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绝域的欢迎试(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这里的空间结构决定着利用传送魔法阵来到这里是一件耗资巨大的事情,每一次更换轮值战士的时候,才会开启那一座传送魔法阵进行人员交换,在这期间,不管是谁受了重伤,都只能在天空城堡中修养。如果没有足够的药剂,那么死亡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所有的虎族战士都没有吭声,他们将受伤的族人摆放在石梁上,低沉的唱起了一首曲调悲泣的安魂曲。

    林齐愤然的挤到了人群中,然后大声骂咧起来:“人还没死,你们唱什么安魂曲?快点,让我进去!”

    奋力的分开了人群,林齐扑到了那个受伤最重只剩下一口气的族人身上,他一脚踹开了一个想要阻拦他的光头大汉,掏出一瓶神品药剂灌进了那大汉的嘴里。

    四周的虎族族人同时发出疯狂的欢呼声,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中,这个奄奄一息随时可能死去的族人突然咳出了一口淤血,他胸口的窟窿急速的愈合,被那一道白色光柱炸出的巨大伤口也飞快的收起了口子,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的外伤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颤巍巍的站起身,这个勇悍的战士挥动自己的兵器虚砍了几下,然后仰天大笑起来:“老※子命不该绝!小子,老※子林锋漠,欠你一条命!”

    伤势痊愈的林锋漠只是伤损了一点元气,修养三五天就能恢复如初,他兴※奋的向自己的族人挥动着拳头,四周的虎族战士同时大声的咆哮起来。

    在这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中,林齐掏出了数十瓶高阶药剂,给那些受伤的族人逐一服下。这些族人的脸色迅速好转,惨白的脸上也都有了红晕。他们只是内腑受创,有了高阶药剂缓解了伤势,以这些虎族族人比魔兽还要强悍的**,他们的痊愈也不过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

    仅仅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内伤,林齐可舍不得动用更高级别的药剂。

    饶是如此,四周的虎族战士依旧兴※奋欲狂的大叫起来,不知道多少人涌到了林齐身边,热情的用手拍打着他的肩膀,拍打他的后背和胸膛,拍打他的脑袋,打得林齐浑身“砰砰,作响,打得他眼前金星乱窜,打得他差点晕倒在地。

    但是林齐没什么好怪怨的,这是虎族粗犷的族人们最好的表达善意的方式,除了这种方式,这些粗货也说不出什么文质彬彬的话来。

    就因为林齐救了这些很可能要死去的族人,林齐瞬间就融入了这些虎族战士的队伍,就好像一滴水回到了大海中,他轻轻松松的就真真正正的成为了这些虎族族人中的一员。

    浓郁的血脉气息在空气中蔓延,林齐笑着和那些虎族大汉一一的碰着拳头,在这一刻,林齐的每个细胞都充斥着热情和亲情,这是一种和他平日里的勾心斗角、阴谋诡计、坑害算计迥异的,火辣辣的、冇热滚滚的、让人从灵魂到**都无比享受的亲情和热情。

    这些虎族的大汉第一时间接受了林齐,而林齐也第一时间的接受了他们。

    从这些族人的身上,林齐没有感受到任何不好的东西,他们是全心全意的敞开了灵魂来接受林齐,他们认认真真的将林齐当做了自己人。林齐救了自家的族人,他不惜耗费珍贵的药剂救了自家的族人,那么林齐就是真正的族人,就这么简单!

    只有那不到三千名的实权派的子弟们,他们依旧整整齐齐的排着队伍,没有加入这一场狂欢中。

    林齐和那些虎族族人就宛如一团烈火,而这些实权派的子弟们就好像一团洁身自好的绿草,他们不屑于和这些狂暴的火焰相接触。他们似乎觉得,这些狂暴的火焰只要一丁点儿,就会对他们娇嫩的身体和灵魂造成可怕的威胁,所以他们不愿意融入到这一团热情中去。

    林齐原本热情、狂热的眸子骤然变得和冰山一样清冷,他死死的朝着这些实权派的子弟望了一眼,然后热情的和一个彪悍的虎族战士拥抱在了一起。

    骤然间,一个冷漠的声音从二十几里外的天空城堡内传来。

    “闹什么?不就是一群翼人的突袭么?如果有人阵亡,将尸体焚烧了,将骨灰装坛子里就是。重伤的带回来,各安天命。你们在那里闹什么?是谁带头扰乱军纪的?拿下,痛打一百鞭!”

    林齐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阴郁,他扭头向天空城堡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块魔能飞盘托着十几个身穿血色长衫的男子,正飞快的向这边掠了过来。

    最前方的一名男子生得面如冠玉,身长玉立的他穿着一裘做工精良的血色长衫,双手背在身后,腰间扎着一条华美的玉带,头上扎着一条金丝发带,额头部位镶嵌了一颗鹅蛋大小的椭圆形血色美玉,越发衬托得他丰神俊朗宛如神人。

    但是这么俊美飘逸的一个人,怎么看都和虎族的这一群粗大汉子搭不上边啊!

    十几个光头大汉大步走上前,向那俊逸的男子拱手行了一礼:“浦溪城守!”

    林浦溪,长老团大长老林浦南的同父异母的弟弟,自幼聪慧的他个人实力并不怎样,但是天资聪颖的他精通各种行军布阵和后勤管理之道,尤其天生一股子王者风仪,追随者众多。

    在连续服食了九颗玲珑血燕,仗着庞大的药力终于将实力推进到半神高阶的水准后,林浦溪就被长老团任命为翼人绝域的城守,负责这一处深渊的军政大权。

    如果将虎族本家比喻为一个大帝国,那么林浦溪就是翼人绝域的亲王,在这里的一切事务,都由他一人决断。就算是虎族的那些长老轮值的时候来到了这里,也都得听他的指令行事。这就是虎族的规矩,这就是虎族内部最严苛的军纪,没人能够触犯。

    “怎么回事?我给你们的命令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天空城堡!但是你们在这里叫什么?闹什么?折腾什么?大叫大嚷,扰乱军心,如果这时候翼人大规模来袭怎么办?如果因为你们的骚扰,让天空城堡出了问题怎么办?谁承担这个责任?”

    林浦溪盯着眼前这些负责迎接林齐等人的虎族战士就是一通训斥。声色俱厉的他骂得这些领队的虎族族人不敢抬头,只能耷拉着脑袋任凭他数落。

    一名身穿黑色长衫的俊秀青年大步上前,他跳到了魔能飞盘上,凑到林浦溪的耳朵边嘀咕了几句。林浦溪的脸色微微一变,然后骤然看向了林齐:“你就是林齐?你应该知道家族的规矩!”

    林齐摊开了双眼,很诧异的看着林浦溪:“什么规矩?”

    林浦溪的嘴角微微一扯,然后露出了一个纯属公式化的笑容:“进入绝域,一切物资都由城守统筹分派。除开自身的随身兵器和甲胄以及魔导器等,其他的一应粮食、药剂、军械,全部缴公!”

    林齐眯起了眼睛,这家伙是纯心想打劫啊?

    桂花树的根茎动了动,林齐手指上三枚世界指环不动声色的被他强行拉进了林齐的气海中,林齐身上的其他几个超大容量的空间法器也都被他藏了起来,就给林齐的手指上留下了一个破破烂烂,里面装了一些稀奇古怪见不得人玩意的空间戒指。

    “这个冇,有这种说法?”林齐看向了四周的虎族族人:“但是这些药剂,是我辛辛苦苦好容易赚取金币买来的,凭什么我要交出来呢?”

    四周的虎族族人面孔一片赤红,他们死死的盯着林浦溪,目光中充满了不忿。

    “不凭什么,就凭,这是家族的规矩!”林浦溪笑得风轻云淡的看着林齐:“这并不是针对你一个人,而是所有的族人都是如此。到了这里,药剂就必须公平分配,这样才能保证所有族人的利益。总不至于你一个人随意浪费药剂,就连一点儿小伤都浪费一瓶药剂,而其他的族人,却躺在那里等死吧?”

    林齐叹了一口气,他拍了拍身边几个族人的肩膀,沉声道:“如果是族人受伤,我肯定会拿出药剂来救治的!”

    林浦溪摇了摇头:“但是你的保证并不可靠,谁也不能证明你没有私心!一旦你有了私心,在族人受伤的时候你不拿出药剂来,岂不是耽搁了一条性命?”

    林齐深吸了一口气,他正要说话,刚才被八翅翼人偷袭,差点被杀死的族人厉声喝道:“我相信林齐不是这样的人!药剂放在他手上,我放心,我们都放心!”

    其他的族人纷纷大叫起来,他们一致认为,林齐不是一个有私心的人。他们也不傻,刚才林齐为了救一个族人,可是动用了一瓶神品的药剂,那可是神品的药剂啊!

    林浦溪的脸色骤然一变,他厉声喝道:“这样大声喧哗,你们不怕军纪惩罚么?”

    所有的虎族族人同时闭上了嘴,他们再也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林浦溪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看着林齐淡然道:“交出所有的药剂和其他的物资,我可以免去你一百皮鞭的惩罚。否则你聚众在这里大声喧哗骚※乱军纪,一顿鞭子是免不了的!”

    林齐气得心脏都在哆嗦,他用药剂救了人,居然还成了聚众喧哗闹事的罪魁祸首?

    这个该死的林浦溪,你还能更黑一点么?

    点了点头,林齐举起了左手,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一枚古色斑斓的空间戒指扯了下来。

    “药剂和其他东西给你,但是这枚空间戒指,你得还给我!”

    林浦溪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手掌一挥,将林齐手中的戒指吸了过去。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