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正面交锋(1)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狱风、林狱雷呆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觉得心口一团冷气直冲顶门,浑身都冻得冰冷。

    几个送战死族人的令牌来虎庙的虎族人呆呆愣愣的着林齐,一个身材最壮硕的大汉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很快就闭上了嘴,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粗气,向林齐肃然拱手一礼。

    林齐肃然向对方还了一礼,然后那两尊巨龙大汉消失得无影无踪。龙崖顶部的金色雷云中,两条火焰巨龙喷吐着火焰在雷光中穿行,不时吞吐雷电淬炼自己的身体。

    “林齐!”林狱风长叹了一口气:“你闯下大祸了!”

    林齐惊讶的着林狱风,他不以为然的随手一挥,一道光晕从他掌心喷出,那个青衣长老和他身后一群随从的身体,连同地上的血浆,甚至是他们的灵魂都被那光晕吞了进去。

    “大祸?什么大祸?”林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他是浦南长老的嫡子!”林狱风低沉的咆哮起来:“林浦南,他是长老团十三位大长老之一,本家日常的事务,都由他一手掌管,他。。。”

    “他是宗脉血裔么?”林齐笑吟吟的问了林狱风一句,顺势打断了他的介绍。

    沉默了一阵,林狱风摇了摇头,脸色宛如锅底的咕哝了起来:“不是!但是他是。。。”

    林齐再次打断了林狱风的话:“不是宗脉血裔,那我为什么要搭理他?就算他是大长老,我也有外事长老的身份!我凭什么要害怕他?我凭什么要给他面子?他要给自己的嫡子出气,我欢迎他来找我算账!”

    “你!”林狱风和林狱雷被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半天说不出话来,虎族的族人,基本上都是那种循规蹈矩、豪爽本份的人,哪里有人像是林齐这样肆意的破坏规则的?

    虎族始祖指定的族规就是,严禁族人相互残杀。林齐破坏了这条族规,任凭谁都不好为他开口。

    但是不等林狱风和林狱雷他们回过神来。林齐又说出了一番石破天惊的话:“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似乎这里有人大叫大嚷?但是,似乎什么痕迹都没留下,这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摊开双手,林齐带着一脸迷茫的着林狱风等人:“这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不是么?”

    “这!你杀了恤亲殿的长老林不欢!”一个送令牌来虎庙的大汉很坦诚的着林齐:“我们都到你杀了林不欢,唔,然后你还毁尸灭迹,尸体和凶手都不见了!虽然我们很讨厌林不欢。但是我们真的到你下令杀了他!”

    “证据呢?”林齐瞪大了眼睛着那大汉:“证据在哪里?不能因为你们一句话,就说我杀死了谁谁谁!尸体在哪里?血迹在哪里?凶手在哪里?凶手是什么人?凶手和我是什么关系?该死的诸神在上,不能因为你们一句话,就说我杀了人!”

    林齐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他的身上发出了几声‘咔嚓’脆响,起码有三十几根骨头被他配合着桂花树弄出了裂痕。而且桂花树、末日天启之殿、龙崖、升仙池联手,大片奇光在林齐体内一阵飞旋,将他体内的所有力量气息都隐藏了起来,压制到了仅仅是圣师巅峰的水准。

    “我只是虎族的后生晚辈!”林齐很‘坦然’的着目瞪口呆的两大庙祝,然后嘴角很干脆的淌出了一丝血迹:“我的实力低微,我根本不可能有杀死一个长老的实力!而且我在西方大陆为了争夺一个商会的控制权,我和人爆发了剧烈的冲突,我被打成了重伤!”

    掏出一块白手绢擦了擦嘴角流出来的鲜血。林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个重伤濒死的伤患,他能有那个实力杀死本家的长老?你们不要开玩笑了!诸位老祖,你们。。。肯定是错了!”

    ‘错了’!

    几个光头大汉你我,我你,过了许久,那捧着令牌来虎庙的大汉才抓了抓脑袋,用力的摇了摇头:“我不可能错。我们的确到林不欢带着他的儿孙走了进来,然后你。。。呃。。。”

    林齐眸子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他很风轻云淡的笑着:“,你们肯定是刚刚离开战场,因为刚刚杀了人,所以你们产生了幻觉!其实没有什么林不欢长老来虎庙,也没有我袭击长老的事情。”

    “我林齐从小就尊师重教、尊敬长老,向来循规蹈矩、遵纪守法。我一心一意为了家族的利益而浴血奋斗,我全心全意的拥护本家的各项族规,我怎么可能。。。杀死本家的族人?”

    两只兔子的怀里出现了一个纯金制成的花篮,他们抓起大把大把馨香扑鼻的淡红色桂花,热情的将浓香扑鼻的花朵洒向了天空。他们大声叫嚷起来:“林齐是好人,我们都来作证。林齐是天字一号的大好人!他从来不打人,从来不骂人,从来不欺骗人!那个林不欢是谁?”

    兔子们疯狂的抛洒着淡红色的规划,而林狱风和林狱雷两大庙祝老祖已经差点疯癫了。

    他们顾不上搭理林不欢被杀死的事情,宛如饿虎扑食一样向林齐肩膀上蹲着的兔子扑了过去:“神品血月桂花,配制神品药剂‘六转还魂液’的唯一主药!你们停下,停下!”

    到两只兔子还在不断的将浓香扑鼻的桂花漫天乱撒,那几个送令牌来虎庙的大汉也都疯癫了,他们一个虎扑就趴到了地上,扯起衣襟就去接那不断洒落的花朵。两只兔子被这些虎族大汉的动作吓了一跳,他们死死的将花篮搂在怀里,大声的叫嚷起来。

    “这是我们的口粮,这是我们的私人财产,你们想要干什么?干什么?”

    林狱风、林狱雷一左一右的抓住了林齐的胳膊,他们嘶声大叫起来:“这是配制六转还魂液的唯一主药,不许糟蹋,不许乱洒,让这两只兔子把这些血月桂花全部交出来!”

    林齐呆了呆,六转还魂液,这是什么药剂?

    桂花树的声音慢悠悠的在林齐灵海中响起:“将这些下品桂花送给他们吧,六转还魂液?‘还魂液’这种急救药剂从来没有几转、几转的等级区别,来他们的药剂学,似乎衰落了许多。”

    林齐没搭理桂花树的话,他向两只兔子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将他们怀里的花篮抢了下来。

    这两个花篮上去是用金丝编织而成,也就是拳头大小,但是林齐握在手中就突然发现,这两个花篮每一个都重达千斤以上。不是花篮本身重,而是花篮中储存的血月桂花重达千斤。这两个不起眼的金篮子居然还是一个小巧的空间道具,每一个里面都储存了小山一样大小的血月桂花。

    将两个花篮握在手中,林齐向两个庙祝老祖笑了笑:“刚才林不欢长老,真的没来这里!”

    “我们才懒得管他的死活!”两个庙祝老祖双眸通红的着林齐:“去给始祖磕头、敬香,然后带着这两个篮子跟我们去见本宗现在管事的大长老。你们,把地上的所有血月桂花全都给我捡起来!”

    于是,林齐身后跟着一头驴子,肩膀上一左一右的蹲着两只兔子,乖乖的跟着两位庙祝进入虎庙,毕恭毕敬的向虎族宗脉血裔的始祖敬香,向其他十二支宗脉的始祖敬香,然后向一些有名有姓,在虎族的历史上留下了光辉一页的老祖敬香。

    一个头一个头的磕下去,以林齐如今的身体状态,都弄得他汗流浃背,耗费了整整三个小时,这才将应该履行的一切仪式步骤给完成了。

    而三个小时过去了,那几个送令牌来虎庙的大汉依旧趴在地上,用他们比胡萝卜还要粗了好大一圈的手指,艰难的在地上捡拾那些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血月桂花。

    可怜这些汉子操起大刀阔斧去砍人,那是一个顶一个的厉害,要他们去捡拾这些脆弱无比,稍微用点力气就会被碾碎的桂花,那真是要了他们的老命了。几个面对潮水一样冲来的敌人都面不改色的豪勇之士,硬是被这些脆弱的桂花弄得满头大汗。

    后来是林齐都不下去了,他凑过去,三下五除二的用巴掌将地上的花瓣全部收集了起来,随意的丢进了金篮子里。几个大汉这才得到解脱,他们又被两大庙祝老祖拎过去嘱托了几声,然后他们纷纷向林齐抱拳行了一礼,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天庙。

    “跟我们来!”林狱风死死的了一眼又被兔子们抱在怀中的金花篮,向林齐招了招手。

    林齐跟着林狱风和林狱雷走进了虎庙大殿角落里的一条甬道,顺着悠长的甬道继续向前行进。

    甬道中的空气很清新,比夏夜雷雨后原始森林中的空气还要清新许多。而且有风从金属墙壁后吹了出来。林齐仔细的向着那些金属墙壁打量了好一阵子,但是这墙壁上一丝缝隙都没有,林齐也弄不清楚这些风是从哪里吹出来的。

    四壁都是一水儿银白色,脚踩在地板上,一圈圈银白色的波纹向四周扩散开去,脚下的感觉依旧是那种宛如生物的**一样,柔韧而又弹性的触觉。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