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3 揪他小黄豆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代嫁之绝宠魔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凌月红色盖头底下的脸,嘻嘻一笑,正得意,却不想,寒王突然回过头来,弯腰,伸手把她抱起来,快速往他们的洞房走去。

    凌月一愣,很快回过神来,他……他这是要干嘛?

    他……靠,该死的男人,竟然敢吃她凌月的豆腐。

    她立刻伸出魔爪,在寒王胸前,揪起一块肉,用力的拧,再拧,狠狠拧。

    哼哼,敢吃我凌月的豆腐,我痛不死你。

    寒王哼都没哼一声,只是黑眉微微蹙了蹙,脚下的速度加快了许多。

    凌月还不打算放过他,见他没吱声,认为她使的劲还不够,她换了个地方,正好摸到了寒王胸前的一个小黄豆。

    她在心里腹黑一笑,哼哼,这次,看你还会不会痛,痛不死你,正好报了他一脚之仇。

    她魔爪,一个使力,捏起他的那个小小的小黄豆,用力捏,使劲捏,狠狠的捏。

    就在她恨不得伸头过去,用牙齿狠狠咬它时。

    寒王抱着她的手,突然握紧,闷哼一声,低头瞪向她,凌月因为是半靠在他的怀里,盖头下面,露出了她的下巴和嘴巴。

    那艳红的红唇,让他忘了胸前的痛,下意识,他走路的速度,已经可以用飞速来形容了。

    他们身后,还跟着那个媒婆子,呼哧呼哧的跑着,上气不接下气,追着他们。

    凌月看不到他,只觉得,她在他怀里,晃动的更加厉害了。

    她松开了她的魔爪,开始挣扎说道,“喂,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自己会走。”

    寒王当然没有听她的,对于她的不老实,他低沉的声音,出言威胁道,“女人,如果不想要提前洞房,你最好是别乱动。”

    这个小女人,竟然敢那么对他,好,很好,看他一会儿,怎么收拾她。

    洞房?

    他……他竟然还想要跟她洞房,靠,她什么时候说过要跟他洞房来着,他只不过是她的一个……

    一个什么?

    不对呀,他是寒王,她是寒王妃,如果,他真要要求洞房,那么,她……

    凌月的手,下意识的紧紧握紧,不,她绝对不会把自己交给她,虽然,她没有处女情结,但是,她不想要被除了墨墨以外的男人碰她,除了她家墨墨宝贝,谁也别想要碰触她。

    很快,寒王抱着凌月已经到了他所住的地方皓月居,到了他的寝宫,他把凌月放下,让她坐在床沿上。

    他又是一阵狠咳,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害的凌月刚想要掀开盖头看看他。

    而,寒王好像有预警似的,立刻出声,“别动,咳咳……那盖头,只……只有我才能掀开,所以,咳咳……你先忍耐一会儿。”

    “新……新娘……等……等会儿。”到了寝宫的媒婆子,喘着粗气,努力想要安抚新娘,不要让她当做寒王的面,掀开盖头,可眼看她自己都要累的说不出话来了。

    寒王示意她可以歇一会儿再说,媒婆子立即一脸的感激表情。

    过了好一会儿,媒婆子才缓过气来,对着两位新人,说了好些吉祥话,什么早生贵子,白头偕老,永浴爱河。

    让凌月狠狠的猛翻白眼……

    呸呸呸……

    她在心里吐糟,还早生贵子,白头到老呢。

    白头你妹呀!!!爱河你妹呀!!!

    你丫的,没看到新郎那是个病痨子吗,她要能跟他白头偕老,永浴爱河,是在诅咒她早死吗?

    靠……

    媒婆子说完好话后,在寒王杀人的目光下,快速的逃走了,面对满室的杀气腾腾,她溜的比兔子还快。

    凌月听见媒婆子关门的声音后,确定这里除了她和新郎之外,没有第三人。

    她立刻说道,“喂,寒王,现在可以掀开这个了吧?”

    她都已经当了大半天的瞎子了,实在的难受,这古代的婚礼,好真是要人命,下次,她和墨墨,她一定要按照二十一世纪的婚礼,办一次。

    “慢着……咳咳……再等一会儿就好……”寒王爷极低极沉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不是凌月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但是,这次却比之前那次,更低沉了许多,声音不错,很低沉,很好听,只是,好像有些熟悉。

    凌月没有多想,她极力忍住,好吧,古代的婚礼复杂了一点,不过……

    “喂,我不可想等太久哦,你快点把它拿下来,否则,我一会儿收拾你。”没耐心又带威胁的话,从她嘴里吐出。

    “噗嗤……咳咳……”

    寒王忍不住笑出声,再很快用咳嗽给掩饰住。

    这个丫头,实在是异常,哪有新娘入洞房后,催着新郎掀盖头的?

    刚才还一副要杀了他的模样,现在,又开始威胁他了,她,还真是多变。

    凌月刚想继续开口,盖头,却在这时被取下。

    凌月下意识的抬眸朝新郎看去,顿然,她小宇宙熊熊着火,靠……

    他的面具还没摘下,难道,他就想要这样天天面对她吗?

    寒王站在凌月面前,身材修长,身穿大红喜服,脸带面具,他低眸,并没有看向凌月,手上拿着一把秤杆,秤杆的一头挂着那块红色盖头。

    新郎把秤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走到她身后,帮她把头上戴着的新娘凤冠摘下,这个东西很沉,她肯定压的不舒服吧!!!

    伸手,牵着凌月,无视她脸上熊熊燃烧的怒火,来到桌旁,坐下。

    寒王慢条斯理,拿起酒壶,倒下两杯酒,拿起一杯,递给凌月,温柔的声音说道,“娘子,就算生气,也等把这杯交杯酒喝完后,再生气。”

    喝完这杯交杯酒,他们两人才算是真正的夫妻,她才是他寒王真正的王妃。

    凌月看着酒杯,深深呼出一大口气,冷静下来的她,在心中暗暗责备自己,笨蛋,跟一个破了相的男人生什么气啊。

    他要不把脸遮住,难道你还想要看看他那张长满蛆的脸不成?

    “我没生气……”凌月狡辩,不想承认自己小心眼。

    凌月端起酒杯,乖乖的和他两手相交,一仰脖,喝下交杯酒。

    一天没吃东西的凌月,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计了,桌子上有很多她没吃过也没见过的点心,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