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大家,是自己人啊!(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林浦溪的脸色变得和一张白纸一样,在绝域,一位城守的话就是法律,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但是面对宗令殿颁发的杀虎令,就算是城守也只是一头任凭宰割的小羊羔!杀虎令,这本来就是宗令殿控制各处绝域,严防万一之变的大杀器!

    甚至林浦溪都猜出了那九位虎卫的身※份,除开值守宗令殿的虎卫,谁有这么强悍的实力?那些宗令,又怎可能放心的将杀虎令交给普通的族人?

    “混蛋,小子!”林浦溪死死的咬着牙,慢吞吞的吐出了几个字。

    妙相天深沉的看着林齐,她低沉的说道:“他是我们获取家族祷文的最好机会!”

    林浦溪双手紧紧握拳,咬牙切齿的看着林齐:“一天的时间,似乎,也足够了!”

    妙相天扭头看向了林齐,眸子里闪过一抹疯狂的残酷。虎族的家族祷文,代表宗脉血裔最正统传承的家族祷文。除开宗脉血裔最核心的那一支族人,没人知道这家族祷文的全貌。但是妙相天和林浦溪隐隐知道,这关系着虎族某个惊人的秘密。

    任凭其他分宗的族人掌握了家族的行政大权,虎族的宗脉血裔在十二古族中的地位依旧牢牢不可动摇,最大的原因就在于这个让人不安的秘密。每隔八十一年,虎族的宗脉血裔中都会混现出几个惊艳脱俗、强得让人绝望的青年子弟!

    这些人年纪轻轻,但是他们的实力强悍得让妙相天都无言以对。

    这其中隐藏着巨大的机密,而这个秘密就和虎族的家族祷文有关。如果林浦溪能够掌握这篇祷文,他就能渐渐的侵蚀虎族最核心的机密,最终他就有机会掌控这个强大得让妙相天都小心翼翼龟缩在翼人绝域两千年不敢出世的可怕家族。

    “一天,一天的时旬!”妙相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他关进黑牢,按照城守大人的命令来做!”

    驴子低沉的咳嗽了一声:“那么,我们呢?”

    妙相天向驴子和两只兔子看了一眼,然后轻轻的挥了挥手:“如果你们不想自己的主人出事的话,就乖乖的留在这里吧。等我们询问了林齐几个问题,他会跟着你们回去的。”

    林齐向驴子和兔子们使了个眼色,于是三个不良的家伙就乖乖的留在了这个灯光昏暗的房间内。数十名半神强者警惕的监视着驴子和两只兔子,而林齐则是被一群如狼似虎的执※法队员推进了一条向下延伸的甬道。

    向下行走了数百米,前方一扇hou重的魔法门户赫然在目。

    林浦溪亲自打开了魔法门,后面是一个硕大的圆形大厅,数千条拇指粗细的黑色锁链在天花板上纵横往来,数十名骨瘦如柴,但是看骨架子格外壮硕的大汉被挂在那铁链上,已经再无半点儿生命气息。

    林齐死死的盯着那些被挂在那里的大汉尸体,这些大汉的皮肤松弛而萎缩,表面的光泽宛如腐烂的腊肉一样没有任何色泽。看他们身上残留的气息,他们都是半神高阶甚至是半神巅峰的强者,他们就算是死了,他们的尸体也不应该是这样残破的状态。

    “他们的精气被人用很邪恶的办法抽走了!”桂花树是这一行的大行家,他精准的判断出了这些大汉的遭遇:“鲜血、骨髓、甚至是内脏中的一些生命本源,加上他们的灵魂,都被人用一些不怎么人道的手段抽走了!”

    林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站在门口淡淡的说道:“他们,都是虎族的族人?”

    林浦溪回头看了一眼林齐,然后露出了一丝讥嘲的笑容:“没错,他们都是触犯了军纪的虎族族人!”

    沉默了一阵,林齐淡然道:“他们触犯了什么军纪?“

    沉吟片刻,林浦溪叹了一口气,很“无奈,的摊开了双手:“他们,他们其实都是非常英勇的战士。但是他们不该在我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后,依旧和那些翼人纠缠在一起,差点就让翼人突破了城堡的防线。

    “当然,我能理解他们的苦衷,他们的队友被翼人大队缠住了,他们想要将自己的队友救回来!但是他们的迟误,让翼人差点顺着为他们留下的通道突破城堡的防线,他们违反了军令,他们就必须受到惩罚!”

    林浦溪笑得很灿烂:“对他们的惩罚,可能是稍微严厉了一些,但是我维护了家族律令的尊严。”

    “家族律令的尊严,么?

    林齐大步走到了那些大汉的尸体边,他冷眼看着那些大汉身上残留着的斑斑伤痕,每一个人身上起码都有数百道大大小小的伤痕,他们的身体就好像被雨水淋坏的泥娃娃,看上去是那样的残破而丑陋。

    要经过多少次的残酷厮杀,才会在虎族这样一个以战斗为本能的家族,如此强悍的半神高阶甚至是半神巅峰级别的战士身上留下这样的伤痕?而这样强悍的战士,他们居然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死在了这里!

    “你是怎么向虎族本家汇报这里的事情的?”林齐笑看着林浦溪:“这些人应该都是身※份很不低的精锐,他们死在这里,那些长老和宗令就没有任何的怀疑么?”

    林浦溪笑得也很灿烂:“战死,这是谁都不能避免的事情,不是么?”

    林齐点了点头:“包括他们在死前被人抽空了体※内所有的精气神,包括骨髓都被抽空了!以这样奇怪的伤势战死,你们也都告诉他们了?”

    林齐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让人心悸的寒光。

    林浦溪和妙相天的脸色大变,沉重的魔法门骤然关闭,四周的墙壁上出现了几个暗门,数十名身材窈窕,生得秀美俏丽,但是周身带着浓浓煞气的少女悄然走了出来。

    妙相天笑得很灿烂,她笑得花枝拓展的向林齐抛了个媚眼:“好敏锐的眼神,连这事情都被你看出来了?嘻嘻,既然如此,也不妨告诉你,如果不是他们死了,我的这些侍女怎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呢?”

    林浦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林齐,既然你看破了这里的事情,那么,我只能想办法让你身边的那九个老家伙去死。毕竟我可不想被他们杀死呢。”

    林齐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浦注:“你准备怎么做?”

    妙相天轻飘飘的向林齐抛了个媚眼:“当然是让我的侍女使用《灭世秘尊夺元玉身》,将你一身精气吸得干干净净,然后将你变成一具行尸走肉,让你带着那九位老大人一起去死喽!就算他们实力再强,只要我们下令让你们去绝域深渊的深处巡哨,你们也是必死无疑呢。”

    “真是,狠心啊!”林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不狠心,活不下去啊!”林浦溪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己经两千多年没见过太阳了!整日里憋在这里,总要想法子尽快的增强修为,修成那一门神通,让我可以坦然的出现在那些老不死的面前,你说是不是呢?所以,既然你发现了这一切,你就只有死了。”

    林齐背起了双手,他的一缕精神力迅速投入了世界指环,从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令牌和其他的身※份标志物中翻找着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虎族的那一群老祖劫掠了弥罗神教,杀死了无数的弥罗神教高层,就连宝莲娘娘都被他们斩杀当场,林齐随手捡拾了大量的空间戒指,里面可是有不少的好东西。

    一边翻检着戒指内的东西,林齐一边露出了古怪的笑客:“浦溪城守果然是老谋深算,果然不愧是前辈的护法尊神王呢。“

    林浦溪和妙相天的脸色骤然一变,他们齐声厉声喝道:“你胡说什么?”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齐不动声色的将代表了守护神宫神主大权的一块莲花令牌掏了出来,然后慢悠悠的掏出了代表了自己守护神宫护法尊神王身※份的王牌。

    与此同时,林齐身上的气息骤然一变,从普普通通的圣师巅峰,他的气息骤然飙升到了半神高阶堪堪要达到半神巅峰的水准,而且他的皮肤下隐隐有七彩琉璃光芒透出,随后他的身体※内一阵阵的光芒闪烁,最终他的身体变成了一尊通体剔透,宛如极品金色美玉的奇异宝体。

    一道道弥罗神教特有的气息从林齐体※内不断的扩散开来,林齐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喊打喊杀的呢?浦溪神王,您认为呢?”

    “护法尊神王不灭神体!”妙相天呆滞的看着林齐金光灿灿的半透明身躯,只觉眼前一阵阵金星乱闪:“你是守护神宫的,守护神宫的……”

    林齐大咧咧的咳嗽了一声:“蒙冥莲娘娘赏识,数年前,小子融合了神魂之种,成就守护神宫护法尊神王一职。此番潜入翼人绝域,乃是神主娘娘亲自颁发的神谕,奉上神阿鼻奴之令,我……

    妙相天惊骇的大叫了一声:“是阿鼻奴上神亲自颁发的神谕?”

    林齐想起了那个被升仙池的守护神将打得魂飞魄散的神仆阿鼻奴,然后嫣然一笑。

    “上神的意志不容违背,所以我甘冒风险来到此处!两位不知是哪一神宫的前辈?还请两位配合小王一二,嘿嘿,潜入翼人绝域,将那足以让人一步成神的大机缘抢夺到手!”

    妙相天和林浦溪全傻在了那里。

    林齐突然变成了守护神宫的护法尊神王!

    还有他所说的一步成神的大机缘!

    天哪!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