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财,动人(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认真的点了点头:“是不会很多,这五枚戒指内的药剂,我大概能每个月提供一次!”

    林震天和林震海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们愤怒的盯着林齐,然后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每个月都能提供这么多药剂?你小子在耍我们玩呢?一个月提供这么多药剂?每个月都有?”

    林齐摊开双手看着两个老祖,认真的点了点头:“我还考虑到我要供应奥丁冰原和黑灵大陆其他几个家族十五个据点的全部药剂需求,我必须将他们的那一份增加一倍的供应。然后我在西方大陆,也需要大量的药剂供应,这一部分数量,我也要考虑一下。”

    “最后,我在西方大陆的物资仓库中,总要有一部分储备起来的药剂吧?这样不管哪边突然需要大量的药剂,我才能从储备药剂中调配药剂输送过去。”

    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林齐淡淡的说道:“所以,给本家这里的,每个月只能是这么多了!但是放心,多给我几年时间,我会让药草和其他原材料的供应翻番,以后我还能再提供更多的药剂!”

    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林齐轻松的笑着:“有钱好办事,我现在手下搜罗了不少的药剂师和炼金师,只要有充足的原材料,他们每天都能调配出十万瓶以上的药剂。”

    林震天、林震海,以及刚刚走出来的林震山都用一种麻木的目光看着林齐。

    刚开始他们听说。林齐不能提供太多的药剂,只能提供一丁点的时候。他们还以为林齐拿出来的这些药剂,已经是他这两年来积攒的所有数量了。但是就算是这点数量,那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虎族的战士皮粗肉厚的,普通的皮肉伤和骨折什么的,根本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伤害,他们基本上不服用什么药剂,依靠自身的恢复力就能迅速的痊愈。

    只有危及生命的重伤,以及被打得重伤濒死的族人。才有享受药剂的权力。

    所以林震天和林震海看到这五枚戒指中惊人的药剂储藏时,他们真的高兴得差点没跳了起来。这么多药剂,以虎族以及其他几个古族的消耗,足够各家放开量的使用一年以上。

    但是林齐这个家伙说的是什么?

    他每个月都能提供这么多的药剂!

    不是十年,也不是一年,而是每个月都能提供这么多的药剂!

    混蛋小子,林震天和林震海、林震山这时候恨不得一把抓起林齐。狠狠的抽一顿他的屁股。说话大喘气的,你在这里专门吓唬老人啊!如果每个月都能有这么多的药剂,以古族战士们的强悍战斗力,他们几乎可以不用离开前线,长时间的和那些绝域魔物作战。

    那些重伤的战士可以轻松痊愈,那些重伤濒死的战士就能得到有效的救治。家族的伤亡数字能够急速降低。高阶战士的伤亡率降低了,高阶数量的战士就会越来越多,而高阶战士越来越多,面对绝域魔物的攻击,他们的防御力就越来越强。

    这样的局面只要持续个三五十年。十二古族就能轻松自如的应付那些绝域魔物的攻击。

    林齐拿出来的不是药剂,而是命!是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是族人们的性命,是林震天他们这些老祖们的嫡系子孙们的性命啊!

    想想看虎庙内那堆积成山的身份令牌,如果那时候就有林齐这样的子孙,能够供奉家族这么多的药剂,他们怎可能这么轻松的战死?如果那时候家族就有这么多的药剂,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族人战死?

    “如果,我父亲那时候能有一瓶神级,不,如果那时候他能有一瓶圣级的解毒药剂,他就不会死在那条九头毒蛟的毒液下!”林震天的眼珠变得通红一片,眼角骤然裂开的他淌下了两行滚烫的血泪。

    “但是那时候,找不到啊,找不到啊,找不到啊!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只有一刻钟能够救活他!但是那时候,整个虎族都找不到一瓶圣级的解毒药剂啊!”

    ‘嗷呜~~~’,一声充斥着疯狂和暴虐的虎啸声冲天而起,林震天的这栋小楼在啸声中化为粉碎,两条宽达千米的瀑布骤然断流,无量飞瀑倒卷而起,宛如两条狂龙直冲高空。巨量流水呼啸着冲上了数万米的高空,这才骤然停滞,然后同时向下坠落。

    整个虎岛骤然下了一场暴雨,人头大小的水珠从高空坠落,打得虎岛上无数古木枝叶断折,甚至一些山林中的猛兽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得骨断筋裂惨死当场。

    “林浦南!无能!”林震天冷酷的说道:“这件事情,必须要让宗主知晓。哪怕闹到宗老会上去,谁敢动林齐一根头发,就别管我不顾什么族规、禁律,打他一个魂飞魄散!”

    林震天发飙,林震海、林震山也是眼珠赤红的连连喘息。

    何止是林震天,他们又有多少长辈亲人,因为在和绝域的战争中,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而惨死在战场上?那些断手断腿的伤势也就罢了,面对那些绝域魔物诡异的剧毒、各种可怕的诅咒、各种邪异的剧毒寄生虫之类的攻击手段,没有强力的药剂,这让血肉之躯的人如何承受?

    就算是强大的半神,他们也只是半神,他们依旧是**凡胎,他们不是神灵!

    就算是神灵又怎样?神灵依旧会陨落,神灵依旧会受到伤害,神灵也会死亡!

    药剂,林齐拿出来的药剂,他拿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些药草、药物调配出的药剂,而是整个虎族所有战士在战场上幸存的机会!如果林齐真的能够每个月都向家族提供这么多药剂的话。谁再敢和林齐为难,谁还敢欺负年轻、没有根基。就朝他下黑手的话,他一定会成为所有古族的共同敌人!

    就在这时候,一个冷漠无情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叫做林齐的黄口小子,就是你吧?”

    林震天三人同时皱起了眉头,他们同时扭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漫天大水飞泻而下,唯独百米外半空中一块儿直径数米的虚空干干净净,就连一丝水汽都没有。一个身体肉呼呼、圆鼓鼓,头顶光溜溜。只有鬓角和脑后有一圈儿银白色头发,很妥帖的披散在身后的老人盘坐在一个玉石矮墩上,正静静的看着这边。

    这老人盘坐在石墩上,都比寻常人要高出了半头。如果站直了的话,他起码也有将近四米高下。但是林齐感受他的气息并无巨人或者矮人的味道,显然他的身体变得这么高大,肯定有其他的缘故。

    林震天随手将五枚空间戒指揣进了袖子里。然后向那胖乎乎的老人拱手行了一礼:“海渊宗主!”

    胖乎乎的老人那张圆鼓鼓的脸蛋上,被肥肉挤得只剩下一条缝隙的眼睛微微睁开,一丝极细的精芒微微一扫,林齐就有一种被一团肥肉扑面堵住了面孔,无法呼吸、无法动弹的错觉。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虎族本家宗老会十三位宗主之一的林海渊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毋庸多礼,我这次来,也是有事情要问一句。林齐小儿,是谁给了你胆子,当众殴伤本家长辈?”

    林齐无奈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林海渊可是被那林浦南厉害了许多。

    林浦南一露面,就是一大堆高帽子供在了林齐的头上。恨不得立刻将林齐置于死地。但是林海渊可不同,他不理睬林齐是否杀了林不欢的事情,他只是追究林齐当众将林不乐电得浑身焦糊的过错。

    从小处落手,先抓住林齐一条小辫子,然后慢慢的给林齐罗织其他的罪名,一步步的逼林齐就范,最后逼得林齐这个年轻识浅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沦入他们的掌控中,再用各种压力逼迫得林齐精神崩溃,最终一步步的拷问出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是多完美的计划?

    可惜,林齐不是他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无助、这么纯善的年轻人啊!

    在西方大陆,林齐可是一头鲸吞豪夺的饿狼,在他手下已经积攒了斑斑白骨、滔滔血海,他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角色。对着林齐用这种花招,实在是想错了主意。

    露出一丝忌惮之色,林齐色厉内荏的将半个身体藏在了林震天身后,然后朝着林海渊厉声喝道:“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打伤过家族长辈了?你们不要胡说八道!”

    微微顿了顿,林齐大声呼喝起来:“三位老祖在这里,你就算是想要给我扣罪名,那也要问三位老祖是否答应!”

    “乱扣罪名?”林海渊笑了起来,他讥嘲的看着‘宛如一只小鸡崽子一样在母鸡翅膀下瑟瑟发抖’的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真凭实据,我怎会亲自来此?林震天,林震海,林震山,身为家族大长老,负责掌管家族日常的事务,你们应该知道殴伤同族是什么罪过吧?”

    “海渊宗主,此事,还有别的计较!”林震天摸了摸袖子里的五枚空间戒指,淡淡的说道:“是不是林齐打伤了那位所谓的家族长辈,这事情,可不能听您一面之辞!”

    “哦?”林海渊大为感兴趣的欠了欠身体,向林齐这边仔细的看了过来:“为什么你们要这样维护这小子呢?甚至不惜为了他,和长老团以及执法殿作对?”

    林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有意无意的袖子一抖,十几块拳头大小的半神级巨龙龙晶就从他袖子里掉了出来。火红色的龙晶刚刚掉出,林震海就一把将他们兜在了袖子里。

    林海渊的脸色骤然一变,散发出半神高阶气息的巨龙龙晶,这价值,太大了!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