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 冲天愤怒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代嫁之绝宠魔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俊美如斯,精致绝伦,妖孽高贵,风华绝代,睥睨万物。

    面对妖孽男,自己的克星,凌月狠狠的吞了一大口口水,艰难的控制住想要去吃豆腐的双手。

    那小脸上的垂涎欲滴,让墨无尘想要喷笑,在她面前,让他感觉,他在她眼里,就是一道菜,还是一道特好吃的菜,一道美味佳肴。

    终于,他忍不住的走过去,拉起她,把她抱入怀中,一脸柔情宠爱。

    此刻起,这个小女人,终于是属于他的了,虽然认识她不久,也只见过三次面,但是,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见一面,就再也忘不了,甚至,想念至深。

    而,她就是他的这么一个人,救他那一次,只是一眼,就再也忘不了,想念就像蛊虫一般,侵蚀了他的脑海,吞没了他的心脏。

    让他此生,不能没有她,月儿,你可知道,你在我心中的重要,为你,我可以倾尽所有,在所不惜。

    “月儿,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今晚上,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气哼哼的就不漂亮咯!”他温柔的安抚她。

    凌月的气,早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就消失了。

    她此刻是悸动,是幸福,爱了二十年他的她,本来以为无望,没想到,仅仅两个月时间,她死一次,重生后,她和他,就已成婚,已是夫妻。

    这是上天在垂怜她吗,还是上天送给她重生的礼物,老天爷,谢谢你,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虽然,他是墨墨的前世,但她从来没有把他当做什么替代品,他就是他,她爱的男人,是墨墨,也是他墨无尘。

    在这一刻,凌月感觉到了无比的幸福。

    她在他怀中,轻轻对他说:“墨墨,谢谢你,在这一世,能爱上我!!”

    墨无尘伸出一手,拖住她的下巴,让她抬头,看着他……

    俩人视线相碰,深情不悔,柔情万千,激起千层浪花,热血沸腾,呼吸慢慢也变的急促。

    墨无尘低头想要吻住她的红唇,某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不识相的说了句,“墨墨宝贝,人家脸上这么多的胭脂,好难受哦!”

    “咳咳……咳咳……”

    我们可怜的寒王爷,这下是真的咳嗽了。

    不是憋得,也不是病的,是被怀里的这个小女人给气的。

    她就不能不给他煞风景吗?

    凌月无视某人想要杀了她的目光。

    她从他怀里退开两步,转身,朝门外喊了声,“来人……”

    门立刻被打开,走进一个年轻的护卫,还没等他行礼,凌月就沉声问道“莲香呢?”

    她之前虽然说过,不要莲香陪嫁过来,但她明明看见莲香有来寒王府,她还以为,莲香会守在门外呢。

    “回王妃,莲香姑娘已经回了凌府,有什么吩咐,王妃可以直接吩咐属下去办。”季青躬身道。

    凌月回头瞪了墨无尘一眼,墨无尘装死,没看见。

    凌月浑身的霸气,顿然散发而出,死男人,肯定是他暗地里赶走了她的人,靠,竟然敢给我玩心眼。

    她立刻咬牙切齿,气势在愤怒中冲天而上,吩咐季青,“去打些热水来,我要洗漱。”

    季青明显一愣,他似乎没想到,这个新来的王妃,气势居然会这么强。

    还有,有哪个新娘,会在洞房花烛夜,让护卫进来帮她打热水?

    凌月见他半天没回过神,她小心肝就更不乐意了,喝道,“还不快去,要是耽误了你们王爷和我的洞房花烛,**一刻,早生贵子,你承担的起吗?”

    “咳咳……”

    墨无尘呛的不轻,抬眸瞪她,这个死丫头,说话就不能不这样惊悚吗?

    当着一个属下,还是个男人的面,说什么洞房花烛,**一刻,这是一个女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不了解她的人,还以为,她有多着急要和他那个那个呢,咳咳……

    季青瞬间满脸冒汗,俊脸微红,这个……这个……他可承担不起,他立刻躬身,说道,“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为王妃取来。”

    凌月姑娘嗯了一声,小心肝满意了。

    她的脸上从来都是素颜,今天,被娘涂了厚厚的一层胭脂,说是要遮掩她脸上的包包,真是粘腻的可以,她早就难受的受不了了。

    其实,她脸上的包包,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已经好了很多,有不少包包都消失了,没留下任何痕迹。

    凌月瞥了一眼站在她身边,一脸便秘表情的亲亲老公,见他脸色和黑包公有的拼,她暗自翻个白眼,她家墨墨还真是爱生气。

    坐到梳妆台前,她开始把自己头上的一些佩戴头饰摘下,这些古人还真是麻烦,连梳个头,也是麻烦,直接帮个马尾就好了,凉爽又利落。

    墨无尘无奈,宠溺一笑,走到她背后,抬手帮她,她的头发很柔软,他很喜欢抚摸,

    凌月见某人识相的帮她,她也懒的动,这古代的头饰,真的很复杂,不好弄。

    墨无尘把她头上所有头饰拿下来后,又拿起梳子,小心轻柔的帮她把头发梳好。

    几天没睡好的凌月,加上今天一天的忙碌,她早已疲惫到了极点。

    她被他侍候的很舒服,眼皮也开始打架,等季青把热水打来时,凌月早就靠在椅子上,和周公下棋去了。

    季青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新来的王妃,不但不害怕他们爆名在外的寒王,还在他面前这么放松的睡着了。

    而,更让他吃惊的是,寒王不但没生气,眼神还很温柔。

    墨无尘回头,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季青顿时回神,立刻退出,走时,还把门给关好。

    墨无尘望着凌月,是又生气,又无奈,这个丫头,就这么放心的睡着了?

    她是吃定他了,是不?

    唉……

    他暗叹一息,弯腰把她给抱到床上,轻轻放下,帮她脱去布鞋,取来布巾,打湿,开始帮她擦脸。

    擦洗似是打扰了凌月的安眠,她的嘴里传出咕隆一声,转个身,她又沉沉睡过去。

    厚厚的胭脂加上墨无尘双手笨笨的,又不敢使力,怕弄痛她,所以擦了好一会儿,才算擦干净。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