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巨大的震动(2)

【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光明纪元的朋友记忆力惊人!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www.duniangxiaoshuo.com),你也能做到吗?】


    只有林齐看到四尊虎卫宛如暴风一样冲到了数百米外的几栋高楼上,随手一击就将高楼震塌。道道鲜血喷洒而出,近百条身形纤细的精灵浑身喷血的飞了起来。在那四尊虎卫出掌的一瞬间,他们拔出兵器,起码向那些精灵攻出了数千招。

    每一招都恰到好处,没有浪费一丝半点的力气,恰好割断了这些精灵的一条条动脉,贯穿了他们的一处处致命要害。每一个精灵都在瞬间遭受了数十次致命的创伤,生命瞬时离开了他们的身体。

    狂暴犹如暴雨雷霆的攻击,却好似春风化雨一样悄然无声。

    林齐的眼角不由得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他眼下的实力远超过了这些虎卫,但是要他这么轻描淡写的不显露出丝毫烟火气,却狂暴犹如雷霆一样的杀人,他是做不到的。

    他如果真的像这些虎卫一样进行攻击,这些精灵早就被他轰成粉碎了。由此可见这些虎卫个个都是千锤百炼的顶尖高手,个个都是对自身的力量达到了绝对掌控层次的可怕存在。

    不忙是整个虎族也仅仅不过千人的虎卫,太强悍,实在是太强悍了!看他们杀人的动作,竟然让林齐有一种看着大狗熊拎着一柄大铁锤在针尖上绣花的美感,实在是美得一塌糊涂。

    “不用羡慕他们,这些人进入第二陈段蜕变起码以已经有数千年之久,他们对自己的每一丝肌肉都进行了完美掌控,而你呢,完成第一次本源蜕变也才不到十天!”桂花树冷静的声音悄然响起:“你以后,肯定比他们强,因为他们也走上了岔道!他们就算能够完成最终形态的蜕变,他们,也走上了岔道!”

    林齐眨巴着眼睛,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浓烟:“岔道?”

    桂花树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仪们并没有觉※醒最本源的力量,他们唤醒了错误的血脉,就是这样。”

    最本源的力量?错误的血脉?林齐觉得自己有点头大。但是他骤然间想起了那个白天里让他纠结万分的“宙劫,一词,于是他明智的打消了继续询问桂花树他们的冲动。青黎公主和极乐天都不在身边,对面只坐着一个一脸吟※荡笑容的于莲,林齐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纠结什么。

    就在这时候,一个急促的声音突开,的传来:“滚开,滚开,让开路,让开路!”

    一大群身穿血色甲胄,骑着快马的怒战骑士从圣辉山的方向狂奔而来,策骑掠过了大道,宛如火烧屁股一样向胜利宫的方向狂奔而去。一边狂奔,这些怒战骑士一边疯狂的挥动着鞭子,大声喝骂着路上的行人。

    好些行人来不及闪避,被他们一鞭子重重的抽飞,甚至有几个贵族的马车都被他们一鞭子卷起丢在了大道边,马车内的贵族老爷们摔得“嗷嗷,直叫,好几个被摔得头破血流昏了过去。

    甚至有一个怒战骑士一鞭子抽向了停在路中的林齐的马车,坐在马车夫位置上的哗哩哗哩怪眼一翻,他一把抓住了那个怒战骑士的鞭子,自己手上的马鞭劈头盖脸的朝着对方鞭挞了下去。

    哗哩哗哩没有跟随林齐去虎岛,这些日子他留在西方大陆很是以公谋私的进行了数十次龙血浴强化。吞噬了大量的龙王、龙皇级的巨龙精血后,哗哩哗哩的血脉得到了提升,力量得到了极大的强化。

    隐隐然哗哩哗哩已经有激活太古恶魔血脉,碰触真正的恶魔之力的征兆。此刻的他虽然气息比起以前微弱了许多,但是他实实在在已经是半神巅峰级的存在了。

    那怒战骑士被他随手一带,只觉手上一股巨力传来,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狼狈的向哗哩哗哩飞了过去,然后哗哩哗哩手上的鞭子疯狂的抽打在了他身上,战神殿铸造的魔法甲胄只是一鞭就裂开了巨大的缝隙,然后连续十几鞭打在了这怒战骑士的身上,直抽得他花枝儿乱颤,浑身鲜血直喷。

    “没长眼睛的东西,没看到我们家主人在这里?”哗哩哗哩狠狠的将那怒战骑士丢在了地上,神气活现的指着他怒声呵斥着:“冲撞了我们家主人,你们还有命在么?”

    那怒战骑士被几鞭子抽得昏迷不醒,身体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随他一并前来的数十名怒战骑士同时怒吼一声,纷纷拔出兵器就要向哗哩哗哩发动攻击。

    林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慢条斯理的走出了车窗,威严的向这些怒火冲天的怒战骑士扫了一眼:“怎么着?怎么了?战神殿不是我们龙山帝国的好朋友么?为什么你们要将你们的兵器,对准自己的朋友呢?”

    经过第一次蜕变后,林齐的身形瘦削了许多,穿上万息龙山的幻神傀儡后,林齐的形象也变得瘦弱了不少,看上去真的就是重病在身、不经风力的柔弱模样。他的脸色也变得青白一片,看上去随时可能倒地不起。

    但是这些怒战骑士一看到林齐,顿时一个个乖乖的将刀剑收起,恭恭敬敬的在马背上向他行了一礼。一名看起来年龄最大的怒战骑士有点战战兢兢的压低了声音,恭敬的向林齐赔起了笑脸:“尊敬的万忍龙山阁下,原谅我们的冒昧,我们实在不知道,您居然在这里。”

    “发生什么事情了,值得你们这么紧张?”林齐背起双手,微微抬起眼皮看着天空,淡然说道:“天塌下来了?地陷下去了?没有嘛,有什么事情这么紧张?嗯?”

    那怒战骑士苦笑了一声,他看了看左右,然后凑到了林齐面前:“大陆之桥巨变,情势前所未有的严重,还请万忍龙山阁下连同我们一起去胜利宫,好好的商讨对策。这一次,怕是我们都有大※麻烦了!”

    眼皮一挑,林齐干脆的说道:“那么,去胜利宫,这位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的骑士大人,真是太鲁莽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下次一定要控制好你们的坐骑,千万不能从马背上摔下来,这可是给你们战神殿丢脸呀!”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林齐拍了拍哗哩啡哩的肩膀。

    哗哩哗哩带着古怪的笑容,迅速扑制着马车调头向胜利宫奔去。

    一众怒战骑士呆在原地作声不得,分明是哗哩哗哩一通乱打将这个怒战骑士打伤的,但是在林齐嘴里,却变成了他自己从马上摔下来摔伤的!但是面对林齐的这种说法,他们能说什么?他们又敢说什么?

    谁不知道现在林齐是三大神殿的核心高层心里红得发紫的大红人,和林齐这样的人作对,就算是教会的普通大圣堂都扛不住啊,就不要说他们这些往来奔波传送军情的小角色了。

    乖乖的将昏倒在地的同伴搭在了马背上,一行怒战骑士再也不复网才的嚣张气焰,乖乖的策骑跟在了林齐的马车后面。

    一刻钟后,在胜利宫黄金殿,圣光一世和阿尔达同时接见了这些怒战骑士。

    圣光一世依旧是板着一张脸,双眸中隐隐有银光闪烁。

    而阿尔达的面孔潮红,花俏的衣衫还没有整理好,脖子上还有几个清晰可见的唇红印,可想而知他刚才去做了什么事情。

    两位陛下端端正正的并排坐在宝座上,俯瞰着那些单膝跪倒在地上的怒战骑士。圣光一世威严而不失和蔼的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东部大平原局势大好,穆薇大人、戒大人、绿森公爵、烟赤眉陛下,他们联手,不是打得游牧民节节败退么?”

    那怒战骑士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球,一边喘气一边回禀道:“这是我们战神殿派往大陆之桥的斥候传回的魔法影像。这次不是东部大平原的问题,是大陆之桥出了大问题。东方大陆的那个巨大而古老的帝国,他们对大陆之桥发动了全面进攻!”

    林齐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坐在一旁的一张柔软的大椅上,身上盖着一张雪白的羊绒毯子,慢条斯理的问道:“全面进攻?这怎么可能呢?尊敬的骑士大人,不是我怀疑战神殿的侦查力量,而是我感到很好奇!”

    阿尔达在王座上笑吟吟的开口了:“测苛,我也很好奇,那个巨大而可怕的帝国,他们拥有无数的士兵,他们的强大将领都以千万计,他们的势力堪比一百个甚至是一千个西方大陆!我无法想象,您所谓的全面进攻,难道他们出动了帝国所有的军队么?”

    那个怒战骑士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扭曲,甚至带上了一丝狰狞和惊恐之意,他扭头看着林齐,狠狠的点了点头:“或许,您看了这些画面就知道了!这是我们派出去的斥候牺牲了两千多人,才传回来的画面!他们的进攻太狂暴,他们的实力太强大,他们的进攻速度太快!”

    身体轻轻的哆嗦着,显然陷入了绝大惊恐的怒战骑士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我们的斥候,他们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当做了那些游牧民,被全部。。。斩首!”

    手掌上拳头大小的水晶球缓缓升起,一片方圆数十米的光幕宛如水波一样扩散开。

    光幕中出现了一片广袤无际的草原。齐腰深的牧草中,无数牛羊宛如各色云彩,正在绿色的海洋上飘荡游走。大群大群的战马在衣衫简陋的游牧民的驱赶下,带着沉闷的蹄声随着一条条蜿蜒的小河奔走。

温馨提示:本章节阅读完了,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来翻页,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