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始祖的任务(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在茅草棚的后面是一块高有百米的山崖,一个直径数米的洞窟正好位于山崖的腰部,一个比普通马车的车厢还要大了好几圈的蛇头正懒洋洋的耷拉在洞窟外,他的蛇口张开,一丝丝蛇涎从嘴里淌下,山崖下生了密密麻麻一大片蛇涎草,赤红色的草茎上挂着无数拳头大小的绿色果子。

    林齐狠狠的向那蛇衔草了一眼,这些蛇衔草眼就要成熟了,这是蕴藏剧毒的可怕果实,但是林齐手上正好有好几张太古传下的药方子,动用这些剧毒的蛇衔果,他能配制出药力强劲的,让普通人一夜之间就拥有近乎圣士实力的药剂来。

    舔了舔嘴唇,林齐缓步走到了茅草棚外,然后向那盘坐在地上,衣衫简陋,面色平和,生得貌不惊人的青年男子躬身行了一礼。从林刖崖那里他知道了要见他的人是谁,林虎一族真正的至高无上的始祖,现存的唯一一个从大破灭时代存活至今的始祖,虎族宗脉血裔真正的祖先。

    “您。。。这个,该怎么称呼?”林齐有点苦恼的抓了抓脑门,辈分相差太多,林齐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老祖宗的老祖宗了。大破灭时代啊,那是神话传说中的时代,骤然到从那个年月活下来的人,饶是林齐见多识广、胆大包天,他也有点拘谨了。

    青年笑了,他将手中已经睡着的虎崽子轻手轻脚的放在了身边一个草窝里,然后向林齐招了招手:“坐吧,我这里也没什么待客的东西,随便坐。”

    林齐了四周,无奈的一屁股坐在了茅草棚子外的地上。这个茅草棚子也就堪堪为这个青年遮挡一些风雨,林齐想要坐进去都没有足够的空间。反正茅草棚附近都是干干净净的细小鹅卵石铺成的沙滩,席地而坐倒也没什么。

    “林齐!”青年笑吟吟的着林齐。缓缓的点了点头:“倒是要多谢你帮我们下定了决心!不是自家人,终归不是自家人,我也总算是找到了借口将他们清理掉,这样也好!”

    林齐咳嗽了一声,他面色古怪的着青年:“找到了借口?”

    青年沉吟片刻,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慢悠悠的自言自语起来。

    “你们都没有经历过那个年月,所以,很多事情,你们或许无法理解。你可以说我优柔寡断。或许说我妇人之仁,说我不将本家族人的性命当做一回事。其实,那五个分宗的族人。真要将他们铲除,一句话他们也就灰飞烟灭,可是我实在是下不了那个狠心!”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连我都忘了多少年了吧。嗯,那是一个混乱得让人都不敢回想的年月。”

    “飓风。海啸,陨石,火山的突然喷发,到处都飘荡着毒气,怨灵满地乱跑,无数稀奇古怪的生灵疯狂的杀戮。。。无边的海洋中。一块块大陆突然沉没,又有新的大陆突然冒起。”

    “总之,那是一个朝不保夕的年月。你晚上躺下休息的时候。不管你有多强的力量,你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再次睁开眼睛。我就亲眼到我的好几个兄长,好几个姐妹,在夜里休息的时候,突然被裂开的大地吞没。喷吐的地心毒炎将他们瞬间烧成了灰烬。”

    “那时候想要活下来,真的很难!”

    青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拍了拍额头。

    “确切的说,或许你也猜到了,那五个分宗的族人,他们实际上并不是我们林氏族人。你,我们家传的血脉功法,和他们并不契合。他们修炼了玄虎劲,却始终要比同等境界的本家族人要弱上一大截!他们的性格和秉性,也和本家的门人弟子不怎么合拍。”

    “他们,应该说,他们是我的长辈,我的那些长辈的扈从?或者说部下留下的血脉。”

    “在那个谁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活下来的年月,他们追随着我们林氏一族,辛辛苦苦的挣扎着将血脉延续了下来。好几次,是因为他们的长辈救了我的命,我才有这个命活到了现在。”

    “所以,因为他们的长辈救了你!”林齐无奈的着这位本家的始祖:“所以,你对他们下不了狠心?”

    青年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还喜欢上了他们的一位女性长辈,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人。为了救我,她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对她的后裔下狠手?”

    林齐吧嗒了一下嘴,半晌没吭声。

    “但是事情不办也不行啊!”青年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虎族本家的族人,有我们的约束,倒是循规蹈矩,很少出那种混账货色。或者说,虎族本家的族人,从小就战天斗地,成年后就进入绝域浴血厮杀,他们也没有机会变成混蛋!”

    “可是他们不行!”青年苦涩的连连叹气:“他们么,我下不了狠手管他们,他们的实力相对本家的族人太弱,我也没指望他们能够成为镇压绝域的力量。所以,他们就逐渐的掌握了本家的内部各项大权。等我们发现了他们逐渐变化,已经变得和本家貌合神离之后。。。”

    “就该宰了他们!”林齐干巴巴的哼哼了一声。

    “下不了决心!”青年很坦诚的着林齐:“我真的下不了这个狠手。我每次召集人商议这件事情,但是每次我都想起那些因为我而死的人。我真的无法下决定对他们的子孙下毒手。”

    “所以本家的很多族人被他们坑害得很惨!”林齐死死的盯着青年:“不能因为你的子孙多,就不把自己的子孙当做一回事!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我还有点保命的实力,我在翼人绝域也就被他们给坑了!”

    青年摊开了双手:“所以说,是你帮我下定了决心!”

    瞪大眼着林齐,青年很直率的说道:“那群狐狸给我出了主意,说放纵他们肆意非为,让他们为非作歹,就好像一个脓疮,或许我刚开始舍不得对他下手,但是等着这脓疮越养越大,最终让自己疼痛难忍了,就干脆一刀割掉!所以从数千年前,我就开始放纵他们胡为!”

    林齐被这青年的话憋得半天喘不过起来,他只觉得,这个青年的确是奇葩一个。如果是黑胡子掌权,或者说,换了黑虎家族的任何一个家主掌握了虎族本家的大权的话,林海渊他们所在的分宗早就被杀得干干净净了,哪里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知道我的性格有缺陷!”青年皱着眉头,很是苦恼的着林齐:“但是我没办法改掉。确切的说,如果是我的那些兄长还活着,林氏一族肯定比现在壮大百倍。”

    “我的性格很软,而且我的智商也不高!”无奈的耸耸肩膀,青年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的弱点,我从来在各个方面都不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之所以能够活下来,那是因为所有的族人都因为我的年纪小,因为我太弱,所以他们都豁出去性命保住我!”

    “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始祖!”吧嗒了一下嘴,青年愁眉苦脸的着林齐:“我对林氏一族最大的贡献就是,我活得足够久,而且还留下了足够多的子孙,这就是我对本家最大的贡献!”

    “也就是因为我活得够久,我的辈分太高,所以,那些小娃娃有什么事情,他们总归要让我来拿主意。比如说对待那几个分宗的族人的事情,他们起码建议了数十次要快刀斩乱麻,将事情一了百了,但是都被我否决了!”

    眨巴着眼睛,很无奈的着林齐,青年悠悠叹了一口气:“你,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林齐有点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驴子则是在一旁喷了一个烟圈,指着青年‘嘎嘎’笑了起来:“说到底,你就是一孙子!哎,你这样的孙子,能够从那个该死的年代活下来,真是一个奇迹!”

    林齐的脸一阵阵的发黑,他一把抓起驴子的脑袋,将他的脑袋直接塞进了沙地里。这头嘴臭的驴子,他说林家辈分最高的始祖是孙子,那么林齐是什么?他驴子的灰孙子么?

    青年苦笑了几声,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口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林齐迅速打断了青年的话,他径直开口问道:“大破灭时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年沉默了一阵,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哪怕我是在那个时代出生,哪怕我是从那个时代幸存下来的幸运儿。但是我真不知道大破灭时代是怎么回事。”

    抬起头着粗陋的茅草棚,青年沉默了许久,这才幽幽说道:“总而言之,那是一个天翻地覆,那是一个大地上寸草不生,想要找到一点食物都要拼命的时代。那是一个文明破灭,一切都荡然无存的年代。那是一个茹毛饮血,人人都比野兽还要可怕的世界。”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