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正面交锋(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震山阴沉着脸,一手按在了林齐的手腕上,一道柔和但是醇厚宏大的力量渐渐的渗入了林齐的身体,迅速掠过了林齐身上那些裂开了大大小小裂痕的伤口。林齐的心念一动,那些伤口上隐隐有一丝丝晨曦神力的气息散发出来,被林震山渗入的力量微微一碰,这些气息就迅速爆发。

    ‘哇’的一声,龙崖轻轻松松的制造了一大堆鲜血,通过林齐的嘴喷了出来,这一口血煞是惊人,起码有两斤血被林齐张口喷出,喷得地面上殷红一片刺目无比。

    林震山惊骇的收回了自己的力量,他点了点头,沉声道:“是被教会晨曦神力打伤,这伤势做不得假的。而且林齐只有圣师巅峰的力量,他根本不可能是半神强者的对手。”

    林震天等人都不断的轻轻点头,林齐三十岁不到,已经拥有了圣师巅峰的力量,不愧是在霜叶岛争夺天地灵物的大战中获取最终胜利的天才。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这样的实力,林齐的未来前途还是很光明的,搞不好虎族就会再出一个惊艳脱俗的大长老。

    “你打伤了林不乐!”林震海眯着眼着林齐。

    “我使用的是魔法卷轴!”林齐很‘坦然’的着林震海:“我的真正实力,不如足以打伤他!”

    “那么林不欢那边。。。”林震天沉吟不语。

    “那我是真的没有碰到他们一根头发!”林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以林浦南长老的灵魂发誓,真不是我对林不欢长老下手,我没有碰他们一根头发!如果林不欢的死和我有关的话,就让尊敬的林浦南长老的灵魂,被那些太古的恶魔吞噬好了!”

    听到林齐这般惫懒的话,所有人的脸都剧烈的抽搐起来。

    房间内一时默然无声,两个大汉走了进来,用水桶和抹布将地上的血迹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又悄无声息的走了出去。

    一股淡淡的奇香飘进了屋子。那是一种说不出什么滋味,但是直透五脏六腑,让人口水直冒,只想大吃大喝一顿的奇异香气。林齐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好香,这是龙鱼肉的味道?”

    林震天缓缓的点了点头:“只有这虎岛上才出产这种异种龙鱼,他们的血肉滋味极佳,而且有大补元气的功效。你刚刚受伤,正好补补身体。既然来了本家,你是一定要去绝域走一趟的,但是有我们护着。没人敢胡乱对你下手。”

    深吸了一口气,林震天恼怒的瞪了林齐一眼:“就是你对林不欢下的毒手,混蛋小子,以后不许在虎岛乱来!你,你,老子真想狠狠的抽你一顿!”

    林齐笑得很灿烂,他端起茶碗,又是一口茶汤灌了下去。驴子则是人立而起,两个前蹄朝林震天勾了勾:“孙子。就你还想教训林齐?来,让驴子大爷教训你一顿!当年大爷我打不过你,现在我不打得你满地找鸟,我就是你爷爷!”

    林震天气得眼睛发绿,这驴子,大概有数百年不见他了?但是怎么比起万年前第一次见到这混账东西的时候,他的嘴更臭、更贱了几倍?这些年。这驴子到底都接触了一些什么人啊!

    就在林震天盘算着要不要将驴子毒打一顿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震天长老可在?家族不幸,有人胆大妄为,违逆始祖禁令,悍然残害族人,如此穷凶极恶、丧尽天良之人,定然要用族规狠狠的惩戒!”

    屋子里的人骤然一惊,林齐则是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很好,那些在背后对自己小动作不断,以为自己好欺负的人,终于亲自出现了么?好得很啊,赶紧把林齐大爷送进绝域吧,最好就是那座怀疑是天堂山所在的绝域。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所以林齐没吭声,他静观其变。凭借他手上掌握的庞大资源,凭借他手上掌握的强横力量,或许他的实力还无法和虎族本家抗衡,但是如果仅仅是虎族十二支脉的某些长老,林齐可以轻松的一把掐死一个。

    房门悄然开启,一个披散着长发,发色银白还隐隐闪光的高大老人缓步走进了房间。这个老人背着双手,一张长长的马脸透着一抹青气,双眸中寒气四射,若是夜里见到了,足以吓哭胆小的小姑娘。

    一进门,这马脸老人就死死的盯住了林齐,他的瞳孔内喷出无穷无尽的怨毒怒火,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起来:“你就是林齐!你是杀了林槐、林疯疯他们,是你重伤了林不乐,是你杀了林不欢!你这个心狠手辣,胆大妄为破坏始祖禁律的逆子,老夫岂能容你在族内为所欲为?”

    林震天三人站起身来,一字儿横在了马脸老人面前。

    林震海冷声哼道:“林浦南,这里不是你的长老大殿,说话得客气一点。”

    林震山冷哼一声:“林浦南,你说林齐杀了那么多族人,证据呢?尸体呢?谁见到了?证人呢?”

    林震天则是双手往胸前一抱,仗着身高比林浦南高出了一头,他微微低头俯瞰着林浦南,讥嘲的笑了起来:“林浦南,还记得我们七八岁时候的事情么?不管玩什么,你总是想要赢,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哪怕作弊你都要赢!最后我烦腻了你,将你毒打一顿丢进了粪坑,前前后后我把你丢进粪坑三十几次,你还记得吧?”

    林齐骇然瞪大了眼睛,叹为观止的着林震天。

    也不知道林震天他们到底多大的年纪了,起码也是往万年不死的老怪物那个等级沾边的存在,他居然还记得七八岁时的事情!七八岁的时候,他将林浦南丢进了粪坑?还前前后后丢了三十几次?

    不管怎么样,林浦南如今总归是十三位大长老之一,还掌管着虎族本家的后勤、财务大权呢,林震天当着林浦南的面挑出他年幼时的丑事,这是有意的逼林浦南发狂啊。

    果然,听到林震天用那么轻佻的口吻说出来的话,林浦南气得身体直哆嗦,他愤怒的大吼起来:“林震天。你想要干什么?你们违背祖训,偷偷摸摸的派遣族人在外界肆无忌惮的烧杀抢掠也就罢了,你们违背族规,派族人在各处大陆肆意非为也就罢了,你居然还敢包庇残杀同族的凶手?”

    林齐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站起身的时候,他还重重的咳嗽几声,轻描淡写的喷出了好几口血。

    用白手绢擦了擦嘴角的血液。林齐缓缓的走到了林浦南的面前,很无辜的向林浦南拱手行了一礼:“浦南长老,您说我杀了这么多族人?是谁告诉你的?谁见到我下手了?证据何在?您不能说您觉得我杀了族人,就把罪名往我头上扣呀!”

    微微一笑。林齐眯着眼笑道:“我还说您勾结弥罗神教和教会,出卖家族利益呢!”

    林浦南呆愣了好一阵子,然后一跳八尺高的暴怒咆哮起来:“我勾结弥罗神教和教会?林齐,你胆敢血口喷人,你胆敢污蔑本家长老,你等着瞧,长老团一定会重重惩戒你!”

    林齐摊开了双手,他淡然道:“如果您没有勾结弥罗神教和教会,每年家族所需的这么多物资。您是从哪里弄来的?不要给我说是您辛辛苦苦在外经营得来的物资,家族的族规么,我也有所研究,似乎十二古族都是一心一意隐世不出,不许和外界有任何瓜葛勾结的!”

    林浦南傲然一笑,他冷声道:“无知小儿,你以为能拿捏住本长老?家族所需的一切物资。当然是本长老辛辛苦苦带人勘测矿脉,自己开采开挖出来的!那些粮食和衣物,是本长老带领族人,辛勤耕种、织造出来的!包括那些铠甲和军械,也是本族的附庸种族锻造冶炼出来,和外界没有一丝关系!”

    志得意满的昂起头,林浦南冷声道:“本长老完全遵循本家的族规,没有违反本家的任何一项戒律。兢兢业业、诚惶诚恐的日夜操持,才将偌大的本家一应吃喝用度维持了下来!”

    狠狠的瞪了林齐一眼,林浦南厉声喝道:“你这黄口小儿,要资历无资历,要辈分无辈分,要地位无地位的毛头小子。就凭你也敢质疑本长老?”

    “精彩,精彩,精彩!”林齐轻轻的拍打着双手,大声赞叹起来:“原来长老您是在完全遵循始祖戒律的情况下,艰难的将本家维持了下来!那么,我有一个问题!”

    林浦南傲然着林齐,他不屑的冷哼道:“你能有什么问题?先跟我回去执法殿,解释你杀死林不欢等人的罪过再说其他吧!来人,给我带走他!”

    几个头发整齐的披散在身后,身穿紧身劲装的大汉涌入了房间,一把就朝林齐抓了过去。

    林齐任凭这些大汉抓住了自己的身体,他厉声喝道:“好,浦南长老,我就问你一句,依你如此辛苦的经营,你能满足眼下本家的物资需求,那么再过一些年月,本家的族人增长十倍、二十倍之后,你还能担负得起本家的一切日用消耗么?”

    “十倍?二十倍?”林浦南放声大笑起来:“你知不知道虎族一年死伤的族人有多少?维持这个数量不减少就是天大的喜事,你还说人口增加十倍、二十倍?你在做梦吧?带走!”

    着嚣张跋扈的林浦南,着快要出手殴打人的林震天,林齐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虎族的族人会有这么大的死伤呢?”

    “如果虎族的族人每个人都能有一件甚至两三件半神器随身,他们还会有这么大的死伤么?”

    林齐的话声很轻,但是却让林浦南骤然暴怒起来。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