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你说我狂悖?(3)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就在这时候,城内被拘禁在一起,不许随意动弹的分宗族人中,一个面色苍白,生了一张长长的马脸,下巴上生了一部飘逸的长胡须的中年男子突然跳了起来,他一跃而起悬浮在半空,宛如被阉掉的公鸭一样嘶哑着声音惨嚎起来。

    “南溪宗令,你要为三位宗令报仇雪恨啊!这是谋杀,这是**裸的。。。”

    林齐反手一个铜子儿射了出去,精巧的铜子儿被他两只手指轻轻一弹,带起一声刺耳的裂空声洞穿了那中年男子的眉心。‘噗嗤’一声,中年男子的身体骤然向后一样,沉甸甸的摔在了地上。

    林南溪呆滞的着林齐,他气得浑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毛孔内都在向外喷射着热气。

    “你在干什么?”林南溪死死的盯着林齐,气急败坏的怒啸起来:“你在干什么?你这该死的混。。。”

    林齐轻哼了一声,他一把抓起两只兔子向林南溪丢了过去。两只兔子欢天喜地的大叫了一声,身体骤然化为两条黑光激射而出,以一种让林南溪为之胆寒的速度向他急速冲了过去。不等林南溪清两只兔子的动作,一根硕大的金属杠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林南溪的后心上。

    ‘嘭’的一声巨响,林南溪被砸得上半身的衣衫全部粉碎,他张口喷出一道热血,眼神发愣的向前扎了下去。幸好林南溪毕竟也是堂堂虎族十三位宗令之一,受到兔子的突袭。他依旧反手挥出了一柄薄如蝉翼的无柄弯刀,数十道弧月形寒光铺天盖地的向身后射了过去。

    但是兔子并不在他身后。两只兔子同时出现在他面前。在林南溪震惊的目光中,两根粗壮的金属杠子狠狠的向他胸口顶了过来。林南溪刚刚后背挨了一记重击,兔子的蛮力强得离谱,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猛扑,面对面前突兀出现的两根金属杠子,他完全没有闪避的能力。

    两根金属杠子沉甸甸的砸在了林南溪的胸口。伴随着刺耳的骨裂声,林南溪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这一次鲜血甚至从他鼻孔内喷出。强烈的痛楚让林南溪发出惨厉的哀嚎声。但是还不等他从连续的沉重打击中回过神来,驴子已经宛如鬼魅一样出现在身后。

    摆出一个完美的后踢腿弹人的姿势,驴子狠狠的一蹄子轰在了林南溪的后脑勺上。林南溪的脑袋重重的一晃,堂堂虎族宗令,就这么被驴子一蹄子弹得陷入了重度昏厥中。

    林刖崖呆住了,林沥濛傻眼了,其他宗令愕然不动。而天空城堡内的所有虎族族人全都僵硬在了那里。这是虎族多少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堂堂宗令,负责虎族最高权柄的宗令,居然就这么被当众殴打,打得吐血昏迷!

    “畜生!”林沥濛发出一声暴怒至极的咆哮,他拔出了一柄奇形蜈蚣鞭,扭曲的白色蜈蚣鞭带起刺耳的破空声狠狠抽出。原本不过三米多长的蜈蚣鞭骤然拉长了数十里。蜈蚣鞭头部的一个狰狞的恶鬼头颅带起一声厉啸,狠狠的抽向了驴子。

    一张狰狞的大嘴突兀的在驴子的面前出现,方圆数百米,密布着数重利齿的大嘴内一团黑色的幽光急速旋转,一股惊人的吸力紧紧的锁住了蜈蚣鞭。林沥濛只觉掌心一痛。他的掌心皮肤被蜈蚣鞭的手柄撕开,大片鲜血不断的从手掌中喷了出来。

    那么长的一柄鞭子被大嘴一口吞了下去。随后大嘴悄然消失,而驴子的嘴里则是响起了清脆的‘咔咔’咀嚼声。伴随着驴子的疯狂咀嚼,林沥濛的身体突然一晃,七窍中同时喷出了血浆。

    这柄蜈蚣鞭是林沥濛的本命半神器,为了将这件半神器发挥出最强的力量,他将几乎一半的灵魂本源之力融入了蜈蚣鞭。驴子吞噬了这条蜈蚣鞭,等同于在林沥濛的灵魂上重重的砍了一刀,直痛得他嘶声惨嚎,痛得他抱着脑袋在地上连连翻滚。

    林刖崖的眸子里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他板着一张脸,低沉的喝道:“林齐,开启城堡结界,让我等进去!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书出来!”

    林齐双手撑在城墙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大宗令,我就怕开启了结界,会有人第一时间杀我灭口啊!唔,我们就这么隔着结界说话行不行?我胆小,怕死得很!而且我身子骨虚弱得很,可经不起本家那些高手的轻轻一拳!”

    林刖崖眸子里的笑意更盛了,身子骨虚弱得很?身子骨很虚弱的话,能够用一枚铜子儿轻轻的一击杀死一名半神高阶的强者?就算是林刖崖,他自忖自己也不过是能做到这个程度,林齐这小子,样子是扮猪吃老虎已经成习惯了啊!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林刖崖一本正经的说道:“放心,有本宗主持公道,谁也不能冤枉了你,谁也不能轻易的动你一根头发!快快打开结界,小心等会那些翼人又回来了!”

    林齐摊开了双手,然后有气无力的长叹了一声:“好吧,大宗令可是要为我做主啊!如果本家都不能为我主持公道,那林齐只能胆大妄为的做出某些不忍言的事情。所谓狗急跳墙,大宗令啊,我林齐虽然实力低微,在本家也没什么后台靠山,但是被逼急了,也是免不了做一些凶煞之事的!”

    林沥濛哆哆嗦嗦的抬起头来,他声嘶力竭的吼叫起来:“大宗令,你听到了!你听到了!这林齐狼子野心一览无遗啊!他这话,你听到了!这小子就是一个狂悖之徒,大宗令啊!”

    林齐冷冷的哼了一声,他突然一步迈出了城墙,几个闪身就到了林沥濛的身边。不等林刖崖开口,林齐已经一把抓住了林沥濛的脖子:“你说我是一个狂悖之徒?我狂在哪里?悖在何处?”

    林沥濛只觉一个铁钳子死死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他就连呼吸都困难了,他艰难的瞪大了眼睛,狼狈的用眼角余光向林刖崖求饶,同时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林齐的手指,想要将林齐的手指掰开。

    但是林齐如今的实力何等强悍,他五指犹如铁钩一样深深的陷入了林沥濛的脖子里,掐得他的颈骨‘咔咔’作响,任凭林沥濛如何努力,就好似蜉蝣撼铁树,根本无法掰动林齐的手指分毫。

    跟随林沥濛下到翼人绝域的几个分宗长老愤然大吼,一名身穿青色长衫,面带一丝青白气息的老人悄无声息的拔出长剑,阴损无比从林齐身后一剑刺向了他的后心。等得剑尖距离林齐不到一尺了,这老人才怒喝了一声:“大胆,你焉敢。。。”

    林齐丢开了林沥濛,反手一巴掌拍了出去。

    ‘当啷’巨响,极品圣器级的长剑被林齐一巴掌拍得碎成了数十段,随后他一耳光狠狠的抽在了那老人脸上,直抽得这老人的满口大牙全部喷出,身体宛如陀螺一样凌空窜起急速飞旋,‘滴溜溜’的就在空中连连转了数十圈。

    不等老人的身体落地,林齐一脚就踹在了他的小腹上,将他的气源要害一脚踹得粉碎。老人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身体轻飘飘的宛如羽毛一样向后飞了出去,他甚至连一声惨嚎都没能发出,就被林齐的重击打得昏迷不醒。

    “老而不死是为贼!”林齐狠狠的一脚将躺在地上,双手不断的揉搓着脖子上青色指印的林沥濛踹得口吐鲜血,然后轻轻的抖了抖袖子,向着林刖崖微微一笑:“大宗令,林齐失礼了。还请大宗令明鉴,林齐向来尊老爱幼,对族规是恭敬有加,但是林齐却是有一桩脾气,最是受不得冤枉的!”

    眸子里一抹寒光向四周一旋,林齐阴戾的向那些分宗族人扫了一眼:“谁敢冤枉林齐,谁敢坑害林齐,谁敢给林齐脸色,怪不得林齐就杀他一个血肉横飞,杀他一个尸横遍野!”

    一名分宗长老依旧弄不清情形,他气得嘴唇直哆嗦的怒吼起来:“大宗令,你,如此狂徒,如此狼心狗肺、目无尊长的狂悖之辈,我等是容不得这等贱种的!”

    话音未落,林齐身形一闪就到了这长老面前,他一耳光劈头盖脸的将这实力不过半神中阶的长老打得口吐鲜血狼狈倒地,然后狠狠的一脚踹得他气源爆裂,彻底摧毁了他的所有修为。

    “贱种?你再说一次?”林齐目光森冷的着这长老:“林齐乃虎族宗脉血裔嫡传族人,是虎族血脉最纯正的族人!你敢再说一次贱种试试?我若是不将你所有嫡系亲眷杀得干干净净,我就是你养的!”

    那长老着凶厉宛如战鬼的林齐,饶是心中已经恨极了林齐,却哪里还敢开口?

    堂堂中阶半神,在林齐的手下就好比婴孩一样被随意的废掉了全部力量,却连林齐的动作都没清,面对林齐这么一个完全无视虎族的族规,堂而皇之的当着众多长老和宗令殴打家族长辈的暴虐之徒,这个长老,包括其他的那些长老,那里还有敢开口的?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