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怒火冲天(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一声冷哼响起,大汉飞起一脚踹向了老人的小腹。老人吓得惨叫一声,他眉心一道紫光喷出,庞大的精神力量在他面前凝成了三十六重精巧的小圆盾。每一道圆盾都宛如紫水晶凝成,晶莹剔透犹如实质,每一枚圆盾的正中都有一枚精巧绝伦、复杂无比的神文闪烁。

    三十六重不同的符文气息交汇,组成了一套代表着‘永恒防御’的神文嵌套,而这一套神文嵌套,赫然就是西方大陆教会供奉的胜利女神的胜利之盾上最核心的神文嵌套。

    也就是说,这个老人单纯的使用精神力量,就释放除了神器级的防御力量。他的精神力凝成的盾牌显然不会有胜利之盾的防御力强,但是能够随手释放出永恒防御的嵌套神文,这种实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但是这么强悍的神器级防御,面对大汉轻松飞起的一脚却是轰然粉碎。大汉的脚尖轰碎了二十四重紫色圆盾,然后骤然缩回。老人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手舞足蹈的大叫起来:“你们虎族的人聪明,比我们狐族的人还要聪明一大截!谁敢说你们笨,老子亲手拾掇了他们!”

    大汉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盘坐在了石床上,狠狠的瞪了老人一眼:“纠正一点,这些年来虎族宗脉血裔的族人死伤率多了三成,但是凝结了真正的力量之种的族人,却比以前多了五成!残酷的战斗,随时在死亡关头的突破,让族人的实力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

    “然后,还有一点!”大汉瞪了老人一眼:“让林海渊他们顺利的掌握权柄,我们这群老不死的一言不发,甚至压制林刖崖他们不许他们动用暴力手段反制林海渊和他身后的那些人,这一切计划,都是你们家的那个最老的老不死亲自制定的!”

    “嘎?”老人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叫声,他惊讶的看着大汉:“最老的那个。。。老变态?”

    大汉缓缓的点了点头。他皱着眉头,很是烦恼的吐了一口气:“和你们家的人打交道,真累!那个老不死的说,虎族内部不稳,与其让他慢慢的在暗处滋生成灾,不如让他泛滥出来,然后一网打尽!”

    用力的抓了抓脑门,大汉无奈的摊开了双手:“这一泛滥。就是大好几千年!嘿,可是我们也真是大开眼界,这些混球,他们真的什么都敢做啊!甚至还敢窥觑家族祷文!嘿。好大的狗胆!”

    老人的眼珠子一通滴溜溜的乱转,他沉吟了片刻,然后凑到了大汉的耳朵边,低声的咕哝了几句。

    大汉的脸色瞬息万变,然后他连连点头,‘哈哈’大笑了几声,用力的拍打起老人的肩膀。他的蛮力极强,拍得老人面容憔悴,差点将他的肩胛骨都给一巴掌拍碎了。

    林刖崖进入卧虎峡的时候还是一个人。当他离开卧虎峡,回到宗令殿的时候,他身后已经跟上了几个面无表情,光头、赤脚、穿着黑色紧身短衣,腰间缠绕着一条血色腰带的彪形大汉。

    这些大汉的面孔好似花岗岩一样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他们的眸子就和死人一样灰蒙蒙的,任何人看到他们的眼睛。都会本能的觉得这些大汉其实就是一个死人。

    若有若无的气息从这些大汉的体内散发出来,他们的气息和虎族的其他族人相比,简直是弱得可怜。其中气息最强的一个大汉也不过是圣士级别的能量波动,而最弱的两个大汉,他们的气息根本就只比普通人强上一点儿。

    身高两米开外的彪形大汉,这些人行走之时,高大魁伟的身躯给人的感觉却是轻飘飘的犹如纸糊的一般。他们走路落地无声,宛如雪花掉进了粘稠的油脂中。丝毫声响都没有发出。

    如果不是肉眼看到他们,绝大部分人甚至会忽视他们的存在。

    林刖崖就这么带着几个诡异的大汉走进了宗令殿,然后传下了大宗令的令牌,要求所有的宗令和家族长老赶来这里大会,计议一些关于家族未来政策举措的大计。

    命令刚刚传达下去,林狱风和林狱雷就气急败坏的冲了进来。林狱风嘶声怒吼道:“大宗令,海渊宗令带着很多族人,强行开启传送阵赶去了翼人绝域——那里的城守林浦溪被翼人诛杀,海渊宗令、青月宗令、涯鼎宗令的后辈族人死伤惨重!”

    “是林海渊带着人去了?”林刖崖一跃而起,脸色变得很是古怪。

    “海渊宗令、青月宗令、涯鼎宗令三位宗令带着数千族人去了!”林狱风的脸色也很古怪:“翼人绝域传回来的消息是,浦溪城守带着林齐和九大虎卫潜入翼人绝域,结果被翼人军团追杀,浦溪城守不幸身亡!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林刖崖狠狠的跺了跺脚。

    “浦溪城守是弥罗神教护法尊神王!”林狱雷干脆的大叫一声。

    林刖崖呆住了,几个刚刚走进宗令殿的长老呆住了,几个其他分宗的宗令也呆住了。

    一名和宗脉血裔亲近的分宗宗令不由得喃喃自语:“弥罗神教的护法尊神王?难怪这小子两千年来死守翼人绝域,死活不肯回虎岛调养!而且每次我们去翼人绝域轮值时,他总是在闭关修炼!”

    林刖崖的牙齿咬得‘嘎嘣’作响,他低沉的狞笑了起来:“有趣,有趣,这些年来,我们也不知道劫掠了弥罗神教多少财宝、女子!结果呢,他们居然在我们的心口上插上了钉子!嘿,林浦溪是弥罗神教的护法尊神王?这件事情,莫非他的族人,都不知道么?”

    几大宗令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摇头不敢吭声。

    沉闷的脚步声传来,两名和林海渊交好的宗令带着大群族中长老走了进来。他们正好听到林刖崖的话,第八分宗的宗令林南溪不由得冷笑起来:“大宗令这话可就说得不对了。谁说林浦溪是弥罗神教的护法尊神王?证据何在?”

    第十分宗的宗令林沥濛悠然叹息了一声:“林浦溪坐镇翼人绝域两千余年,为本家立下了无数功劳,实在堪为本家族人之楷模。要说他是弥罗神教的人,老夫是万万不信的!”

    林刖崖眯着眼看了这两位宗令一眼,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信不信,证据与否,我们一起去翼人绝域看看就是!不管怎样,一地城守突然陨落,这事情总要查一个水落石出!”

    林南溪和林沥濛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时点头。他们笑着向林刖崖看来过去,然后他们的目光突然看到了林刖崖身后的那几个身穿黑色短衣的光头大汉,看到了他们腰间的那条血色腰带。

    两大宗令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的诡异,他们的目光一阵散乱,然后突然又变得坚定了起来。他们微微抬起头,趾高气扬的看向了林刖崖:“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本家的长老团一起去翼人绝域吧!堂堂一城之守死了,总不能让人胡乱给他泼污水。”

    林刖崖森森一笑,然后一言不发的向宗令殿外走去。

    各大宗令,一众虎族本家的长老纷纷跟在了林刖崖身后。虎岛上一时间虎啸声绵绵而起,大群来自各大分宗的虎族战士纷纷向虎庙的方向涌来,当林刖崖带人来到虎庙前方的广场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万强大的虎族战士。

    “各宗令、长老团的长老随我去翼人绝域!”林刖崖冷笑了几声:“其他人该干什么干甚去,在这里干什么?看什么热闹?有什么好看的?信不信老子让你们去海底的矿脉挖矿石?”

    林沥濛轻咳了一声:“大宗令,浦溪城守都陨落了,翼人绝域那边的境况可真不怎乐观呀!还是带一些族人赶去增援的好,本宗就出动五千战士好了!”

    林刖崖深沉的看了林沥濛一眼,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跟我进去,你的族人,各自回家玩婆娘去!你有意见?嗯?到底我是大宗令,还是你是大宗令?”

    林沥濛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一名腰间缠着血色腰带的壮汉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这名大汉就这么紧贴着林沥濛站在那里,宛如铁块一样粗壮的手掌轻轻的贴住了他的软肋。

    林沥濛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正要开口说话,林刖崖已经掏出了那块血色的虎杀营令牌。

    林沥濛、林南溪同时深吸了一口气,他们抬头看了看四周。虎庙四周的悬崖顶上,每隔数十米,都有一名腰间缠着一条血色腰带、面孔冷漠无情的大汉站在那里,他们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虎庙广场上的众多虎族族人,眸子就和死人一样没有任何的光泽。

    轻轻的摇了摇头,林沥濛挥了挥手:“各自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沉默了一会儿,林南溪也笑了起来:“都回去吧,好好的修炼,有空就多给族里添几个小崽子。去吧,去吧!”

    其他宗令纷纷下令,聚集在虎庙门前的虎族族人‘哄’的一声四散,他们各个实力高深,奔走的速度快过奔马,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四周的山林中。

    林刖崖向林狱风和林狱雷笑了笑:“好了,我们可以动身了!开启魔法阵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