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暴怒的林浦溪(1)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齐!你能识大体,—切照顾到本家的利益,这是一件好事!”把玩着手上那枚古色斑斓,看上去放佛青铜材质的空间戒指,林浦溪笑得格外的灿烂。

    “翼人绝域,这是一个非常危险,但是非常锻炼人的地方!而且这里也有无数的机缘。”林浦溪深深的望了林齐一眼,慢悠悠的挥了一下手:“我预祝你能在这里得到足够的锻炼,并且碰到自己的机缘。或许你一步登天,成长为顶级的强者,也不是不可能的!”

    一把拿过了林齐不知道装了多少药剂的空间戒指,林浦溪轻飘飘的赞赏了林齐几句,随后就将他丢开在一旁,将注意力放在了这次轮换来翼人绝域镇守的本家战士身上。

    一道柔和的精神力量扫过了近万名来援的本家战士,林浦溪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缓缓点了点头:“你们当中,绝大部分都是进入过绝域无数次的老人。各种军规军纪,也是不用我多啰嗦的。敢于触犯军纪的,一律斩杀!所以,自己行事小心一些!”

    数百个直径十几米的魔能飞盘呼啸着掠了过来,林齐等人以小队为单位踏上了魔能飞盘,然后迅速向远处的天空城堡飞了过去。天空城堡外围的一重魔法结界无声无息的裂开一条口子,让林齐等人没入了结界中。

    这庄天空城堡大致呈椭圆状,长有十余里,宽有五六里的样子。天空城堡的边缘是一圈儿铭刻了无数防御魔法阵的城墙,城堡内部则是各种造型简单、实用的方形堡垒。这些方形堡垒的长宽高都在百米上下,底层是物资仓库,中层住人,上层则是魔法塔和箭塔。

    所有的方形堡垒之间的间隔都芝五十米,偌大的天空城堡内规划得整整齐齐,就好像一座棋盘。

    城堡本体是用金属整体熔铸而成,城堡中的所有小型堡垒和城堡融为一体,在堡垒之间通过地下的甬道相互联通,平日里在城堡表面是见不到多少人的。

    在这座天空城堡的一侧,有一座宽百米,长两百米许的金属桥梁探了出来。这是一座供魔能飞盘起落的码头,所有新来轮值的本家战士都在这里集※合。而一批浑身伤痕累累,甚至昏迷不醒、口吐鲜血的本家战士已经在城堡内聚集。

    林齐化们来了,这批受伤的本家士兵就会返回虎岛修养,他们的轮值时间已经到了。

    那些重伤的士兵会被送回虎岛悉心治疗,但是如果没有足够的高级药剂帮助的话,他们就算回到了虎岛,按照以前的伤亡比,这些重伤战士当中起码有一半人最终会死去。

    林齐怔怔的看着这些伤势沉重,被族人用担架抬着走上靡轮飞盘的族人。他们当中有一部分被翼人的光剑砍掉了胳膊和大※腿,有些人胸腹被刺穿,更有一些人干脆就好像被捏扁的金属罐子一样,身体整个都变形了,到处都是骨头凹陷的痕迹。

    更有一个身高将近三米,通体泛着淡淡金辉的光头大汉,他的半边头颅都凹陷了下去,从他的鼻孔内不断流淌出红白色的血浆和脑浆混合的液体,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撑到现在的。

    静静的看着这些受伤的族人,林齐缓步走了上去,然后双手一挥,一道道青色的光芒挥洒而下,迅速的融入了这些重伤的族人体※内。这是桂花树的力量,这是桂花树强大的治愈之光。

    重伤的族人们纷纷咳出了体※内的淤血块,他们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几乎是同时睁开了眼睛。就连那个头颅都被拍扁了的大汉,他都轻轻的哼哼了一声,摇摇摆摆的依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

    得到桂花树的帮助,这些虎族的族人伤势都减轻了许多,回到虎岛后只要稍微调戏一阵子,他们绝对能够恢复到巅峰状态。毕竟他们受到的只是**上的外伤,这种伤势哪怕看上去再吓人,对桂花树而言都算不上什么大事。

    林齐借助桂花树的力量一出手,顿时震惊全场。虎族宗脉血裔的大汉们双眼发亮的连连叫好,而林浦溪等人则是面色骤然僵硬了起来。林浦溪若有所思的把玩着手上的那枚空间戒指,突然轻声笑了起来:“治疗魔法?沙狐一族倒是有些族人精通这种魔法。但是虎族本家的族人,似乎极少有人修炼魔法的?”

    轻轻的将这枚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林浦溪撇了撇嘴角:“难不成,他还是一个……药剂师?”

    一批身披重甲的虎族战士大步走了过来,他们大声的呼喝着,勒令新来的族人赶紧进驻城堡,而回归虎岛的族立刻踏上魔能飞盘。在任何一个绝域—浪费时间都意味着危险,在他们的催促和喝骂下,林齐等人用最快的速度走进了天空城堡。

    那些被林齐救治的虎族战士站在魔能飞盘上,回头死死的盯着林齐的背影。他们已经将林齐的影子烙印在了灵魂深处,他们认定自己欠了林齐一条命,这在未来的某一天,是绝对要还给林齐的!

    没有来得及和同行的族人多说几句话,林齐所在的这支十人小队就被补充进了城堡边缘的一座金属堡垒内。

    带队的一名重甲大汉狠狠的的一脚踹在了堡垒的外墙上,就听得“嘭,的一声巨响,一丝缝隙都没有的堡垒外墙突然犹如流水一样蠕动起来,一个仅仅可以容纳一人进出的门户出规了。

    林齐低着头走进了堡垒,就看到了前方一条百米长数米宽的甬道。

    甬道内站着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沙狐一族的族人!这是一个面容清矍的老人,他的袖子上用银色丝线勾勒了一个活灵活规的狐狸头颅,这个纹章表明了他的出身来历。老人的身体被一团淡红色的火光包裹,脚下有数十重宛如不断爆发的火山一样的魔纹疯狂的蠕动着。

    这是一名实力达到了半神巅峰的火焰系的魔法师,一个纯粹的走魔法路线的半神强者。看看这老人枯瘦如柴的身体,风吹就能倒的架势,林齐也不指望他能扛起刀枪去和翼人拼命。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沙旻炎。这座堡垒的百人长!”老人轻咳了一声:“欢迎大家的到来,起码挡在我面前帮我扛刀的盾牌又多了几个。唔,你们谁是队长?”

    林齐上前了一步,向沙旻炎欠身行了一礼:“前辈安好,小子林齐,是这支十人队的队长!”

    沙旻炎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然后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林齐?嗯,毛都没长齐,你“齐,什么?圣师巅峰,好吧,在这里运气好,勉强能保住性命。倒是你身后的这几位,嘿,比你靠谱得多啊!”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齐一阵,沙处炎淡然一笑:“下面三层都是仓库,储存了一些粮食米面之类的东西,在这堡垒中,大家轮值做饭,过几天就轮到你们。中间三层是住人的地方,你们可以随意挑选房间,这里的房间足够,每人都能有一个单独的屋子!”

    “最上面的三层,两层箭塔,一层魔法塔。魔法塔是我和沙狐本家的九个子侄负责,我们动用全力,可以借助魔法阵的威能连续释放十个半神咒,但是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我们在半个月内再也没有动手的力气。”

    “而那些箭塔中的大型弓※弩之类,就要依靠你们虎族十个小队族人去使用了,我们是拉不开那些大家伙的。但是那些弓※弩的弩矢有限,你们最好不要随便浪费!”

    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子,沙旻炎转身向甬道尽头的楼梯走去:“来吧,我已经召集了这里的所有人,大家见上一面,然后说说看自己都有什么本事,这样碰到翼人的大规模攻击的时候,我们相互配合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林齐等人跟着沙旻炎走上了堡垒的中部,在一间足以容纳百人聚会的大厅内,林齐见到了这座堡垒的其他人。除开沙旻炎,还有九个身穿红色长袍的沙狐一族的族人,他们都是实力强横的半神法师。

    而堡垒内还有另外九支虎族的小队,这就是这座百人堡垒的全部兵力。

    但是那九支小队的虎族族人各个身体带伤,其中好几个人的伤势极其严重,比如说林齐走进大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一个斜靠在墙壁上席地而坐的大汉,他的一只眼珠不见了,眼眶内正流出殷红的血浆,显然距离他受伤还没有多久,而他的伤还没得到药剂治疗。

    而他的胸膛上,一条凄厉的剑痕从左肩一直劈到了右侧大※腿根部,差点就将他一剑大开膛。看那剑势,只差一丝皮肉就能将他的五脏六脏全部给剖出来。但是这么严重的伤势,这大汉也只是胡乱的动用斗气锁死了附近的肌肉,让肌肉自主的愈合,同样没有动用药剂治疗。

    要么是这座堡垒内的所有药剂都已经用光了,要么就是这种伤对这座堡垒内的虎族族人而言,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他们不觉得这种伤势需要动用药剂!

    林齐的眼角跳了跳,他默数了一下大厅内的人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