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击杀(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血脉?”林齐想起了十二古族那古怪的苛刻的族规——家族子孙,只能和东方血脉的女子结合。

    “是的,血脉!”桂花树的声音很严肃:“只有纯正的,没有受到污染的血脉,才能通过我们的验证。当你第一次碰到我的时候,虽然你的口令通过了我的验证,但是如果你的血脉受到了污染,那么你将会被我击杀!”

    林齐张了张嘴,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我们其实都觉得很诧异!”桂花树幽幽叹息了起来:“可能虎族一条筋的死脑筋比较适合这种苛刻的传承!那一篇很复杂的口令,而且使用的是和现在流通的通用语迥然不同的上古东方语言,虎族居然能够一个音节不差将它保留到现在,虎族真的很了不起!”

    无言以对的林齐抬头看着天空,然后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似乎,沙狐一族他们也有类似的家族祷文传承下来,但是。。。”林齐舔了舔嘴唇,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十二古族,只有虎族的家族祷文依照着本来的面目传承了下来,而其他的几个古老家族,他们的家族祷文,早就不知道丢去那个旮旯角落里了。

    “对了,一个好消息!”桂花树将自己那条细小的根茎从林齐体内扯了出来:“因为这位四星战将的一丝本命精气的帮助,林齐进行第一次蜕变之后,他现单纯的**力量,已经是三星御士的实力。”

    “而对能量的掌控,以及自身‘源力’的修炼,就需要你的努力了!”桂花树用根茎拍了拍林齐的脑袋:“努力吧,林齐,其实我很不愿意说这样的话,但是我必须告诉你——整个人类的前途,都在你身上了!”

    林齐再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来。他今天叹的气,比他过去二十几年的叹气声加起来还要多了许多、许多。摇了摇头,心情很是沉重的林齐看向了倒在一旁的林浦溪和妙相天,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在我没有足够的力量之前,你们不需要提醒我这些东西!”林齐挥了挥手,似乎想要将自己刚才听到的事情全部丢去脑后:“现在,我只想让虎族变得更加纯粹、更加干净一下,我不想有这些苍蝇来打扰虎族的安宁!不管我的个人实力有多强。我觉得,我需要虎族的帮助。”

    “当然!”桂花树很快乐的笑着:“以虎族的人口基数和平均的实力来看,虎族的那些长辈中,肯定拥有稚子级别的存在。如果运气好一点。他们当中甚至可能拥有低阶御士?也就是现在所谓的下位神!”

    “所以,虎族是绝对不能放弃的,这将会是你最大的臂助之一!毕竟我们现在的力量没有完全恢复,我们不可能帮到你太多。就算我们全部恢复了,我们也不可能是那些神灵的对手!”桂花树的声音很沉痛:“要知道,当初我们拥有那样强大的力量,我们依旧失败了,所以现在,我们需要更加的谨慎、更加的小心。我们需要更强大的底蕴。”

    这是林齐偷偷摸摸的带着林浦溪和妙相天等人进入翼人绝域后的第五十个清晨。

    天空城堡内,值夜的士兵刚刚换防,骤然间尖锐的号角声响起,翼人绝域下面响起了沉闷的翅膀拍击声。林齐的嚎叫声宛如鬼啸一样响起:“救命啊,城守大人和米大人都被翼人重伤,救命啊!”

    一个小巧的魔能飞盘从翼人深渊下方激射而出,林齐控制着魔能飞盘。驮着昏迷不醒的九大虎卫正艰难的向天空城堡飞来。在林齐的身后,百多个魔能飞盘上不断喷射出大片剑气、火光,千多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精悍男子,正和大群大群追杀来的翼人打得不亦乐乎。

    不断有魔能飞盘被白色的光剑斩得稀烂,魔能飞盘上的那些劲装男子无声无息的坠入深渊,随后他们的身体突然膨胀开,宛如那些被重创的翼人一样轰然爆炸。

    这些黑衣劲装男子,正是妙相天麾下的那些毁灭神宫的死士。在林浦溪和妙相天的带领下。这些死士潜入了天堂山,却没能找到林浦溪和妙相天,就一直逗留在了里面。

    结果今天林齐带着林浦溪和妙相天从天堂之门中窜了出来,这些死士立刻出现。

    林齐二话不说,就让被龙崖洗脑的林浦溪和妙相天带着麾下死士在后面断后,自己‘惊慌失措’的带着浑身是血的九大虎卫狼狈的向上逃窜。

    林浦溪和妙相天所在的魔能飞盘不断的喷射着黑烟。他们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妙相天麾下的死士们团团环绕着他们,保护着他们向天空城堡撤退,悍勇无比的抵挡着翼人们的冲击。

    天空城堡内响起了急促的鼓声,一尊光头大汉站在城头,骇然向下方张望了过来。

    “林齐?你怎么跑去了下面?这么多天,你们都去了哪里?”光头大汉愤怒的咆哮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干什么去了?”

    林齐有气无力的抬起头,向着城头上的光头大汉苦兮兮的哭诉着:“我奉城守之命,陪同他深入翼人绝域查探翼人的来历,哪知道我们刚刚进去,就被无数翼人包围,我们在下方连续奋战数十日,好容易才逃了出来!如果不是这些。。。这些热心人的帮助,我们也逃不回来!”

    城头上的虎族族人脸色变得无比的诡秘,热心人?在翼人绝域,出现了陌生的热心人?你开玩笑吧?

    再看看那些身穿黑色劲装的精悍汉子,他们身上的衣衫尽是带着细密鳞片的黑色皮革所制,浑身上下一丝皮肤都没有露出来,就连眼眶都被黑色的水晶片所覆盖。这样的服饰,这样的打扮,而且是那样悍勇无畏,很多人是硬碰硬的和那些翼人同归于尽!

    “弥罗神教的死士!”站在城头的光头大汉怒吼出声:“弥罗神教的死士!为什么翼人绝域会有弥罗神教的死士?来人!封城,严查城内每一处堡垒!”

    ‘嗡’的一声,一柄斩马弯刀呼啸着从光头大汉的身后劈下,劈向了光头大汉的脖子。

    站在光头大汉身边的一名虎族族人一脚踹在了他腰间,将这光头大汉一脚踹飞了出去。偷袭的斩马弯刀重重的劈在了这个虎族族人的大腿上,刀锋一旋,一大块皮肉就带着鲜血喷射了出去。

    一名披散着长发,穿着青色长衫,袍袖上用银色丝线绣了一杆青竹,显得格外潇洒俊逸的中年男子厉声喝道:“开启所有魔法阵,全力攻击翼人,掩护浦溪城守进城!谁敢扛令,斩了!”

    被踢飞的虎族大汉愤怒的扭头看向了偷袭的中年男子,他厉声喝道:“林浦侑,你这混账东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那些人是弥罗神教的死士!”

    林浦侑面无表情的挥动长刀向光头大汉劈了过去:“胡说八道,那是浦溪城守的追随者,他们是来自亡灵大陆的死灵剑客,什么弥罗神教的死士?我没见过,我不知道!”

    ‘当啷’一声巨响,光头大汉挥动大斧,一斧头将林浦侑手上的长刀震得脱手飞出。光头大汉一把抓住了林浦侑的脖子,重重的将他摔倒在地,然后一膝盖顶在了他的小腹上。

    光头大汉怒吼道:“老子是翼人绝域总将,虎族上下听令,封城,严查每一处城堡!城外弥罗神教的死士胆敢靠近一步,杀无赦!城内有敢于内乱者,杀!”

    ‘呼’的一声响,林齐已经控制着魔能飞盘狼狈的一头扎进了城内。林齐嘶声吼道:“那些热心人是弥罗神教的死士?为什么他们称呼浦溪城守为护法尊神王?这是什么玩意?什么是弥罗神教的护法尊神王?他们为什么称呼米大人为神妃娘娘?”

    ‘轰’的一声,听到林齐这番话的人一下子全乱套了。

    刮着大光头的虎族宗脉血裔的族人纷纷骚动起来,而那些身穿长袍,生得俊逸潇洒的实权派的族人,则是纷纷拔出兵器,怒吼着向林齐这边冲杀了过来。

    林齐阴沉着脸,拔出屠军斧,重重的一斧头劈了出去。

    ‘嗷呜’一声虎啸声传来,一道虎形气劲从屠军斧上轰出,红色的灼热狂流呼啸而起,化为大片火海将那群冲杀过来的实权派族人笼罩在内。滚滚虎形气浪冲出了数百米远,所过之处数百名实权派的族人被一斧头劈成了粉碎。

    林齐手上多了一块寒光熠熠的令牌,他厉声喝道:“杀虎令在此,虎族宗脉血裔弟子听令,封城!谁敢妄动,一律杀了!”

    林浦溪、妙相天带着大群死士已经冲到了城外,但是在林齐的命令下,天空城堡的防御结界已经全部开启,厚重的结界将他们全部挡在了外面。林浦溪瞪大了眼睛,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林齐,你怎敢如此?”

    话音未落,一道诡秘的身影闪过,一尊十二翼大天使长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林浦溪的身后。

    长长的光剑洞穿了林浦溪的心口,随后长剑一挥,妙相天美丽的头颅被一剑斩落。

    大天使长冷漠的看了一眼城堡内的众多虎族族人,然后悄无声息的向深渊深处飞遁而去。

    近千名死士同时发出绝望的呐喊声,他们纷纷冲出,自爆身体,和大群翼人同归于尽。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