顾场合的说出来,这不……

    “你们听说了没有,凌府的两位小姐之间,有那个关系……”

    “去,这整个西冥国,谁不知道啊,凌老丞相的脸,都让这姐妹俩丢尽了。”

    “就是,真不知道皇上他老人家怎么想的,怎么可以接受这样的女人,做两个王府的王妃呢,还是正王妃。”

    “你们还没听说吧,就在刚才,这凌家大小姐还在寒王府大门口孕吐呢,这很有可能啊,说不定她肚子里就是她妹妹的孩子呢。”

    “怎么可能,两个女人在一起还能生孩子吗?”

    “应该能吧,要不然,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哪儿来的?”

    “是啊,这种事情,咱们从来没听说过,说不定真能怀上,这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能怀孕,女人和女人在一起,怎么就不能怀孕了?她肚子里的种,肯定是她妹妹的。“

    “真丢人,怀了妹妹的孩子,还能站在这里,我要是凌丞相,直接去找一根绳子,上吊算了,免的以后更加丢人。”

    “这是皇上亲自的下的圣旨,寒王爷想不要,也不行,他就算是王爷,也不能抗旨不尊吧。”

    “咳咳……咳咳……”

    突然,大堂门口处,一阵咳嗽声,打破了小声议论的场面,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嘴,场面立刻安静下来。

    凌月站在那,一动不动,其实,她心里,都快要笑翻了,这些人,还真有才,靠,两个女人在一起会怀孕,这种笑死人不偿命的笑话,她们也编的出。

    所谓,无知者,无罪,这些女人呀,无才,无知,还真是可怕。

    和她心情不一样的寒王,面具下,冰冷的眼神,扫过大堂里面所有人。

    目光一一落在她们身上,她们立刻感觉到锐如针芒,心中一阵寒冷和恐慌,升起来,

    心中暗暗后悔,自己不应该图嘴巴舒服,说了那么多不应该说的话。

    寒王此人疯狂起来,杀人不眨眼,从不管对方是谁,只看他心情好坏,此刻,她们只希望他别突然发飙就好,要不然,这大堂所有人,今天,谁也都别想安全出去。

    在大家心里忐忑不安时,凌月只想要掀开盖头,看看这个传闻中残暴不仁,又疾病缠身,病的快要死了的男人,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然而,还等不到她冲动,花娘就把一段红绸缎,放在了她的手中。

    凌月暗暗把那股冲动给压了下去,忍着,她一定要忍着,冲动是魔鬼,她可不想要做魔鬼,更何况,那个病鬼有什么好看的,一会儿,她也能看得到,现在,就先忍忍。

    心情平复下来后,凌月乖乖的握着红绸,她就算没看过猪跑,她也吃过猪肉,古代电视里面演的那些拜堂成亲的事情,她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很快,一个声音响起,“一拜天地”

    “咳咳……”

    对面,寒王忍不住的轻声咳了咳,凌月决定无视他,对着他,弯下身子,就是一拜,拜完后,站在她后面的花娘,扶着她调转了一个方向。

    “二拜高堂。”

    凌月再乖乖的拜了一下,拜完后,花娘又给她调了一个方向。

    “咳咳……”

    寒王又传来一声咳嗽声,让凌月下意识的挑眉,看来,这个寒王病的还真不轻啊,在这种时候,还忍不住咳嗽,多影响他们拜堂的气氛啊。

    “夫妻对拜。”

    凌月快速的低头,隔着盖头,眼睛向上飘去,她的对面,一个朦胧红色人影,靠了过来,凌月快速站起,希望在他还没起身前,能在盖头下面见到他。

    看是看到了,可惜,凌月一阵失望,那个男人脸上带着一张面具,整张脸下来,除了嘴巴,就只留下一双眼睛。

    靠,该死的男人,成婚还给她戴面具,是见不得人了,还是怎么地?

    咳咳……

    好吧,她承认,她忘了,他是真的见不得人,算了,反正,一会儿也能见得到,她只是忍不住好奇而已。

    “咳咳……咳咳……”

    突然,寒王好像有些情绪不稳,呼吸也变的急促,向前踉跄了一下,一脚狠狠踩在凌月的脚上,把凌月痛的尖叫一声,差点没摔倒,她气的咬牙切齿,刚要开口大骂之际。

    那个司仪急忙再次大喊,“送入洞房。”

    司仪声闭,新郎立刻牵着红绸缎,拉着凌月,缓缓向他们的新房走去。

    走出大堂,凌月故意紧紧扯着红绸,脚步慢慢像龟爬速度前行,走是比新郎这个病鬼还要慢。

    寒王也不吱声,面无表情【拜托,面具本来就没有表情好不】用力拉着她走,就差没拖着她往前走。

    凌月气的愤愤着火,靠,这么大的力气,是谁说他快要死了的,快要死的人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吗,误传,误传,绝对是误传。

    该死的男人,她凌月从现在开始,一定跟他势不两立。

    那一脚之仇,她一定要报回来。

    正在寒王用力拉着她走时,突然,凌月把手中的红绸一放,寒王往前踉跄一下,但,很快稳住身子,他眼神向后瞄她一眼,里面有许多很深很深的不明色调。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