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你说我狂悖?(4)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说到死,这些长老也无非是一群欺软怕硬的混账东西!虎族本家的那些直爽的热血汉子可以任凭他们折腾,却碍于族规无法对他们做什么。可是当林齐这种完全不把族规当一回事情,心狠手辣却又有着足够实力的人出现后,这群分宗的长老,无非就是驴子口中的孙子罢了。

    “大宗令,林齐失礼了!”林齐收拾了一下脸上的凶神恶煞一样的表情,带着几丝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特有的羞赧之色向林刖崖躬身行了一礼:“但是还请大宗令谅解,林齐实在是吃不得亏的。”

    林刖崖‘嘿嘿’笑了几声,摇摇头没吭声。

    林齐还好意思说自己吃不得亏?但是现在,分明是林齐让人处处吃亏嘛!嘿,五个分宗的五大宗令,居然硬是被林齐阴死了三个,被重伤了两个,他居然还能脸皮都不红一点的说自己一点亏都不能吃!

    一众宗令和长老林齐的目光都很复杂,非常的复杂。

    大家谁都不蠢,林海渊等三位宗令,带着近万名分宗的精锐进入翼人绝域,他们就算是碰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阶翼人的突袭,他们也是有很大机会能够进入天空城堡的!毕竟也就是几十里地的距离,任何一个半神也就是一个弹指的功夫就能掠过这一段距离。

    哪怕有翼人的阻挠,林海渊他们依旧有大把的机会进入天空城堡!借助天空城堡的防御结界,翼人军团根本不可能对林海渊他们造成太大的困扰。

    但是林海渊他们居然就在城门口被翼人斩杀。而且近万精英死得干干净净。要说这里面和林齐没有任何关系,除非是白痴。否则没人会相信这个说法。

    一行人神色各异的进入了天空城堡,昏厥的林南溪和重伤的林沥濛也被带了进去。

    林刖崖没给林南溪和林沥濛喊冤、哭诉的机会,他第一时间带着宗令和长老们来到了林浦溪、妙相天的尸体前。几个虎族本家的资深长老凑到了林浦溪的尸体前,掏出了一整套的解剖工具,对林浦溪的尸体进行了详细的剖析。

    林浦溪的皮肤和常人无异,但是他的肌肉泛着五彩光晕,他的骨骼已经转化为琉璃美玉一样的七彩材质,他的骨髓更是泛着淡淡的绮丽光辉。而且他的骨髓还隐隐散发出一股子淡淡的荷花香气。

    至于他的内脏,林浦溪的五脏六腑表面蒙着一层七彩琉璃光辉,但是一切开他的内脏就能发现,他的五脏六腑内都是一片充满了沉沉死气的黑色。这是毁灭神宫的某些独特功法才有的特征,毁灭神宫修炼的就是毁灭一切的寂灭之力,这种力量潜藏在五脏六腑之中,久而久之。能够将人转化为一种存在似人非人、介于生死之间的神异存在。

    以生命气机孕养死亡之力,这就是弥罗神教毁灭神宫一切功法的根本精髓。

    “林浦溪的确修炼了弥罗神教毁灭神宫的秘传法门!”一名长老阴沉着脸向了林刖崖:“难怪自从林浦溪出掌翼人绝域后,族人的伤亡骤然增加了三成以上,而且宗脉血裔的很多族人,更是凭空失踪,来这都是他的功劳!”

    林刖崖冷酷的抿嘴一笑:“如此说来。林海渊逃不了一个失察之责!”

    林齐在一旁咳嗽了一声:“所以说么,林海渊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林刖崖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他硬是被林齐的这句话弄得憋在了那里,半天吭声不得。‘死得其所’这个词,用在此时此地。用在林海渊身上,怎么都有着一股子宛如发酵过头的臭豆腐的味道?

    摆了摆手。林刖崖了一眼躺在林浦溪身边的妙相天:“这个女子,是弥罗神教的人!谁能记得,这女子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林浦溪身边的?”

    站在林刖崖身边的那些宗令相互了,最后还是第一分宗的宗令林岳豻轻咳了一声,低沉的说道:“若是我记得不错,当年林浦溪曾经去东方次大陆游历过三年。等他回来的时候,他身边就跟着这叫做米螺的女子,而且还有一队儿追随者。”

    微微顿了顿,林岳豻淡然道:“林浦溪回到本家后,就在十年一次的青年族人出乎意料的取胜,进而得到了翼人绝域城守的职位,随后他就两千多年没有离开翼人绝域一步。而林浦溪执掌翼人绝域两千多年,却从不轮换一次,这也是得到了赏功殿诸位长老的允可的。”

    讥嘲的笑了笑,林岳豻了一眼几个面色漆黑的分宗长老:“我还记得,在林浦溪的执掌下,翼人绝域的本宗族人死伤惨重,买单时赏功殿的这些长老却还对他厚加赏赐,说他一人独占城守之位两千年,是为本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林齐在一旁讥嘲的笑了起来,他毫不掩饰的笑了起来。

    一名赏功殿的长老,同时也是出身林海渊第三分宗的长老愤然走了出来,他厉声喝道:“林齐,你笑什么?赏功殿只是被这等狼子野心之辈蒙骗而已,其实我等早就怀疑林浦溪的问题,我等给他厚加赏赐,只是为了麻痹林浦溪,我们其实对他也已经展开了私下的调查!”

    林齐‘哈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就连林刖崖都来不及阻止林齐,一记耳光沉甸甸的抽在了这长老的脸上,抽得他惨嚎着飞起,满口大牙宛如流星一样飞出。林齐又两步赶上了这长老,狠狠的一脚踹在了他的软肋上,将他的一排肋骨踹得粉碎。

    “打得就是你们这群厚颜无耻、尸位素餐的无耻老贼!”林齐狠狠的一脚跺在了这老头的胸口上,愤然吼道:“我懒得和你们说道理,林浦溪身为弥罗神教奸细,在翼人绝域戕害本家族人,尔等不仅不明辨他的身份,反而对他厚加赏赐,让他在族中地位日益提升,我怀疑你们都和弥罗神教有关!”

    这赏功殿的长老被林齐一耳光抽得开不了口,他只是惊慌失措同时震怒万分的盯着林齐,嘴里不断发出惊慌的‘呜呜’声。这长老清楚得很,如果真被林齐扣上了弥罗神教奸细的帽子,就算他是赏功殿的长老,他也是死无葬身之地,同时要连累到自己所有的嫡系亲眷。

    被林齐打得五劳七伤的林沥濛怒吼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指着林齐厉声喝道:“林齐,你这心狠手辣目无尊长的狂徒,你,你,你,这是赏功殿长老,这是你的长辈,你怎能下如此毒手?”

    尊长?长辈?

    林齐仰面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同时周身杀气也越来越重。

    就在林沥濛的手指头几乎杵到了林齐的鼻头,对着林齐破口大骂,口水都喷到了林齐的脸上时,林齐终于出手了。他的手掌宛如利刀,洞穿了林沥濛的心口,刺穿了他的心脏,带着一道热血从他的后背探了出来。

    偌大的天空城堡无人吭声,静悄悄的就好似一座深夜的墓地。

    就连林刖崖都头皮一阵阵的发麻,站在那里瞪大了眼睛半晌没吭声。堂堂一宗宗令,怎么也是半神巅峰的极限强者,而且也凝聚了真正的力量之种,在虎族本家也算是高端战力的林沥濛,居然被林齐轻轻一掌宛如杀鸡屠狗一样斩杀当场!

    甚至林刖崖都没清林齐的动作!他根本没清林齐是如何出手的!

    总之就是林齐一出手,林沥濛已经被他一掌击杀。林刖崖暗忖,如果林齐这一掌是冲着他来的话,他最好的结果也是被重伤,一个不小心也会被林齐当场斩杀。

    “林~~~林齐!”林沥濛哆哆嗦嗦的着林齐,生命正在急速从他体内流逝,他不可置信的着林齐,真的不敢相信林齐居然敢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诛杀他!

    “我,真的懒得和你们这群老而不死的东西浪费口水!”林齐冷漠的着林沥濛:“或许你们知道,或许你们不知道——我曾经被关进黑渊神狱,如果不是我的运气足够好,我早就已经死在了黑渊神狱中!”

    “我从那个该死的地方学会了一个最基本的准则——弱肉强食,力强者胜!我秉承这个原则,从黑渊神狱挣扎了出来,我在西方大陆、在血秦帝国,我都获取了我应该得到的东西!”

    “我懒得和你们浪费口舌,我懒得和你们争辩对错,我懒得和你们讨论谁有罪、谁无罪!”

    “你们想算计我,我就杀了你们!就是这么简单!”林齐冷酷无情的盯着林沥濛:“就是这么简单!谁敢动我、动我的家人一根头发,我就杀了他!因为我比你们强,所以我就能这么做!”

    随手一抖,林沥濛的身体骤然炸成了一片血雾。

    林齐抖了抖手掌,转过身向了林刖崖:“大宗令觉得我的做法是对,还是错?”

    林刖崖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林齐,你,似乎还没满三十岁吧?”

    沉默了一会儿,林齐笑了:“我都忘记我今年有多大了,但是,应该没有三十岁吧?”

    林刖崖无奈的再次叹气:“那么,这事情,就连我都无法处理了!”

    “你,还是去和家族的那些老人家,认真的谈谈吧!”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