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始祖的任务(1)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虎岛,虎族第三分宗根本重地啸月峰下,一座透着森森阴气的大殿中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尖叫声。

    “宗令出事了!宗令的魂球炸裂!分明是被人杀了啊!”

    占地数十亩的大殿中,数百个人头大小的黑色水晶球悬浮在半空中,内有隐隐光芒闪烁。偶尔定睛去,可以到水晶球中一闪而过的男子面孔,其中大部分都是容貌清矍的老人,极少部分才是中年面容。

    这些水晶球是使用采自东方大洋极深海域中,珍稀异常的魂晶石制成。只要将一滴鲜血和一丝灵魂力量融入水晶球中,就能制成这种神异无比的魂球。它能时刻反映出魂球主人的身体状况,如果魂球的主人被击杀,那么碎裂的魂球中也会永远固定住魂球主人临死前身体四周的一切景象。

    如今大殿中央一颗漂浮着的魂球就已经碎裂,里面隐隐可以到林海渊躺在地上,一柄巨型光剑洞穿了他的身体,一尊十二翼大天使长正脚踩着他的脑袋。

    数十名白发老人宛如清风一样飘进了大殿,他们怔怔的向那魂球中的景象了一阵子,然后突然发出一声长啸,迅速遁出了大殿。一声声绵长的虎啸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啸月峰四周的山林中,大量精美的楼阁庭馆中冲出了无数身穿青色长袍的劲装男子,他们纷纷发出啸声遥相呼应,绵绵虎啸声震得山林一阵阵的起伏波动。

    另外四个分宗的根本重地也随风而起,大群身穿各色长衫的劲装男子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沉浸在夜色中的虎岛骤然变得煞气腾腾,隐隐有一种让人不安的气氛在岛屿内回荡。

    骤然间一声狂暴的虎啸声从虎岛正中的最高峰上响起,虎啸声震得虎岛四周的海面掀起了滚滚巨浪,高达千米的巨浪冲天而起,在五彩星光照耀下。巨浪一**的从虎岛向四周扩散出去,虎岛的海岸线骤然向四周扩展了近百里,巨浪海水被这一声虎啸逼得远离了虎岛。

    “所有族人各回居所,有敢于妄动者,一律杀无赦!”

    虎岛最高峰上,一个森冷无情的声音绵绵而起,宛如刀锋一样扎进了那些正蠢蠢欲动的虎族族人的耳朵中。几大分宗的虎族族人同时抱住了耳朵,发出了痛苦的嚎叫。他们感觉自己的脑浆都要被这声音给绞碎了,他们惨嚎着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半点儿动弹的力气。

    一个愤怒的长啸声从第三分宗的驻地内冲天而起:“老祖此言何意?海渊宗令他无故身死。吾等族人岂有不追究的道理?若是堂堂分宗宗令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族人如何信服?”

    “不明不白的死了?”那森冷无情的声音‘嘿嘿’冷笑了起来:“那你也死得不明不白好了!”

    第三分宗的驻地内,一名半神巅峰的老者手持长剑。愤然向着虎岛正中的最高峰遥遥呵斥。就在那森冷无情的声音开口之时,一道狂暴的刀影从斜刺里劈了过来,堂堂半神巅峰的强者哼都没哼一声,就被一刀拦腰截断,瞬间抹杀了他的一切生机。

    “长老!”几个身穿轻甲的青年男子气急败坏的向惨死的老人这边扑了过来。他们厉声喝道:“是谁?是谁干无缘无故的斩杀我族族人?去死,去死吧!”

    他们振动长剑,带起一道道刺目的流光,呼啸着向那悬浮在半空中,腰间扎着一条血色腰带的粗壮汉子刺了过去。虎岛最高峰上那冷酷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敢于反抗者,一律杀了!”

    那手持大刀。腰间扎着血色腰带的虎杀营战士低沉的咆哮了一声,顿时他身体四周百米方圆内的空气宛如雷暴一样剧烈的震荡起来。他随手轻轻的一挥长刀,几名扑向他的青年几乎是同时被当面劈了一刀。堪堪从正中被劈成了两片。

    “虎杀营、虎卫营所属听令,巡视全岛,敢于鼓噪乱动者一律诛杀!虎族宗脉弟子整军备战,如第三、第四、第六、第八、第十分宗族人敢有异动,倾尽全力。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虎岛内外同时响起了无数声惊呼。

    紧接着整个虎岛都陷入了一片夺目的火光中。大群身披重甲,光着脑袋,手持大刀阔斧,行走之时宛如猛虎貔貅的壮汉结成整齐的军伍,浩浩荡荡的冲出虎谷,向着虎岛内几大分宗的驻地开了过去。

    高空中闪过几道刺目的电光,数十辆巨大的天神战车轰鸣着从虎岛各处秘境中冲上天空,每一辆天神战车上都站着近千名身躯高大,通体披挂着重甲,手持各色流光溢彩的神兵利器,散发出的气息足以让普通半神不敢动弹的彪猛汉子。

    天神战车在高空翻滚前行,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整个虎岛的天空几乎都被天神战车的阴影覆盖。

    有数以万计的狐族族人悬浮在半空中,他们挥动着各色法杖,同时念诵着咒语,从四面八方的海域中掀起了滔天的巨浪,化为一座厚达万米的晶莹水罩,将偌大的虎岛连同附近的数十座大小岛屿全部笼罩在内。

    厚重的水罩中闪烁着无数巨大的诡异魔纹,任何人只要稍微碰触,就会引发数万强大的狐族法师的联手一击。数万半神法师联手布置的强大禁制,就算是真正的下位神灵估计都不敢承受这么恐怖的联合攻击,就不要说各大分宗的那些普通族人了。

    这道水罩一成,偌大的虎岛已经和外界断绝了所有的通讯,除非虎族的那些真正核心的始祖级人物愿意开启这个巨大的魔法结界,否则没有任何人能够自由的进出此处。

    林齐从虎庙的广场上走出来的时候,到的、听到的就是这些足以让寻常人吓死的事务。那些巨大的天神战车带着电光在高空往来激射,偶尔虎岛的山林中会响起几声刀剑的碰撞声,但是眨眼间一辆天神战车往下方一落,就听得几声惨嚎传来,那些敢于反抗的分宗族人已经被当场诛杀。

    林齐抬起头着高空,他到在最高的地方,在距离水罩不到百米的高处,一尊身披褐色大氅的雄伟老人正悬浮在那里。那是一个身形足足有几乎十米高下,雄壮、强悍宛如泰坦,但是散发出的气息让林齐都感到一丝丝威胁的强壮老者。

    他手里拎着两柄沉甸甸的大斧头,猩红色的眼珠中一丝丝精光扫过整个虎岛,林齐被他远远的盯了一眼,就有一种被人当面劈了一斧头的刺痛隐隐传来。

    向那老人远远的了两眼,林齐摇摇头,向站在虎庙门前的林震天拱了拱手。

    林震天狠狠的瞪了林齐一眼,然后低声咕哝了起来:“好一个胆大妄为的混蛋小子!嘿,倒是杀得快活!林海渊那厮,我多少年前就想打杀他了?”

    向林齐招了招手,林震天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林齐笑了笑,掏出几支雪茄分给了驴子和兔子,再给自己叼上了一支,慢悠悠的喷吐着云雾,紧跟在了林震天的身后。

    虎岛上下煞气升腾,到处都是隐隐灼灼的人影晃动,唯独林震天带着林齐走在一条幽静无人的小道上。宽不过一丈的小岛上铺着洁白的细沙石,两侧都种满了高有百米上下,数人合抱粗细的黑松林。茂密的紫色藤萝挂在黑松树上,长达数米的藤萝花垂下,在夜色中宛如梦幻。

    高空中天神战车如雷一般滚滚驶过,漫天里都是天神战车发出的轰鸣声。但是这黑松林内却幽静得厉害,就连虫子的鸣叫声都没有。林齐走在这条蜿蜒的小道上,听着头顶传来的轰鸣声,只觉得自己好似身处另外一个世界,思绪不由得就变得无比的澄净。

    向前走了许久,林震天带着林齐走到了一个从虎岛延伸到海中的小山脉前。百里长短、数里宽的小山岭两侧都是平缓的沙滩,上面正栖息着大量的海龟。正中的小山岭山势瑰奇,每一块山石都好似高手匠人精心雕琢出的艺术品,在夜色中透着一股子让人心旷神怡的韵味。

    山岭上生满了积年的老松树,树皮上挂着大量的寄生兰花,还长了许多的灵芝一类的药草。几头通体发黑的巨虎懒洋洋的从林齐的面前走了过去,他们对林齐和林震天视若无睹,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甩动着长尾巴就这么走过。

    “去吧,顺着这条道上山,有人等着你!”林震天向林齐指点了一条蜿蜒通向山中的小路。

    林齐点了点头,拍了拍驴子,然后一步一步的顺着这条不过两尺多宽呃小岛,走进了山里。

    海风从正面吹来,吹得满山的松树发出滚滚的波涛声,临走在松林和山石之间,林齐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景色。和巨大的虎岛相比,这一条小山脉就好像虎岛生出的一条小尾巴伸进了海里,这里的地势地貌都和雄浑瑰丽的虎岛不同,隐隐透着一股子飘逸出尘的韵味。

    顺着盘旋的小路向前走了二十几里地,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巧的平地,一条溪流蜿蜒流过,溪流旁搭建了一个简陋的茅草棚子,一个身形比寻常人只是略微高出一点儿,身形匀称,周身气息也就和寻常人没什么两样的青年男子正盘膝坐在茅草棚内,眯着眼抚摸着怀中一头小小的虎崽子。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